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討厭。”卓如冰輕嗔道。

豔華則有些臉紅,表情帶着些許失落的說道:“知道了,大忙人。”說完,二女在雷雲的臉上重重的吻了一下,然後齊齊飛向地面。

兩女走後,雷雲輕撫了一會那晶瑩的冰塊,然後把艾莉收回到戒指,心念一動,時空牢籠打開,下一刻,他進入到了意識海。

時空長河之前,雷雲仔細的看着奔騰的河水,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只聽雷雲的嘴角在輕輕自語道:“希望,希望,毀滅,創造。”

雷雲邁起腳,就這麼直接走向時空長河,他沒有屏蔽自己的五感,就這麼看着河水向前走去,不一會就已經來到上次的極限,一半多一點的地方。雷雲就這麼看着已經到達胸口的河水,奔流中濺起的水花打在雷雲臉上卻有着隔世般的感覺。

雷雲動了,上一次在這個位置他怎麼努力也前進不了了,整整十年,他才走到河水的中間,現在,他動了,不過,他不是往前走,而是讓自己的身體下沉,漸漸的,時空長河漫過了雷雲的頭頂。

是了,雷雲以前從未想過潛進時空長河中,他只想着怎麼能夠走到對岸,卻忽略了這一點。現在,雷雲整個身體完全進入了河中,雷雲感覺自己腳下的實感消失,本來感覺並不深的時空長河瞬間變成了無限龐大。

就像是置身於宇宙中的感覺,又或者像是潛水潛到深海的情形,周圍全是五彩斑斕的河水,河水並不像是真正的水那樣,它們本身好像有着生命,時而虛無,時而真實,絢麗的河水不停的摩擦着雷雲的皮膚。 第二百五十二章 時空之眼

置身在如此奇妙的海洋中,雷雲緊閉雙眼,剎那間,他看到了許多畫面……他看到了許多時空中的場景,不同的年代,不同的時間。

他看到了地球上大陸板塊的形成,又看到地球古埃及的人正在建造金字塔,他看到了長城的建造,他看到遠古埃辛大陸各種形狀不同的神獸,以及許多山河水的形成。

接着,他看到了逐日島的形成的過程,他還看到了別的星球,別的高等生命,他們在建造星空船塢,他們在建造一個個人工星球,他們的文明遠遠高於地球,他還看到了自己剛剛出生時的樣子,他甚至看到了自己身體內細胞開始發育成長的樣子。

這些畫面不停的交錯着,不停的在雷雲眼前閃現。

這一幕幕的畫面都是時空長河向他傳遞的信息,這些信息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開始……創造。

“這是時空之眼?”雷雲心中暗道。

雷雲又看到了一些熟悉的身影,那應該是埃辛大陸,嗯?應該是地域峽谷,淒涼之界入口處?嗯?他們到了淒涼之界。

雷雲在他們之中看到了矮人鐵山,看到了美麗的精靈薔薇,看到了波特父子,看到了蒼紅流星桑頓,看到了精靈女王麗安娜,他甚至看到了老爺子奧蘭多還有可愛的小艾米,甚至還有騎士王布蘭德利,還有大地審判者山崩,雷雲這纔想起山崩的稱號居然也是審判者!

還有很多熟悉的身影,以及一些陌生的身影,他們正走在淒涼之界紅色的土地上,看起來目的地是大裂谷,他看到精靈女王和蒼紅流星桑頓正在談論着什麼。

桑頓看了看前面的莉安娜有些抱怨的說道:“我說,女王啊,那個比德文的預言不會錯了吧?”

莉安娜頭也不會平靜的說道:“好了,桑頓,別抱怨了,前面不遠應該就到了。淺藍可是去過的哦。”女王的聲音仍然是那麼溫柔。

桑頓回頭,看了眼身後的人羣,這些人都是自願前來的,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幫助雷雲。走在前面的赫然是山崩和布蘭德利以及幾位強者,背後卻跟着一些年輕一輩的佼佼者,這隊人約有三十,人數雖然不多,但也可算得上是精銳了。

當日淺藍迴歸後便把消息報告黑暗教會,教會立刻通告全埃辛大陸,迫使大陸各勢力進行了一次公開議事,這次的會議由原守護者們主持,大地審判者山崩和飛翔的騎士王布蘭德利由於在修煉關頭,並未出席。

大會商討分爲兩派,一派是以蒼紅流行桑頓主張的立刻前去支援雷雲,畢竟,逐日島的侵犯事關全大陸的安危,而且雷雲他們勢單力薄遠戰他鄉,一定需要支援。

另一派則由光明教廷爲主,他們認爲當務之急就是全體備戰惡魔族,誰也不知道惡魔族的攻擊什麼時候到來,逐日島那邊畢竟是人類,那麼就有商量的餘地,惡魔族可不會給你擺張桌子談判,相比之下,惡魔族的情況更加危急。

光明教廷說的不無道理,逐日島就算來進攻,很有可能也要遭遇到惡魔,他們不認爲這種時候他們會先對付人類,肯定會聯合起來對抗惡魔,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盟友了,將來談判的把握也大點。

只不過沒人知道,逐日島,不,應該說寂滅大賢者的真正目的正是毀滅人類,如果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那麼他們反而會成爲惡魔族的盟友。

臨時會議無歡而散,最終決定等山崩和布蘭德利出關後再做打算。事情就這樣脫了一些日子,說來也巧,在精靈深林聖地修煉的薔薇忽然得到了自然女神的傳承,警告所有族人全力支持雷雲在逐日島的行動。

同一時刻,山崩和布蘭德利出關,他們第一時間拜訪了大陸上最負盛名的大預言師,比德文,其占卜結果竟然和自然女神的神諭不謀而合。緊接着,由山崩和布蘭德利再次發起全大陸臨時會議,一致通過派人前去協助雷雲。

不過,埃辛大陸不能無人留守,於是,守護者中留下四人,並且加上鳳族龍族等一些其他強大種族,無論南大陸還是北大陸都留有一些強者,應對惡魔族前期進攻問題不大,山崩和布蘭德利則帶着精靈女王莉安娜,蒼紅流星桑頓,魔法師工會的紫翔和幕落,還有各勢力的精英在淺藍的引導下向着逐日島出發。

在山崩和布蘭德利的協助下,已經進入神級擁有領域的空間法神迪拉森強行破開了入口的結界,這也導致,這個入口魔法陣永久的被破壞,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別的意外,這些人光靠自己很難回到埃辛大陸。就算是達到主神,也就是15級審判者級別的山崩和布蘭德利也無法做到。

但是,衆人的希望是雷雲,所有來的人都相信雷雲還活着,作爲英雄王的傳承者,他的時空能力戊需質疑。

修仙之人生贏家 一路上衆人解決了一波食人魔,一波地行兇獸,還有幾波亡靈大軍,在淺藍這個嚮導的帶領下,順利的來到了大裂谷的邊緣,曾經來過一次的空間通道傳送處。

遠遠的看着那獨特的建築,山崩皺了皺眉問道:“布蘭德利,你怎麼看?”

“很強。”布蘭德利的語言仍然簡潔。

“不錯,若不是她故意露出氣息讓我們感應到,我們根本無法得知她的存在,小丫頭,你肯定這個建築中只有一個女人嗎?”

聽到山崩的問話後,淺藍上前幾步肯定的道:“是的,山崩大人,那個女人叫靜香,具體的實力我……不知道,不過,當初就是她幫助我們回到埃辛大陸,也是她幫助雷雲他們進入的逐日島,她應該沒有惡意。”

山崩有些不放心的說道:“這個人的實力應該超過我們中的任何一人,具體我完全看不透,此刻,她的氣勢很友好,不過爲防止萬一,我們……”

山崩的話沒有說完,就被一個柔和的聲音打斷。“各位快些過來吧,情勢危急,我們時間不多了。”

聲音來自建築物的內部,此時衆人距離這棟建築還有百米的距離,竟然全部都聽得一清二楚。

“是,就是這個聲音,她就是我說的靜香。”淺藍急忙說道:“她是個好人,我們過去吧,好像是時間不多了。”

本打算自己先去看看情況的山崩只好點點頭。“我們走。”

在建築物的大廳中,仍然是熟悉的佈局,雕像前,靜香靜靜的站在那裏,只是與上次淺藍他們見到時打扮完全不同。

靜香上身純白色的復古服,下半身卻是大紅色長及地面的長裙,她的頭髮也被金黃色的發冠束起,手中拿着一小節的特製小棍,下方帶着一些鈴鐺,正是島國中神社祭典用的道具神楽鈴,它一共有12個鈴鐺,上,中,下三層分別是3,4,5個。手柄處後付有5種顏色的帶子分別是綠,黃,紅,白,青,頂端規則的墜下一些白紙片穿在一起。

此刻靜香正兩隻手左右的搖着,似乎在進行什麼法術。

一看到衆人進來,靜香就停止了動作,看到了人羣中見過一面的淺藍,輕輕點頭打着招呼。

“靜香姐姐,我們都是雷雲的朋友,我們想到逐日島去幫助他,雖然我知道這對你來……”淺藍當先開口道。

靜香用手中的竹竿搖了搖阻止了淺藍的話。

“不用多說了,我已經等候你們多時了。雷雲他們的情勢很……唉!很危急,他需要幫助。”靜香長長的嘆了口氣,接着道:“我要提醒你們,你們過去後很可能十死無生,所以,現在是你們最後選擇機會。”

淺藍轉過身,看了一眼雕像,眼神中流露出一絲無奈,接着道:“你們有5分鐘的選擇時間,記住我的話,一旦選擇就沒有回頭的機會了。5分鐘後,到裏面來找我吧。我可以把你們傳送到兩個不同的地方。”

說完後,靜香就向後走去,進入側門,正是那件擁有空間通道的房間。

靜香走後,大部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顯然,他們都被靜香那句‘十死無生’震住了。

“你怎麼看?”山崩問向布蘭德利。

布蘭德利沒有說話,藏在頭盔之下的臉也看不出任何表情,他只是重重的點點頭。

“你們呢,我感覺這個女人沒有騙我們。”山崩問向其他三名守護者。

“兩位大人,我們來之前不是就知道危險了嗎?雷雲爲了我們整個大陸放棄生死,埃辛大陸同樣也是我們的家,我想我們的覺悟不比雷雲差吧!”美麗的莉安娜女王當先發表意見。

桑頓接着道:“哈哈哈哈,雷雲這小子很對我胃口,不管什麼危險,我桑頓當仁不讓。”

有着閃亮光頭的幕落也跟着桑頓大笑道:“哈哈哈哈,兄弟說得好,既然連雷雲這樣的小輩都可以爲了大陸出生入死,我們這些老傢伙又有何懼,哈……”

啪!“閉嘴,你這個笨蛋,如果我再聽到那三個字,我會把你電成極北之地的黑野人。”紫翔一巴掌拍在幕落的光頭上,掐着腰兇狠的等着對方。

這個紫衣美女還是老樣子,絕美的面容配合火爆的脾氣,當然,還有凹凸有致的身材。

“咳咳,會長,我沒說你……”幕落有些尷尬的摸摸光頭,這一幕令緊張的氣氛緩和不少,就連一向沉穩的莉安娜女王也莞爾一笑。

這是,兩個來自光明教廷的聖級牧師對望一眼,其中一人說道:“幾位大人,教皇陛下在來時曾經交代過,如果行動太危險的話,我們可以自行選擇回去。”

兩人的話讓衆人都有些不爽,甚至連山崩也皺了皺眉。說起來,光明教廷的這兩個牧師的恢復能力還是不錯的,沒想到他們竟然這樣膽小。

鐵山大叫道:“尼瑪的,教廷的全是孬種,不去就滾,老子不稀罕,不管是天堂還是地獄,老子都義無反顧。”

“鐵山,你這個畜生,竟然敢在老子面前自稱老子,不過你說的對,教廷的傢伙趕緊滾,看着就礙眼。是孬種的都趕緊滾。”鐵山身後的一個比他還矮的白鬍子老頭大叫道,他正是鐵山的族長老爹,鐵矛。

鐵山父子倆這麼一吵,卻大大激發了衆人不服輸的情緒,就連那兩個牧師也氣的臉色發青,其中一個大腳道:“誰說我們害怕,只是對情況不熟悉,去就去,光明神的信徒就沒有怕死之人。”

“我們沒問題。”

“我們也是。”

“呵呵,我們來的目的就是爲了幫這小子,打退堂鼓可不行。”奧蘭多輕捋鬍子笑道。

桑頓也大笑道:“哈哈哈,不知道我們能不能趕上逐日島的早餐。我可是有點餓了!” 第二百五十三章 先制攻擊

逐日島,七星城外,太陽剛剛升起沒多久,城外的荒野,這裏地形平坦,相比於水仙鎮那乾枯的土地,這裏周圍的植物數量明顯的要多一些。

一隻不知名的鳥兒正在空中自由飛奔着,看起來正在覓食,只是,它發現地面上竟然有兩羣人在互相對峙着,下一刻,這隻鳥兒就這麼失去意識直勾勾的掉落地面,正好掉落在對峙的兩羣人中間,竟然單是氣勢就震死了空中的飛鳥。

雷雲的表情很平靜,他正靜靜的看着對面的八人,八人的身後還有數十道身影,正是大賢者們還有一些護衛。而前面的這八人,雷雲認識其中的三人,正是襲擊過自己審判者十強者,小蘿莉傑露,古樹,還有卡夫。

另外五人的造型各異,其中一個有圓乎乎的大胖子,看起來體重3個喬也趕不上他,

胖子旁邊的是一個夜魔族的男性,正緊緊的盯着雷雲身後的疾風。

然後是一個青澀少女,衣衫略顯陳舊,奇怪的是,她的雙眼正津津的盯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什麼。

還有兩人,一個全身罩着怪異的黑袍,看起來和後面的萬變大賢者造型相似,性別,年齡都無法判斷。

最後一個是個青年男子,青色緊身衣,臉上帶着人畜無害的友好笑容。

雷雲的父親雷嘯風則在十強者後面淡淡的說道:“我的兒子,先讓我看看你們的實力,不管什麼方法,擊敗他們八人,如果做不到,你們全部會……死!”

最後一個,死!字,說的雷雲內心一陣冰寒,這個字竟然來自他的父親,敬愛的老爸的口中,不得不說,命運有時候總想給人來點驚喜,一旦驚喜不成就會變成悲哀與無奈。

強制穩定了下心神,雷雲回頭對着同伴點點頭,卓如冰首先站到雷雲的身側,然後豔華,接着,落雨,老牛,喬,琳琳,還有毀玉。

對於這十強者的資料,星遙已經很詳細的告訴了雷雲他們,包括實力與特殊能力。除去一個在外任務,加上被麗蘿殺死的蝶舞,只剩下這八人,對於這次戰鬥,只能靠自己,星遙和疾風是不會動手的,否則的話,對面也一定會羣毆。

也就是說,這是一場8對8的戰鬥,且不說對方十人配合已久,自己這邊大多是速成強者,真正的戰鬥經驗和境界還是略遜於對手的,唯一的優勢就是已經知道對方所有的特點,雷雲可以有選擇性的給衆人安排了對手,另外,綠葉傭兵團的實力已經不是當日了!

對面的卡夫看着雷雲,老牛和喬三人滿臉兇狠,看起來在努力的剋制出手的慾望。說起來,他對被麗蘿殺死的蝶舞一直有曖昧關係,情人被殺,他怎能不怒。

雷雲的眼睛緊緊的盯着對面的青衣男子,邪光審判者,這是他選擇好的對手,空間魔法師,並且掌握着忍者的技巧,據說是山川大賢者的徒弟,至少雷雲對於地球上的這種技能比其他人瞭解多了。

“動手!”隨着雷雲一聲低喝,最終的戰鬥拉開了序幕。

綠葉傭兵團八人分別對着自己的對手衝去,此時的大家除了毀玉還停留在14級的境界,其他人全部到達了15級審判者的級別,和對手相比,完全不佔下風。

“啊!”

“啊!哈!”

隨着誇張的喊聲,老牛和卡夫最先接觸,圖騰柱竟然發着絲絲黑光,開始無腦的向着卡夫掄去。卡夫明顯沒想到僅僅幾天的功夫,這個曾經的手下敗將竟然能修煉到和自己同一等級。

他哪裏知道,綠葉的人們整整修煉了十年,神獸晶核也消耗一空,還包括疾風貢獻的三枚13級的靈獸核,由於僧多粥少,毀玉和千斬主動放棄了神獸晶核的使用權,緊靠自己修煉,千斬已經突破到15級,反而是實力稍強一些的毀玉還卡在14級的階段。

卡夫來不及多想,他將自己的氣勢升到定點,渾身冒着火苗,長鞭擊向老牛,他已經發揮了全部的戰鬥力。

老牛大吼一聲,竟然不閃不避,就這麼讓對方的火鞭纏在身上,在對方發動特殊攻擊以前,渾身凌空撞相卡夫。

被撞飛出去的卡夫完全沒有想到對手會有這種拼命招數,要知道自己的火鞭能力對手是親眼見過的,竟然還敢如此莽撞。不過,這第一回合,明顯是老牛佔據上風。

卓如冰幾個行如流水的步伐已經閃到了古樹面前,這個擅長八極拳的格鬥行審判者雷雲果斷讓卓如冰去對付,兩人的招數源頭同樣來自於地球華龍國,但是,出身華龍國的卓如冰明顯要比後者擅長的多,哪怕對方修煉了上千年,也一樣,因爲,這裏根本沒有修煉的環境。

華龍國大街小巷清晨傍晚總能看到一些人在打太極拳,其中老人居多,也不乏一些年輕人,他們當中隱藏着一些真正的高手,只是一般人看不出罷了,在這種環境下生長的卓如冰對於武術的領悟豈能低於對手,不說卓如冰,就算是雷雲,也未必比對手低,只是雷雲更擅長自由搏擊和摔跤罷了。

兩人一交上手,古樹就感覺到壓力,自己的招式無論多大力度,總像是擊在海綿上一樣,跟本無法對對方造成傷害,反而有幾次差點被自己的力度反震。

感覺到卓如冰的身法很玄奧,還有那短刀的動作,結合起來好像完全把古樹剋制住,他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每一擊都小心翼翼,一旦不中立即回防,兩人的等級相同,力量古樹要稍強一些,但是在身法和速度上,他明顯要不如卓如冰,兩人暫時就這麼打在一起。這只是衆多戰團中的一場。

喬雙手帶着火焰,血脈之力全開已經和那個大胖子戰在一處。大胖子名叫賈尼,根據星遙的情報,他是十強者中力量最強大的,完全是正面型近戰特長者,他的能力很特殊,就是體型巨大化,力量也會隨之增強。

面對喬的來勢洶洶,此刻賈尼已經激活巨大化,那肥胖如山般的身體竟然比喬還要高出半米,體型更是喬所不能及,兩人的戰鬥方式極爲簡單。

雙方都沒有使用武器,你一拳我一拳硬碰硬,相比之下,血脈爆發的喬在力量上竟然不佔上風,幸好他還有這火屬性魔法的輔助,比起對手單一的攻擊,在打法上更加多樣化。

雷雲一開始打算安排老牛去對付這個胖子賈尼,不過在仔細考慮過後還是安排了喬與之對戰,很簡單,相比於老牛,喬的領域更加平衡,火系魔法的輔助手段更對持久戰有力。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