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見識到了噬金蟲的厲害,他如何敢大意。

「小金烏,給我燒。」混沌真火燒不死噬金蟲,難道太陽金焱這等神火還奈何不了,武凌天釋放出了小金烏,隨著他實力的增強,太陽金焱誕生的靈智早已經蘇醒,不過這是他的一大底牌,從未動用過。

小金烏一出,鋪天蓋地的太陽金焱焚燒而出,攻來的噬金蟲以及其他的蟲族紛紛被焚滅,噬金蟲化為了一個個拳頭大小的仙金。

仙金可是煉製仙器的寶貝,金代表著不朽,武凌天可用來修鍊萬劫不滅體,萬劫不滅體可不僅僅想要劫數,更需要一種不朽的物質,仙金就是最好的修鍊資源,當初他在蒼天界的蒼天神殿中得到了一小塊仙金,讓他的肉身提升了一個小層次。

「看來我的萬劫不滅體達到小成境界有望了。」望著如雨一般落下的金燦燦的仙金,武凌天直接將其收取了。

遠處與冥族強者大戰的蟲族強者見到無數蟲族隕滅在太陽金焱下,眼中露出震驚之色,「太陽金焱,你冥族怎會擁有這等可怕的神火。」

「蝶皇,神火是你蟲族剋星,今日定要你蟲族隕滅在這域外。」冥族強者冷聲道。

蟲族的強者乃是一隻太古皇蝶,蟲族中的皇族,數量稀少,太古皇蝶擁有掌控空間之能,九隻羽翼一陣,就可控制空間之力無聲無息的殺死敵人。

太古皇蝶卻是注意到了在太陽金焱下有一個人,正是武凌天,發現他不受太陽金焱的傷害,顯然就是太陽金焱之主。

「人族,人族竟然出現在了冥域,哈哈。。。。。。,果然,從冥域可以通往人界。」太古皇蝶發出了大笑的聲音,九彩羽翼一陣,空間之力朝著武凌天切割過去。

「北冥真水。」

冥族強者乃是冥域八大神族中水神一族的強者,所動用的北冥真水威力恐怖,可吞噬世間一切力量,不過太古皇蝶先出手,卻是晚了一步。

武凌天突然心生危機,他領悟了空間真意,對於空間有一定的了解,一股強大的空間之力朝他切割而來,他試圖用乾坤大挪移將空間之力卸去,卻是無功而返,對他發出攻擊之人對空間的領悟遠遠超過了他。

他那堅不可摧的萬劫不滅體在空間之力下就如同豆腐一般,四肢頭顱分離,腰部也被攔腰空間之力攔腰斬斷。

太古皇蝶發出陰冷的冷笑聲,不在去理會武凌天。

水神一族的強者卻是憤怒道:「蝶皇,你真是卑鄙無恥,竟然對一個小輩動手,百族都是一群無恥之徒。」

北冥真水化為一片海洋,要將太古皇蝶淹沒在北冥海中。

太古皇蝶扇動翅膀,輕易的就掙脫了北冥真火的吞噬,下一刻就出現水神一族強者身後,一道刺耳的聲音響起,水神一族強者四周的空間破碎,直接墜入了空間亂流之中,被放逐。

而被分屍的武凌天卻是完好無損,被人偷襲,差點身死,讓他十分惱怒,眼中露出一股殺機。

突然,血族一位真仙中期的強者朝著武凌天突襲而來。

「來得好。」武凌天一掌擊出,一條數百丈的金龍朝著血族強者攻去,卻是被血族強者一掌擊潰。

武凌天知道百族各個強大,他的那些絕世武學威能有限,根本無法傷到他們分毫。

踏天八步。

武凌天一出手就是逆天武學,一步踏出,八種天地之力匯聚,一腳朝血族強者踏去,血族強者被鎮壓,不過卻是沒有受傷,還在反抗。

第二步。

武凌天踏入了第二步,第二步的力量更強,腳下的八卦圖凝聚成形,朝著血族強者鎮壓而下,血族強者被這股踏天之力碾壓,陷入了地面。

「卑微的人族,我多羅小瞧你了。」血族強者盯著武凌天,眼中有著震撼,在他眼中,人族都是羸弱不堪的,本以為能夠一擊滅殺武凌天,沒想到卻是他小瞧了武凌天的強大,大意之下被武凌天採取強大手段鎮壓,落入下風。

「你們百族都是一群披毛戴角之輩,而我人族乃是萬物靈長,豈是你們這種披毛戴角之輩可比。」武凌天出言凌辱,言辭犀利。

多羅大怒,「卑微的人族,你竟敢罵我百族是披毛戴角之輩,找死。」

無盡血海。

虛空出現一片血海,血海翻湧,武凌天體內的血液竟然逆流,要脫體而出的感覺。

武凌天有些駭然,這血族的手段真是詭異,這片血海蘊含著恐怖的血之法則,若非武凌天達到了混元一體的境界,血海一出,他的血液就會被血海吸收乾淨不可。

「破滅萬法。」武凌天大喝一聲,動用至尊骨破滅萬法的力量,之前他重傷垂死,至尊骨裂開,傷勢恢復后,至尊骨蘊含的力量更勝從前,血海在至尊骨破滅萬法的力量衝擊下不斷衰弱。

「怎麼可能?」多羅見到血海退散,張狂的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你以為這樣就能夠對付我了嗎?讓你這卑微的人族知道我血族的厲害,我要讓你在恐懼中死亡。」多羅冷笑道。

武凌天突然有種有種危機感,

多羅的肉身突然爆開,武凌天直接覆滅在這股恐怖的自爆力量下。

真仙強者自爆,那種恐怖的威能武凌天是體驗過的,沒想到這多羅會選擇自爆,與他同歸於盡。

萬里之外,武凌天狼狽的身影出現,多羅在自爆前,他就感受到了一股危機,施展乾坤大挪移將自己移到了萬里之外,可還是受到了多羅自爆力量的衝擊,受到重創,肉身都被撕裂。

「你沒死。」一個冰冷中帶著一絲意外的聲音響起。

武凌天大驚,這不是多羅的聲音嗎?他竟然還沒死。

果然,多羅隨之出現在他面前,盯著武凌天,道:「你竟然能夠從我的自爆中逃生,真是讓我失望。」

武凌天冷笑道:「區區自爆就能夠殺死我,那我恐怕早就已經死了。」

他心中卻是翻起驚濤,多羅明明自爆了,可現在不但沒死,還完好無損的出現在他面前,就是力量弱了幾成,可見他自爆雖然沒死,也讓他付出了一些代價。

「你是第一個能夠在我的分身自爆下不死的人,不過我倒要看看你能夠抵擋多少次。」多羅突然化為了無數的血色蝙蝠,血色蝙蝠就是多羅的本體,鋪天蓋地的血色蝙蝠朝武凌天攻去。

轟!轟!。。。。。。

這些血色蝙蝠紛紛自爆,武凌天頭皮發麻,不斷施展乾坤大挪移避開自爆的力量,這些血色蝙蝠每一隻自爆的力量都足以重創一位真仙強者,這般多的血色蝙蝠自爆,真仙後期的強者也承受不住。

武凌天在多羅瘋狂自爆下完全招架不住,只能狼狽的逃竄,可身上的傷勢卻是越發嚴重。

庚金神雷。

武凌天施展出了自雷道天書中參悟出的庚金神雷,一道髮絲大小的庚金神雷擊出,一大片血色蝙蝠被庚金神雷轟擊得灰飛煙滅。

雷道天書不愧是天地誕生的經書,哪怕武凌天只參悟出了庚金神雷的一絲皮毛,也足以殺死一大片真仙初期的強者了。

武凌天隨之眉心裂開,一隻無情,冷漠的眼眸出現,在天罰之眼下,一切都無所遁形,武凌天找到了多羅的本體,一道天罰神光朝多羅的本體攻去。

「你怎麼可能找到我的本體,不。」多羅不甘的咆哮一聲,在天罰神光的力量下,多羅的肉身不斷泯滅。

武凌天想要知道一些關於百族的秘密,豈能讓多羅就這麼輕易死了,恐怖的意志侵入多羅識海中,將他的真靈拘出,將其煉化吞噬。

多羅的一切記憶都被武凌天奪取。

「原來是大分身術。」武凌天終於知道了多羅剛才施展的手段,那些血色蝙蝠都是多羅的分身,擁有他的三成力量,要知道多羅是真仙中期的強者,三成力量,足以對抗一般的真仙初期的強者了。

武凌天還得知了一些關於百族的消息,原來百族已經展開了全面攻打冥域的計劃,要一舉覆滅冥族,入侵人界。

「百族滅我族之心不死,真是該死。」武凌天心中大怒,殺意凜然,也不隱藏自己的實力,爆發出兩倍戰力,本源之力浩蕩而出,至尊骨的力量爆發。

以前至尊骨的力量他還無法發揮,無法藉助至尊骨的力量增強戰力,如今激發出了至尊骨的力量,他身為萬古至尊,度過了兩次至尊劫,藉助至尊骨的力量,戰力直接飆升兩倍。

「戰。」武凌天化身千丈神軀,手中山海棍擊出,八億龍的恐怖力量破碎蒼穹,一個狼族被他一棍打爆肉身。

五行逆亂。

面對這種大範圍的戰鬥,五行逆亂是最強的攻伐手段,無數的五行劍氣與雨一般落下,蟲族大軍,狼族大軍,血族大軍死的死,傷的傷。

戰力全開的武凌天,簡直就是一隻人形凶獸,不做任何的防禦,只是一味的進攻,再進攻。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殺了他。」

武凌天初露崢嶸,引起了三族強者的注意,要將他斬殺。

冥族的強者見到千丈神軀的武凌天,皆是一驚,冥族中能夠化身千丈的只有天神,不過天神根本不會輕易出世,雖然武凌天化身千丈,可力量卻是弱得可憐,與天神比起來,那簡直就是相差十萬八千里了。

「他到底是誰!怎麼這般強大。」

「你看看他的樣子,黑髮,黑瞳,黃皮膚,跟傳說中人界人族十分相似。」

「他難道是人族,人界的人族難道都如他這般強大嗎?」

冥族崇拜強者,冥族與人族本是一家,對武凌天沒有任何排斥,反而激發了他們的戰意,一時間冥族戰士士氣大漲。

血戈一直在關注武凌天,不論是武凌天遭遇太古皇蝶的突襲,還是遭遇了血族強者的自爆,他都看在眼裡,不過沒有出手相救,冥帝可是吩咐過了,武凌天在冥域中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對他的考驗。

至於是什麼考驗,他不知,也不敢多問,有一點他卻是知道,武凌天入了冥帝的眼,絕對不能讓他在域外戰場死去,只要在危機時刻保住他的性命即可。

面對三族真仙強者的圍攻,武凌天怡然不懼,山海棍使得虎虎生威,每一擊都打得三族強者吐血橫飛。

凡是被他打殺的三族強者,都難逃被他吞噬的命運,他施展大招,對罡元的消耗很大,不過吞噬三族強者,足以彌補他的消耗了。

戰場時時刻刻都在死人,這些人雖然死了,可體內蘊含的力量還沒有立即消散。

「卑微的人族,死吧!」

一尊真仙後期的狼族強者突然攻向武凌天,武凌天那千丈肉身被擊飛,身上出現了五道猙獰的爪痕,傷口中蘊含著一股金之法則的力量。

至尊骨的力量一出,傷口上蘊含的金之法則被驅散,傷口瞬間痊癒。

不滅神拳。

武凌天展開反擊,一拳擊出,狼族強者身軀驟然變大,狼族可不是妖族中的狼族,狼族長著一個狼頭,卻是人身,肉身力量十分強大。

狼族強者與武凌天展開肉身搏殺,拳拳交接,在肉身力量上,武凌天不懼任何人,哪怕是在肉身中堪稱無敵的冥族他也不懼分毫。

狼族的肉身雖然強大,卻是還比不上冥族,如何能夠和他媲美,幾十招下來,狼族強者落入下風。

一聲狼嘯,恐怖的音波朝武凌天攻去。

武凌天冷笑一聲,施展出獅吼天功,一隻巨大的獅子出現在他身後,咆哮一聲,兩股音波衝擊在一起。

狼族強者的音波中蘊含音之法則,音波攻擊更勝一籌,武凌天的獅吼天功被破。

武凌天沒有去躲避音波的攻擊,有至尊骨破滅萬法的力量護體,音之法則即便能傷他,也殺不了他。

烈陽神掌。

雙掌舞動,兩道金色火焰分別沒入掌心,化為兩輪大日,一掌擊出,至剛至陽的掌力朝狼族強者攻去。

音波攻擊此時也已經臨身,至尊骨破滅萬法的力量消除了大半的音波攻擊之力,剩下的音之法則攻擊入武凌天的祖竅中,朝著他祖竅中的元胎攻去。

元胎突然睜開眼睛,天道真輪形成一股強大的防禦,音之法則直接被天道真輪的力量吸收,壯大著天道真輪中音之真意的種子。

狼族強者也被武凌天一掌擊中,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聲,他的胸口出現一道火紅色的掌印,不過掌印中卻是蘊含著太陽金焱的境界,狼族強者的肉身逐漸被焚滅。

「太陽金焱的力量,可惡。」狼族強者知道焚燒自己肉身的力量是十大神火中的太陽金焱,不過太陽金焱的力量武凌天終究不能完全發揮,雖然重傷了狼族強者,卻是還不能一擊必殺。

狼族強者以大法力驅散了身上太陽金焱的力量,不過也是元氣大傷。

武凌天豈會給他逃生的機會,揮舞山海棍朝他一棍攻去,數百道棍影合一,朝狼族強者砸下。

突然,一股恐怖的龍捲風襲來,擋住了武凌天的攻擊,一道血色刀氣斬向龍博。

武凌天知道是蟲族和血族強者出手了,他眼中露出一絲狠辣之色,山海棍沒有收回,一往無前的朝狼族強者當頭砸下,他的腦袋如同西瓜一般砸碎,肉身也在這恐怖的力量下化為碎片。

龍捲風可不是什麼普通的龍捲風,而是三昧神風,與神火是一個等級,能夠操控三昧神風的只有蟲族的風暝蟲。

血色刀氣乃是血族一種強大的功法,化血神刀,刀氣蘊含著恐怖的血之法則力量,一但被擊中,肉身會被化為一灘血水,極為恐怖。

武凌天的萬劫不滅體雖然強大,可面對著兩股強大的攻伐之力,也要受到重創。

眼看兩股力量就要臨身,卻是突然出現兩股強大的力量,擋住了三味神風和血色刀氣的攻擊。

「你沒事吧!」

武凌天一眼望去,見到是兩個冥族少年救了他,這兩人血脈之力十分強大,不過兩人能夠操控風之力和殺戮之力,可見是擁有風神血脈和殺戮神族血脈。

「多謝。」 四季長情 武凌天出言相謝。

「我叫風伯,他叫血河,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武凌天。」

「聽血戈叔叔說你是來自人界,你是如何來到冥域的。」血河開口問道。

武凌天道:「我是如何來到冥域的我自己也不知道,不過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等殺退了三族再說。」

「好,先殺個痛快。」

「那我們來比比看,看誰殺的異族強者多。」

「異族,這個稱呼不錯,他們都是異族。」風伯和血河都贊同武凌天對百族的稱呼,異族,十分貼切,非我族類,皆為異族。

風伯對上了風暝蟲,風伯身聚風神血脈,可操控天地間一切風的力量,風暝蟲雖然能夠釋放出三昧神風,卻是奈何不了風伯。

血河則是殺戮神族年輕一代中的翹楚,血脈強大,掌控殺戮之力,攻伐之力恐怖至極,打得血族強者連連敗退。

武凌天再次被一位狼族強者攔截。

狼族強者沒有立即動手,冷漠道:「卑微的人族,你很強,竟然殺了我族這麼多的戰士,我七殺少主來取你性命。」

他雖然不是此次狼族的最高領袖,可卻是地位最高的人,擁有狼族皇族血脈。

百族傳承的力量也是來自於血脈,血脈越強的人,資質越高,擁有的力量也更強,皇族血脈皆是血脈返祖之輩,堪比人族少年至尊。

武凌天神色有些凝重,眼前的這個狼族七殺少主修為不高,只有真仙初期的實力,可他的血脈強大,堪比少年至尊,一但戰力爆發,那絕對堪比真仙後期的強者。

「戰。」敵人再強,武凌天也不怯戰,出手就是全力攻伐。

七殺少主冷笑一聲,一把刀出現在手中,一刀斬出,蘊含恐怖的光陰之力,這一刀竟然讓時間都靜止了。

光陰也是時間之力的一種。

武凌天的身軀竟然被定住,眼睜睜的看著刀氣朝他斬下。

時間定住了武凌天的身軀,可時間之力卻是無法定住他的元胎,元胎身上釋放出一道道先天神性,先天神性的力量極為玄奧莫測,時間之力在先天神性下無效。

元胎盤膝而坐,頭上天道真輪垂下紫氣,護衛元胎。

元胎手一伸,一朵紅蓮出現在他手中,蓮花飛出,武凌天體外的時間之力瞬間消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