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要是能得獎,她欠褚臨沉的錢,很快就能還清了。 林天成當然知道,事情沒有這些人想像中的那麼簡單。

夢姑大師是想儘早讓自己幫她調和體內中兩股逆反的真氣,如此一來她便可將實力穩定在拓脈期巔峰境界,甚至有可能突破為金丹初期。

只是夢姑大師會去主動開房,倒也出乎了林天成的意料。

或許像她這種對男女之事一竅不通的女子根本就不知道開房意味着什麼,恐怕心中還單純的以為只是找個地方讓林天成幫助自己療傷罷了。

眾人的驚訝還沒有緩過勁來,門外又傳來了一陣吵鬧聲。

「對不起,小姐,你們不能進去!」

王斯站起身來高聲說道,「讓她們進來!」

包廂的大門打開了,琉璃宗兩個面帶羞澀的仙子緩步走了進來。

婉兒一縷青絲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顏色,雙頰邊若隱若現的紅扉感營造出一種純肌如花瓣般的嬌嫩可愛,整個人好似隨風紛飛的蝴蝶,看起來嬌小可人。

而她身旁站着的那個女子一身淡藍色宮裝,裙幅褶褶如雪月光華流動輕瀉於地,烏黑的長發,隨風擺動,帶動了淡藍色髮帶,身上散發出一股薰衣草的馨香,也是世間不可多得的仙子。

一開始是蘇荷,緊接着就是琉璃宗主夢姑大師,現在又來了兩個琉璃宗美若天仙的女弟子,看的這些人眼神發直。

一下子目睹了如此之多的琉璃宗仙子,這放在以前,他們只會認為,除非是海水倒灌,山河崩裂,才有可能有這樣的機會。

吳磊那小子有一些小激動,一些小興奮。

賞花界眾所周知,吳磊那小子最喜歡的就是琉璃宗的婉兒姑娘了!

每個月月末,輪到婉兒姑娘帶隊巡視琉璃宗,吳磊都必定會去琉璃宗的高牆之外遠遠的觀望婉兒姑娘。

就在昨天,他下定決心要送婉兒姑娘一件禮物,以表真心。

苦思冥想,絞盡腦汁,吳磊決定讓王斯大哥帶一枚價值不菲的培元丹給婉兒!

吳磊相信,婉兒姑娘一定會喜歡培元丹的。

因為他千方百計終於打聽到婉兒姑娘的實力一直在築基期巔峰境界止步不前!

而培元丹擁有這層功力的神效,說不定能夠造就機緣幫她突破到拓脈初期境界。

其實這顆培元丹是萬龍山莊主,也就是吳磊的父親留給他的,希望能夠幫助他突破早日築基期巔峰境界。

剛剛,夢姑大師朝着他徑直走了過來,但卻不是來找他的,讓他着實有些尷尬。

但這一次,可以百分百的肯定,從婉兒姑娘散發出的氣息來看,她一定是服下了自己的培元丹,特地來感謝自己的。

如果能俘獲佳人的芳心,區區一顆培元丹又算得了什麼?

婉兒帶着另外一位仙子先是沖着蘇荷師姐和王斯點了點頭,然後才朝着吳磊這邊走了過來。

幾乎所有人都在替吳哥感到高興!

苦盡甘來,婉兒姑娘終於感受到了吳磊的炙熱真心,這是要成了的節奏。

吳磊一直壓制住心中的激動,直到婉兒姑娘拉着另外一位仙子快要走到面前的時候,他才推開了身後的座位,站了起來。

婉兒姑娘開口的第一句話竟然和夢姑大師的如出一轍,「不好意思,麻煩你讓一下!」

吳磊那小子瞬間石化,如果說上一次是重傷的話,那這一次絕對是百分百的暴擊。

吳磊竟然被自己最心愛的女子直接無視,那種感覺讓他感到心痛的無法呼吸。

婉兒姑娘背向吳磊,面帶羞澀的看着林天成,並且伸出了她纖細的柔荑,「你好,我叫婉兒,感謝你昨天幫我提升了實力,希望能和你重新認識一下!」

婉兒姑娘一開始見到林天成的時候態度並不怎麼友好,後來,林天成無償的幫他提升了實力,她的心裏非常感激。

並且昨天發生的種種事迹表明,林天成是一個非常正派的男子。

婉兒姑娘帶着另外一個仙子來找林天成是有求於他,所以才會想和他重新認識一下。

但林天成似乎看出了她的意圖,甚至連正眼都沒有看婉兒一眼,直接搖頭拒絕。

「不好意思,我真的幫不了你!」

林天成當然知道,婉兒帶着琉璃宗的姐妹來找自己,必定也是想讓自己幫她的姐妹提升實力。

琉璃宗300多名女弟子,林天成也想答應下來。

只是,婉兒是因為夢姑的命令才能配合林天成,其他人沒有得到命令。

林天成有點擔心其他人知道情況后不會同意。

更合怕的是,要是林天成把琉璃宗的女弟子一網打盡,夢姑大師很可能會出手激烈干預。

在座的各位少爺看的一愣一愣的,吳磊更是怒火中燒。

婉兒女神竟然以一種低三下四的姿態想要和林天成重新認識一下。

最讓大家震驚的是,林天成竟然直接拒絕了婉兒姑娘,甚至連正眼都沒有瞧她一眼。

這個場景像極了那句話,這就是你心中的女神在有錢人面前的樣子。

婉兒姑娘依舊不死心,握著林天成的胳膊搖來搖去,「這是我在琉璃宗最好的姐妹,既然你有辦法幫我提升實力,那你一定也有辦法幫她的!」

婉兒帶來的那個仙子叫做薑蓉,是琉璃宗執法司的長老!

很久以前他的實力就已經達到了拓脈期初期,但她的情況和婉兒姑娘的極為相似,一直在拓脈初期原地踏步。

「你真的不要為難我了,我不會幫你們的!」林天成甚至沒有給婉兒任何商量的餘地,直接再次拒絕道。

婉兒姑娘看到林天成如此,不近乎人情,鼻子微微抽泣,「你是不是還在記恨我!我可以給你道歉的!」

林天成還是不願鬆口。

「算了吧!婉兒,沒事的!只要我勤加努力,終有一天我的實力會有突破的!」薑蓉拍了拍婉兒姑娘的肩膀安慰道。

蘇荷姑娘見形勢有些僵持,連忙上前攙扶著婉兒姑娘,勸說道,「是啊!婉兒,你也不要為難天成了!他這麼做肯定是有自己的苦衷!」

看着兩個仙子失落的背影,林天成也很懊惱。

琉璃宗的仙子哪一個不是美貌天仙,人世間罕見的尤物。

如果不是忌憚夢姑大師發狂,他也想答應下來。 伯恩斯被一場突如其來的雨洗了一夜。

艾莉娜仰著頭,全身都濕漉漉地,金色的長發粘連在面頰上,喉嚨一動一動地,想哽咽卻又不敢發出聲。

她只能稍稍調整自己的姿勢,讓自己的背部能夠靠在身後的白骨上更舒服一點,但只是這麼一點動作,就讓將她半個身子都泡著的積水潭發出「嘩啦」一聲,嚇得她又是一陣身體緊繃。

她稍稍低下頭,懷中卡羅琳的銀白色短髮一半黏連在自己的脖子上,那精緻的面孔雙頰上還留有淚痕,夢中的嘴一動一動的,應該是在喊人名——她清楚這個口型,喊的是「西里爾」。

這是她們被困在伯恩斯的第三天。

三天前,她在同半蜥人一同前往伯恩斯的時候,半途便被一支數十人的亡靈隊伍盯上了——那些骷髏各個背負大劍,一身輕裝但是行動極其迅捷。

她清楚對方的身份——西里爾教過她,這些是亡靈的「幽魂劍士」,是專門針對步兵的一把好手,行動迅捷,殺傷力驚人。

無奈之下,她只能讓半蜥人們分頭逃離,自己進入伯恩斯,想要迅速找到卡羅琳離去。

但亡靈緊隨著便進入了伯恩斯,過於懸殊的數量差距令艾莉娜無法反抗,只能和卡羅琳躲著,祈禱亡靈只是在此處暫時歇腳,很快就會離去。

可現實總是殘酷的。大量的亡靈在這三天來入駐了伯恩斯。或許是因為這裡堆滿白骨的環境令這些亡靈非常喜歡?艾莉娜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她唯一慶幸的是,自己和卡羅琳躲藏的地方,還沒有被發現。

這是一顆無比巨大的骷髏頭骨,光是眼眶就有快一個半她那麼高。整個腦袋的長度幾乎超過六米,被堆放在一大堆的骷髏骨上,顯然是卡羅琳這幾日做出來的傑作。

她不知道卡羅琳是怎麼做到將白骨拼接改造的,但此刻這顆巨大的白骨頭顱卻成了她們的救命之所。她們躺靠在那有著弧度的後腦勺部位,巨大的眼眶朝著天。

或許是因為亡靈對同為白骨巨物的恐懼,它們並沒有對這顆頭骨進行檢查,艾莉娜甚至都沒有聽到有亡靈翻動附近白骨的聲音——當然這也可能是因為它們在等待巫妖來驗收,但至少,直到現在為止,最危險的地方,卻是最安全的地方。

除了因為朝上的眼眶,讓昨夜的雨水積在了其中,淹沒了她們小半個身體。

「艾莉娜姐姐。」

耳畔傳來小小聲的呼喚,艾莉娜低下頭去,見卡羅琳已經睜開了眼,此時嘴唇微動著,滿臉都是苦悶:「我好餓,好餓。」

她的聲音已經壓得很輕了,但在這空曠的骷髏頭骨內還是顯得那麼突兀。艾莉娜慌忙示意她噤聲,接著儘可能輕地抬高手臂,從手環中取出了拇指大的一小塊肉乾。

「含在嘴裡,不要亂動,不要出聲。」她做著口型,將肉乾喂到卡羅琳嘴邊。卡羅琳迫不及待地含住,看到艾莉娜又取出一塊比自己吃的小得多、只有指甲蓋大小的肉乾時,不由得愣了一下,隨後慢慢移動手臂,想要伸手將自己嘴裡只含著一半的肉乾取出來。

「吃自己的。」艾莉娜立刻知道卡羅琳做什麼,小臉緊繃繃地做著口型訓斥道。卡羅琳立刻不敢動了——光是剛剛的動作,就讓骷髏頭裡的積水發出了一陣聲響。

她只能乖乖將肉乾都含在嘴裡,讓口水使其沾濕,品嘗著其上淡淡的鹹味,再用舌頭將其一點一點剝離。

艾莉娜繼續仰著頭,那雙漂亮的紫色眼眸中此刻失去了神采。她獃獃地出神,想著外面的情況。

米婭小姐他們怎麼樣了?順利撤離了嗎?領主大人呢,是否平安無事?

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亡靈到這個地方啊,難道前線已經潰敗,任由亡靈潛入了?

還會有人想到她們在這裡,來救她們么?

手環里的肉乾還剩下幾塊來著,她們還能在這裡堅持幾天呢?

濕透的身體逐漸發冷,她感覺身上卡羅琳抱著自己又緊了一點,像是想要這樣,尋求溫度。

艾莉娜越想越是難過,她的鼻翼輕輕抽動著。如果是領主大人來……不,如果她有領主大人那麼強,也能擁有領主大人那匹那麼強大而瀟洒的坐騎,是不是早就可以帶著卡羅琳逃出去,而不用被困在這裡呢?

明明幾個月來,她一直在努力地想要提升自己,能夠多靠近一些領主大人。

雖然她切實地感受到了自己的提升,可距離卻被拉得越來越遠了。

他一個人就可以牽扯一大群亡靈,擊敗精銳的戰車部隊,而她呢,卻連簡單的將卡羅琳救走都做不到。

她的努力,真的有意義嗎?

她忽然感覺那摟著自己手臂的手用力掐了自己一下,便低下頭,卻看到卡羅琳那一臉驚恐的小臉——驀地,艾莉娜覺得自己好像能夠看到更遠的地方,彷彿自己飛翔在伯恩斯的上空,俯視著下方一般。

她清楚地看到骷髏盤踞的城門口又湧進來一隊骷髏,為首的骷髏手執長杖,是非常明顯的亡靈法師——或者是巫妖。

艾莉娜並沒有區分它們的能力,但無論是哪一種,對她們而言都是壞到不能再壞的事情。普通的亡靈不會對這樣的骷髏頭骨感興趣,但是亡靈法師,一定會!

她的身軀再次緊繃,雙臂擁緊了卡羅琳。那高空中的視野早已消失,但此刻的她已經能夠聽到正朝著此處快步而來的腳步聲,踩在積水上,啪塔啪塔的,逐漸靠近著,跨過青石板,踩到了骷髏頭骨堆放的白骨堆上!

馬上,馬上它就要走到骷髏頭骨旁了!

她們要被發現了!

艾莉娜心臟跳得快地嚇人,卡羅琳抓著她的雙臂,急促的氣息噴打在她的頸側。她們都閉緊了雙目,在心中深深祈禱著:

「丹亞在上,諾拉在上,不管是誰,請您,求您,讓它離我們遠一點,不要……」

就在她嘴唇囁嚅著,心念著如此的一刻——

「嗡——嗚——」

同時,那向著骷髏頭骨逐漸靠近的腳步聲,止住了。

號角聲?那是號角聲么?是拉羅謝爾的號角聲!有誰來了,是援軍么?還是西利基軍殺回來了!

艾莉娜的心情一下子激動了起來,卻聽那陣來自亡靈法師的腳步聲在遲疑了片刻之後快步遠去,而同時離她們越來越遠的,還有其餘此前遊盪在附近的骷髏。

沒過多久,周圍便變得一片寂靜。

亡靈們,似乎都因為那陣突如其來的號角聲而遠去了。

艾莉娜緊繃的身軀一下子鬆弛下去了,她甚至沒能把控住自己的身體,向下滑落了一段,好不容易幹了一些的後背又泡在了積水中,發出嘩啦一聲響。

但此刻就連那濕噠噠的感覺都讓她覺得沒那麼討厭了。抱緊她的卡羅琳也放鬆了下來,埋在她的胸口,發出輕輕的嗚咽聲,短暫而急促的哭聲里藏不住喜悅之情。

「別哭了,快,我們逃出去。」

她輕聲安撫著,隨後支起身體,慢慢從積水裡站了起來。

長期保持這個動作讓她的身軀都有些僵硬,她稍稍活動了一下關節,隨後冰元素魔力自體內放出,剎那間形成了一道冰梯,直通上方的骷髏眼眶。

兩個少女一步一步地從骷髏頭骨中爬了出去。坐在骷髏頭面部,看到周圍沒有一個亡靈的一刻,她們幾乎喜極而泣。

艾莉娜敏捷地跳落在白骨堆上,接著伸手接住滑落的卡羅琳——卡羅琳已經悄悄地比她高出了小半個頭了,躺靠著的時候還好,此刻還想像樹袋熊一樣掛在她的脖子上,讓艾莉娜稍稍有些吃不住。

不過艾莉娜也能理解卡羅琳的喜悅,讓最是好動的卡羅琳在骷髏頭骨里幾乎一動不動地待了三天多,對她來說該有多折磨。

「好了好了,讓我看看我們該從哪個方向出去。」她讓卡羅琳鬆開雙臂,側耳傾聽著,「聲音是從西邊和北邊傳來的,南門和東門不知道是什麼狀況。」

「我去看我去看!」卡羅琳舉起手,白骨堆里立刻躥出一條她招牌的亡靈骨犬,沒過多久她就皺起小眉頭,苦惱地說道:「南門和東門邊都還有好多骷髏,光靠我們可出不去。」

艾莉娜輕輕「啊」了一聲:「要是選擇硬衝出去呢?」

「大概有兩隊骷髏弓箭手,還有一隊骷髏兵,骷髏弓箭手都站在城牆上,骷髏兵在城門口,我們要是被攔住,就會被弓箭手咻咻咻,咻咻!」

「兩隊弓箭手,一隊骷髏兵嗎……」艾莉娜開始在心裡盤算著。

如果只有她一個人在,她倒是有信心頂著弓箭手的騷擾衝過骷髏兵的攔截。但她可沒法保證卡羅琳也能安然無恙,除非有人能幫她牽扯一下。

但這裡除了白骨就是白骨,光是卡羅琳的骷髏小狗可頂不上什麼作用——想到這裡,艾莉娜忽然想到了一個高大的身影,連忙出聲叫道:「卡羅琳,你之前造的那個骷髏呢?它還在么?」

「阿白?」卡羅琳頭一歪,身後的白骨堆里又發出嘩啦嘩啦的響聲,緊接著一道高大而奇葩的身影自白骨後走出。三個骷髏腦袋三百六十度的非勻速旋轉著,裡頭的靈魂之火跳躍著,六條手臂上下揮舞,彷彿在表達重逢的喜悅。

一瞬間,艾莉娜還以為自己面對的是一條大狗,而不是一具奇形怪狀的骷髏。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