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話音未落,一隻金色的手掌虛影,從天而降,向烏塵頭頂抓去。

烏塵眼角餘光一動,對於頭頂的金光掌影猶如未覺,右手運勁吐力,重重砸在馬超胸口。

下一刻。

只聽一聲爆炸巨響,

馬超變成了一個火人,身軀倒飛的同時,發出一連串的慘叫和痛呼!同時,那上方的寒冰巨劍,也冰融消解!

「我的靈田!」

「火!」

「救我!」

至於烏塵頭頂的金色手掌虛影,降臨到距離他頭頂兩丈的時候,便被一股無形巨力擋住,消失不見。





自烏塵從冰籠中出來,到凝聚壓縮火球到馬超跟前,並將其打飛。

這一切僅發生在電光火石的剎那。

在場圍觀的絕大部分弟子,都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只知道接連兩聲巨響后,馬超便成為一個火人,慘叫著飛出去。

至於手掌虛影,也只有少數的幾人發覺。

馬超的身影尚未落地,便有一名長老接住了他。

那長老大袖一揮撲滅其身上仍在灼燒的火焰,而後深深看了烏塵一眼,輕輕一縱,向嵯峨峰下行去。

直到那長老的身影,徹底消失不見了。

圍觀的眾人,才把目光落到了高台上的烏塵身上。

這一場馬超從開始後來佔盡優勢的比試,任誰也想不到,會以這樣的方式結束。

真階九級靈技都施展而出的馬超,竟然敗了!

雖然事實擺在眼前,但是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相信看到的事實,對於馬超忽然渾身著火,慘叫著飛出去。

眾人只覺得除了詭異和匪夷所思,找不到更合理的解釋,他們並不認為這是這一切是烏塵所造成的結果。

直到主持比試的長老的宣布陳武獲勝之後。

很多人仍是站在原地,沒有散去,等著有人來做進一步的解釋。

可是等了半天,卻不見有人來說明。

眾人只能你看我,我看你,相繼離去。

隨著嵯峨峰封頂,人越來越少。

烏塵也走下台來,匯入人流。

可他走了沒有幾步,卻見一道身穿著普通靈道弟子服飾的人,擋在了前方。

那人約十五六歲年紀,一身普通弟子的道袍,也並未有任何出奇之處。

但是這個人一出現,周圍所有人的腳步都緩慢了下來,彷彿這個人天生便有一種能力,吸引著眾人目光,震懾所有人。

此人便是奪冠榜僅次於司馬橫空的存在,當今靈道世家馬家第一天才馬墨!

烏塵看了馬墨一眼,如同無物一般,擦著後者的肩膀走了過去。

馬墨背負雙手,待烏塵走過他的時候,低聲道:「傷了我馬家子弟,還想走嗎?」

說著話,馬墨轉過身來看著烏塵的背影,嘴角帶著一絲冷笑。

烏塵聞言轉過頭來不屑的看了馬墨一眼道:「我如果是你,就不會站在這裡說一些沒營養的話。」

因為馬墨的出現,不少弟子停下了腳步。在聽到烏塵的話后,一個個瞪大了眼睛。

馬墨是誰?

堂堂靈道世家馬家第一天才。

也是道神宮新進靈道弟子中站在最前面的人物,烏塵的話,分明沒有把馬墨放在眼裡。

「只不過是偷襲沒有成功,想要給自己找回面子,何必說的那麼冠冕堂皇?要打便打,何必用什麼所謂馬家作借口?」

烏塵繼續道。

周圍的人們聞言,瞪大了眼睛。

「什麼偷襲?」

「想要給自己找回面子?」

一個個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烏塵說的什麼。

只有少數看到金色掌影的人,暗自為烏塵捏了把汗。

畢竟馬墨並非馬超之流可以比擬。

「哈哈哈,說得好。」

馬墨聽后,狀甚激賞的拍手笑了起來。

只是笑到最後,馬墨面容陡然一冷,一字一句冷聲道:「那我現在就要跟你一戰,陳武你敢,還是不敢?」

所有人的目光,都因為馬墨的話語,聚焦在烏塵的身上。

「有何不敢?」

烏塵踏上一步,高聲道。

就在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道:「新秀榜比試期間,嚴禁個人私鬥!如有違反,定當重罰!」

******

不管人們如何不信,陳武戰勝馬超的消息,都傳遍了整個道神宮。

更有一則驚人的消息傳來,比試中落敗的馬超靈田碎裂,從此成為了廢人。

馬家天才馬墨約戰陳武被一名長老阻止的事情,也被傳的沸沸揚揚。

自從新秀榜比試一開始便站在風口浪尖的烏塵,再次以陳武之名被眾人所熟知。

元荒世界,以武為尊。

經過幾天時間的沉積,人們終於慢慢承認了那場比試的確是烏塵取得了勝利。

經過很多人的猜想和討論,當時情景是馬超因為祭煉遠遠超出本身境界的靈技,並且因為分心操持靈劍的緣故,導致最後無法全局把控,才被陳武找到機會重創。

烏塵在被馬超冰籠所困的時候,仍是採用他最為擅長的火球術化作一層火焰包裹把冰籠隔絕在外,才保留了最後在馬超操控不足的時候反擊的力量。

至於馬超碎裂的靈田,大部分人都是歸因於真階九級靈技的反噬。

事情的真實情況恐怕除了烏塵自己,在場的長老和馬墨等人,一般人很難想象。

當八強比試的名單下來,不知出於有意還是無心,烏塵第二場對陣的對手欄赫然寫著馬墨兩字。 送走了客人,姜家終於安靜了下來。姜染也吃完了早餐。

客廳里,姜染坐在沙發上小口小口的吃著點心,是剛剛那些客人帶來的,味道還不錯。

姜爺爺忍不住開口問:「囡囡以後真的想留在雲城了?」

剛剛有客人在,姜爺爺姜奶奶都不方便問。畢竟這也算是家事,還是需要關起門來自家人自己解決。

姜染吃東西的動作一頓。她眨眨眼,說道:「暫時有這個想法。明年打算去雲城電視台實習,之前也在那邊有認識的朋友,都很照顧我。」

姜爺爺皺了皺眉,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見狀,姜奶奶出來打圓場:「電視台工作也是不錯的,但是囡囡畢業以後還是回來京都這邊吧,咱這裡的電視台也不錯哩,爺爺奶奶見你一次也方便嘛。」

姜奶奶這話其實是想讓姜染和姜爺爺都各退一步。

因為姜爺爺從很早就希望姜染以後可以繼承家業,所以現在就找一個可以平衡的點。

在姜奶奶看來,姜染回京都繼續從事記者工作,而姜爺爺也要知道滿足,孫女能回來就不錯了,就不要期望太多。

「再看吧。」姜染撓了撓頭,一時有些糾結。她不太敢忤逆爺爺奶奶的意思,倒不是害怕,主要是因為爺爺奶奶太寵她了,她不好意思開口拒絕。

就像是剛才,她能感覺到爺爺在聽完她的話之後有些生氣,但是並沒有開口教育她,是真的怕說重了話讓她難過。

「就是以後的事我也說不準,暫時只是定下來實習一定會在雲城電視台,後面還沒想好呢。如果這邊電視檯面試可以通過的話也是會回來的。」姜染連忙說道,生怕爺爺奶奶生氣。

其實轉念一想,她無憂無慮這麼多年,的確是被寵壞了。她做什麼決定確實是先為了自己去考慮,沒有想過長輩們的感受,是有點自私了。

她也不是個小孩子了,做什麼事總要考慮周全才對。

「好了好了不說這個了。」姜爸突然開口,「姜染跟我去隔壁爺爺家串門拜個年吧。」

姜爸有意把姜染叫出去,姜染自然也讀懂了老爸眼神里的暗示。

——

「爸。」姜染乖乖的叫了聲。

姜爸沿著河邊往前走,姜染跟在後面。

「以後真想在電視台工作了?」

姜爸問。

姜染小聲的應了下,「可能上次發生的事情確實有些危險,但是我還是喜歡這個職業。」

「畢業后我就回來,可以的話就進京都電視台。」

姜爸嗯了聲,「你自己喜歡就好。爸媽也不要求你做什麼,你自己覺得怎麼生活最舒服就行。」

「爺爺奶奶那邊都是可以理解的,你想留在雲城也可以,現在交通這麼便利,想回家也很方便。」

姜染一愣。

「這話要是我媽說出來我還能理解,但是從爸你嘴裡說出來怎麼就有點讓人吃驚呢。」姜染真的是有被嚇到。

這真的不是姜爸的台詞的!!!

姜爸是不是拿錯姜媽的劇本了?

書客居閱讀網址: ***

夜深如墨,朝武峰旁一座無名孤峰,一條數十丈長短的小型瀑布,遠遠看去如同一匹白緞,在黑夜中微微搖晃輕舞。

水聲嘩嘩,並沒有深水寒潭瀑布的壯觀,卻也別有一番風味。瀑布下的深潭之前,還有一片頗為空闊的空地,可以供人修鍊武技靈訣。

更難得是,此山峰外圍,巨石古木,層層廣峙,一般人從外面看,絕難發現裡面還藏著一座不高不矮的山峰,是以幽僻安靜,很少有人會來到這裡。

烏塵也是偶然之下發現這樣一個所在,頗為歡喜,當即作為回到朝武峰之前暫時修鍊場所,並給這座山峰命名為巫山。

烏塵掂了掂手中滿滿的元石袋,嘴角露出一絲笑容,這一次跟馬超的對決,自己還真是賭對了。

在巫山瀑布旁不遠處,有一個乾燥清爽的山洞,幾日來被烏塵反覆修葺幾次,就是比朝武峰北區也不遑多讓。

烏塵剛好拿到了元石準備回山洞裡休息片刻,便開始修鍊。

雖然還沒有看到巫山瀑布,卻已經隱約聽到嘩嘩水聲。

一想到自己身上的數萬元石,馬上就可以嘗試著衝擊狂武第三重巔峰的瓶頸,進而躍升到狂武第四重境界。

烏塵忍不住加快了腳步。

在石妖谷風雲大散手神威大顯,讓烏塵一路連破兩重武道境界,直接飆升到狂武第三重巔峰之境。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風雲大散手是玄修世界玄技的原因,到了狂武三重巔峰之後,風雲大散手忽然失效,不管烏塵練習多少遍,都無法再增加武氣。

雖然沒有了風雲大散手,只要有元石,烏塵一樣可以和其他人一樣從元石中汲取天地之氣,煉化成武氣,進行修鍊。

只是速度上,無法和以前相比罷了。

眼看烏塵來到瀑布前空地旁邊的樹林之中,正想走將出去。

驀然一陣呼喝聲傳來。

烏塵放輕腳步,透過樹枝間隙,細眼查看。

但見一道纖細身影,在空地之上,閃轉騰挪,猶如雛燕一般靈巧無比。

在她的身體周圍,一道皎月一般的白色光芒,不斷畫圈,發出陣陣銳嘯,聲勢驚人。

就在這時,那道身影忽然間落在地上,腳踏七星,念念有詞道:

「洛河星浮朝天沖,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