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該來的終究要來到,不過在這之前,還擋在角都身前的兩個面具怪物率先被燒成灰燼,隨後宛若隕石般的巨大火球終於將角都淹沒。

轟!

巨大的火焰籠罩了半條街道,陳濤耳邊響起提示聲。

「叮!恭喜玩家擊殺一名敵對忍者!」

「獲得成就點10000點,經驗值100000點!」

……

可憐的角都,沒死在太子爺的螺旋手裡劍下,反而死在了陳濤之手。

「這下,我和曉算是結仇了吧?」

陳濤淡淡的想道,死在他手上的劇情人物數不勝數,角都不過是其中之一罷了,比起角都的死,他更擔心的是曉這個火影前期大反派組織中的幾個BOSS的反應。

長門、宇智波帶土!

這是他在火影世界中兩個沒有把握對付的對手,前者有很大可能打不過,後者則是能力太BUG。

「先將飛段的人頭也收掉,然後召喚出艾斯德斯,其他的到時候再說。」

穿過熊熊火焰,陳濤朝號稱有著不死之身的飛段慢慢走去。 火影中的幾個未解之謎,飛段的不死之身應該可以算作一個,比如賜予他這種能力的邪神究竟是誰?哪怕腦袋被砍掉也可以繼續活著,簡直比有著活死人稱呼的喪屍還要給力。

穿過火海,被豪火滅卻淹沒的角都連屍體也沒有留下,下場和原劇情差不多,而距離角都不遠的飛段自然也受到了波及,身體被燒成了焦炭,但此時依舊彷彿蛆蟲般蠕動著。

聚光燈下,請微笑 這樣都沒有死!?

陳濤被飛段非人的生存能力嚇到了,看來不死之身還真不是浪得虛名的。

「嘶嘶嘶——」

喉嚨被燒毀,飛段完全說不出話來,只能不斷發出嘶嘶的漏氣聲。

鏘!

拔出【村雨】,陳濤準備試一下擁有致死咒毒的【村雨】,是否能將飛段殺死,【村雨】的攜帶的咒毒雖然有一個毒字,但本質其實還是一種極其邪惡的詛咒,如果陳濤沒有猜錯的話,飛段的不死之身應該也是來源於一種詛咒之力。

嗤!

輕輕的在飛段焦炭狀的身體上切出一個小口,幾秒鐘后,肉眼可見的黑色咒文慢慢爬上他的身體,最後全部朝頭部彙集而去,陳濤靜靜的等待著結果。

「還是不行嗎?」

當飛段的全身都被籠罩上咒文後,飛段依然在地上緩慢的蠕動著,陳濤不由感覺有一點失望,貌似他自從獲得【村雨】后,每一個遇到的對手好像都不害怕它攜帶的咒毒。

「真是的,就不能讓我遇見幾個正常人嗎……」陳濤默默的吐槽道。

「算了,試試能不能用其他辦法殺掉他吧,總之我可不會像鹿丸一樣,把他活埋了事。」

既然【村雨】沒起作用,陳濤決定索性直接從肉體層面上將他徹底抹除,畢竟飛段只是生存力驚人,並不是生命力驚人,因為他並不具備再生能力,所以他準備讓飛段從這個世界消失!

「天照!」

陳濤輕吟一聲,不將物體徹底焚滅就絕不會熄滅的黑炎浮現在飛段身體表面,一寸一寸的分解,直到將他的身體全部化為飛灰,他不信不死的詛咒是作用于飛段的靈魂,因為這樣的話,豈不是代表飛段連靈魂也不死?甚至可以永生!

能做到這一點的,據陳濤所知也就大桐木那一家子了,他可不信連飛段這個影級中最弱的存在也能做到這一點。

隨著代表飛段這個形象的身體全部消失,陳濤如願以償的聽到了系統的提示聲。

「叮!恭喜玩家擊殺一名敵對忍者!」

「獲得成就點8000點,經驗值80000點!」

……

飛段這個影級果然是水貨,成就點比角都少了五分之一。

「哎,何苦呢?我明明只是想先低調的種一會田,為什麼非要來找死呢?」

陳濤望著人物面板上多出的成就點,無奈的嘆息一聲,兩個BOSS級的人物就這麼飲恨在了他的手裡。

「好了,各位,你們戲也看完了,我覺得你們應該付一下票錢。」

無奈的嘆息過後,陳濤突然朝四周望去,連飛段都能察覺到藏在暗處的那些賞金忍者,陳濤又怎麼會察覺不到呢?只不過那個時候他們都一樣,沒有時間去處理這些人而已。

不過現在不同了,陳濤憑藉【香格里拉】出其不意直接將兩人斬殺,根本不給這些賞金忍者反應的機會,等他們想要逃走時,為時已晚,陳濤已經將他們看成是自己的獵物牢牢盯死!

蹭蹭蹭蹭!

就在這時,數道人影高高躍起,隨後朝四面八方使用瞬身術快速跑去。

「呵呵,以為這樣就能擺脫我嗎?雷遁·雷分身!」

對應人影的數量,陳濤瞬間分出數道雷分身,每一個雷分身都攜帶著他一部分查克拉,將這些查克拉分出后,高級仙人體的作用開始顯現,不一會,陳濤剛才失去的查克拉便補充了一小半。

以這種回復速度,只需要幾分鐘,他的查克拉便能夠重新補滿。

「全部殺掉!」

隨著陳濤一聲令下,幾個雷分身保持著生門的狀態朝剛剛逃跑的那幾個賞金忍者追去。

……

……

「叮!恭喜玩家擊殺一名敵對忍者。」

「獲得成就點500點,經驗值5000點。」

「叮!恭喜玩家擊殺一名敵對忍者。」

「獲得成就點500點,經驗值5000點。」

「叮!恭喜玩家擊殺一名敵對忍者。」

「獲得成就點1000點,經驗值10000點。」

……

三名普通上忍,一名精英上忍,除了那名精英上忍還能掙扎幾分鐘外,其他三名普通上忍遇到陳濤的雷分身根本就是被秒殺的局面,陳濤也再次輕鬆收穫了2500點成就點,加上剛剛角都和飛段的,陳濤的普通成就點隨隨便便便突破了兩萬點!

「是時候離開了,這裡畢竟還是火之國的城鎮,發生了這種規模的戰鬥,木葉一定會派人來查看。」

提起木葉,陳濤的表情有些複雜起來,畢竟他第一次登陸世界是在火影,而選擇的勢力便是木葉的宇智波,可現在宇智波被滅族,他又成了木葉的S級叛忍!

從剛才幾名上忍口中,他已經得知了自己被通緝的事,而且賞金如此之高令他始料未及。

「我一定會回去的。」

陳濤淡淡的想道,不光是為了『報答』團藏對他的恩情,也為了他死去的『爺爺』。

錦玉滿棠 宇智波被滅族,作為宇智波二長老的宇智波烈絕無倖免的可能,作為唯一一個關心他的人,陳濤覺得自己有必要為他討回一些公道。

不管是從宇智波鼬那裡,還是宇智波帶土,亦或是木葉!

如果說剛開始登錄時他還對所謂的劇情人物有些畏懼心理,此刻則將這些人全都看做是羔羊。

「走吧。」

將掉落在地上的斗笠撿起,陳濤拍打掉上面的塵土重新扣回到頭上,頭也不回朝城鎮外走去,也許是因為剛才劇烈的爆炸和轟鳴聲,路上一個人也沒有。

直到走到離城鎮外不遠的一片樹林,陳濤才停下腳步,先用【觀察者】的遠視和透視能力檢查了一下周圍的地形,確定方圓五里以內都沒有人之後,開始解鎖自己的稱號。

「發動使魔召喚,召喚人物艾斯德斯,實力百分之百!」

「叮!玩家需要消耗八千點成就點,召喚人物持續時間一個月,是否扣除?」

「是!」

陳濤沒有猶豫,地上瞬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召喚陣,艾斯德斯半跪在召喚陣中央,地上插著她的西洋細劍,高傲美麗的身姿若隱若現……

(本章完) 唰唰!

兩個人影在密林中不斷跳躍著,其中一個身形高大,戴著斗笠,另一個則是一個擁有及腰長發的女子,藍色的頭髮彷彿跳動的海水,精緻的臉頰不苟言笑,給人一種十分冰冷的疏離感,穿著一身奇怪的軍服。

「沒想到世界上竟然會有這種事,其他的世界?還有你剛剛有關星球的說法很有趣。」

其中的女子正是被陳濤召喚出的艾斯德斯,對於來到火影,系統已經給她自動灌入了合理的記憶。

「征服一個異世界?呵呵呵,真是太有意思了。」

雖然沒有查克拉,可艾斯德斯依舊能跟上陳濤的腳步,臉上洋溢著驚喜的表情,興奮的呢喃道。

「喂,我們現在要去哪?」艾斯德斯對在前面領路的陳濤問道,儘管她和綱手一樣都被刻下了臣服於陳濤的烙印,但天生桀驁的性格卻令她並不像綱手似的對陳濤那麼恭敬。

不過陳濤並不太在乎這些小事。

「找人。」

陳濤細細感知著使魔與契約者之間的聯繫,不斷確認著綱手的方位。

「唔。」艾斯德斯微微點了點頭,隨後不再開口,而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期盼著陳濤承諾給她的殺戮。

「希望這個世界真的如你所說,有足夠的高手讓我來調教。」

「放心,不會讓你失望的。」

《斬赤》中帝具使一共只有四十八位,算上臣具使最多也不超過二百人,這些人里除了少數幾個頂尖帝具使相當於准影或是影級強者外,其他的最多也就是上忍水平,甚至有的弱小臣具使連上忍都沒有。

雖然《斬赤》是四級世界,可陳濤自始至終都認為是由於超級危險種的原因,比如拉伯克的帝具【交叉之尾】,原材料竟然是一條巨龍的體毛,可想而知這條巨龍是什麼等級。

而《火影》世界雖然是三級世界,可人類強者卻比《斬赤》中多很多,畢竟這個所謂的三級世界陳濤知道不過是表象,到了開掛的後期,恐怕會立刻躥升至四級或者是五級。

宇智波斑、大同木輝夜姬、獲得六道之力后的太子和二柱子,以及同樣開了掛的五五開,到時候這幾個人隨便拿出一個,都能輕易將此時的陳濤虐殺。

所以陳濤有時候會感覺到很慶幸,慶幸現在僅僅是木葉60年,還不到那些變態出場的時機。

「艾斯德斯,我要加快速度了,不要掉隊。」

陳濤快速的吩咐一聲,隨後加大腳下附著的查克拉量,速度陡然提升一大截,艾斯德斯則切了一聲,融合了超級危險種血液的強悍體魄絲毫不讓,牢牢跟在陳濤身後。

……

……

雨之國。

嘩!

天空中下著綿綿的細雨,好像牛毛般落在黑色的泥土裡,這個常年籠罩在陰雨的國度里,空氣十分的濕潤,因為施行封閉式的管理,所以四處巡邏的忍者不少,幾乎每一個忍者都會下意識朝中央的那座高塔瞅去,並伴以崇敬的眼神。

那裡住著他們的首領,以及跟隨在首領身邊的天使。

議事廳。

「不好了!不好了!」

一個長著陰陽臉,頭上彷彿豬籠草的男人從泥土裡慌忙探出,嘴裡發出吵鬧的哭嚎,好像世界末日即將來臨一樣,手上拿著兩枚形狀不同的戒指。

正是被陳濤殺死的角都和飛段的那兩枚,北斗、三台!

「這是——」

小南看著絕手上那兩枚熟悉的戒指,瞳孔微縮,不由連忙駭然的朝身旁的長門望去,隨後又轉過頭對絕質問道:「角都和飛段的戒指怎麼會在你的手裡!?」

「哇啊啊啊,」絕從土裡鑽出,跳著腳繼續哭嚎,一臉的恐懼,雙手在半空胡亂揮舞道,「好可怕!好可怕啊!」

「給我閉嘴!」

小南被絕吵的有些生氣,語氣不由加重起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嗚嗚嗚嗚,他們——他們都死掉了啊!嗚嗚嗚嗚,我好不容易等那個傢伙離開才冒著生命危險將他們的戒指回收回來的啊。」

「死、死了?不可能!」

曉中最難被殺死,甚至有著不死二人組稱呼的兩個成員竟然死了?小南這下徹底不淡定了,就連一直在大廳中沒有出聲的長門都露出驚愕的表情。

此時的長門正坐在一張石椅之上,身形枯槁,插滿了營養管,褲腿空空蕩蕩,這是他曾經召喚出外道魔像付出的代價。

「我說的都是真的!我按照首領的命令一直跟蹤著那個再次現身的木葉叛忍,在通知角都他們確切的位置后我依然保持著監視,然後我就發現他們直接打了起來,然後角都他們就都被殺掉了!好大的火球!好可怕啊!」

說話的一直都是白絕,黑絕則從始至終都閉著眼。

「一個人就擊敗角都和飛段?難以置信,難道六歲就達到影級強者的那個傳聞是真的嗎!?」雖然白絕有的時候經常不著調,可關乎組織成員的生死,長門認為他還不敢撒謊,將這個消息消化完畢后,長門長舒了一口氣。

「看來是招攬失敗了啊,絕,你一直在旁邊,應該看清了那個人都使用了什麼樣的能力吧?」

「嗯嗯!」絕連連點頭,說話的依然是白絕,「恐怖的體術!尤其是速度,快的簡直不正常,我懷疑是萬花筒寫輪眼中的一種瞳術,因為我看到那個人戰鬥時一直開啟著萬花筒,還有可怕的火遁,對了,他好像還會使用空間忍術!」

「什麼?空間忍術?」長門和小南一齊驚訝道。

「絕對不會有錯,角都和飛段其實就是被他用空間忍術出其不意給擊敗的,好像是一種瞬間移動的能力,在發動時原地會出現奇怪的陣圖。」

「莫非和宇智波斑一樣,那個人也擁有空間類的瞳術嗎?」小南忽然想起了那個她一直都沒有信任過的人,可惜這時他並沒有在現場,不然的話,也許能給他們一個答案。

「還真是一個棘手的傢伙。」

長門本來想招攬陳濤來繼承大蛇丸的位置,沒想到不僅沒有成功,反而還又搭上兩名正式成員,這對於即將開始尾獸行動的曉來說,無疑是個致命的打擊。

「招攬宇智波濤的計劃放棄,而且必須殺死他!否則其他成員恐怕會起異心,畢竟組織的凝聚力——」

「可是剛才絕不是說那個人也會空間忍術嗎?派誰去才能將他殺死?總不能長門你親自出馬!」

小南見長門開口,連忙在一旁反對道,她不想管曉的計劃如何,她只關心長門的身體。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