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衆人一片愕然。

這怕是個傻子吧?穩賺不賠的買賣不做,還敢當衆駁回“風城一刀”任一刀的面子?真是壽星老兒上吊——活的不耐煩了!

“廢……雲楓,人要懂得知足,見好就收!趕緊的,回去做飯!”唐桐見狀,只嚇得六神無主,立即衝上來便要拉着雲楓離開。

“哦?你不敢?”任一刀笑吟吟地看着雲楓。

雲楓坦然道:“我只解這塊十二萬的石頭,剩下的一塊不跟你賭!”

“好,成交!”任一刀很是乾脆應了下來。

他自然識得雲楓在石頭上畫出的線條,知道即便以自己的技術,要完整地按照那些線條解石只怕也不能百分百保證。

如果雲楓當真可以做到,那趁機將他拉到自己麾下,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區區數百萬換來一個解石天才,對於自己的玉石生意絕對是穩賺不賠的大好事!

雲楓一言不發上前,操縱着解石機,直接上手。

和方纔顧石開那令人眼花繚亂的手法相比,雲楓的動作幾乎沒有什麼看點。

可是隨着他一刀刀下去,任一刀的臉色卻越發凝重。

待到第五刀下去的時候,圍觀者中發出了一聲驚呼。

“快看,出綠了!”

“天啊,竟然是……極品帝王綠!”

……

又是兩刀下去,一塊嬰兒拳頭大小的帝王綠翡翠完整地呈現在了衆人面前。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顧石開滿臉驚愕。

肖石三臉上的懊惱之色愈發濃郁,腸子都悔青了。

方纔那標價十四萬的原石,竟然開出了市價兩百萬的冰糯種翡翠。而現在這塊標價十二萬的原石,竟然開出了市價至少六百萬以上的極品帝王綠翡翠!

按照任一刀先前所說,無論出什麼貨,他都以三倍市價收購,那豈不是意味着這塊翡翠可以賣到一千八百萬?

任一刀倒是乾脆,很爽快地填好了支票見到了雲楓手上。

唐桐徹底石化。

圍觀者看向雲楓的眼睛都綠了。

總共選了三塊原石,兩塊都開出了天價翡翠,瞬間賺了兩千八百萬!

“小子,這塊石頭我不賣了!這是四萬五千塊還你,石頭歸我!老子反悔了!”肖石三突然把一沓鈔票拍在了雲楓面前,便準備拿回僅剩的那塊石頭。

短暫的沉寂之後,圍觀者瞬間爆發出震天吼聲。

“哪有這樣做生意的?簡直不要臉!”

“四萬五就想買走石頭?我出十萬,石頭歸我!”

“不行,我出二十萬!”

“五十萬!”

……

不到三分鐘的時間,一塊毫不起眼的石頭被抄到了三百萬的高價。

肖石三一臉憤怒卻又無計可施,最後一咬牙一跺腳吼道:“三百五十萬,這塊石頭是我的,誰都別想拿走!”

“嘶……”圍觀者一陣唏噓,沒有人再出來喊價。

肖石三生怕別人再出價,立馬轉賬給雲楓完成了交易,寶貝兒似地把那塊原本只有四萬五千塊的原石抱在懷裏。

“我已經買了石頭,你是不是可以幫我解了它?”肖石三看了看雲楓畫的解石線條,臉上浮起了爲難之色。

畢竟,顧石開四刀切壞原石賠了一千萬的例子還活生生擺在眼前。

“可以啊!不過按照你們的規矩,一刀五萬!嗯,這塊石頭解出來,怕是要二十刀……”雲楓掏出了一支菸,“噠”地一聲點上,深吸了一口,淡淡說了一句。

帝國吃相 “你!”肖石三剛要爆粗口,卻硬生生嚥了回去,猶豫片刻,這才躊躇着道:“好,一百萬,幫我解了它!”

“拿錢吧!”雲楓很乾脆地答應,轉身瞥了唐桐一眼道:“把你卡號給他,之前賠的一百萬給你要回來了!”

唐桐一愣,立馬將卡號報給了肖石三。

收到轉賬成功的信息後,唐桐站在雲楓面前,很乾脆地叫了一聲“姐夫”。對雲楓,他現在是發自內心的欽佩。

一個談笑間就能憑着三塊毫不起眼的石頭賺到幾千萬,還給自己出氣的人,會是窩囊廢?

“錢我付了,你是不是可以開工了?”肖石三強忍着心頭的怒火說道。 雲楓沒有拖延,很快就將第三塊石頭解開,得到了一顆市價在四百萬左右的翡翠。

算下來,肖石三基本上不賺不賠。

“小兄弟,可否借一步說話?”任一刀上前邀請。

“不好意思,時間不早了,我得回去給老婆做飯了,改天再聊吧!”雲楓一口拒絕,直接離開了玉石城。

“師父,這小子給臉不要臉,要不要把他給……”顧石開湊上來做了一個砍的動作。

“不急!這是個人才,不過龍遊淺譚不足爲懼,再觀察觀察吧!”任一刀淡淡一句,臉上閃過一縷冷笑。

顧石開重重吐了一口痰道:“什麼人才,就是走了狗屎運!”

“運氣?你覺得他只是靠運氣?石開啊,你還是太年輕了!”任一刀嘆息一聲,若有所思地搖了搖頭。

“小子,你給我等着!我會讓你付出代價!”肖石三看着雲楓背影,陰沉着臉嘀咕一句,渾身殺意。

“姐夫,你今天真是太帥了!”

“姐夫,以前是我狗眼看人低,給你道歉,真誠道歉!”

“姐夫,我能拜你爲師嗎?”

……

一路上,唐桐各種獻殷勤,雲楓直接無視。

“對了姐夫,有件事忘了跟你說……”唐桐突然有些猶豫地道:“其實我姐現在應該沒回家……”

“嗯?”雲楓眉頭一皺,隨即嘴角浮起了一抹笑意,頗有深意地道:“小舅子,改天還想賺零花錢不?”

“想想想!”唐桐聞言大喜,忙不迭地道:“姐夫,以後我會堅決做一個合格的小叛徒……啊不,我會幫你上了我姐的牀……那個,其實我姐今天被我媽打發去見趙東陽了!”

“不早說!送我過去,立刻!”雲楓眉頭一皺催促一聲,隨即又道:“知道你姐有什麼很喜歡的東西嗎?”

“姐夫,你這可問對人了!我這就帶你去!”不得不說,唐桐這個小舅子一旦改口了確實很上道,身爲姐夫的雲楓很滿意。

半個小時後,筵席樓前。

“姐夫,我就不跟你進去了,我覺得還是當個臥底對你比較有利!”唐桐招呼一聲便一溜煙兒跑了。

雲楓也沒有勉強。畢竟剛剛纔給這個“臥底”指點了賭石的一招訣竅,他自然會迫不及待地嘗試一把了。

筵席樓,楚天集團旗下的一家高檔酒店,在風城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雲楓到了門口才發現,自己進不去。因爲沒有預約,人家壓根不接待!

“吆,這不是唐家的那個上門女婿嗎,怎麼有空到這裏來了?”嬌滴滴的聲音響起,一個打扮得異常妖嬈的女孩挽着一個衣冠楚楚的青年,來到了雲楓面前。

雲楓眼睛眯起了三分看了眼前這兩個人一眼,沒有說話。

說話之人乃趙東陽遠方堂妹趙紫嫣和他男友李天逸,和唐夢雪是同學,去過曙煜之都別墅區幾次,他自然認得。

“現在這年頭還真是什麼怪事都有!一個家庭煮夫竟然也敢跑到筵席樓這樣的地方晃盪了?我沒看錯吧?”李天逸皮笑肉不笑,滿是嘲諷。

“你沒看錯呢!這廢物三年了都沒爬上過媳婦兒的牀,竟然還有臉跑出來丟人現眼!聽說前幾天出車禍了,沒想到還活着!”趙紫嫣一臉鄙夷。

“有道是好人命不長,禍害遺千年嘛!他這種廢物,命很長的!”

“不過幸好他那方面不行上不了夢雪的牀,不然我哥哥不就沒戲了?”

“走吧走吧,和這種廢物站在一起,沒得沾了黴氣,呸呸呸!”

趙紫嫣和李天逸一唱一和,得意大笑中進了筵席樓。

“這位先生,如果您沒有預約的話能不能……”

門口的迎賓人員聽趙紫嫣和李天逸一番話,也知道了眼前這個男子正是人盡皆知的唐家廢柴女婿雲楓,當即上前準備請他離開。

“哦,那個……有這張卡可以進去嗎?”雲楓想到了那張楚天集團一號金卡,當即掏了出來。

“對不起先生,這裏沒有預約的話任何卡都不……啊,先生您好!請收好卡,我這就叫經理過來!您請!”那迎賓人員看清了雲楓手中的楚天集團一號金卡後,突然像觸電了般打個哆嗦,立即換了一個人,態度恭敬,卑躬屈膝,就差直接跪下了。

“不用了,能進去就行了!忙你的吧!”雲楓收起了卡,大搖大擺進入了筵席樓。

當看清了面前的情景後,雲楓的臉色陰沉下來。

不遠處,唐夢雪正站在那裏,有些手足無措。而衣冠楚楚的趙東陽則手捧一束藍色妖姬,單膝跪地。

“夢雪,我一直都喜歡你!我知道你當初是迫不得已才和那個廢物結結婚,但是這麼多年了我對你的心意一點都沒變!”

“嫁給我吧!以後我會一心一意對你,給予那個廢物不能給予你的一切!”

“我知道你的公司最近財務上出了些問題,只要你肯答應嫁給我,我立馬可以給你一個億的彩禮!”

“夢雪,我愛你,嫁給我吧!”

雲楓便是再笨,也知道這是幹嘛了。

還沒離婚呢,就在這裏求婚,這是當我這個合法丈夫不存在?

再說你求婚就求婚,老是踩我幹什麼?

筵席樓中央的大屏幕,大大地投出了“唐夢雪,我愛你”幾個大字。

“嫁給他,嫁給他!”

有人帶頭,頓時一陣喝彩聲響起,顯然趙東陽爲了這一幕下了不少功夫。

雲楓嘴角微微揚起,從旁邊的花盆中隨手摘了兩朵花,晃晃悠悠上前。

“吆呵,還真是感人啊!不錯,不錯!老婆,要不你就答應他吧?這種過家家玩玩也無妨的!”帶着十足玩味的聲音,清清晰晰地傳進了每個人耳朵中,讓趙東陽好不容易營造的浪漫氛圍瞬間煙消雲散。

當看清楚來人竟然是雲楓後,所有人都愣住了。

這窩囊廢竟然敢在這大庭廣衆之下稱呼唐夢雪爲“老婆”?而且還慫恿自己的老婆答應趙東陽的求婚?這是想在自己頭頂種植綠色大草原的節奏?

“老婆,這兩朵花送給你!跟我回家吧?”雲楓絲毫不理會衆人目光,笑吟吟地將剛剛隨手摺的兩朵花遞給了唐夢雪。

“……”所有人都無語了,等待着唐夢雪的耳光扇在雲楓臉上的那聲脆響。

“好的夫君,我們回家!”唐夢雪乖巧地點了點頭,挽住了雲楓的胳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