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血神宮的未來,只能有一個繼承者!

而白寒擎的出現,必定會影響到萬崆的計劃。所以,無論他和白寒擎之間有沒有仇怨,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放在任何地方都是通用的!

咻!

下一刻,萬崆便是陡然間消失在原地,他一拳直接轟向了白寒擎!雷動域之中早就被人提前設下了真元禁制,所有人都無法動用體內真元。這也就意味着大家都是平等的,無論是逆命境還是仙府境,他們都只能發揮出最純粹的肉身力量。

可即便是肉搏戰,萬崆的戰力也是不容小覷的。

“你要殺我?”

萬崆的出手雖然很快,但白寒擎的感知也是非同小可,他一個側身便是躲過前者的攻擊。他眼中閃過一絲茫然之色,困惑道:“爲什麼?”

他明明沒有得罪過萬崆,而且大家都是血神宮的弟子,爲什麼要自相殘殺呢?

“你的存在,對於我是一個障礙。”

萬崆冷冷道。

他和白寒擎本就沒有所謂的私人仇怨,他想殺白寒擎也純粹只是因爲他認爲後者會擋到自己的路。所以他必須要排除一切異己,將任何可能威脅到自己的人提前扼殺在成長的搖籃中。

“難怪師尊說過讓我小心你……”

白寒擎搖了搖頭。

當下,他便是和萬崆戰了上去。他雖然沒有害人之心,但也不至於傻到任人宰割。令人震驚的是,始終低調行事的他,其戰力居然跟萬崆不相上下!

兩人打得勢均力敵,看那樣子顯然是在短時間內很難分出勝負了。

雖然沒有真元的差距,但白寒擎的實力之強依舊是讓衆人大跌眼鏡,他們這時才注意到原來這位同樣出身自血神宮的俊美青年,居然擁有着如此恐怖的實力。

“果然還是忍不住了嗎?”

見萬崆出手襲殺白寒擎,路陵羽低笑一聲,道:“也好,反正平靜的局面已經被打亂了,那就讓我把它攪得再亂一些吧!”

下一刻,只見他大聲道:“諸位,你們睜大眼睛仔細看看那邊的林隕。他就算不祭出仙府也能夠抵擋住天雷,這意味着什麼,難道你們心裏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嗯?”

此話一出,原本在專心修煉的林隕驀然睜開雙眸,冷冷地盯向了路陵羽。

這個城府極深的靈霄派弟子,又想做什麼?

“路陵羽,你想說什麼?”

林冬寒聲道。

他有種不祥的預感,路陵羽一定是又想出了什麼陰損的毒計。而這個毒計,針對的便是林隕。

“我只是想提醒一下諸位,如果有強敵出現的話,大夥應該同仇敵愾,先聯手將那個強敵解決了纔是正確的。至於我們之後的爭鬥,那也只是我們自己的事情不是嗎?”

路陵羽嘴角泛起一抹笑意,道:“在這雷動域裏,我們所有人都無法動用真元,能夠決定實力差距的恐怕也就只有肉身強度了吧?”

“那諸位何不仔細想一下,連仙府都不用祭出就能抵擋住天雷的人,他的肉身該有多強呢?更何況,他還是一位靈藥師,連精神戰法也能夠施展。在這種條件下,他的威脅性絕對是最大的!”

伴隨着路陵羽的緩緩道來,所有人臉色劇變,目光陰晴不定地望向了林隕。

沒錯,無論路陵羽打的什麼主意,他說的都是正確的!

在不能使用真元的情況下,林隕的威脅確實是最大的!如果林隕狠下心來,就算是以一己之力屠殺在場的衆人也未必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知道,初賽時林隕那道《極曜爆神術》所展現出的威力,大傢伙可都是看在眼裏的。

“諸位,千萬別被小人之言所挑撥了。”

林冬暗感不妙,大聲道。

“林冬,我從初賽時就開始在懷疑你,你和林隕之間到底有着什麼關係?爲什麼總是要袒護他?”

路陵羽似笑非笑道:“你姓林,他也姓林,難道他也是林閥之人?再讓我猜一下,難道林隕是你們林閥隱藏的後手?目的就是爲了在雷動域中將我們這幫人一網打盡,然後在決賽中你就沒有對手了?”

“林閥還真是好狠的用心呢!”

這一番誅心之言,說得林冬心中大驚,他卻是無法辯駁。

好一個陰險的路陵羽!

三言兩語之間就把他林冬和林閥一起拉下了水,一下子就讓他和林隕二人站在了衆人的對立面上。

“諸位,或許我路陵羽是一個小人。但你們不得不承認,我說的話都是有依據的。當然了,如果你們想給他人做嫁衣,就當我什麼都沒說。”

路陵羽淡淡道。

話音未落,所有人的臉色都是陰晴不定了起來,他們在思考和猶豫。

可正如路陵羽自己所說,他說的那些都是極有可能發生的。林隕和林冬如果聯合起來的話,他們這幫人就真的危險了!

“還等什麼?動手!”

“先下手爲強,難道要等着別人來殺我們嗎?”

驀然間,衆人皆是目露兇狠之色,他們乘着天雷降臨的冷卻間隔,二話不說便是朝着林隕和林冬襲殺而去!僅僅不到半刻鐘的功夫,整個雷動域都全亂了!

而引起這場大亂的根源,居然只是路陵羽的三言兩語! “一幫蠢貨!”

林冬怒吼道。

他沒想到自己居然變成了衆矢之的,可以他的實力,就算是以一敵多短時間內也不見得會落敗。他唯一擔心的就是林隕,畢竟這場盤龍會的勝負對他來說早就不是重中之重,保住林隕纔是最重要的!

“要殺我?哪有這麼容易?”

令人意外的是,林隕雖然跟林冬一樣是在以一敵多,但他所表現出的戰力卻是非比尋常。林冬只能在數人的圍攻下不落下風,可他卻能夠佔盡上風!

“林隕!”

童炎本想上前幫助林隕應敵,但他卻是被林隕的眼神所制止住了。

林隕的意思很簡單,那就是讓他先顧好自己。如果他貿然插手的話,只會落入險境,而且不能動用真元的他,在人數不足的戰局中很有可能會成爲林隕的累贅。

雖然心中不甘,但他只能選擇在原地待着。

別忘了,這裏可是雷動域!每過一段時間,天雷還是會定期降臨的,這份致命的威脅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樣的!

“你們非要與我爲敵嗎?”

林隕冷冷地盯着這些虎視眈眈的人,寒聲道。

“不殺你,難道等着你來殺我們?”

“弱肉強食的道理你不會不懂吧?要怪,就只能怪你太顯眼了!”

衆人冷笑道。

“很好!”

林隕深吸了一口氣,既然這些人都已經擺明了要殺自己。那他自然不會客氣,只見他低吼一聲,經過天雷淬鍊的肉身肌肉虯結,那青筋就像是一條條小蛇般鼓動起來。

他的肉身大小,竟是在隱約間膨脹了三分左右。

戰!

只見林隕手執一把璇璣劍,劍隨心動,如臂指使之下竟是將這些人壓制得無法回擊!不僅如此,他更是用精神力操縱着另一把璇璣劍在半空中漂浮着,時刻尋找擊殺的機會!

御劍術!

另一把璇璣劍,自然是從死去的廖晨手中得來的。

雖然無法動用真元,可正如路陵羽之前所說的,林隕的優勢可以在這雷動域中發揮得淋漓盡致!這幫人固然是實力不凡,可想在短時間內製住他也絕不是容易的事情!

轟隆隆!

就在衆人戰鬥激烈之時,電光閃爍,這是天雷降臨的徵兆!

所有人臉色劇變,第一時間便是放棄了攻擊,轉而祭出仙府準備抵擋天雷!

嗤!

令人大跌眼鏡的一幕出現,其中一人剛祭出仙府,卻是被半空中的那柄璇璣劍直接刺穿了喉嚨!他不可思議地看着面前的林隕,眼中滿是驚恐之色:“你,你爲什麼……”

他是想問林隕爲什麼不惜放棄抵擋天雷的機會,也要來殺自己。

“這就是想殺我的代價。”

林隕目光冰冷地瞥了他一眼,無情地直接將璇璣劍從對方身上抽了出來,並且順手將對方的儲物袋收了起來。

他跟其他人可不同,他的肉身早就適應了天雷的轟擊,根本就不需要特意去抵擋天雷。不僅如此,因爲天雷淬鍊肉身的效果,他的《魔天玄典》更是以一種可怕的速度不斷精進着。

他體內有一股極爲強悍的力量正在蠢蠢欲動,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他這是又要突破了!

天雷淬鍊肉身的效果顯然比他想象中的還要給力!

如果讓他突破成功的話,那他就會晉入仙府境!

“這傢伙果然是個瘋子!”

“不行,必須想辦法儘快解決掉他!否則我們全都要死!”

看見這一幕的衆人心中更是驚懼無比,他們無法無視掉天雷的威脅,所以現在擺在他們面前的只有兩條路。要麼就是在抵擋天雷時被林隕殺死,要麼就是抵擋林隕,反而被天雷轟殺。

不管是哪一條,他們都必死無疑!

他們心中忍不住開始後悔了起來,爲什麼要聽信路陵羽的話,去殺林隕這個煞星呢?

轟!

天雷降臨!

那恐怖的雷電之力灌注在林隕身上,劇烈無比的疼痛感令他忍不住齜牙咧嘴。他卻是強行運轉起《魔天玄典》的修煉心法,伴隨着一聲悶響,他的肉身終於突破到了新的層次!

與此同時,他體內的真元衍生不斷,瞬息間暴漲數倍!

譁!

他內視之下,丹田裏的黑色苦海之上驀然間凝聚出了一道鴻宇樓閣虛影,五彩琉璃色的磚石鋪在上面,顯得格外宏偉壯觀。

這便是林隕的仙府。

他終於突破到仙府境了。

啪嗒。

然而,他的仙府纔剛凝聚成功,便是當場碎裂。所有的碎渣墜落而下,無一例外全都被那黑色苦海給直接吞沒了。

“習慣就好。”

眼睜睜看着這一幕發生的林隕,心中暗道。

沒錯,他已經習慣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