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誅天被他緊握。

時至如今,他已經極少使用這件重器,用不上,往昔的敵人都太弱,但此時不得不用,戟尖吞吐金色電芒,斜指影流主眉間。

影流主在皺眉。

這戰器,竟然讓他眉間生疼,肌體刺痛,給他帶來了威脅感。

「小輩,你很狂。」

影流主開口,而後森冷道:「別急著尋死,本尊還不想殺你。」

「殺我?你確定能做到嗎?」

林凡持戟向前逼去,要逼戰。

「滾,別逼我現在殺你。」影流主臉色更冷。

但他很心驚。

在剛剛的某一剎那,他明確感知到,林凡的神魂鎖定了他之所在,隨時可祭出絕命一戟!

這不應該。

他的影流主不是白叫的,一般都是殺人無形中,無人可知曉他本身所在。

「只能嘴炮嗎?先殺了再說。」林凡冷笑,並再次用煉天獄將林龍等庇護起來,生怕大戰中不能護幾人周全。

「這是……」

影流主竟然蹬蹬倒退幾步:「這種東西你都敢持在手中?不怕引來天大劫難,不怕天雷從九天而來將你滅殺個魂飛魄散嗎?」

林凡停住腳步:「你知道這東西的來歷?」

影流主桀桀笑:「你沾染上了那些氣息,早晚你會知道,本尊告訴你,自古而今,持此物的修者,每一個都驚才絕艷冠絕一兩個時代,但最後都莫名隕落。」

林凡眉角微挑,淡然道:「是嗎?那我就等著那未知的災劫來臨。」

「嘿嘿。」影流主眯笑:「本尊現在的確不想與你戰,宮闕內,有我必要的至寶,而只有你能打開宮闕門。」

「所以?」林凡笑了:「你覺得,我會打開這大門,為你做嫁衣?」

「你會的。」影流主笑得燦爛,吃准了林凡。

「沒說的,一戰吧。」林凡繼續向前逼去,那鑲嵌在山壁內的大鐘輕顫,但沒人察覺。

影流主呵呵道:「青月仙子。」

「轟!」

如有百顆以上的大日同時爆開。

林凡一步就衝到了影流主真身前,與他只距三步,戟尖只差半寸就將點破影流主的眉間。

「這般激動作甚?」影流主哈哈大笑:「你開門,並隨我入內,一切聽我使喚,事後如你不死,我會告訴你所有。」

林凡眼神太冷冽,他微抬頭:「你在威脅我?」

「就是在威脅!」影流主眼神也豁然轉冷。

;林凡慢慢收回長戟:「好,你贏了。」

「這戟不錯,我喜歡,給我。」影流主眼中儘是貪婪。

一柄能威脅到他的重器,不用說,足以成為究極器粗坯。

「你確定?」林凡殺意盎然,這人不止威脅他,還要他的誅天?

「你覺得呢?」影流主就這般看著林凡,慢悠悠道:「那處所在,唯有我知,並,有大危機隨時發生,到時怕是連最後的屍體都不可能剩下。」

「嗡!」

誅天直接被林凡扔出:「希望你能拿得穩。」

「區區八境巔小修者的戰器而已。」影流主不屑,而後驚嘆嘆道:「了不得!這種至寶落在你手中,明珠蒙塵,只有在本尊手中,才能大放異彩。」

「現在可走了?」林凡殺意越發濃,統統壓下。

無論這影流主是真的知曉青月最後的『埋骨所』又或者是道聽途說他之所悲后的欺詐,他都管不了,不能冒險。

「林兄?」林龍出現。

林凡簡短回答。

林龍森冷瞥了一眼影流主,這麼多年,敢威脅他們兄弟的不止一兩人,但最終都慘死,這影流主也不可能例外。

站在宮闕大門前。

林凡嘆了聲,這甬道上的幾幅刻圖,初時覺得高深莫測,甚至以為,這以打開這宮闕門有大關係。

但現在,林凡卻是知道,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只是計訴,他與毒神的相識,及後期毒神一人鏖戰天下的片段而已。

門開,草木清香頓時撲鼻來。

讓人剎那之間心曠神怡。

墓穴內,暗淡而煩悶。

宮闕內,卻是自成天地,鳥語花香。 夜幕降臨,拙政園迴廊內燈火通明,一盞盞的紅色燈籠,被掛在了迴廊的上面,隨着風隨處飄蕩。

在花園涼亭處,康熙特意準備好了晚膳,伺候佟太后一起來用。

婉妍則是一身硃紅色的常服,臉上掛着笑容,伸手拿着象牙簪,在給佟太后布菜。

「姑姑,這個松鼠桂魚還是極好的,您多用一些才算是。」婉妍笑眯眯的說道。

康熙則在旁邊,端著茶杯喝着酸梅湯。

「玄燁,你也多用些,咱們今年中秋在何處過呢?」佟太后瞧著康熙吃的極少,有些擔憂起來。

「在南邊過吧,額娘,中秋時,我會帶着您一起去西湖賞月的。」康熙柔聲說道。

婉妍微微一愣:「阿諢,您與太皇太后和太后提了嗎?」

「嗯,皇瑪嬤和皇額娘均說會有些累了,才不準備去的。」康熙叮囑道,「您就幫幫我吧。」

康熙可憐巴巴的瞧著太后:「額娘,您看….皇瑪嬤、皇額娘和您若是都不參加,外人該如何看我。」

婉妍聽到后,趕緊與康熙對視一眼。

「姑姑,阿諢說的對,咱們要宴請南邊的官眷們,所以,您可能真的要坐鎮了,皇後娘娘定然會在那日刁難我的。」婉妍幫襯康熙規勸道。

此時,太皇太后在與太后一起用膳,提到中秋宴會的事兒。

「皇額娘,我拒絕參加了宴會的。」太后直接說道。

「誰讓你拒絕的,你這樣做,不是讓佟氏得意了。」太皇太后微蹙眉頭說道。

太後放下了象牙簪:「姑姑,都已經這麼多年了,您心中的那份執念,為何還沒有放下呢?」

順治朝時,後宮內基本都是蒙古血統的貴女的,順治不喜歡,雖然她們是坐在了高位上,心理很是不開心,不少的妃子是鬱鬱寡歡。

康熙登基時,佟太后更是被太皇太后處處打壓,差點就命喪黃泉了,若是沒有婉妍的陪伴,佟太后可能就真的不在了。

「烏仁哈沁,你是太后,要為了家族考慮,你知道嗎?」太皇太后看向太后說道。

太后默默的吃着晚膳,聽着太皇太后不斷的灌輸,需要與佟太后對立,甚至幫襯蒙古的貴女們能有機會進入後宮。

「姑姑,咱們現在放手,萬歲爺是個念舊的人,定然不會對蒙古諸部做什麼的,若是什麼都不放,萬歲爺會為了平衡朝堂的勢力下手。」太后是個明白人,所以,警告過自己的親族,若是與康熙發生爭執,太後會站在康熙這邊。

清晨,婉妍用了早膳后,領着奴婢們去了花園,她依靠在了涼亭的圍欄座椅上,瞧著湖面正想吃着東西的錦鯉,臉上多了幾分釋然。

榮貴人則是按照習慣,每日都會去花園,站在不遠處,凝視着涼亭,婉妍今日居然來了。

「主子,咱們是否要過去?」榮貴人身邊的奴婢很是緊張,生怕婉妍會出手對付她。

「不用,宮內再多人動手,貴主兒都不會做的。」榮貴人有時會佩服婉妍,居然不越了底線,甚至連皇后偶偶爾都會違背自己的底線做事兒的。

婉妍趴在圍欄上,瞧著魚兒自由自在的游著,偶爾還會羨慕它們,沒有任何的約束,被圈在池塘內,卻能不用想任何的事兒。

前日請安時,婉妍發現宮妃之間的氣氛有些奇怪,皇后看着榮貴人的眼神,更加的不善了。

「給貴主兒請安!」榮貴人趕緊給佟貴妃請安。

「榮貴人妹妹,最近身體如何?」婉妍關愛的問道。

「貴主兒,身體還是不錯的,孩子更是不錯的。」榮貴人說道,「最近,皇後娘娘時常會去奴婢的院落,詢問了不少的事兒的。」

婉妍仔細聽榮貴人的話,嘴角泛著冷笑,榮貴人是在找借口,想讓婉妍參加這次的事兒的。

「榮貴人,這話可不好說的。」婉妍直接警告她。

涼亭內的石桌上,擺放着不少的吃的,婉妍站起身坐在了石凳上,榮貴人沒說話,就坐在了石凳,端著杯子喝了一口溫水,看着桌子上的點心,她都笑眯眯的。

「貴主兒的小膳房做的還真的極好。」榮貴人的心理很是羨慕佟貴妃。

「御膳房應該給你準備加餐了吧?」婉妍直接問道。

「御膳房準備的很是妥當,是您安排的?」榮貴人清楚,皇后絕對不會這樣做的,她怕榮貴人生下這個孩子的。

「是萬歲爺交代的,我不過是暫時說了而已。」婉妍直接說道。

榮貴人的眼神亮晶晶:「貴主兒,您說是真的?」

婉妍噗嗤一聲樂呵起來:「好好的養身體,別想太多了。」

榮貴人的雙頰羞紅了:「貴主兒,若是天氣好的話,就出來走走吧。」

「榮貴人照顧好自己就好了。」婉妍凝視着榮貴人說道。

現在,榮貴人的孩子是上面四座大山都重視,宮妃們都是有幾分的忌憚了。

寒暄了一會,婉妍起身告辭了,榮貴人起身相送,她瞧著婉妍遠去的背影,重重的嘆口氣。

「主子,您爺回去吧,外面的天氣也冷了。」榮貴人身邊的奴婢說道。

「貴主兒自在啊!」榮貴人感慨道。

在宮內,哪位宮妃能有佟貴妃自在呢,她們都只能小心謹慎,在他的面前戰戰兢兢的。

婉妍走在回去的路上,瞧著不斷出現的官眷,臉上露出一抹諷刺的笑容。

這些官眷們瞧見她,趕緊行禮,雖說臉上堆滿恭維的笑容。

「下次白日裏不出門了,面的再碰上這些人。」婉妍直接說道。

「主子,萬歲爺說了,讓您一定要出來溜達,而且,每日都要出門,若是沒溜達夠時辰,奴婢們可是要倒霉的。」玳瑁趕緊說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