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衆人沒有想到杜蘭德會拿出這麼貴重的擔心,這可是一條命啊!不過由此也能夠看出杜蘭德對這次事件的重視。

“既然如此我也不能小氣,這個大家一人一份吧!”奧斯卡拿出的是幾隻木盒,打開后里面是一枚紫金色的丹丸。

異度生存指南 “九轉歸元丹,一枚服下便可以立即恢復所有的體力和靈能,不過每個人在短時間內只能服用一枚。”奧斯卡拿出的東西同樣貴重無比,這基本上也就相當於一條命了。

神無則拿出幾塊晶石分給幾人,他介紹道“傳送水晶,不過和普通的傳送水晶不同,你們可以隨意在某處做好記錄座標,危急時刻直接發動,便會被傳送到之前做好座標的地方。”

“都拿出這麼貴重的東西,我這個組織者如果空着手,豈不是太難看了。”娜塔莎笑了笑,然後拿出了四件軟甲送給幾人,她解釋道“真正龍鱗打造的軟甲,雖然沒有品級,不過其堅硬程度足以媲美地級靈能裝備。”

四個人拿出的東西都堪稱珍寶,每一件放到其他宿主手中都會引來大量的人員爭奪,但現在他們拿出這些只是爲了爭取完成這個事件而已。

衆人看向蘇瑾,蘇瑾很是尷尬的撓了撓頭,他苦笑道“我又不像你們都是一方大佬,手裏根本沒什麼好東西,要不然……一人一片這個吧!”

蘇瑾拿出的東西是超氧口香糖,之前幸運抽獎袋裏抽出來的東西,也就這東西他手上還有幾片存貨,其他的東西真的是一點都沒有。

幾人微微一愣,蘇瑾拿出的東西相比較其他人,不得不說有點……太糊弄人了,但是神無第一個拿了一片,他不爽道“反正我是不會吃虧的人。”

蘇瑾尷尬的將超氧口香糖分給幾人,誰知道一次生死事件最後會變成炫富大會,自己這個窮人自然出不了風頭。

好在其他幾個人也不在乎這些,他們將龍鱗甲穿上後便出發向那個巨大的樓閣而去,俗話說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五人也確實用了不同的手段。

娜塔莎的背後生出一對龍翼,直接飛了起來,杜蘭德則是召喚出了一塊飛行滑板,奧斯卡的背後是一對影子翅膀,神無逼格最高,他每邁出一步,腳下都會凝結出一道冰道,和之前他們站立的地方所連接,看起來他似乎是準備建造一座冰橋。

而蘇瑾就更簡單了,精神力包裹着他就能夠做到飛行,總之對於五名強者來說,在雲海中前行都不是什麼問題。

五人保持着速度相同,隊伍不會貿然拉開距離,這畢竟是一次天級事件,誰知道他們會遭遇到什麼。

就在他們走到一班的時候,娜塔莎忽然恐懼的顫抖了一下,她驚恐的向四方看去,好像有什麼恐怖的事情即將發生一樣,一旁的杜蘭德立即問道“娜塔莎,你發現什麼了?”

“不知道……但是,我感覺到一股讓我恐懼的力量正在靠近,有東西……想殺了我!”娜塔莎的寒毛都立了起來,雙眼中瞳孔急速收縮,顯然她不是在跟衆人開什麼玩笑。

而就在此時,蘇瑾的精神力忽然掃到一個龐然大物正在靠近,他立即提醒衆人道“都小心,七點鐘方向,有一個大傢伙靠了過來!”

幾人立即向蘇瑾所說的方向看去,但那裏似乎古井無波,就在幾人心生疑惑的時候,蘇瑾忽然喝道“來了!”

只見雲海忽然間一陣翻騰,有什麼東西正從雲海下衝上來,同時一股巨大的怒吼聲也隨即傳入衆人的耳中。 雲海翻騰如同怒濤涌動,而隨着那聲怒吼的出現,蘇瑾和神無都臉色一變,他們已經猜到那是什麼了,只是杜蘭德和奧斯卡,娜塔莎這些西方文明的宿主還沒有意識道。

不過很快他們也明白了那是什麼,因此此時一個巨大的頭顱已經從雲海下衝了出來,那是龍!一個屬於東方神話傳說中的神龍!

“該死!”蘇瑾眼皮一跳,難怪娜塔莎會提前有所感應,恐怕這條神龍就是衝她來的,因爲她可是繼承了西方巨龍的血脈。

娜塔莎能夠清晰的感受到神龍的怒火,同樣能夠感受到他無與倫比的力量,所以她纔會感到恐懼。

“怎麼辦!?”奧斯卡問了一句,現在他們必須統一行動,並不然這條神龍將在他們剛剛進入天級事件的時候,就讓他們全部隕落。

“殺!剛剛進入事件,我們不能有任何戰損,不然接下來就更沒有辦法了!”杜蘭德身爲宿主中的第一高手,殺伐極其果斷,神龍又如何?他們五個可都是能夠媲美半神的存在,五人聯手就算是傳說中的神獸也殺的了。

幾人都微微點頭,娜塔莎怒吼一聲壓制着自己心中的恐懼,她的身體長出鱗片和利爪,轉瞬間就化成了一個不必神龍小多少的巨龍,然後向神龍衝了過去。

杜蘭德召喚出石中劍,只見他咬破自己的手指,一滴精血滴落在石中劍上,石中劍的劍身外立即騰起一道巨大的光焰,然後杜蘭德手持石中劍便跳上了神龍的身體。

奧斯卡直接化作一團陰影,然後將自己拉伸對神龍進行捆綁,神無並沒有立即出手,他的力量在這種混戰中更容易傷到自己人,所以暫時只能觀戰。

蘇瑾也毫不猶豫衝向神龍,他雖然個頭沒有娜塔莎和龍王那麼巨大,但力量方面並沒有太大的差距,而且因爲他的個頭更小,力量集中在一點如同釘子一般,反而能夠對神龍造成巨大的傷害。

雲海之中,大戰攪動風雲,一些山峯被娜塔莎變化的翡翠巨龍和神龍直接砸成碎片,蘇瑾,奧斯卡和杜蘭德幫忙牽制,漸漸的神龍落了下風。

“吼……!”一聲龍吟,神龍張口噴出一道火焰,那火焰的溫度奇高,而蘇瑾和杜蘭德正在他的攻擊範圍之中。

就在火焰將要擊中兩人之前,那些火焰忽然消散變成了一團煙霧,只見遠處的神無向兩人點了點頭,表示龍炎由他來解決。

有了神無的牽制,四人打的就更無所顧忌了,奧斯卡的影子困住了神龍的利爪,娜塔莎則狠狠抱住神龍,杜蘭德的石中劍將神龍的尾巴斬斷,蘇瑾更是掀起了一片片龍鱗。

終於,神龍似乎也發現自己不是這幾個小東西的對手,他憤怒的長吟,衆人只見神龍通體變紅,蘇瑾精神力一掃立即道“都小心,神龍要自爆了!”

“自爆!?”幾人對神話生物多少都有了解,但從來沒聽說過神龍會自爆,不過在天級事件中有些事情本身就無法以常理來解釋,遇上了只能認命!

“別讓他自爆,我要他的精血,都是我的!”娜塔莎彷彿瘋了一樣,她極度渴望神龍的精血,她感受到了一種特殊的力量波動,和他非常契合。

“放心吧!他爆不了!”神無冷笑一聲,他雙手狠狠的拍在一起,而後只見神龍腹中的紅色漸漸消退,神龍發出絕望的長吟。

神無的力量可以控制溫度,其強大到連神龍的龍炎都在控制範圍之內,他強行將神龍用來自保的熱量轉化了。

在神龍的絕望中,娜塔莎順着被蘇瑾掀掉龍鱗的地方咬破了神龍的防禦,大口汲取神龍的精血。

神龍巨大的身體掙扎了幾下,便緩緩失去了活力,不再動彈,而娜塔莎則激動的長嘯,她汲取了大量的神龍精血,現在身體上居然開始散發出耀眼的光輝。

“太好了,我感覺自己……簡直馬上就要踏過那一步了!”娜塔莎恢復人形,她回味的閉着眼睛,感受自己的力量又強大了不少。

“那就是說還無法踏過了?”蘇瑾問道。

娜塔莎點了點頭,她道“差一點,但是我能夠感覺到,這次事件中我一定能夠成神!”

面對娜塔莎的自信,蘇瑾幾人也沒有說什麼,這事情對他們來說反倒是一種鼓舞,剛剛進入天級事件,娜塔莎就得到了蛻變的機會,那說明他們也有這種機會。

但蘇瑾卻面露難色,他打開自己的地獄手冊查看了一番,然後給衆人看到“我雖然不想給大家潑冷水,但是……我們該怎麼完成這次事件?”

蘇瑾的地獄手冊上一片空白,沒有事件介紹,沒有支線任務,甚至連主線任務都沒有,也就是說他們無法得知完成這次事件的前提是什麼!

衆人連忙也去查看自己的地獄手冊,結果都是一樣的,和蘇瑾的地獄手冊一樣,他們也沒有事件介紹,支線任何和主線任務,所有人都被困在這裏了。

“那怎麼辦?難道說不成神不能離開這個事件麼?”杜蘭德疑惑的問道。

蘇瑾想了想後點頭道“恐怕真的是這樣,我之前調查過關於諸神墓穴的資料,你們對諸神墓穴也有了解,其中一點我想大家都記得,那就是……每次諸神墓穴打開,都必定有人成神。”

“假設以前進入過諸神墓穴的人和我們一樣,也沒有支線和主線任務,但是可以肯定他們確實有人離開了諸神墓穴事件,而且是有人成神,那麼是不是說……這次事件的離開條件就是至少有一人成神呢?”

對於蘇瑾的假設,幾人表示贊同,他們幾人都是戰鬥類的強者,雖然智謀方面也不錯,但顯然和作爲團隊智囊的蘇瑾比起來還是要遜色一些。

“成神就能離開麼?太好了,這不就是我們渴求的麼?”奧斯卡咧嘴笑了笑,他們幾個不畏死亡來到這裏,所追尋的不正是成神兩個字麼!

“前行,希望那座樓閣中會有我們想要的!”杜蘭德舔了舔嘴脣,一股渴望感讓他渾身戰慄!

幾人繼續向前,很快他們就來到了樓閣外,走近之後他們才發現這座樓閣的建造有多少奢侈,地面全部是最好的玉料,樓閣的主體則是用鑽石所搭建,不過對於幾人來說這些名貴的材料並無意義,如果他們喜歡的話,隨時可以在地獄手冊兌換一大堆來。

樓閣內部黑暗一片,但是幾人隱隱能夠聽到動人的梵唱,他們五人踏上樓閣,腳下立即浮現出白色的蓮花。

“步步生蓮?”蘇瑾和神無都眼中一亮。

就在幾人要繼續向前的時候,杜蘭德卻忽然攔住了他們,杜蘭德道“不對勁!你們看到了大門前那兩個石像了麼?”

“活的!”神無毫不猶豫的說道。

幾人都微微一愣,神無解釋道“溫度,我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他們蘊含的溫度,那絕對不是冰冷的石像該有的溫度,他們更像是某種看起來像石像的生物。”

蘇瑾聽他這樣一說,立即催動精神力去探測,就在他的精神力覆蓋兩個石像的一瞬間,兩個巨大的聲音在他的腦海中響起。

“邪魔!”“退散!”

“噗……!”蘇瑾口中吐出一口鮮血,那兩個聲音簡直就像兩柄巨錘,直接打在了他的腦袋上,痛苦的感覺讓他險些暈過去。

“活的!”蘇瑾掙扎着吐出兩個字來。 蘇瑾的傷勢不算重,只不過是剛纔猝不及防下精神受到振盪纔會吐血,但這也從另外一方面證實了兩尊石像的強大,以蘇瑾現在可以媲美神明的精神力都會受傷,那麼這兩尊石像恐怕都是準神級的存在,比半神更強一分。

蘇瑾遇到過不少半神,暗黑童話中的王子就是一個半神,不過他在那片受到禁錮的天地中,雖然有了半神的境界,戰鬥力明顯要差很多,然後就是神鬼列車中的豬頭神明,那也是一個半神,不過他就強大的多了,揮手間便斬殺了當時實力已經不俗的楚義。

而準神比半神更加強大,他們的力量已經無限接近神明,只不過因爲某些原因走不出那一步,而蘇瑾這個五人小隊,可以說都勉強算是準神。

他們現在人人都是能夠斬殺半神的存在,但又無法成爲神明,但都是準神,恐怕兩尊石像比他們要稍微強大一分。

“強行擊殺麼?”神無說道。

娜塔莎搖了搖頭,她剛纔得到了神龍精血的滋潤,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實力又提升了幾分,她覺得恐怕現在小隊裏最強大的已經不是杜蘭德,而是自己了,但是正因爲如此,她也感受到了兩尊石像的強大,或許五人聯手能夠擊殺石像,但她隱隱覺得如果那樣做的話,肯定會有損傷。

“石像很強大,如果選擇擊殺,我覺得我們必然會有損傷,那不合算!”娜塔莎毫不猶豫的說道。

蘇瑾也在一旁點頭道“我也這樣覺得,而且現在剛剛進入天級事件而已,出現在我們面前的阻礙就如此強大了,如果我們需要一路搏殺下去的話,那恐怕走不了多久我們就會全員戰死,所以……想一想其他辦法吧!”

幾人雖然都非常強大,但也不是那種沒腦子的傢伙,不然的話也不可能成長到今天這一步,所以如果可以繞過去的話自然不會有人反對。

“我來試試吧!” 儒道至聖 奧斯卡的身體忽然變化成了影子,然後快速向着兩尊石像的中間躥了過去,他的速度非常快,眨眼間就已經靠近了石像。

但就在奧斯卡靠近的瞬間,兩尊石像也動了,其中一尊直接一腳踩向奧斯卡化成的影子,一般來說奧斯卡化成影子的時候,對物理攻擊是免疫的,這一點在之前三天的對戰中,所有人都很清楚了。

但是奧斯卡此時卻選擇了躲避,他似乎感應到了什麼,影子猛的扭曲轉折,想要躲開石像的大腳,而另一尊石像也隨即發動,他手中一柄長劍狠狠的插向地面的奧斯卡。

此時的情況只有奧斯卡自己清楚,他能夠感受到石像的力量波動,一旦自己被擊中絕對下場悽慘。

可即使知道不能被擊中,奧斯卡也有些絕望了,因爲他發現自己的速度變慢了,在石像周圍,似乎有一股特殊的力量,讓奧斯卡的感覺就好像身處水中一般,速度越來越慢。

一道寒光刺來,奧斯卡努力使自己的形狀發生轉變,他順利躲過石像手中的長劍,但下一秒奧斯卡直接被另一尊石像一把抓住,然後衆人看到了一個詭異的場景,奧斯卡化成的影子被石像從地面抓了起來。

看起來奧斯卡就好像一條黑色的蛇一樣,在石像手中不停的掙扎扭動,但石像雙手猛的用力,衆人便看見奧斯卡化成的影子瞬間碎成了幾節!

衆人愣住了,奧斯卡的影子被掐斷後就消失不見,這讓幾人有些不知道怎麼辦,奧斯卡死了麼?排名第六的強者就這樣死了?

但就在下一秒,一道白光忽然在幾人面前升起,奧斯卡完好無損的出現在了幾人的面前。

“你沒事就好。”杜蘭德長出一口氣,拍了拍奧斯卡的肩膀,他之前就和奧斯卡關係不錯。

但奧斯卡的臉色卻非常難看,他忽然張開雙手給幾人看,只見一塊晶石和一個玩偶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但是已經破損不堪了。

“嘶……!”幾人倒吸一口涼氣,一塊傳送水晶,一個替死人偶,奧斯卡爲了活命居然一次性使用了兩個道具。

“你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麼?”杜蘭德皺着眉頭問道,他確實比奧斯卡強大,但是不代表奧斯卡是弱者,如果連奧斯卡都需要使用兩件道具才能夠活下來,那麼其他人面對石像的時候,基本上也是有死無生。

“別人我不知道,但當我進入石像一定範圍之內,速度就受到了影響,而且那兩尊石像似乎能夠突破緯度對我進行攻擊,在他們的面前,變成影子毫無意義。”奧斯卡臉色蒼白,顯然剛纔的遭遇還讓他心有餘悸。

幾人面面相覷,現在該怎麼辦?兩個石像就把他們向前的道路給鎖死了!

蘇瑾則默默的看着兩個石像,一旁的神無看向蘇瑾道“你那個剔骨刀小隊,你是智囊吧?作爲智囊,這個時候是不是該起點作用了?”

蘇瑾對神無的嘲諷毫無反應,他依舊在盯着兩個石像看,而腦袋裏則正在回放剛纔奧斯卡經歷的場景,從他衝向石像到被殺死,每一幀,每一幀,蘇瑾都沒有放過。

“喂,你有沒有聽到……!”神無有些不爽。

“他們動了!”蘇瑾忽然說道,他雙眼中泛出光彩,嘴角露出笑容,轉頭對幾人道“他們動了!”

“你……什麼意思?”杜蘭德不明所以的問道。

奧斯卡則若有所思,忽然間他眼中也露出亮光,看向蘇瑾道“你的意思是剛纔我衝擊的時候,兩個石像進行了移動。”

蘇瑾微笑着點頭,他道“沒錯,剛纔你在衝擊的時候,雖然範圍很小,但他們確實移動了,也就是說……我們或許可以用些其他的辦法來進入這個樓閣。”

“調虎離山?”神無身爲東方文明的宿主,立即就猜想到了蘇瑾的意思,不過他皺眉道“可問題是怎麼調虎離山?奧斯卡這種可以無視物理攻擊的類型都被擊敗,其他人上去更是死路一條吧!?”

蘇瑾此時忽然將目光轉向杜蘭德,他笑道“能打沒問題,我們這裏有個不怕死的,杜蘭德先生……接下來就靠你了。”

杜蘭德嘴角抽搐了幾下,他有些發虛的看向兩座石像,向蘇瑾問道“智囊,還有其他備用選項麼?”

“抱歉,我覺得這是最好的選項,反正你手上還有替死人偶和傳送水晶,實在不行就果斷一點。”蘇瑾咧嘴笑了笑,地獄手冊第一人被自己當做打手,這感覺挺不錯的。

不過杜蘭德到底是地獄手冊第一人,沒有做任何準備就衝了上去,蘇瑾在後面喊“杜蘭德先生,麻煩你死遠點,有多遠死多遠!”

旁邊的三人都看向蘇瑾,蘇瑾見幾人看他,笑道“簡單直接,說太多了怕他反而領悟不了!”

杜蘭德咬牙衝了上去,他剛衝到兩尊石像面前,忽然間一尊石像一腳踩下來,杜蘭德連躲都沒躲,直接被石像踩在了腳下,當石像的大腳挪開後,衆人只看見地面有一張肉餅。

“好生猛,不過都說讓他死遠點了。”蘇瑾很是不高興,這個地獄手冊第一人怎麼理解能力這麼差。

就在蘇瑾生氣的時候,那張肉餅忽然蠕動起來,眨眼的工夫就重新變成了杜蘭德,而復生的杜蘭德毫不猶豫直接向旁邊衝了過去。

兩尊石像似乎也沒有預料到杜蘭德會死而復生,立即向杜蘭德追了過去,又是一腳踩過去,重新將杜蘭德踩成肉餅。 杜蘭德的復生能夠非常強大,不死之身這幾個字可不是說笑的,不過在兩座石像的追殺下顯得非常狼狽,基本上逃不出去幾十米就會重新被踩成肉餅,不過也正因爲如此,很快他就將兩座石像牽扯出去了幾百米的距離。

“上!”蘇瑾低喝一聲,只見四人猛躥而出,殺向樓閣的大門,兩座石像還在追殺杜蘭德,此時想回追已經來不及了。

“神無!”蘇瑾再次低喝,神無立即雙手猛地一拍,只見在兩尊石像的身體周圍,一層冰甲忽然浮現,轉瞬間兩尊石像的冰甲就變成了冰山,杜蘭德趁機也像大門跑來。

但是神無製造的冰並不能抵擋神像哪怕一秒,只不過他也不在意,只是不停的製造冰山困住兩座石像,爲杜蘭德的逃竄提供時間。

很快杜蘭德也追了上來,五人已經衝入樓閣,他們看見的是氤氳的光彩和壯麗的彩柱,而在他們身後兩尊石像怒吼連連,卻死死的停在了入口前不敢進入。

“作戰成功!”蘇瑾拍了拍杜蘭德的肩膀說道。

杜蘭德沒好氣的瞪了蘇瑾一眼,你作戰是成功了,但我地獄手冊第一人的臉面都丟盡了,被兩尊石像當做地鼠一樣打,真的好氣呀!

幾人將目光看向樓閣內部,這裏簡直就像仙境一般,四周都是七彩的氤氳之光,有些地方有液體滴落,散發着迷人的芬芳之氣。

“這些是……純能靈液!”娜塔莎露出驚喜之色,她對幾人道“在這裏停留片刻吧!這些東西對我們來說大有用處,不管我們的肉身到達了什麼程度,它都可以幫我們更加凝練,可以說是最好的提升肉身強度的寶物。”

“沒必要停留吧!用些容器收集一些便是了。”奧斯卡說道。

娜塔莎卻搖頭道“不行的,純能靈液產生後要不了多久就會揮發,遇到了只能馬上使用,沒有別的辦法。”

被娜塔莎這樣一說,幾個人都點頭同意了下來,畢竟這樣的好東西在其他地方都是珍寶中的珍寶,而且這次事件也沒有時間限制,大家暫時停下來也不是什麼大事。

樓閣裏能夠產生純能靈液的地方不少,五個人各自尋找一處坐下來沐浴就行了,蘇瑾一接觸到純能靈液就體會到了其中的好處,自己的肌肉在被純能靈液觸碰的瞬間,就有黑色的雜質滲了出來。

要知道蘇瑾的肉身已經非常強悍了,魔神之體可不是玩笑,可以說蘇瑾的身體已經純粹如玉,但是在純能靈液的沐浴下居然還能夠滲出雜質,可見其不凡。

時間一點點過去,蘇瑾的肉身已經從肉色變成了透明的琉璃色,彷彿玉石由玻璃吹制的人形雕像一般,如果不是他胸口還在呼吸起伏,恐怕沒有人會認爲這是一個活人。

而就在所有人都沐浴在純能靈液的美妙中之時,忽然一顆巨大的眼球飄入了樓閣之中,那枚眼球一進入樓閣就開始汲取氤氳之氣,但他馬上也就發現了蘇瑾等人的存在,當他發現幾人的存在時,立即怒不可遏,眼中一道白光激射而出,直接將娜塔莎打成了灰燼。

幾人大驚失色,立即起身準備逃竄,但此時蘇瑾的聲音傳入了幾人的腦中“所有人不要動,這是個精神力體,逃走對他來說是沒有意義的。”

眼球出現的第一時間蘇瑾就發現了,因爲他感應到一股和自己非常相似的力量,那是純粹的精神力,不算是非常強大,但卻極度的凝練,那股白光也是精神力的凝練。

https://ptt9.com/100373/ “不跑怎麼辦?等死麼?”奧斯卡在心中對蘇瑾進行迴應,但他還是聽了蘇瑾的話,沒有動彈,這對他來說非常的冒險,沒有了傳送水晶和替死人偶,只要他被擊中,結果就是真正的身死道消。

“我是精神力者,我對他最瞭解,現在我爲你們佈置了一道精神力屏障,只要大家不動,他就看不見你們!”蘇瑾的聲音再次在幾人的腦海中響起。

蘇瑾小心翼翼的佈置了幾道精神力屏障,這不是什麼精妙的技巧,但是需要大量的精神力,稍微弱一點都有可能出現疏漏,那麼有可能就要有人付出生命的代價。

娜塔莎那邊並沒有真正的死去,她在最後關頭髮動了替死人偶,好歹算是保住了一條命,現在同樣在蘇瑾的精神力屏障的保護下。

眼球對於忽然消失的幾人顯然有些感到意外,它不甘心的繼續搜尋,過了大概半個小時後才一溜煙的飄走。

幾人長出一口氣,奧斯卡向蘇瑾道謝“多謝了!”

“不用,這次事件大家既然是隊友,自然守望相助。”蘇瑾搖了搖頭,這次事件很困難,他們每個人的力量都很重要,他自然會盡可能的保住每一個人。

“看來這裏不是一個安全的地方,如果等下再出現一個類似的生物,我們可就未必有辦法活命了。”娜塔莎滿頭都是冷汗的說道。

蘇瑾點頭,這次真的是幾人運氣好,來的居然是一個精神力生物,在蘇瑾能夠控制的範圍內,不然的話恐怕真的會有人隕落。

“走吧!純能靈液我們也汲取了不少,已經足夠了。”杜蘭德對幾人說道,他現在身體一片赤紅,顯然得到了不少的好處。

幾人之前就觀察過了樓閣的構造,他們現在處於樓閣的最底層,現在只要向上爬行就可以了,一個轉折式的樓梯正是登向二樓的通道,只不過這個樓梯對於幾人來說巨大無比,想要爬上去和登山沒什麼區別。

好在幾人對此並不在意,以他們的能力別說是爬山,就算是摧毀一座山也是易如反掌,可以說樓梯的大小可能是他們在這次事件中遇到的最小的困難。

幾人開始通過樓梯向上,不過走了沒有一會娜塔莎就發現了一些事情,她對幾人道“難怪這個事件被稱作諸神墓穴……你們看看這座樓是由什麼建造的。”

幾人順着娜塔莎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不遠處的牆壁上的一顆顆巨大的顱骨,那些顱骨形態各異,但毫無疑問都曾經屬於某些強大的生物,很有可能就是神明。

“不止那些,看看我們的腳下吧!”蘇瑾也開口說道,他指了指衆人的腳下。

衆人低頭看去,這才發現自己腳下的哪裏是什麼樓梯,而是一根根巨大的大腿骨,只不過被拼湊在一起,組成了這條樓梯而已。

“嘿嘿……諸神墓穴,有點意思啊!”神無嘿嘿怪笑,剛纔的純能靈液他可能是所有人中得到好處最多的,因爲之前在衆人之中,他的肉身最弱,蘇瑾是魔神之體,娜塔莎本身就能化身翡翠龍王,剛剛又得到了神龍精血,肉身也無比的強大,杜蘭德則是貨真價實的不死之身,自然不必多說,就連奧斯卡也曾經專項強化過自己的肉身,只有神無之前似乎並沒有進行過任何肉身強化。

所以神無在沐浴純能靈液的時候,那纔是真正的脫胎換骨,他自己都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變化,骨骼都變得無比強悍,散發着溫潤的光彩。

一階階向上,很快衆人就能夠看見二樓了,相比充滿了氤氳之氣的一樓,二樓就沒有那麼光鮮了,反倒是處處都是血腥氣,幾人還沒上去就有一種令人作嘔的感覺。

“小心點,這地方……有點不太平啊!”杜蘭德小心翼翼的說道,他剛剛要踏入二樓,忽然間胸前的一塊玉石便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神明化作的厲鬼!”所有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厲鬼本身就非常難纏了,以五人的力量如果能力不被壓制,自然無懼,但是在事件中他們的力量一般都是受到限制的,所以即使是他們在遇到厲鬼的時候也只有逃竄的份,更別說現在這些居然是神明化作的厲鬼。

都市妖孽狂醫 幾人面面相覷,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通過二樓幾乎成了不可能的事情,杜蘭德嘗試向前一步,結果他胸前的玉石直接爆開,炸成了粉末。

“嘶……!”杜蘭德倒吸一口涼氣,他額頭上冷汗都冒出來了,對幾人道“不行,前面太危險了,我這塊玉石是甲級靈能道具,就算遇上最兇狠的厲鬼也能夠支撐很長時間,但剛纔我還沒有靠近它就爆開,那些……神明化作的厲鬼,恐怕相較真正的神明都不會弱到哪裏去,而且因爲他們現在的處境,他們將比神明更加具有攻擊性,完全無法溝通。”

一時間五人似乎陷入了絕境,他們必須要向上前行,呆在這裏於事無補,總不能永遠被困在樓閣之中。

“蘇瑾,你的精神力在應對厲鬼方面應該有特殊的功效吧!?”娜塔莎向蘇瑾問道。

蘇瑾苦笑着搖頭,他道“如果是一般的厲鬼我肯定能夠應付,就算是直接滅殺他問題也不大,但現在的問題是……他們是神明化作的厲鬼,我們華夏有一種對神明的稱呼叫做仙!而這些說是鬼仙也不爲過。”

蘇瑾自認應付不了這些厲鬼,就算是自己真的成神了,擁有神級的精神力,也許能夠應付一兩個這樣的厲鬼,可他現在還不是神明,並且二樓何止一兩個?那些厲鬼簡直就是在開派對!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