icon-close

說好的,鑽石恆久遠,一顆永流傳呢?

半空中,當聽見系統提示聲時,韓飛沒有猶豫,當即選擇了立即開啟。

決定一出,當即,整個萬米高空之上,一道恐怖的玄氣爆發,隨即,韓飛口中發出一陣驚人咆哮,方圓數百里,竟是龍吟之聲。

「叮!」

「恭喜宿主成功開啟鑽石級寶箱!」

「您獲得了系統百倍增幅,盤古不滅神增強了,目前宿主肉身強度堪比鑽石(大帝境)!」

「您獲得了特殊天賦技能【狂暴】!」

「狂暴技能:上古龍族天賦,狂暴狀態下,宿主傷害提升300%,攻擊速度提升300%,該狀態可與【龍逆】技能疊加!」

「您獲得國運級神通【風調雨順】,在遍地龍神廟的國度中,您的天賦能夠保證您的信徒安居樂業,穩定增產,百姓安康!」

「您獲得了頂級殺伐大陣,【周天星辰大陣】,獲得了108件上古帝兵!」

「周天星辰大陣,由108件上古帝兵所組成的強殺之陣,此陣一出天地變色,無人能擋!」

「您獲得了九星銀龍戒!」

「九星銀龍戒,上古極道帝兵,佩戴之後,可令宿主成功與周圍環境融為一體,在普通凡人面前實現隱形,該戒指最高可升級至古聖至寶!」

「您獲得了一百枚極品靈石。」

額。

高空之中,望著滿滿一屏的系統提示,韓飛徹底驚呆了。

他怎麼也不會想到,一個小小的寶箱,轉眼居然可以為自己帶來如此巨大的增幅。

此時的韓飛,肉身強度堪比大帝境。

如果在傷害上,自己能夠再接近大帝級高手一點,那就完美了。

可惜,眼下只有肉身境的他,即便同時開啟了狂暴和龍逆,距離真正的大帝境高手,還是有一段非常遙遠的距離,提升空間還有很多!

另外一邊,在感受到韓飛身上突然爆發的龐大氣息時,寧家姐妹瞬間驚呆了。

只有神通境初階的二人,默默懸立在半空之中,眼看著龍神大人完成一系列驚人的變化!

自從跟隨了韓飛之後,姐妹二人從韓飛身上見到了太多的神奇之處,此刻姐妹二人對於韓飛身上的各種變化,早已見怪不怪。

在寧家姐妹看來,龍神大人總有一天,一定會震驚整個東荒世界!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夠阻擋龍神大人前進的步伐!

天上,在收下了系統的鑽石寶箱饋贈后,此時韓飛的屬性——

宿主:韓飛

本體:准蛟龍

修為:肉身十二重

功法:太古龍神訣

體質:盤古不滅身

神通:寒冰霜怒,龍神領域,金色凝視,龍捲襲殺,彌天大霧,龍逆,一氣動山河,不滅金身,神雷罰世,寒冰異火,極道殺字訣

天賦:狂暴,氣運無雙,翻江倒海,騰雲駕霧,呼風喚雨,風調雨順

陣法:周天星辰大陣

能量值:21000

信仰值:6000

進化點:15

信徒:118,357

物品:黑曜石*1,護法傀儡*1,太古雷鞭*1,靈元丹*85,紫金琉璃盞*1,九星銀龍戒*1,極品靈石*125

目前凝聚龍鱗數:30608

比起剛剛出世的時候,此時的韓飛,已經強悍了很多。

……

時間流轉,不知不覺,韓飛一行離開離開玄天宗已有三天時間。

在過去的三天里,韓飛三人一路闖進無盡森林,遇見了不少實力不差的高階玄獸。

可惜,這些玄獸在韓飛這樣准蛟龍面前,實力還是太過單薄了些。

基本上,韓飛還沒怎麼用力,這些高階玄獸們便直接被韓飛給弄死了。

簡直毫無戰鬥體驗可言!

「叮!」

「恭喜宿主成功擊殺三階玄鐵龜,獲得700斤精純血肉。」

「您獲得了70點能量值!」

「叮!」

「恭喜宿主成功擊殺四階雪夜巨狼,獲得了100斤精純血肉。」

「您獲得了30點能量值!」

天天鎮壓一些毫無反抗力的玄獸領主,這樣好嗎,這樣不好!

在經過幾天無聊的虐殺之後,韓飛開始感覺到了無聊。

也是在這時,韓飛穿越森林,來到了一處名為怒滄江的江河旁!

怒滄江,玄天宗地界內,流域面積最廣,水流最為湍急的河流之一,河道總長度超過了10萬多里,流域內,除了盤踞著不少頂級凶獸外,沿途還有許多人類城鎮、國家。

來到這怒滄江邊,終於,韓飛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一陣龍吟身後,韓飛龐大身軀躍入水流湍急的上游之中,瞬間整個身形皆被淹沒,怒滄江湍流之急,河面之寬,令人震撼!

如此,沿著怒滄江順流而下,沿途擊殺了幾頭實力還算不錯的高階凶獸后,韓飛一行來到了一處人類國度中。

比起遍地修士的玄天宗城鎮,這裡的人類城池,顯得古樸許多,大量沒有修為的凡人,為了生計,做著各自的謀生。

鐵匠鋪,裁縫鋪,書畫鋪,茶樓酒館,肉鋪麵攤。

各種純粹的氣息,撲面而來,令人心神大震!

這一日,在來到一座百萬級人口的城鎮后,韓飛和寧家姐妹一行上了岸。

來到一處賣烤肉饢餅的小店,韓飛停了下來,直接對寧家姐妹說:「這裡的烤饢聞著真不錯,這小店咱們包了!」

「你二人,再去替我尋幾十家供應酒水的商鋪,伙食管足,未來三天,咱們先在這小城裡吃個飽!」 英雄難過美人關最初不知道是誰先說的這句話,但是這話有一定道理。整個天下會最生人勿進的步驚雲居然在孔慈的房中留宿到天亮。

百里雨提着食盒與正走出來的步驚雲打了個照面,看他一臉神清氣爽的模樣,百里雨很想照着那頭藍毛腦袋來一巴掌。

「雲堂主早上好啊。」百里雨陰陽怪氣的問候着。

很難得的步驚雲沒有發火只是冷著臉把人攔下,不讓百里雨進去打擾孔慈休息。

「你晚些給孔慈送些熱水和飯菜。」

「避孕的湯藥要不要一起送去?」百里雨問的非常直白。

步驚雲聞言惱怒起來,「你在胡說什麼?」

百里雨暗自翻個白眼然後用一種非常欠扁的語氣說道:「天下會的侍女未婚先孕,這種醜事傳到文總管的耳朵里輕則趕出天下會重則直接杖斃。雲堂主你風流完了也要給我們這些可憐的侍女留條活路吧。」

「有我在誰敢動孔慈一根汗毛!」

步驚雲不是看百里雨是柔弱女子早一記排雲掌轟飛出去,豈容她這般放肆。

「沒錯你在的時候沒人敢動她,可你總有不在的時候吧。算了,我懶得再解釋什麼,代溝太深沒法溝通。」

百里雨轉身走了,態度極其的囂張,可她剛才的話倒讓步驚雲開始考慮自己不在的時候要怎麼安置孔慈。

半個時辰后百里雨煎了一碗湯藥送到孔慈房裏,孔慈不願見人,縮在床帳里說自己生病了。

「方才我看見手辦狂魔從你屋裏出來。」

床帳傳出一聲低低的啜泣聲,孔慈在哭。

重重嘆一聲,百里雨隔着帳子開始勸說:「我知道你喜歡的是一直是殺馬特,手辦狂魔是一廂情願。不就一層膜么,沒了就沒了,我想殺馬特是不會介意的。」

這種稀奇古怪的話換成別人是絕對聽不懂的,可孔慈知道這些綽號對應的人是誰。她掀開床帳露出一張梨花帶淚的小臉,「我和雲少爺的事你千萬不能告訴風少爺。」

「我怎麼會多這個嘴,這是你的私事。」百里雨把已經放涼的湯藥端到孔慈面前,「喝吧,保證不會留下後患。」

孔慈知道這是什麼湯藥,稍微猶豫一下還是喝了。

「今天你就報個病,文丑丑不會知道的。」這就是侍女多的好處,少了一個兩個根本沒人知道。

「謝謝你小雨。」

「客氣什麼,我剛來那會兒你幫過我不少忙。吃些東西再歇吧,一會兒我得空了再來陪你說說話。」百里雨又安慰幾句退出了房間。

太陽升到正午,天下會放飯時間可以用萬獸奔騰來形容那個場面。避開群獸,百里雨從小灶上打了飯菜送去神風堂。

聶風還是老樣子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看着一塊翠玉流眼淚,那模樣一看就知道是死了婆娘。百里雨把糖醋魚的肉一點點刮下來拌上小米粥餵給聶風,一邊喂一邊用手帕給他擦眼淚,喂完了飯還要幫着擦臉擦手,她覺得自己真像是託兒所的阿姨。

「晚飯你想吃點什麼?咱的自留地韭菜長出來了,看着脆嫩脆嫩的,包韭菜餃子吃好不好?」三位堂主是雄幫主的愛徒都是可以點菜的。

聶風木著臉搖頭,雙手撫摸著翠玉嘴裏喃喃自語。

「我說痴情是好事,但你聽沒聽過情深不壽,憂思過甚對身體不好。你喜歡的那個姑娘如果知道你這樣作踐自己她會有多傷心啊。風堂主?風少年?你在家嗎?」

百里雨彎下腰嘗試喊了幾聲,聶風閉起眼睛,淚珠子從眼尾滲了出來落在枕頭上。

晚上百里雨提着韭菜餃子來了,點起燭火把卧室照亮,百里雨想扶聶風坐起身,但是他不怎麼配合。沒辦法,百里雨抽走那塊圓溜溜的翠玉,這下子聶風有反應了。一猛子坐起身,那氣勢如猛虎下山,殺意排山倒海的壓過來。

「還給我!」

聶風凶神惡煞的卡住百里雨的脖子,五官都扭曲了。百里雨倒也不怵,把玉換到身後捏著。

「你掐、掐,掐死拉倒,我不受你這份罪。」百里雨一臉視死如歸。

聶風愣了一下,洶湧的殺意漸漸淡去,眼神也從混沌變得清明。鬆開手,聶風輕聲對百里雨說了句對不起。他本為人謙和,因失了摯愛才會變得如此瘋傻,幸好他清醒的及時沒有釀成大錯。

「這兩天都是你在照顧我,我不該這樣對待一個關心我的人,姑娘,你能把玉還給我嗎?」

聶風很真誠的道了歉,無形之中又順勢撩了妹。換別人可能會就此把玉還了,百里雨哼了一聲堅定的搖頭表示不還。

「你把晚飯吃了我再考慮要不要還給你。」

聶風露出一絲苦笑,估計從沒遇到過這麼膽大的侍女,他瞧一眼桌上熱騰騰的餃子妥協了。

就著老陳醋,聶風一口一個餃子往肚子裏吞。肚皮塞飽了,滿嘴的韭菜味,心裏那份酸楚也被填滿不再空落落的。

「現在可以把玉還我了嗎?」

「你不哭我就還給你。」

百里雨不提這茬還好,一提起聶風心裏又微微泛酸,熱氣湧向眼睛。

「你很喜歡那個姑娘嗎?那個叫明月的。」百里雨倒出兩杯茶,看樣子想長談一番。「和我說說吧,我這人記性差,出了門就什麼都忘了。」

聶風沉默了許久直到茶涼了才娓娓道出初戀經過。

「明月是我一生所愛,我這輩子不會再愛上別的女人。」

「風堂主,話別說太滿。」將來一定會打臉。

「你不明白愛一個人的感覺,那種錐心刺骨的痛…」

「行了,行了,我還有事要做。」

百里雨放下玉準備走,她只是想套套情報,沒打算和一個初戀未遂的少年暢談愛情。愛情和她有毛關係。

「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聶風在天下會住了十幾年,這個侍女眼生的很。一定是新來的。

「我姓百里,單名一個雨,雨水的雨。如果你覺得這名字拗口,直接叫我百里也行。」

「謝謝你,百里。」

聶風由衷的感謝,她瞧過自己狼狽的樣子也很關心自己,下意識的聶風把她當成了朋友。

「不用謝,明天早飯想吃什麼?」點餐環節又開始了。

聶風想了想,「要不然還是韭菜餃子?」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