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要知道,造化之力和造化結晶,完全都不是一回事。

造化結晶,只不過聖尊之下的人通用貨幣,而造化之力,卻可以在聖尊之中,也作為貨幣的

更重要的是,所謂官方兌換比率,十二萬九千六百枚造化結晶,可以兌換一滴造化之力。

但實際上,這個兌換比率,不過是個幌子,沒有人會傻到這樣做。

當然,在聖尊宮之中,兌換比率的確是這樣的。但是,那都是用造化結晶兌換造化之力,而不是反讓來的。反過來兌換,哪怕聖尊宮,也沒有這種可能性。

實際上,這就是聖尊宮剝削聖尊的一種手段。不過聖尊對聖尊宮有很大的依賴,被剝削也只能忍了。

而且,他們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會讓自己這樣被剝削的。

為什麼呢?

因為十二萬九千六百枚造化結晶,完全不值一滴造化之力。

沒錯,按照某種手段,可以將十二萬九千六百枚造化結晶,凝結成為一滴造化之力。

但這種造化之力,根就是劣質品,無法被聖尊使用的。因為其中的力量,太過龐雜,很不純粹,完全是不可以真正被聖尊使用的。

哪怕燃燒這造化之力作為消耗品,效果也是遠遠比不上真正的造化之力燃燒之後的效果的。

因此,一滴造化之力真正的價錢,遠遠超過十二萬九千六百枚造化結晶,這個數字再乘以十倍還差不多。

但是請注意,這是造化之力,而不是恩賜造化之力。

造化之力只能夠被聖尊使用,非聖尊碰都無法碰一下。

要是恩賜造化之力的話,那就還要再乘以十倍的價錢了

換句話,這一來一去,那就是九十九倍的利潤

這樣高的利潤,那要幹什麼事情,才能夠掙到?

反正區區聖人,是沒有這樣的能力的。

也難怪那老秦完全不信,甚至將老田當成是被心魔控制了。

「老秦,你過來,我真的沒騙你。我們搭檔了這麼,你我騙過你嗎?趕緊過來,我告訴你為什麼」

聽老田這麼,那老秦半信半疑的過來了,老田首先神神秘秘的把周圍布下禁制,免得讓人聽到,然後才附耳一,老秦頓時瞪圓了眼睛

沒辦法,不能不震驚。

這種情況,實在太少見了

「你的是真的?」

「你自己,楚瘋子你當初也是認識的,他可是貨真價實不折不扣的聖人了我還會騙你嗎?實話告訴你,他背後可是著一位聖尊而且關係相當。否則的話,我如何能夠承諾給你恩賜造化之力?那可是用一百倍的溢價都是有價無市的東西」

楚狂人一直等待著他這邊的忙亂,他也認識這個老田的老搭檔,於是此時也稍微的證明了一下自己的聖人修為,頓時這老秦就被打動了,如同打了雞血一樣激動起來:

「老田,我跟你幹了你吧,還要我做什麼?」

「你放心,也就是需要點造化結晶,聯繫我們那些兄弟你也知道,我們這些遺棄者之間,是有一個遺棄者聯誼會的組織。不過呢,聯誼會裡面,大家各自親近的人,卻也是不一樣的。」

臨時拼湊,馬上補全。

。.。

更多到,地址 第六卷破滅時代卷第一百零八章先發制人

第六卷破滅時代卷第一百零八章先發制人

可以這樣,現在這個事情,是一個有待開發的大金山,他們完全可以輕鬆成為大富翁——而且是那種哪怕在聖人之中也很富有的大富翁。

別的不,恩賜造化之力這東西,一般二般的聖人,拿得出來嗎?

很少啊很少很少啊

有了這東西,幾乎可以橫著走了。

因為這東西,不僅僅代表了財富,還代表了實力。

沒錯,實力。

造化之力可是可以大大增強對天道、大道體悟速度的,哪怕對聖尊都有效,更不用對聖人了。

這算是間接的實力。

除此之外,還可以直接燃燒造化之力

這可以帶來直接的實力。燃燒造化之力后,雖然對付聖尊是不行的,但是在聖人之中,幾乎可以無敵。

至少,在那一滴造化之力沒有燃燒消耗乾淨之前,可以在聖人之中無敵。

當然,這樣的用法,實在太過浪費,暴殄天物,不到萬不得已,不會有人這樣用。但是,至少可以作為一張很大的底牌。

如果,這樣的恩賜造化之力還不止一滴,那就更了。

這老秦當然是歡喜不已,口水都要流出來的樣子。

不過楚狂人也給他們潑了點冷水:「要想得到這些,需要你們付出一些東西。至少,你們必須作為那位聖尊的手下,為他效力至少一萬個大循環」

老田老秦都是哈哈大笑:「這算什麼?能夠成聖,付出這些東西,那是理所當然。」

「還有,這位聖尊乃是一位新晉聖尊,造化之力很少,而讓我遺棄者成聖,也需要消耗很多造化之力。所以,我們有什麼東西,能夠賣出一些造化之力的東西,也需要暫時借給他作為資。不過,這位新晉聖尊,乃是一位新晉世界聖尊,前途無量,大家不用擔心日後償還的問題……」

老田老秦又將楚狂人的話打斷了:「我們能有什麼東西?如果有什麼讓那位聖尊前輩得上眼,還什麼暫借不暫借?直接作為我等奉獻就是了。」

「這可不行。那一位聖尊,還是有自己原則的,可不能白拿人家東西。而且,日後我等為他效命,他也會用恩賜造化之力,作為我等的薪酬……」

楚狂人還在繼續解釋相關福利待遇。

「行了行了,楚瘋子你不用了。總而言之,我們不會吃虧。就這樣吧,我們繼續聯絡其他兄弟們。」

完,對面的老秦老田便也開始瘋狂的聯絡起其它人來。

必須承認的是,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跟這些人接觸的楚狂人,聯繫那些人還真的沒有這老秦老田方便。

畢竟他們一直在活動,一直在聯繫,彼此的情況,都很了解。也不一定非要用緊急聯繫的方式才能夠聯繫到——事實上,有些人拿到緊急聯繫的通迅器之後,因為長期不用,直接就將其丟到不知道什麼角落之中了。緊急聯繫反而不容易聯繫到,用其他方式反而可以聯繫到。

這樣的例子也不少。

總之,初步的聯繫,基上楚狂人等人這些遺棄者們——還要包括這些遺棄者們的親戚朋友。畢竟如同老秦老田這樣的搭檔,也並不少見的——就已經達到了二十來人之多。

這些人,不是無法成聖的遺棄者,就是如同老秦那樣,天賦悟性不足,成聖困難的人。

但這兩種,對於現在的鄭拓來,那還是一個問題嗎?

也就是,可以預見的將來,鄭拓的麾下,將會增加二十多位聖人了

至於那些人不願意成為鄭拓麾下的問題,完全不用擔心。老田老秦的表現就知道了。

沒有人會愚蠢到拒絕成為一個聖尊麾下的。更不用,對方居然還用恩賜造化之力作為薪酬。

這樣的大事,一萬個准聖,也不會有一個人拒絕。

極少數中得極少數,那是如同嘉里頓那樣,天道寵兒、氣運之子,擁有極大雄心機緣,輕鬆成聖,聖尊有望,這樣的人,才會不願意成為聖尊麾下,而要自己成就聖尊。

但這樣的人有幾個?

至少,鄭拓招攬的這些目標,基上是不存在的。

遺棄者不解決無法成聖問題,天賦再,也根是白搭。

遺棄者找的搭檔,也都是天賦悟性不的,天賦悟性的人,也不會瞧得上他們。

所以基上,可以是萬無一失。

了兩句,楚狂人就將聯繫其它人的任務,交給了老田老秦,並表示,這中間的一切消費,都由他負擔。並且都是按照官方匯率,將造化結晶兌換為恩賜造化之力給他們。聽了這個,他們二人此時頓時陷入一片狂熱之中了。

這樣的大事,當然是不能錯過的。

他們狂熱的去呼朋引伴不提,這邊楚狂人結束通訊,和鄭拓對視一笑。

前途一片光明啊。

唯一遺憾的就是,這些人要到祖瑪世界之中,恐怕也不是一兩天就能到的。

作為新晉世界聖尊,有一個福利,那就是他的坐標是被聖尊宮保密的。這些人並不能直接來到祖瑪世界之中。

不過他們可以到鄭拓體在大宇宙之中的所在,然後通過鄭拓體過來,也是一樣。

只是,根據楚狂人的計算,這些人最早過來,也需要至少上百年時間。

聽了楚狂人的計算,鄭拓嘆息一聲:「來,還是來不及了,我們只能夠就著這點人手,去做那件事情了。」

楚狂人頓時奇起來:「鄭兄,做什麼事情?」

「很簡單,先發制人」

「先發制人?」楚狂人心念電轉,開始還有些疑惑究竟對方什麼意思,後來突然明白過來,頓時大驚:「鄭兄,你的意思是,在那祖瑪襲擊我們之前,來個先發制人?」

「沒錯」鄭拓理所當然的道:「我們為什麼要傻乎乎的、被動的等待他的襲擊呢?我們應該先發制人,在他還沒有準備之前,就把這個威脅消除掉」

「萬萬不可鄭兄,萬萬不可啊」楚狂人連連擺手,想要阻止鄭拓:「那祖瑪所在,肯定是在鴻蒙毀滅獸的地盤之中,就我們這點人,去了那裡完全是送死,根沒用啊鄭兄,你沒見識過大宇宙之中鴻蒙毀滅獸的厲害,那可真的不是我們單獨一些人可以對付的必須要集合大量聖尊,才能夠對付啊」

「楚兄,我當然知道鴻蒙毀滅獸的厲害。正因為如此,我才不能夠容忍他們,對我的世界如入無人之境,什麼時候想起來了,就跑來搞破壞,什麼時候想起來了,就來搞破壞。我可沒那麼多功夫陪他們耗下去所以,我們必須先發制人」

鄭拓不以為然道。

他當然知道鴻蒙毀滅獸的厲害,但是這能成為退縮的理由嗎?如果被動的接受祖瑪得襲擊,可以,他們將遠無法徹底消除這個威脅。

原因很簡單,對方不會一點後手都沒有,就跑過來攪風攪雨,肯定會給自己留後路,見勢不妙,就可以趕盡開溜。

他祖瑪反正沒有什麼事情,可以整天跑來搗亂,自己可是有正事的,哪裡那麼多美國時間陪他玩遊戲?

所以,殺入對方老巢,來個徹底的斬草除根、直搗黃龍,勢在必行。

雖然鴻蒙毀滅獸厲害,但是,正因為如此,對方必然不會對此有所防範,反而可以取得的成果。

「楚兄不用擔心,我等殺入對方老巢,完全沒有問題。畢竟,這祖瑪所能夠投靠的鴻蒙毀滅獸,身不會太強。否則早就把我們滅掉了。即然不會太強,只要我們動作快,在敵人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徹底把祖瑪這個禍根清除掉,然後撤退,一切就都完美了」

「鄭兄鴻蒙毀滅獸真的很可怕,我不是跟你著玩的」楚狂人還是不同意,苦口婆心的道:「這樣做根就沒有成功的可能性的要知道,那些鴻蒙毀滅獸哪怕等級不高、比較弱的鴻蒙毀滅獸,也不是我們可以抗衡的。至少,那毀滅性氣息,只有聖尊勉強能夠抵擋。但是我們可是只有鄭兄你一個聖尊啊其它人怎麼辦?難道鄭兄你想要孤身殺入敵人老巢吧?那就更不行了實在太危險了。」

「放下吧楚兄,我辛辛苦苦搞出這終極戰器幹什麼用的?不就是為了這個嗎?」鄭拓哈哈一笑,完全不以為意:「我這終極戰器,只要進入其中,完全可以保護人們不被毀滅行氣息影響,不要聖人,就算聖人之下的人,哪怕普通人,只要終極戰器不滅,也仍然可以保證安全。」

「終極戰器?」

楚狂人對鄭拓弄出來的終極戰器當然清楚。但是,終極戰器的戰鬥力究竟如何,他卻並不太了解。

那終極戰器,真的可以在毀滅行氣息之下,保護大家的安全嗎?

「沒錯終極戰器現在可用的終極戰器,都已經達到了天道級別。有件事情楚兄恐怕不知道,我這天道級終極戰器,雖然只有聖人級別,也只能夠發揮聖人力量,但是其防禦性能,卻也幾乎可以接近聖尊了就算比不上真正的聖尊,也還是在聖人之中,可以無敵只要我將主要的毀滅性力量承受過去,其它人,完全可以在終極戰器的保護下,不受影響」

「鄭兄,你的可是真的?這事情,可容不得半點馬虎」

「放心,這樣大的事情,我真么會馬虎呢?」鄭拓給楚狂人吃下定心丸:「上一次,那祖瑪的分身前來,其毀滅性力量,以楚兄的法,有什麼樣的水平?」

楚狂人仔細想了想,回答道:「很高。從這個分身推斷,其體的毀滅性力量雖然還達不到鴻蒙毀滅獸的水平,卻也已經相差不遠。」

「楚兄別忘了,上一次的戰鬥,那些終極戰器,可都曾經參與。雖然只是觀戰,但是卻也接受了毀滅行氣息的考驗,完全安然無恙,可以證明,這些終極戰器的確有用。」

「但是那只是分身的力量啊」

「是啊,可別忘了,當時那些終極戰器,全部沒有經過聖人劫洗禮,還沒有達到天道級別。現在達到了天道級別,想必,對付祖瑪體,應該沒有問題了吧?」

楚狂人想了想,點點頭$淫蕩小說/class12/1.html:「如果這樣推斷的話,應該沒錯。」

鄭拓隨後又給楚狂人添上了一枚重重的砝碼:「況且,我的終極戰器,最厲害的地方就在於,乘員越強,就能夠發揮越強的戰鬥力、防禦力。現在那些終極戰器,日後的戰鬥之中,我可都是要讓你們這些聖人加入的,到時候,就算圍攻祖瑪體,也一定可以輕鬆將之毀滅至於其他的,你們就不用操心了,我這個聖尊幫你們拖敵人,讓你們去發動主要的攻擊。」

「或許……或許有些效果吧……但是……」楚狂人有些被動了,但仍然還有顧慮。

「放心,我們只是去消滅祖瑪。沒有祖瑪,那些鴻蒙毀滅獸根就不會知道我祖瑪世界的所在,更不用過來襲擊。畢竟,上一次我就已經將我祖瑪世界遷移到了更靠近大宇宙文明的區域,這片區域,除非鴻蒙毀滅獸大舉進攻,是不可能突破殺進來的。他們唯一攻擊我們的辦法,就是藉助那祖瑪對祖瑪世界的感應,來確定我們的所在。只要祖瑪消失,其他的就完全不用擔心了。」

鄭拓楚狂人有些意動,繼續努力服:「這樣的話,我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消滅了祖瑪,就馬上撤退。不跟那些鴻蒙毀滅獸糾纏。到時候,我們就可以最快的退回安全的地方,不用擔心對方得反撲。」

因為楚狂人的積累太深,成聖之後,戰鬥力遠遠超出其他所有聖人,再加上畢竟在大宇宙之中,呆了兩萬個大循環,見多識廣,鄭拓可以不在乎其他聖人的意見,但是卻必須在乎楚狂人的意見。

所以,他必須服楚狂人,才會進行行動,否則,他寧源不冒這個險。因為沒有楚狂人的幫助,他並沒有一定能夠安全返回的信心。

「可是……可是我們不知到他們的所在啊……」

「放心。他們怎麼找到我們的,我們就能夠怎麼找到他們祖瑪和祖瑪世界有聯繫,反過來,祖瑪世界也對祖瑪有感應。我們完全可以藉助這個感應,直接跨越空間過去。」

「那鄭兄你一定要保證,到時候不會殺紅了眼,忘了初衷我們現在可沒有力量對抗鴻蒙毀滅獸滅殺祖瑪,然後就馬上撤退」

「放心雖然我們聖尊的力量,天和鴻蒙毀滅獸衝突。只要感應到對方的氣息,都會有一種將對方徹底毀滅的衝動。但是,會被衝動控制,也只有那些沒有智慧,或者智慧不高的鴻蒙毀滅獸才會做,我等卻不會如此愚蠢。」

「那要是襲擊失敗,也要馬上撤退,萬萬不可戀戰」

「這個我也明白,絕不會做那種愚蠢的事情。」

見鄭拓這樣答應,楚狂人終於點了頭:「既然鄭兄如此有雄心,我楚某人,當然也不會後人你我兄弟,就去那鴻蒙毀滅獸的老巢之中,走上一圈吧」

見楚狂人終於答應,鄭拓也是大喜。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