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親眼見證了這個傳奇的眾人,都跟死了親爹媽似地,躺在地上挺屍。

在倒下的那一瞬,他們看到了葉青嵐臉上皺眉的表情,此刻他們的內心是崩潰的!

好想撕爛你那張臉,啊啊啊啊啊啊!水晶珠子都已經爆了,你居然還是一副不滿意的表情,你到底想鬧哪兒樣?

面對屍橫遍野的場景,葉青嵐很無辜地攤攤手:「呃?我這是過了?」

胸口又被戳了一把刀子的眾人,已經哀大莫過於心死了!

片刻后,見葉青嵐抬腿打算往外走,大家一個鯉魚打挺又活了過來,紛紛圍到了她的身邊。

「葉小姐,你好厲害啊,咱們交個朋友吧?」

「是啊,你簡直吊炸天了!給我抱個大腿吧?」

「葉小姐,不能做朋友也沒關係,讓我做你的小跟班吧!」

……

此刻,葉青嵐的大腿啊、袖子啊,被抱的抱,扯的扯,簡直就是舉步維艱啊!

這些人的變臉速度可真快,她自認為以前可從來沒體會到過人民群眾的熱情。

衛叔被人掐著人中,醒了過來,此時他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他剛剛嘲笑葉青嵐有多狠,現在就有多麼無地自容。

這簡直就是啪啪啪打臉,他衛叔以後再也沒有臉在煉藥師公會混了。

「讓開!我還要去找白如鏡算賬!」葉青嵐蹙眉,冷冷地說道。

周圍的人一愣,又騷動了起來,葉青嵐要找白如鏡算賬?白如鏡是誰啊,他可是天衍大陸煉藥師公會北凰國京城分會的副會長啊!

就算你天賦異稟,但是這麼牛逼的人哪裡是你能見到的?

還妄想找他算賬?真是腦子進水了吧?

趁著他們愣神的功夫,葉青嵐已經很淡定地穿過街道,走到了對面的葯皇殿內。

此時,葯皇殿內排隊買葯的人絡繹不絕,坐堂大夫的跟前也排了很長的隊伍。

葉青嵐走到一個年輕的坐堂大夫面前,問道:「請問哪位是白如鏡?」

「白大師今日被邀請到皇宮中陪皇上煉丹去了,明日才能回來。再說了,他身為煉藥師公會北凰國京城分會的副會長,也不是你想見就能見的。」他剛寫完一張藥方,交給病人,抬起頭說道。 「等明日白如鏡回來了,麻煩你幫忙轉告一句,算賬的人來了!」葉青嵐聲音十分低沉,如同暗夜的鷹隼一般,令人不寒而慄。

丫了個呸的!害的她玩的這麼大條,人竟然不在!

此刻難以用言語形容葉青嵐的心塞。

姐姐我的低調計劃啊!!就這麼泡湯了!

想到這裡,葉青嵐決定下次見到白如鏡,不僅要狠狠的勒索一下他,更好狠狠的揍他一頓!

……

此刻皇宮裡的白如鏡突然打了一個噴嚏。

北凰國的皇帝拓跋長空一臉關切,「白會長身體不適?」

「沒有,多謝陛下關心!」

……

葯皇殿內所有的人,背脊上都爬上了一層涼意。

這不是葉家的那個廢物葉青嵐么?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威勢十足了?

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葉青嵐就已經決然離去了。

空氣中緊張的氣氛頓時被一掃而光。

剛出了葯皇殿的門,一個杏黃色的身影便猛地跳到了葉青嵐的面前,嚇了她一跳。

「阿姨,我迷路了,可以送我回家嗎?」拓跋臨淵抬起略顯稚嫩的臉,睜著大大的桃花眼,水汪汪地看著她。

尼瑪!老娘有那麼老嗎!!

葉青嵐一臉血,打算看看到底是何方妖孽!

葉青嵐上下打量了撞到她的人一眼,這是一個粉嫩嫩的小正太,看起來不過十歲左右,但是個子卻微高,眼若桃花水,深不見底卻萬分迷人。

「我沒你這麼大的侄子!」葉青嵐冷冷地說完,便像是一朵清冷的睡蓮一般,揮袖離去。

「阿姨,這外面壞人好多的,你看我長得這麼可愛,就不怕我被人拐了嗎?阿姨你送我回家好不好?」拓跋臨淵的聲音里頓時帶了一絲哭腔。

葉青嵐失笑,這小子演技不錯啊,放在21世紀都能去奧斯卡拿個影帝了。

這是想在她堂堂殺手之王面前飆演技么?很好,我也會!

葉青嵐轉過頭,齜牙,釋放出自身的氣勢,頓時整個街道的天空都黯淡了下來,秋天的落在在青石板地上打折捲兒,冷風嗖嗖地吹過,整條街道恍若末世降臨。

「大侄子,你不覺得我才是真正的壞人嗎?」葉青嵐陰冷地說道,聲音沉地像是蛇芯子得嘶嘶聲一般。

看到周圍得環境因葉青嵐的氣勢而起的變化,拓跋天野非但沒有害怕,反而還興奮了起來。

果然自己沒有看走眼,這樣的氣勢,整個京城中哪有名媛能與之一較高下?

然而熱愛演戲的拓跋臨淵,依舊把戲飆得十足的溜。

「阿姨,我好害怕啊!」說著,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鑽進了葉青嵐的懷裡,伸手抱住了她,然後,爪子不安分地摸上了她的臉。

咦,這個質感有問題啊!肯定是帶了人皮面具!

拓跋臨淵心中一喜,更是幸災樂禍,大哥啊大哥,你不是吵著要退婚么?趕緊退婚吧,葉青嵐的煉藥師天賦那麼牛逼,戴著面具肯定是故意扮丑,等你退婚之後,鐵定悔青了腸子!

啊,想想就好激動!

「滾!」葉青嵐麻溜地將拓跋臨淵從身上扒拉了下來,扔到了地上。 第二天吃過早飯,楊振鋼對江楠說今天一天都很忙沒有時間陪她,讓她自己在家休息。

江楠想了想,這裡離上元鎮很近,不如去陸知歆那裡玩玩,周末她還是會回家陪媽媽的。

「那等會兒我去知歆那兒吧,中午你和教導員一起過來吃飯吧。」江楠說道。

楊振鋼想了想,飯總是要吃的,再說上元鎮這麼近也耽誤不了多少時間,便點頭答應。

江楠從軍區走過去,算了算走得快二十分鐘左右,走得慢的最多半小時,如果有自行車就更快,所以軍嫂們去上班還是挺方便的。

到了上元鎮江楠去買了點水果到肖月紅租的那個農家小院。

走到院門口看見肖月紅和房東老太太正坐在院子里摘菜,已是三月天氣也漸漸暖了起來,屋裡沒燒炕的時候外面比屋裡還暖一些。

「姑,大娘!」江楠叫了一聲。

「是江楠來了?」肖月紅站了起來,喜悅地招呼,「快進來!」

馬上又朝屋裡叫:「歆歆,歆歆,江楠來了!」

陸知歆聽到聲音從屋裡走出來,接過江楠手中的水果,「又不是外人,每次來還帶東西做什麼?」

江楠笑笑,「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就今天早上。」陸知歆回答。

她不是走讀生,學校是不允許學生外宿的,白天在外面玩還是可以的,如果實在要外宿的情況下可以請假。

肖月紅倒了兩杯熱茶進來,「江楠,來,喝茶!」

「謝謝姑!」江楠接過茶水。

「還有一個星期工廠就開工了吧?」江楠問。

「是,我也接到通知了。」肖月紅滿臉喜色,看樣子比在肖家的時候氣色還好一些,「等開了工有工資,以後生活就不會那麼緊了。」說著眼睛卻濕了起來,可能想到了以前的生活。

「以後生活會越來越好的。」江楠安慰肖月紅。

「是,這還多虧了你,要不然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找到工作。」肖月紅說道,「中午就在家裡吃飯,我去買菜。」

「姑,我和知歆去吧,正好我們也出去走走。」江楠忙說,因為中午楊振鋼他們也會來,到時候人一多菜不夠吃,還是自己去買一點。

「行,我和江楠一起去。」陸知歆回答。

兩人一起動身去菜市場,陸知歆當然搶著付錢,不過江楠好幾次趁她看菜的時候快速買了菜付了錢,她家現在肯定沒錢,好幾個人吃飯也得花不少錢。

「買這麼多菜做什麼,我們幾人又吃不完!」陸知歆看見江楠手裡提的肉和魚說道。

「我讓你姐夫和沈教導員中午一起過來吃飯,你不介意吧?」江楠說道。

「當然不介意!」陸知歆搖搖頭。

「對了,你和沈教導員怎麼樣了?」江楠問。

陸知歆抿了抿嘴,想到那個總帶著暖暖笑意的人,嘴角微微勾起,「還行!」

江楠一見,這是有戲啊?

按陸知歆平時冷清的性子,如果不喜歡肯定不會這樣,也許會說「不怎麼樣」。

江楠心中高興,看來工夫沒有白廢。

不過沈祥自己也做得好,這麼忙的情況下還能一星期兩次去看她,雖然可能只是幾分鐘,可是這種被人牽挂的感覺很好,一旦形成習慣,下次如果不去陸知歆就會惦記他了吧?

沈祥真的很聰明,雖說有點小心機,可這是好的心機。

兩人買菜回到家肖月紅看買了那麼多菜報怨陸知歆太浪費,江楠連忙說道:「姑,等會兒振鋼和沈教導員也過來吃飯,不會浪費的。」

「那就好!」肖月紅這才點點頭。

中午江楠和陸知歆一起在廚房做飯,不過陸知歆主廚江楠打下手,畢竟這是陸知歆的家。

到了快十二點鐘,楊振鋼和沈祥開著車來了,也提了不少禮物,又被肖月紅說了一頓讓他們下次別帶東西。

兩人進了屋沒看到江楠和陸知歆便問,「江楠和知歆呢?」

「在廚房做菜呢,江楠這孩子也是,說不讓她做非要做,我也說不過她。」肖月紅笑道。

沈祥一聽馬上進了廚房。

「知歆!」沈祥見到陸知歆馬上叫了一聲,陸知歆看看他,輕聲說了一句「來啦?」

沈祥笑,對江楠說:「你去陪振鋼吧,這裡我來!」

「好,教導員,這裡就交給你了!」江楠笑著把身上的圍裙解了下來塞進沈祥的手裡。

陸知歆的臉一下紅了。

肖月紅見江楠出來了,沈祥卻在裡面做事,忙說道:「怎麼能讓沈同志做事,快讓他出來!」

「姑,您就別操心了,他們會做好的!」江楠笑著拉住肖月紅。

肖月紅還有點不放心,「這不好吧?」

江楠笑笑,覺得有必要跟肖月紅透露一點。

「姑,您覺得沈教導員怎麼樣?」江楠問道。

「他很好啊……」肖月紅說了一句,立刻反應過來,「你是說……沈同志和知歆?」

江楠點頭,「沈教導員人很好,家境也很不錯,他爸是南方軍區的總參,家裡有個妹妹也是大學生,和我是好朋友。我覺得知歆和他挺合適的!」

「那,我們知歆配不上他……」肖月紅猶豫。

「怎麼會?肖家在軍區也是有地位的,雖然你們從鄉下來,可也算是肖家人。再說沈教導員根本不在意這些,他喜歡的是知歆這個人,知歆很優秀!」

「那是!」肖月紅點頭,說起女兒當然是很自豪的,像她這樣考上大學的在村裡還是頭一份。

「不過知歆年紀還小。」肖月紅說道。

「所以現在只是處一處,等有了感情,他們想什麼時候結婚他們自己說了算,又不是現在馬上就結,可是如果等知歆畢業再找,那年紀就有點大了。」江楠說道。

畢竟鄉下的姑娘十八九歲就結婚了,等過幾年二十多歲又開始急了。現在處對象正好。

肖月紅點頭,「如果他們自己覺得合適,我不反對。」

「那太好了!」江楠大喜,只要過了肖月紅這關,那以後的事就好辦了。

這樣一來肖月紅看沈祥的眼神就有點不一樣了,有點看準女婿的味道,看得江楠直偷笑。 「嗚嗚嗚,姐姐你好凶啊,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被摔在地上的拓跋臨淵立刻開始用袖子抹眼睛,裝哭裝可憐。

「怎麼?這會兒叫姐姐了?」葉青嵐抱著胳膊,冷冷地看著他。

「長得這麼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美人,肯定是姐姐啦!」拓跋臨淵討好地又蹭了過來。

「滾!」這小崽子的爪子夠厲害,竟然一眼看出她帶了面具!

「姐姐,送我回家嘛,我真的好害怕!嗚嗚嗚嗚……」拓跋臨淵水汪汪的大眼睛無比祈求地看著她。

「送你回家,我有什麼好處?」葉青嵐抬了抬下巴。眼前的小正太看起來很眼熟啊,更給她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現在葉青嵐的眼光相當的獨到,一眼就看出眼前的小傢伙竟然已經是靈士八段的實力了!

比她還小,等級比她還高,果然足夠妖孽!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