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見得古蒼穹終於鬆口,古木身子站的筆直,肅然道:「一定不會!」

古木興沖沖地的來到自己房間,將幾本書籍丟在了床上。而其中有幾本書籍有著一個共同點,書皮的顏色都是火紅的。

「掌火術!」古木拿起那本最為赤紅的武功秘籍,心中就甭提了有多高興了。這玩意他自從煉丹時就夜思夢想,今天終於到手了!

不過隨手翻開幾頁后,古木才發現想要修練五級掌火術,必須要首先習練一門四級的火系武功,否則根本無法施展!

古木很鬱悶,於是在七零八落的書籍中翻來找去,終於拿出了一本刻有爆炎斬字樣的四級功法。

「就它了。」古木看到這本秘籍,首先想起武功之中的聚靈為攻。

斷命斬雖然也屬聚靈為攻,但等級只有三級,而且還不是用手印打出來的,所以威力不盡人意。而這爆炎斬不但是四級武功,而且居然還是以結印手段施展的,這讓古木來了興趣。

同時古木突然意識到,自己擁有的武技相當匱乏!

尤其想起古山和李震兩人比武時,那錯綜複雜、絢麗多彩的武功直看的讓人眼花繚亂,頓時就升起了慚愧之感。

「好歹自己的實力也達到了武徒後期,可除了從地球學來的譚腿羅漢拳和太極劍法,在這個世界也只會三級的斷命斬和虎嘯拳法了。」

在虎嘯拳法大成之後,還一度認為自己很牛掰呢!古木很受傷,最終決定惡補一下武技!

接下來的日子,古家迎來大批家族前來登門拜訪,而作為磐石城的龍頭老大,自然很大度的開門迎接一批批前來賀喜的武者。

之後。

古家便安靜了下來。

而磐石城卻是熱鬧非凡。

先是楊婕的拜訪,後有古山晉級和古木傳聞中的突破武徒後期,這種種消息傳遍全城,所有武者都開始預測古家未來的走向。更是有好事者稱,古家或許因為古山和古木而煥發新生。

沈家。

對於古家突然展露出的兩個天才,他們不予理睬,因為用沈家家主對沈家長老所講的話來說:「我沈家的天才還不是出現的時候,不過,一旦展翅而出,那古山古木之輩只能靠邊站。」

同時。

在沈家最為隱蔽的院落里。

一個年約十六的少年,正閉目站在無數根粗木組成的梅花樁旁。而後見他突然睜開眼眸,那雙眼瞳更是散發出如火焰般赤紅!

「燃!」

此人低聲冷喝,雙臂一展,竟是爆發出武徒後期巔峰的實力,而後但見半空,突兀出現一道道實質般的濃烈火焰,瞬間將所有梅花樁包裹。

僅僅片刻,那一根根木樁便被燃燒成灰燼!

「好!」

就在火焰剛剛將木樁燃燒,一道響亮的讚揚聲在少年身後響起。那少年收回身法,並沒有轉身,而是冷哼道:「沈天航,你來幹什麼?」

而再看那遠方,滿臉纏著繃帶的沈天航走了過來,不過那嘴角卻不經意間露出一抹異樣,旋即收斂,待得走到少年面前,道:「你我雖然只是同父異母的兄弟,但好歹也是血脈相連,我來看看不行嗎?」

「哦?」少年淡淡的說道,而後不想理睬他這個所謂的哥哥,徑直向著屋內走去。

見得少年如此冷漠自己,沈天航眼神中更是抹過一絲惱怒,但聽他喝道:「沈天行,站住!」

那叫沈天行的少年停下來腳步,不過卻沒有說話,因為他知道,這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對自己非常仇視,如果沒有什麼事情要說,是不可能來找自己。

「我要你在冠禮比武的時候殺了他!」沈天航也是頗為了解這個弟弟,於是直接將自己所來的目的說出來,而且那口語中更是蘊含著濃濃的殺意。

「古木?」沈天行冷冷道。

「不錯!」一聽到古木這兩個字,沈天航那被些許繃帶包紮的臉就有些扭曲了,顯然對古木恨之入骨啊。

一個對自己相貌格外看重的美男子,在被古木揍成了豬頭,那肯定會對其有著瘋狂的恨意,所以現在沈天航已經將古木列為最痛恨、最先除掉的人了,那沈天行只能屈居第二。

「我同意。」沈天行簡單的說道,然後向著屋內走去,將沈天航晾在了哪裡。不過沈天航卻不在意,只要這個可惡的弟弟答應,那自己也算達到了目的,於是匆匆離開了這個院落。

待得沈天航離開,沈天行又從屋子裡走了出來,抬起掛在手腕上那顆璀璨的手鐲,喃喃自語道:「父親,我只能幫他到這裡……」 這是他女兒。

她想要一架直升機,也無可厚非,他送就是了。

小孩子嘛,難得有想要的禮物,他不滿足,難得還能讓她失望么?

「不許送。」

小糯米食指戳了戳喬安,「麻麻,你為什麼不許叔叔送?」

辟道立心 「叫你粑粑送。」

「可是粑粑不送,他說要等小糯米長大了才能有飛機。」

陸胤的原話是:現在給你直升機,是方便你逃跑是么?想都不要想,等你長大了,粑粑自然會送你飛機。

沒想到,在粑粑那沒實現的小願望,在慕靖西這裡竟然實現了。

真是棒極了!

慕靖西伸出手,小糯米立即咧嘴一笑,爬到他懷裡,「叔叔~」

「叔叔送給你。」

雙手捧著她小小的精緻臉蛋,慕靖西寵溺的道,「你想要什麼,叔叔都送給你。」

「喬小諾!」

小糯米縮了縮脖子,一聽,就知道麻麻生氣了,她扁了扁小嘴巴,「謝謝叔叔,小糯米不能要。」

喬安哼了一聲,這還差不多。

盛世獨寵:總裁的專屬嬌妻 小小年紀,就能開口向別人要飛機,真是太熊了!

慕靖西心疼的抱了抱小糯米,有些話想說,此刻卻又不能說。

他知道喬安在顧慮什麼,現在看來,他跟小糯米確實沒關係,可他知道,小糯米是他女兒。

難得女兒向他要一個禮物,他又怎能忍心拒絕?

回到官邸,小糯米剛下車,便看到了閃電。

她張開雙臂,飛撲過去:「小點點,你來接小糯米嗎?」

閃電被小糯米抱了個滿懷,動彈不得,一臉高冷的坐在草地上。

小糯米抱著它,一個勁地蹭啊蹭,喬安扶額,「幸好閃電是訓練過的,不然被她這麼煩,一定會生氣。」

「不會,小糯米很可愛。」

「你就縱著她吧,遲早被你縱壞。」

會么?

慕靖西不置可否,小糯米皮是皮了一點,但很懂事,不會被縱壞。

這一點,他心知。

晚餐,廚師長知道小糯米回來,特意做了她喜歡吃的叫花雞。

小糯米抓著一個小雞腿,吃得滿嘴是油。

她轉頭,張開小嘴巴,「叔叔,果汁。」

慕靖西端起她的果汁,喂到她嘴邊,小傢伙咕嚕咕嚕喝了兩口,又開始咬雞腿。

吃得特別香。

「小糯米,要吃蝦么?」

小糯米腦袋點啊點,「要吃。」

慕靖西放下筷子,拿起熱毛巾凈手,隨即開始給她剝蝦。

一隻蝦肉放進碗里,喬安眉梢微挑,略感意外,「我也有?」

「當然。」慕靖西薄唇噙著笑。

她不會以為他這麼偏心吧?

只給小糯米剝蝦,難道就不給她剝蝦?

「謝謝叔叔~」

小糯米吃得一臉滿足,油乎乎的小嘴巴噘了起來,伸長小脖子,在他俊臉上啾了一口。

慕靖西一怔,哭笑不得,「不可以。」

喬安捏住小糯米的臉蛋,「喬小諾,誰讓你用油乎乎的小嘴巴去親人的?」

「麻麻,痛痛……」小糯米噘嘴,「叔叔又不介意。」

「他介意不介意是他的事,不教育你,就是我這個當麻麻的失職。」

「好吧好吧。」 小糯米垂下眼帘,兩把小扇子似的睫毛,忽閃忽閃的,「叔叔對不起,小糯米錯了。」

「喬喬,你對小糯米太嚴格了。」

「嚴格是為了她好。」喬安端起水杯,抿了一口水,「她現在犯錯,被我教育,總好過以後出了社會犯錯,被別人教育。我是她母親,自然不會傷害她,外人就不一定了。」

小糯米舉雙手投降,哭唧唧,「麻麻,小糯米不犯錯了。」

「乖。」

捏了捏她的臉蛋,表示讚揚。

小糯米拍著自己的小胸脯,麻麻太嚇人了,怕怕。

晚餐后,慕靖西被一通電話叫了出去,喬安帶著小糯米去散步。

「麻麻,你給小糯米唱歌呀。」

「你想聽什麼歌?」

小糯米歪著小腦袋,開始點歌,「魯冰花。」

母女倆手牽手,慢悠悠的在官邸里散步,喬安在唱歌,小奶音的小糯米也跟著唱。

周君儀應酬回來,遠遠的,便看到了這一幕。

頓時倍感溫馨,吩咐警衛停車。

她推門下車,含笑上前,「喬小姐,在散步么?「

聽到周君儀的聲音,喬安立即停下腳步,她和小糯米同時轉頭,「伯母,您回來了。」

獨家歡寵:總裁從天而降 「應酬剛回來,看到你在這,便過來聊兩句。」周君儀的目光緩緩下移,「小糯米也在呀。」

「奶奶~」

小糯米仰著精緻白嫩的小臉蛋,萌噠噠的叫了一聲。

「真乖。」周君儀看著自己的寶貝孫女,越看越是喜歡。

小糯米一點也不怕生,她伸出小爪子,抓住了周君儀的手,「奶奶,你吃飯飯了嗎?」

小奶音加上水汪汪的眼眸,真是萌炸天!

周君儀一手捂著心口,笑吟吟的點頭,「奶奶吃過了,小糯米呢?」

巔峯對決:警官,七秒追到你 「小糯米也吃過啦。」

「要不要去奶奶那吃點水果和點心?」

「小糯米要問一下麻麻可不可以哦。」

「好的。」

周君儀滿心歡喜,小糯米真是可愛極了。

慕家的女孩兒,果然是絕頂的好。

小糯米扭頭,看向喬安,「麻麻,小糯米可以去奶奶那吃水果嗎?」

當著周君儀的面,喬安怎麼好意思拒絕,她當然是點頭同意啊。

「小糯米想去就去吧。」揉了揉她的小腦袋,「麻麻在西翼等你。」

「好噠~」小糯米歡快的點頭。

周君儀牽著小糯米,目光溫柔的看向喬安,「喬小姐也一起吧?」

「不了,我就不去了。」她可不想去主樓,見到林霜霜,兩人相看兩相厭。

「那好,一會兒我讓人送小糯米回西翼。」

「好的,沒問題。」

小糯米揮揮小手,「麻麻,再見。」

喬安唇角微微抽搐,「再見。」

看著小傢伙一蹦一跳的跟著周君儀走了,喬安有些心酸。

是血緣的關係么?

否則為什麼小糯米會對慕靖西這麼依賴,還有,對周君儀莫名的好感是怎麼回事?

喬安收回目光,不想再想了,轉身往西翼走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