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角落裏的奧利給終於露出了狗頭,藍陽陽眼尖的看見,朝它使了個眼色。

奧利給頓時明白,撒開腿就往外跑。

藍陽陽滿臉問號。

她是讓奧利給過來啃斷綁着自己的繩子啊,沒讓它跑啊,這沒義氣的臭狗!

奧利給跑出4s店,一路狂奔,到了停車的地方。

它清楚的記得藍陽陽的手機是落在車上了,所以才往回跑。

狗爪子劃開屏幕,又點開了通訊錄,撥通支臨冥的電話,很快就傳來他低沉磁性的聲音。

“懶羊羊,你什麼時候回家?”

奧利給狂吠,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聽懂。

支臨冥疑惑,怎麼會是一隻狗呢?

“懶羊羊呢?”

奧利給還是狂吠,他未曾聽見藍陽陽的聲音,心裏有了不好的預感,“你們是不是出事了?”

奧利給這回只叫了一聲,像是在迴應,支臨冥也聽懂了。

“你先別掛斷電話,我查一下你們現在的位置。”

他立刻打開了電腦,一頓操作猛如虎,根據藍陽陽手機裏的gps定位,找到了他們的具體位置。

“我已經知道你們的位置了,現在就過來,彆着急。”

支臨冥和徐助理一塊兒出門,趕到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而奧利給獨自守在車邊,沒見到藍陽陽的身影。

“藍小姐呢?”徐清泉蹲在了狗子面前。

奧利給心想我說了話你們也聽不見啊,只有藍陽陽能跟它無障礙交流。

它叫了幾聲,然後撒腿往4s店的方向去,支臨冥和徐助理立刻跟上去。

那三個人壯漢還在睡覺,坐在椅子上的藍陽陽心情落寞,眼眶還有點紅,心想自己真是遇狗不淑啊,虧她平日裏對奧利給那麼好,關鍵的時候又撇下自己。

就這麼想着,她也有了睏意,緩緩睡過去。

支臨冥到的時候,就看到綁匪和人質都睡着了,真是好和諧的畫面啊。

趁那三個綁匪他們拿繩子直接綁了起來,他們迷迷糊糊的,感覺嘴角還掛着口水,想擦一擦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大哥這怎麼回事啊?”

“我們好像被綁架了。”

“不是,我們纔是綁匪啊,怎麼還有人綁架我們呢,誰給他的膽子,不要命了?”

“別說了二弟,這也太丟人了。”

支臨冥這纔給藍陽陽鬆綁,她還在呼呼大睡,嘴角掛着一絲透明的液體。

“懶羊羊,醒醒。”

拍拍她的臉,好像沒有效果。

“吃飯了,有紅燒肉。”

換了個方式,藍陽陽立刻醒了過來,“哪呢哪呢?”

剛纔做夢的時候都是紅燒肉,但是一睜眼啥都沒有,只有一個大帥哥。唔,帥哥也行吧。

“怎麼回事?”支臨冥問道,“誰綁架的你?”

藍陽陽的思緒逐漸回籠,指着那三個綁匪,“肯定是他們啊。”

“我的意思是,他們肯定不是幕後主使,你有沒有懷疑的對象。”支臨冥摸了摸鼻子,和豬交流的時候,確實需要一些耐心。

“夏月萱?”她脫口而出這個名字,前段時間夏月萱的孩子因爲她沒了,綁架也不是做不出來。但是,綁匪說東家不讓動,只是餓瘦一點,這又不像是夏月萱的作風。

“不對不對,你說的不對。”綁匪連忙道,“他不叫這個名字。”

沒想到這世界上居然有這麼善良的綁匪,願意主動告訴自己幕後主使是誰。

藍陽陽蹲在那三個綁匪面前,“快說,是誰讓你們這麼幹的!要是不說的話,下場就如同這條狗。”

她把奧利給撈進手中,掐住了狗的脖子,表情惡狠狠的。

奧利給心裏委屈, “陽陽,我剛纔救了你啊,是我給你搬了救兵來。”

藍陽陽:我可真是謝謝你的聰明啊,你直接啃斷我的繩子,我們偷偷摸摸溜不就行了?非要搞的這麼複雜!

聽她一番話,奧利給頓時有撥開雲霧見青天的感覺,“我怎麼沒有想到我是條狗呢?我一直以爲自己是個萬人迷的帥哥啊!”

三個綁匪可憐兮兮的,爲首的大哥問道:“女俠,我若是說出來,你能不能放了我們?”

“能啊,必須能。”

他頓時笑了,“其實,對方叫什麼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姓郎,因爲他給我轉賬的時候,我看到了對方的信息。他跟我們說,一定要綁着你,不讓你吃飯,要把死肥婆餓的瘦一點。”

“郎祁辰?”藍陽陽吃驚,他居然綁架自己,要把自己餓瘦?這他媽是人乾的事?

徐助理走上前,“藍小姐認識此人?要不要我幫你?”

“不用,我自己能解決好。”藍陽陽鬱悶的不行,這個郎祁辰也太他媽不是個人了,還蠢的不行,綁架還用自己的賬號轉賬,有腦子嗎?

支臨冥好像聽說過這個名字,蹙了蹙眉頭,“懶羊羊,真的不用嗎?”

“真的。”藍陽陽點頭,“眼下最重要的還是解決了這三個綁匪。”

她摸着下巴,眼珠子咕嚕嚕轉,一看就是在憋壞主意。

腦子裏突然靈光一閃,她露出了壞笑,“你們三個,給我把衣服都脫了,出去裸奔兩圈!這是對你們的懲罰!” “啊?”三個綁匪臉色突然紅了,面面相覷。

“難道你們想我報警?”

“不是不是。”

給他們鬆綁了之後,三個人自覺地脫下了身上的衣服,只剩一條內褲。

“內褲也脫了。”藍陽陽命令道。

“這,這……多不好意思啊,我還是個黃花大閨男呢,這被人看見了,萬一娶不到老婆怎麼辦?”

“少給我廢話,報警和裸奔選一個!”藍陽陽凶神惡煞的說。

雖然很是難爲情,很丟面子,但誰都不想進局子,只能硬着頭皮往下脫。

支臨冥立刻捂住了藍陽陽的眼睛,“別看,會長針眼。”

藍陽陽作爲一個成年的渣女,怎麼會相信這種騙小孩的話呢,還是從指縫裏看到了一丟丟,頓時一臉嫌棄,“三個金針菇。”

聽到這個形容,徐助理忍俊不禁,突然爲自家爺捏了一把汗,突然很好奇藍小姐的標準,什麼樣的纔不叫金針菇呢?

支臨冥以挑了挑眉頭,自己應該不算吧?

脫光光之後,三個大男人往外跑,心想只要跑兩圈就不用進局子了,而且這段路偏僻,入了夜之後更是沒人,所以也沒再怕的。

只是他們沒想到,跑完兩圈回去之後,4s店裏已經沒有人了。不僅沒有人,衣服也都不見了。

“大哥,衣服都不見了啊,怎麼辦?”

“能怎麼辦?繼續裸奔唄!”

第二天早上藍陽陽看新聞的時候,在獵奇版面看見了他們仨。

“三男子夜間裸奔引起圍觀,警方二分鐘出警,全都被拘留”

他們因爲影響市容,引起騷亂,所以全部拘留五天。

藍陽陽忍不住笑了出來,把新聞分享給支臨冥看,“支支你快看,這三個綁匪笑死我了,他們居然裸奔回市裏的服裝店買衣服,不知道有美團跑腿這種東西嗎?哈哈哈哈……”

聽着她魔性的笑聲,支臨冥的臉上也有了笑容。

果然,和開心的人在一起,自己也會變開心。

下午,午睡醒了之後,藍陽陽開車出去,到了李蘭蘭住的地方。

不是什麼高檔小區,但也絕對不差。

看到是藍陽陽,她也怪驚訝的,“藍總,您怎麼來了?”

“不讓我進去看看嗎?”

李蘭蘭側身讓開,藍陽陽這纔開的清楚,二室一廳的格局,朝南的大窗戶,採光十足,這戶型是真的不錯了。

“挺好的。”她笑着說道,“至少不是我想象中的髒亂差,能在寧市住得起這個房子的,真的不多。看樣子我的同情心有點多餘了。”

“藍總,你到底要說什麼?”李蘭蘭有點不耐煩。

“沒什麼啊,作爲上司,慰問一下下屬不行嗎?”藍陽陽坐在沙發上,四處環顧了一圈,有看見孩子的玩具、衣服和嬰兒車,但沒看見小孩,“你的孩子呢?”

“他在睡午覺。”

“哦。”藍陽陽點頭,“那就不打擾他了。”

“藍總,你看也看了,還不走嗎?”李蘭蘭雙手環胸,對於這個不請自來的客人,她十一點都不想招待。

“別急。”藍陽陽說着,從包裏翻出幾張照片,“你知道這是哪裏嗎?”

李蘭蘭掃了一眼,“我怎麼知道,這麼又破又小的地方,恐怕是哪個乞丐住的吧。”

“你覺得這個地方破嗎?”藍陽陽仔細盯着照片,這是她昨天去王聰那的時候偷拍的兩張,“我感覺這個地方雖然小了點,但是收拾的很乾淨,住在這裏的一定是個非常自律的人。你觀察的一點都仔細,而且,你有什麼資格瞧不起這個地方嗎?這裏是王聰住的。他是乞丐嗎?”

聽到“王聰”這個名字的時候,李蘭蘭的神經被觸碰到,“藍總你已經知道王聰還在寧市?他不僅在寧市,還在你的工廠裏幹活,他答應過要離開寧市的,你還不快把他開除了?”

她能說出這樣的話,藍陽陽倒也是不奇怪,畢竟李蘭蘭這個人眼裏只有利益,並且已經瘋魔。

“我不會開除他的。”藍陽陽非常確定的說,“不論是作爲設計師還是打版師,他都是合格的。倒是李設計師你,你做過的那些事,半夜想起來的時候,能心安嗎?”

李蘭蘭臉色一頓,不敢相信,輕聲問:“王聰,都告訴你了?”

“這件事,瞞不住的。只要做過,就會有一天被曝光。”藍陽陽淡淡的說道,看着李蘭蘭的眼神也愈發冷漠。

李蘭蘭握緊了拳頭,緊咬牙關。

“你若是還有點良心,就去看看他。”藍陽陽站了起來,輕聲嘆氣,爲王聰感到不值。

她走後,李蘭蘭拿起手機給王聰打了電話,怒罵道:“王聰你說話不算數!說好的替我保守祕密,轉頭就告訴了藍陽陽,你還是個人嗎?她給你錢了嗎,還是要包養你啊?”

王聰一聽,立刻就急了,“李蘭蘭,你話能不能別說的這麼難聽?藍總她是個好人,她願意幫我,還要我去公司繼續設計,但是我拒絕了,我也是爲了你,不然我會淪落到現在這個地步嗎?”

“爲了我?你說的可真好聽!”李蘭蘭嗤之以鼻,“王聰,你答應我,離開寧市,這一次永遠擰開,再也不要回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