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見風柔一直在冷笑,而且冷笑的聲音還不斷的變大,沐陽就試探性的問:「風柔小姐,你沒事吧。」

風柔猛地抬起頭顱,把沐陽嚇了一跳,但出乎沐陽意料的,風柔的臉上竟是嫣然、平和的笑容,讓人看上去很是親切。

「我說長老就是長老,你不同意嗎?」

風柔溫柔如水的聲音傳入沐陽的耳中,再加上她那彎彎的眼睛、迷人的笑容,給人一種人畜無害的感覺,可這在沐陽眼中,卻是猶如一隻即將發作的惡魔一般!

幾乎沒有絲毫的猶豫,沐陽鏗鏘有力的回答道:「我同意!」

風柔一臉微笑的點了點頭,輕嗯一聲,拍了拍沐陽的肩膀:「這還差不多。」

「那你為什麼要我加入你靈門呢?」沐陽又是問道。

「我需要你處理一件事情。」風柔語氣平淡的回答道。

「什麼事情?」

「我需要你打敗一個人。」

「什麼人?難道連你都不是他的對手?」沐陽心中不禁想起了風夢梓。

可風柔卻是解釋道:「他是我靈門的一位成員,在內殿弟子中排行第九,名為風搬山。」

「啊哈?風搬山?」沐陽臉色頓時就奇怪了,這麼奇怪的名字,風搬山他父母也是…真有有才華啊。

而風柔則是解釋道:「風搬山本身沒有任何的元氣修為,他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完全是憑藉他的體質強悍,而他卻每天滿足於自己強大的體質,不思進取、驕傲自大,前幾天與已經長老發生矛盾,狠心將那名長老擊成重傷,終生無法踏入修鍊一途。」

「確實挺狠的。」

沐陽微微頷首,這些人都是暴風王朝之人,即便有什麼矛盾、恩怨,那也不應該廢除別人的修為。

輕咳一聲,沐陽問道:「你要我怎麼做?」

風柔莞爾一笑,花枝招展的道:「我想讓你削削他的銳氣。」

「為什麼要找我?我可不一定能打的過他。」

沐陽聳了聳肩,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

風搬山天生無法修鍊元氣,或許是因為他的經脈不通,或許是由於他本身體質的問題,但這都不是關鍵,既然他能憑藉肉體,一路衝到內殿弟子第九名,那就說明他的肉體力量,肯定極為的強大!

面對如此之人,沐陽還是不想招惹的,一旦自己不敵他,恐怕事情就真的不好處理了。

可風柔卻是搖搖頭,反駁道:「不,你可以的。」

沐陽卻是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問道:「你怎麼就這麼相信我能打敗他?」

「上次你把風恐息一拳轟成重傷,甚至連他穿的九品貼身鎧甲都轟出了無數裂紋,這足以見證你的力道是有多麼之大。」風柔解釋道。

經風柔這麼一提醒,沐陽也是想起上次自己轟擊風恐息胸膛時,彷彿是聽到了一聲咔嚓聲,當時沐陽還以為是他的胸骨斷裂了,沒想到是貼身鎧甲。

沐陽之前還感慨風恐息的恢復力呢,被自己十成的力道轟擊到了,竟然沒有當場昏死過去,甚至第二天依舊生龍活虎,除了氣息有些紊亂,其他根本看不出有受傷的痕迹,原來一切都是因為這九品貼身鎧甲的幫助啊。

忽然間,沐陽眼前一亮,似是發現了什麼事情,旋即看向風柔,似笑非笑的問道:「哦?那風柔小姐,你又怎麼知道風恐息貼身鎧甲碎裂的?難不成…」

說著,沐陽臉上露出一絲壞笑。

風柔怎麼不明白沐陽的意思,頓時臉色一沉,低喝道:「你再胡說八道,小心我把你舌頭割下來。」

「好好好,我不說了。」

沐陽趕緊求饒,心中卻是暗道:表面上看上去文文靜靜的一個淑女,怎麼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

風柔解釋道:「風恐息創建的恐門,與我靈門暗中對立,我這也是從一個探子口中聽說的。」

「這樣啊…」沐陽微微頷首,繼續問道:「即便如此,那又如何呢?你當時也看到了,我是動用了一些手段,才將風恐息打成那種模樣的,我本身的力量並不大。」

「不,我能感覺的出來,你的肉體力量,足夠能與風搬山相比。」

風柔搖頭,見沐陽一臉不願意的樣子,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聲音也是冷冰冰的道:「沐陽,你要是不答應我,今天你就別想走出武閣了。」

「怎麼?你威脅我?」

沐陽雙眼一眯,眼瞳深處閃過一抹冷光,凝視著風柔那絕美的臉頰,寫滿了強硬、生氣的表情,但在這表情之後,卻還隱隱摻雜著一絲乞求之情。

而正是這一絲微不足道的乞求,剛好沖入了沐陽心中的最軟處,他臉上的表情瞬間就是柔和了下來,輕聲道:「想要我答應你也不是不可能,不過作為回報,你不得幫我做些事?」

風柔臉色一喜,急忙問道:「什麼?你是想要錢財,還是人力物力?」

可沐陽卻是一個勁的搖頭,見風柔不再猜測了,這才指著風柔的瓊鼻,狡黠一笑,說道:

「我什麼都不要,我只要你。」

(第二更,求加入書架,感謝各位對天下的支持!) 「我要你。」

當沐陽那平淡的又帶有一絲壞笑的聲音傳入風柔耳中之時,後者先是一怔,旋即臉上便是有著不可掩飾的緋紅之色浮現而出,但更多的,卻是憤怒!

風柔雙拳緊握,恐怖的氣勢猶如浪潮一般從體內奔涌而出,將空間都是震蕩的嗡鳴開來,而沐陽則是感覺自己現在被一尊巨山壓制住了,根本無法活動自己的身體!

「咕嚕。」

強咽了一口唾沫,沐陽趕緊擺手,解釋道:「風柔小姐,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別誤會。」

「那你是什麼意思?」

風柔的聲音很是冰冷,回蕩在樓層之中,彷彿令整個武閣的溫度都是在此時嗖嗖下降了開來。

沐陽連忙解釋道:「我想利用你的琴音,幫我做一件事情。」

「哦?」

風柔柳眉微微一蹙,但聲音依舊非常冰冷的問道:「什麼事情?」

「我想利用的琴音,提升我的靈魂強度,從而增加我的靈魂力修為。」沐陽解釋道。

風柔聞言后,先是疑惑的看了沐陽一眼,發現沐陽臉上並無虛假、做作之色,這才將信將疑的輕嗯了一聲,旋即她那釋放出來的氣勢也是猶如潮水一般,盡數退回她的體內。

看到這一幕,沐陽方才如釋重負的輕鬆了一口氣,他現在可是怕了面前這位祖宗了,說生氣就生氣,一個不合適就要大開殺戒,還真是應了一句話。

伴君如伴虎,伴女人如伴天。

天有不測風雲,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晴朗,下一刻忽然就陰暗,烏雲密布、風雨交加、電閃雷鳴。

而在沐陽心中百感交集時,風柔長吐一口濁氣,問道:「你需要我的琴音,從而鍛煉你的靈魂?」

「沒錯。」沐陽點點頭,「你的琴音能攻擊人類的靈魂,但卻也能鍛煉、強化靈魂,這對一些魂修者而言,絕對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大機緣。」

「呵呵,看來我研究琴道,倒是為魂修者開闢了一條路子啊。」

風柔莞爾一笑,百媚橫生,忽而狡黠一笑,盯著沐陽道:「你就不怕我彈琴的時候,琴聲太過猛烈,直接將你的靈魂擊碎了,讓你日後直接變成一個白痴?」

沐陽一聽此話,頓時輕吸了一口涼氣,他凝望著風柔那溫柔、美麗的面頰,實在是無法將這麼漂亮的一個人,與心狠手辣聯繫起來。

但是越瑰麗的,往往毒性越大啊。

「嘁,看把你嚇的,我又不會吃了你。」

風柔不屑的看了沐陽一眼,旋即收回目光,不再看沐陽,但語氣卻是非常不以為意的說道:「我對我自己的琴音沒有掌控力度,你要是不怕死,儘管可以用我的琴音來提升你的靈魂力。」

「呃…」

沐陽頓時無語,要說風柔對琴音沒有掌控力,沐陽是絕對不信的,但如果風柔一不小心,彈奏了一曲激情澎湃的琴曲,將自己的靈魂擊碎了,那此事豈不是弄巧成拙了?

不過世間哪有不勞而獲之事?如果害怕危險、恐懼艱難,那又如何在修鍊一途披荊斬棘、乘風破浪?又如何成為這個大陸的巔峰強者?又如何回到地球,拯救自己的家人、朋友?

呼。

深吸一口氣,沐陽眼瞳中閃過一抹堅毅的神色,當下點頭,肯定的說道:「不要緊,要是我真的無法抵抗你的琴音,只能說明我實力不行,那也是天意。」

「哦?」

風柔望著沐陽那愈加堅毅的神色,那猶如一泓碧水的眸子中閃過一抹詫異之色,隨即卻是咯咯笑了起來。

沐陽被風柔這突如其來的笑聲搞的沒有一點頭緒,就問道:「風柔小姐,你為何要笑?」

「沒什麼,就是突然想笑。」

風柔笑了許久方才停止,嘴角勾起一抹迷人的弧度,說道:「以後不要叫我風柔小姐,聽起來怪滲人的,就叫我風柔吧。至於剛才那件事,我答應你了。」

「真的?」沐陽神色一喜。

要知道,靈魂力修為的提升難度要遠遠大於元氣,畢竟這個世界上,修鍊靈魂力的功法實在太少,有些魂修者窮其一生都沒有找到一卷靈魂力修鍊功法,只能靠自己的捉摸與探索。

而沐陽現在卻是找到了一種切實可行的方法,並且這種方法即將實行,這怎麼讓他不激動?

風柔含笑著點了點頭,道:「不過,你得先幫我解決完事情之後,我才能幫你提升靈魂力。」

「沒問題。」

沐陽當即答應,隨即伸出了右掌,風柔不明其意,就問道:「你想幹什麼?」

「拍掌立約啊。」

「好。」

風柔嫣然一笑,旋即伸出她那柔若無骨的柔荑,輕輕在沐陽掌心上拍了一下。

縮回手掌,沐陽笑道:「說吧,你是讓我打暈風搬山,還是直接把他打殘?」

沐陽之所以如此之說,主要是她從風柔眼瞳中看到了一絲怒容,猶如即將噴發但卻被死死壓制住的火山一般,可以猜測的出,那個被風搬山廢除修為的人,應該對風柔很重要吧。

風柔卻是白了沐陽一眼,沒好氣的道:「剛才你不是說沒有把握打敗風搬山嗎?怎麼現在這麼有自信了?」

「啊?哈哈,我對自己的實力還是比較有自信的。」沐陽哈哈一笑。

風柔嘁了一聲,瓊鼻中發出一聲輕哼,隨即說道:「他是我靈門之門,適當的給他一點教訓就行,挫挫他的銳氣,不然再這樣下去,我靈門之人肯定都會反他的。」

「好,沒問題,這件事就交給我了。」沐陽點頭應是。

風柔輕嗯一聲:「你如果想在這裡參閱功法、武技,就在這裡吧,但是不要說話,我討厭別人在我專心的時候打擾我。」

說著,風柔臉上露出一抹寒意,而聽到風柔警告的話音,沐陽也是笑著點點頭。

而後,風柔繼續說道:「如果你不想在這裡參閱,就立馬離開,我要進行我的學習了。」

說完,她連看都沒看沐陽一眼,就是轉身,朝著不遠處的一道書架走去。

望著風柔那美若天仙的背影,沐陽眨了眨眼睛,彷彿是想到了什麼事情,問道:「我什麼時候幫你解決事情?」

「今天晚上,暴風武殿見面。」風柔一邊說著,一邊徑直走到書架前面,翻閱起一道竹簡來。

而見風柔進入閱讀狀態,沐陽也不好意思打擾她,但畢竟來了這第九層,總不能什麼都不學就回去吧,因此沐陽就找了一個距離風柔比較遠的地方,翻閱起書架上的竹簡來。

第九層的書架總共有十六排,沒一排有兩個書架,書架的高度大概有兩三米,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書籍、竹簡,看的沐陽不禁有些眼花繚亂。

其實這裡的數量還是少的,武閣第一層,光是書架就有整整八十道,並且書架上的睡覺也是非常密集,數量比這裡多了得有數百倍。

只不過,第一層的品階,明顯比不過這第九層啊。

凝望著滿目琳琅的功法、捲軸,沐陽輕吸一口氣,閉上雙眼,心念一動,一絲靈魂力便猶如波浪一般席捲而出,瞬間就是將方圓十米的空間籠罩而去。

當然,由於這裡並不是只有沐陽一人,因此他釋放靈魂力的範圍並不是太大,雖說靈魂力是一種極為隱匿的力量,但不保證那直覺如此敏銳的風柔不會發現。

的確如此,沐陽剛釋放出靈魂力,風柔就發現了,但感覺靈魂力並沒有掃過她的身體,風柔的嘴角卻忽地撇起一抹不可名狀的弧度。

「果真是一個笨蛋呢。」

不遠處,沐陽雙眸微閉,靈魂力掃過書架上的一道道捲軸、玉簡,感知從他們體內散發出的波動,然後挑選一些自己感興趣的功法、武技諸如此類的秘籍。

探知了將近有五分鐘,沐陽發現這道書架上並沒有自己想要得到的秘籍,因此就走到另一道書架旁邊,繼續用靈魂力探知起來。

前前後後花費了將近有三個時辰,沐陽就挑選了一道捲軸。

九品巔峰劍技,冰蓮劍訣。

由於沐陽現在煉製了一把九品靈器、雲霄玄冰劍,又是擁有一把絕品神器、凌霄劍,因此沐陽就想研究劍道,畢竟劍道在三千大道中排名挺高,一旦有人在劍道上有所成就,那定會在歷史上流芳千古。

「大道三千,劍道、刀道、丹道、器道,從今日開始,我沐陽就要開始研習劍道了!」

沐陽凝視著手中的冰蓮劍訣,輕吸一口氣,壓制住內心的激動。

將捲軸收起之後,沐陽掃視周圍,發現風柔正在不遠處,緊緊盯著手中的書籍,眉宇緊皺,彷彿是遇到了什麼困難的不容易理解的部分。

沐陽想上前試試自己有沒有辦法幫助她解決,但一想自己根本不懂任何音律,去了也是無用,因此就輕嘆一聲,轉身下樓,離開了武閣。

飛出武閣所在的小島后,沐陽就徑直回到休息室之中,開始盤膝打坐,調整自己的狀態。

畢竟,今晚,他可是要對戰一個非常厲害的敵人啊……

(第一更,求加入書架,感謝各位對天下的支持!) 日薄西山,夜晚眨眼即來。

當沐陽輕吐一口濁氣,睜開雙眼時,太陽已是完全消失不見,外界的天色也是快速暗淡下來。

沐陽長身而起,單掌背負,推開房門便是朝著樓外走去,臉上沒有絲毫的感情波動,但是在他的眼瞳深處,卻是有著一抹驚人的戰意在凝聚。

快速走出樓層,沐陽注視著西方,那裡,即使日落的方向,更是暴風武殿的所在。

「風搬山么…」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