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處理好這裏的事情之後,我便打算啓程回地球了,畢竟,我這一陣子實在是太忙了,所以,打算回到地球之後好好陪陪我的老婆們,這些日子都是虧待了她們。

而且,地球上還有兩個雜魚需要我去收拾,這次,我要給五皇背後的那個人一個深刻的教訓。 傑斯也表示跟我一起回地球,他的族人已經全部轉移,所以他也沒有在這裏待下去的必要了。

我拉起傑斯,心念一動,便是來到了打印機內的四次元空間,這裏,傑斯的族人們正在焦急的等待事情的結果。

見我們二人出現之後,他們也是十分欣喜。“都解決了吧?”

“嗯。”傑斯微笑着點了點頭。

“太好了!”其中一名老者激動的說道。

“但是我想五皇可能不會善罷甘休,所以你們還是要小心一些爲好。”我從口袋裏掏出了幾個玉簡遞給那索特星球的老者說:“如果以後遇到危險的話,將這個玉簡捏碎,我會趕來。”

“多謝你了,你真是我們索特星球的大恩人啊!”索特星球的族人都是一臉感激的望着我,甚至彎下身子,打算跪下來謝恩。

“趕快請起,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我走過去將那老者給扶了起來。“傑斯是我的朋友,所以幫他也是我分內的事情,你們就不必謝我了。”

此時的傑斯也是說道:“聶翔說得對,而且我這次可能要和聶翔一起回到他的家鄉,重建星球的任務就交給你們了!”

“嗯。”衆人聽後便是點了點頭。

而後,我便是開啓空間裂縫,將那索特星球的族人都給放了出來,雖說他們的星球上現在是一片狼藉,但是我相信過不了多久這裏一定會恢復原樣的。

在索特星球並沒有久留,我和傑斯便是踏上了返程之路,由於有飛船和空間異變術,所以路程也不算太遠。

回到地球之後,我連忙躺在了我的牀上,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覺,而這時候,朵朵和關寧寧也不再針尖對麥芒,相處的非常融洽,見後我也是鬆了口氣,女人心,海底針吶。

傑斯被我安排到景於卿那裏,作爲企業背後的科研中心的主力,畢竟傑斯在索特星球上的那些高新技術,放在地球上可是十分吃香的。

晚上和朵朵大戰了好幾個回合,等着小妞睡熟之後,我便把手機打開,沒想到卻是有着一大堆的未接電話和未讀短信,我看了看,都是何韻,景於卿還有表姐他們發的,其中幾條竟然是班主任聶如玉發來的!我心裏十分詫異,連忙將那幾條打開看。

“你怎麼沒來上學?”

“你怎麼又沒來上學?”

“你不上學爲什麼不親自給我請個假?是不是沒有把我這個班主任放在眼裏?”

最後一條讓我十分的汗顏:“聶翔,你死定了!!!!”

看景於卿也打來了好幾個電話,這傢伙估計有什麼事情,於是我連忙給他撥了過去。

“老大!你終於開機了!”那邊傳來了景於卿抱怨的聲音。

“咳咳,這幾天有點要緊的事,出了趟遠門,所以就沒開機。”我連忙解釋道。“怎麼,出了什麼事?”

“唉,明天見面說吧,這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楚。”景於卿說道。

“好吧。”我說道。“那就明天見。”

又和景於卿聊了幾句家常,便掛了電話。

翌日清晨。

我早早起牀,去花店買了一朵玫瑰花,然後便去了學校,打算給何韻那個小妮子一個驚喜。

當何韻看到我進教室的時候,不由得一喜,但是想了想,又是別過頭去,一副不高興的樣子。

我揹着手走過去,一臉獻媚的說:“老婆?”

“哼,你走開!誰是你老婆!”何韻嘟着小嘴,一臉不悅的說道。

於是,我便將那玫瑰花拿了出來,開始了聲情並茂的道歉:“老婆,我這幾天突然離開,沒有給你彙報,實在是有些過分,但是我的心裏無時無刻不再掛念着你,所以請你原諒我好不好?”

我最後一個“好”字還沒說完,就被一個十分不和諧的聲音給打斷了。

只見一個打扮十分時尚,長相十分奶油小生的男生站在了我的旁邊,一臉不高興的說道:“韻韻,這是怎麼回事?”顯然,看見我和何韻如此曖昧,他便十分的不爽。

“我是誰關你屁事?”我不悅的說道。“沒事兒趕緊滾,你很礙眼知道不?”

“你……”那奶油小生聽後惱羞成怒,指着我就要破口大罵,而我並沒有給他這個機會,隨手操起桌上的一個橡皮擦,塞進了他的嘴裏,然後對着他的屁股狠狠一腳,他吃痛的叫了一聲,便是灰溜溜的離開了,臨走前不忘給我一個怨毒的眼神。

“老婆,這是什麼人?我以前怎麼沒見過?”我奇怪的問道。

何韻見我臉上有些不高興,連忙解釋道:“他是個轉校生,家裏看起來挺有錢的,剛來就一直纏着我,你不在,我也沒有辦法啊!”

我聽後點了點頭,把玫瑰花遞給何韻,然後將她抱在了懷裏,狠狠的對着其臉蛋親了一口,說道:“以後他再敢騷擾你,我就把他的蛋蛋踢爆了!”

何韻被我的這一大膽的舉動弄得滿臉羞紅,不由得嗔道:“教室裏還有其他同學呢!你怎麼這麼壞啊!大壞蛋!”

而後,何韻又是一副女管家的樣子對我說:“老實交代,這幾天你幹什麼去了!是不是又勾搭美女去了?”

“哪敢啊我!你老公我是辦正事去了。”我笑道。

“且,你能有什麼正事?”何韻不相信的吐了吐舌頭。

“嘿嘿,到時候你自然就知道了!”我神祕的說道,其實,我心裏也是想透漏一下我很有錢的事實,否則我所有的女朋友都認爲我每次有事都是去泡妞了。

我和何韻黏在一起,忘記分開,而正在這時,班主任走了進來,我和何韻看到之後,便是連忙鬆開了彼此,聶如玉看我和何韻抱在一起,不由得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沒有說什麼。

這一節課,我都在和何韻玩曖昧遊戲,每當老師轉過頭去的時候,我總是會趁機狠狠的親何韻一下,弄得這丫頭一節課下來小臉通紅,不敢擡頭,而其他同學早已對我這個變態習以爲常,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下課鈴聲響起的時候,班主任忽然說道:“聶翔,跟到我辦公室來。” 何韻一臉嗔怪的看着我,意思是讓我自求多福吧。而我也只得聳聳肩,跟在了班主任的屁股後面,去了辦公室。

來到辦公室之後,我搶先一步坐在了班主任的椅子上,往後一靠,非常悠然自得的樣子。

而班主任見狀也不生氣,只是從旁邊重新拉來一個椅子,坐在了我的對面。

“你這幾天都幹什麼去了?”班主任冷冷的對我說道。

“噢……我有點事兒。”我隨口答道,再說我要說我去了外星,你信麼?

“有事?這是理由麼?”班主任有些生氣的說道。“給你家裏打電話你姐姐總是支支吾吾的說不清楚,你不來學校爲什麼不給我請個假?曠課是要受處分的!”

望着喋喋不休的班主任,我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就望向了她那傲人的酥胸上,而後,目光便是一直未移開。

他見我一副呆呆的樣子,便是更生氣了:“聶翔!你到底有沒有再聽我說話!”

“哦,您說,您說。”我漫不經心的說道。此時我才發現,今天班主任穿的是粉紅色斑點蕾絲內衣,於是不禁讓我浮想聯翩。

“我真不知道我怎麼會攤上你這種學生!”班主任說道。“這幾天落下的課程你每天晚上來我這裏,我加班幫你補一補!”

“不用啦不用啦,你看我還需要補課麼。”我依舊漫不經心的答道。

但是兩秒過後,我忽然反應了過來,晚上……補課……這種能和性感的班主任晚上孤男寡女同處一室。。哇咔咔,幸福來的太突然了!

“老師我願意!”我立馬從椅子上站起來大聲喊道,而且顯得非常激動。

“你那麼激動幹什麼?”班主任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好了,以後下午放學你就直接來我辦公室好了。”

我心潮澎湃的望着我面前一身性感職業裝的班主任,不由得癡癡的望着她:“老師,你今天真性感,真美。”

“什麼?!”班主任聽後愣在了那裏。而我則是邪笑着,走了出去,臨走時,我轉過頭曖昧的一笑:“晚上不見不散。”

“滾!”在我出了辦公室門的那一刻,聽到了班主任的怒吼聲。

我走了之後,班主任拍了拍自己發紅的俏臉,又羞又怒,咬牙自語道:“這個混蛋竟然敢調戲我!”但是,她每當想到我說的那句她很性感很美的話時,就不由得一陣心跳。

回到班裏之後,何韻便問我:“班主任是不是又對你發火了?”

“呵呵,沒有,她只是說幫我補一補落下的課程。”我笑道。

“噢!”何韻聽後便點了點頭,再沒有說什麼。

昏昏沉沉的數學課上,我正在打盹,忽然口袋裏的手機震動了起來,我拿出來一看,是景於卿的短信,內容是這樣的:老大,現在方便不,來學校對面的咖啡廳見個面吧?

我想了想,便回了一句:好,等着我。

撓了撓我旁邊認真聽課的何韻,何韻小聲道:“怎麼了老公?”

“我出去一趟,有點兒事兒。”我說道。

“嗯,早些回來。”何韻聽後點了點頭。

於是我便站起身對正在講課的數學老師說:“老師我肚子疼,去趟廁所。”

數學老師不耐煩的看了我一眼之後便揮了揮手:“去吧去吧。”

我聽後便一溜煙的跑出了教室。

出了學校,來到了那家咖啡廳,便見到一身職業西裝的景於卿坐在那裏喝着咖啡。

我走過去之後,他便是面色一喜:“老大,你終於來了。”

我坐下來,要了一杯卡布奇諾,問道:“怎麼了?慌慌張張的?”

景於卿唉聲嘆氣的說:“唉,本來咱們公司現在是風頭正勁,產品也都得到了消費者的好評,可是這竟然引起了一些競爭對手的不滿,現在的人你也知道,未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所以現在針對我們公司的壞事也是層出不窮。”

“到底怎麼回事?何總呢?他也處理不了麼?”我有些奇怪,何森山縱橫商場這麼多年了這點事情他都沒有辦法麼?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 快穿之美男快到碗里來 因爲我感覺有人收買了咱們公司的股東或者是員工!否則不可能每次出事都是神不知鬼不覺!”

“就比如說這幾天吧,有一個消費者買了咱們的藥,使用之後竟然出現了嚴重的過敏,可是這過敏是跟自身的體質有關啊!但這位消費者愣是說是我們的藥有問題,這幾天天天在公司門口大鬧特鬧,而且他非常的聰明,保安和警察都根本拿他沒辦法。”

“嗯,我知道了,你現在先不要輕舉妄動,去查清楚究竟是什麼人在背後搗鬼,然後交給我來處理就可以了。”我說道。

“好的。”景於卿聽後也是鬆了口氣。

“呵呵,放心吧,你只要認真幹好自己分內的事情就好,像這種事情交給我就行了,省的你們都說我是個甩手掌櫃。”我調笑道。

“好吧。”

和景於卿又閒扯了一會兒,他因爲公司還有事,所以就先走了,而我也沒有急着回學校,給陳澤打了一個電話,看看這小子現在都在忙啥。

“喂?”電話接通之後,那頭傳來了陳澤沙啞的聲音,看來是在睡覺。

“你小子幹嘛呢?”我問道。

“呃!是老大啊!你這幾天都死哪去了?電話都聯繫不上!”

“我有事,你怎麼還在睡覺?難道不知道早起的鳥兒有蟲吃的道理麼?”我教訓道。

“呵呵,昨天喝多了點兒,所以就睡到現在了。”陳澤尷尬的說道。

“行了,你趕緊起來,我這會兒過去找你。”

“好的。”

“對了!給我準備一份早餐!豆漿油條!”我摸了摸肚子,丫的早晨還沒吃早飯呢。

打了車便趕往了陳澤旗下的場子:迪迪酒吧。

現在酒吧還沒開始營業,所以進去之後只有幾個打掃衛生的工作人員,見我進來之後便是說道:“這裏還沒有開始營業,請您晚上再來吧。”

“我是來找陳澤的。”我對工作人員說道。 “嗯!如果你露餡了,我饒不了你!”班主任兇兇的對我說道。

“哦。”我應了一聲,心想就算我露餡了你還能把我怎麼樣?難不成把我殺了?

“那明天中午聯繫你。”班主任說道。“明天中午別亂跑!放學的時候一起走。”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