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蘇沐吸了吸鼻子,然後轉身問道:「大夥還有誰受傷的,到我這裡來!」

話音剛落,掩體後面都亮出好些身影來,大夥不同程度上都被流彈擊中了,叢林迷彩服只剩大片大片的血染之色。

蘇沐再次打開神識,第一時間確定這些人中誰受傷最嚴重。

從前的她只能透視一個個體,可是這次行動,當她透視想揪出灌木葉里的那個敵人時,發現她的神識有了前所未有的質的飛躍,所以才能第一時間發現貨車問題,發現這片叢林下面有著令人不敢設想的暗道危機。

「霍稀泥,戒備!」

(本章完) 「月魄稜鏡內全數的靈力溢出,再加上雪染本身獲得了永恆之光的力量,還成了被選為神的人,我猜測,她在爆炸之中,神識被衝擊到了另一個世界里去了。」

清絕話音落下,伊漠邪又道:「那她會去哪個世界了?」

凌蒼冽想到了什麼,他開口道:

「雪染在戰鬥中喚出了星魂扇,她開啟了冥界之門,她的神識有沒有可能去了冥界?」

諾婭自言自語的低吟著,陷入思索中,她開口道:

「冥界其實是存在於夢笙大陸內的一個封閉空間,本來冥界就在夢笙大陸上,因冥界所在的地方有一棵被創始神親手種下的神樹,那棵神樹是夢笙大陸上的第一棵樹,後來那樹擁有了吸食靈魂的能力。

在夢笙大陸上死去的人和動物,他們的靈魂都會飄到那個樹,一般的靈魂成為樹的養分,而強大的靈魂在樹上開出花。

那棵樹所在的地方,陰氣越來越重,導致魔獸聚集,在創世神沉睡后,又有兩位次神將那棵樹方園數千畝的地方從夢笙大陸上分離開了,變成了一個獨立的空間。

那顆樹所在的空間能夠繼續吸收夢笙大陸上死去的靈魂,空間里的幽暗之氣越來越重,就成了人們所說的冥界了。」

說到這裡,諾婭又道了一句:

「只是冥界是個存在於夢笙大陸上的空間,和我剛才所說的另一個世界,還是有區別的。」

伊漠邪就道:「可是在城門上,雪染打開了冥界空間,她的神識可能與鵬一起落入了冥界空間了。」

諾婭沉默著沒有說話,的確,這個猜測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若是雪染的神識進入了冥界空間,我們感應不到她的神識,也是有可能的。」

伊漠邪就道:「那我們現在就去冥界空間將她的神識帶出來吧。」

「可是要怎麼去?」慕延出聲道。

沒有星魂扇,他們也沒法打開冥界之門,諾婭又說道:

「據我所知,只有死亡的靈魂才能進入冥界空間內,而活人一旦進去,活不了多久的。」

眾人的眉頭都皺了起來。

「那該怎麼辦?」伊漠邪追問道,他心裡著急,他不能在這樣看著幽雪染躺在床榻上,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流逝,幽雪染的肉身隨時都會進入真正的死亡中。

凌蒼冽還跪在床榻邊上,他沉默了良久,終於開口道:

「我應該可以進入冥界。」

眾人將目光齊齊轉向了凌蒼冽,他說道:

「作為魔君,我能用遠古之暗打開通往冥界的路口。而且,我有遠古之暗護體,到了冥界,應該不會受到冥界的幽暗之氣所影響。」

伊漠邪就對凌蒼冽道:「那雪染就交給你了。」

諾婭還想開口,可話到嘴邊,她想了想,又改口對凌蒼冽說道:

「我們的確不能放過任何一個可能會有雪染神識的地方,但是你進入了冥界,若是沒有尋找到雪染的神識,你就要快點回來。

雪染她耽誤不得……」 「綾音。」眼見山本綾音被欺負得不敢抬頭,李學浩走過去,一把將她擋在身後,朝那家庭主婦打扮的女人說道,「這位夫人,有什麼事你可以跟我……呃?」

當看清那個家庭主婦的樣子,李學浩的聲音頓時就被掐斷了。剛剛在那邊,因為對方是背對著他的,所以看不到她的長相,現在面對面,自然一目了然。

對方大概三十多歲的樣子,留著一頭和山本綾音差不多的精緻短髮,長相也和山本綾音相似,不過臉部線條要更凌厲一些。

https://tw.95zongcai.com/zc/8813/ 看到這個,李學浩便明白了對方的身份,難怪可以訓得山本綾音連抵抗之力都沒有。

「你是?」穿著居家服的山本留美被嚇了一跳,因為突然衝出來一個少年,擋在了女兒的身前,語氣也不太禮貌。

知道是未來丈母娘,李學浩的語氣就要恭敬得多了:「您好,我是……」

「等一下!」不等他說完,山本留美突然打斷他,臉上露出濃濃的笑意,「你一定是真中君了。」

「您認識我?」李學浩愣了一下,兩人好像並沒有碰過面。

「看到綾音被人欺負了,我想只有真中君會這麼急著衝出來保護她。」山本留美已經猜到事情的原委,當然也很滿意他的表現。

「媽媽——」一旁的山本綾音有些不好意思地叫了一句。

「害羞了呢。」山本留美嘻嘻一笑,完全有種不正經的家長的感覺,但很快神情一斂,正色地自我介紹道,「你好,真中君,我是山本留美,是綾音的媽媽。」

「您好,初次見面,請多關照。」李學浩也禮貌地問候道。

「關照當然是一定的,不過……」山本留美將提在左手買的食材交換到右手上,同時舔了舔嘴唇道,「說起來,真中君做的巧克力餅乾很美味哦。」

「謝,謝謝……」李學浩有些不自然,這是「勒索」嗎?暗示的意味非常明顯。

「我是認真的哦,味道真的非常好吃,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再吃到呢?」山本留美一臉意味深長地看著他,進一步暗示著什麼。

李學浩還沒接話,身後的山本綾音感覺要丟臉死了,因為有一個吃貨老媽,在交往的人面前說這種話,實在太丟臉了:「媽媽,時間已經不早了,你還要回去做晚餐。」

「才5點鐘不到,而且爸爸也沒有那麼早回來,晚點回去也不要緊哦。」山本留美看了一眼左手上的手錶,繼續意味深長地盯著某人道,「真中君,綾音很喜歡你做的餅乾,我覺得你可以多送她一點,我想她一定會非常高興的。」

「媽媽——」山本綾音都想挖個洞鑽進去了。

李學浩也大感尷尬,覺得未來丈母娘有些不靠譜,雖說身為未來女婿,孝敬丈母娘是應該的,不過當面「勒索」女婿的丈母娘,他還是第一次遇到,不知道是該感到榮幸呢還是該苦笑。

「好了,好了,媽媽知道自己是多餘的人,就不打擾你們年輕人約會了,好好玩吧。」山本留美似乎也不想女兒太過難堪,又朝某人道,「真中君,有空記得來家裡做客哦。」

「我會的,留美阿姨。」李學浩客氣地說道。

山本留美哈哈一笑:「其實我更喜歡你和綾音一樣,叫我媽媽。」

「咳咳……」李學浩大感吃不消,和福圓直美的媽媽比起來,山本綾音的媽媽要直接得多。

山本綾音更沒臉待在這裡了,抓起他和福圓直美的手,拉著就跑。

身後還傳來了山本留美帶著一些惡作劇般的笑聲。

直到跑出很遠,山本綾音才停了下來,氣喘吁吁。

「綾音的媽媽很喜歡浩二呢。」和山本綾音不同,跑了一段路的福圓直美絲毫沒有氣喘的樣子,顯然因為經常鍛煉的關係,這麼點距離對她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直美前輩,媽媽就是喜歡開玩笑。」山本綾音有些不安,但氣喘吁吁的情況卻減弱了,因為有一邊的某人按著她的背部幫她順氣。

「綾音,我可沒有生氣哦,你有一個好媽媽呢。」福圓直美拍開某人佔便宜不捨得鬆開的手,一把摟住她的肩膀,「好了,我們繼續逛一下吧,然後就回去。」

「嗯。」山本綾音點著頭。

接下來,李學浩似乎被兩人遺忘了,她們有說有笑地在前面走著,他則孤單地跟在後面。

當然,他一點也不介意,陪在兩個女生身後,看著她們相處融洽的樣子,心裡也升起了一股暖意。

他也沒有利用靈敏的六識去聽兩人交頭接耳說些什麼,那對她們來說,是種侮辱。

「浩二!」跟了一段路之後,已經完全超出商業街的範圍了,前面的福圓直美忽然轉過頭來叫他的名字。

「是。」李學浩連忙快步上前。

「我們想吃巧克力餅乾。」福圓直美睜著亮晶晶的眼睛,有些任性又有些期待地說道。

「沒問題,我現在就去買。」李學浩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就要轉身離開。

「不,只要你做的!」福圓直美冷哼一聲,和山本綾音對視一眼,然後兩人哈哈笑了起來。

李學浩明白過來,她們不是要吃一般外面商店買的巧克力餅乾,而是要吃他「加了料」的DIY巧克力餅乾,有些為難道:「要我做的,現在可不行……」

「明天也可以哦。」山本綾音嘻嘻一笑。

「明天的話,那就沒問題了。」李學浩鬆了口氣,讓他現在變出來,他肯定是沒有辦法的。但如果是明天的話,就不算為難了。他之前種下的那些白蘑菇,經過兩三天的「成長」,雖然還沒有達到最佳狀態,但應該已經成為靈栽了,起碼用來做食材是完全可以了。

「那就這麼說定了,浩二。」福圓直美和山本綾音也有些意外驚喜,剛剛兩人只是試著問一下,其實並沒有多大期望,畢竟也知道那種美味的巧克力餅乾不是那麼容易做的,只是沒想到,居然真的可以。 凌蒼冽自然清楚時間的緊迫性,幽雪染耽誤不了,她腹中的孩子也耽誤不了。

凌蒼冽傳信給了迦葉娑羅帝都內的破軍,告知破軍在他不在期間,安守娑羅帝都,至於自己要去做什麼事,凌蒼冽沒有向破軍說明。

自入魔后,凌蒼冽的性格也產生了些許的變化,他的笑容只會對幽雪染展露,很多話也只會說給幽雪染聽。

他對其他人開始冷漠起來,像是封閉自身一般,任何人再難以和凌蒼冽親近。

所以可想而知,若幽雪染真的離開他了,即便她是不死,去了別的世界,而將凌蒼冽拋下了,那凌蒼冽變等同於活死人一個了!

半年前開始,他肆意毀滅梵鏡之土,若現在,幽雪染的神識不能歸來,梵鏡之土將再一次面臨浩劫。

凌蒼冽準備使用遠古之暗打開冥界之門,皇宮內,太監走來稟報洛景封道:

「陛下,皇後娘娘想要見你。」

洛景封在宣室殿內吸了一口氣問道:「皇后她有什麼要緊的事嗎?」

太監跪在洛景封的面前只道:「臣並不知。」

洛景封還未讓太監宣伊殤離進來,伊殤離就自行走了進來。

「陛下為何不想見我了?」伊殤離一進來就問洛景封道,她這次求見洛景封,遲遲等不到太監出來宣她覲見,就實在等不住的,直接進入了宣室殿內。

洛景封剛坐回龍椅上,他按了按太陽穴,視線並沒有看向伊殤離。

不等洛景封回答,伊殤離又問他道:

「陛下是厭棄我了么?」

洛景封聽了她的話,深感疲憊,他道:

「皇后,你先回去吧,有什麼事,等戰事平息了,再與朕商議。」

伊殤離看洛景封這樣的態度,她心有不滿,一時氣急說道:「陛下,你要是不想見我,儘管下旨廢黜我就行,如今崆峒軍隊屢次進犯鄴城,你可以殺了我,拿我的人頭祭旗,振奮玖夜軍隊的士氣!」

洛景封現在被幽雪染神識消失的事所憂慮,結果伊殤離找上他,又讓他多添了煩惱。

洛景封只覺得頭疼,他現在不想和伊殤離商議兩人感情之事,如今玖夜為難,又失了幽雪染,他還有什麼閒情逸緻去和伊殤離討論,她這個后位廢不廢,廢了之後要怎麼安頓伊殤離。

洛景封只想等鄴城安寧了,再好好整治自己的後宮之事。

「皇后,出去吧。」洛景封沒去看伊殤離,他就下了逐客令,他現在只想對伊殤離冷處理,希望她在這時候別來給他再增添煩惱了。

然而伊殤離只看到洛景封對她的冷漠,他像是厭惡極她了,就連以前對她的恭敬,如今都已經蕩然無存了。

伊殤離沒有離開宣室殿,她從自己的袖子取出一把匕首哐當一聲丟在了地上,一旁候著的太監看到伊殤離丟出來的匕首,嚇得直接跪在了地上。

這裡可是宣室殿!進入宣室殿的人都是不允許帶兵器的,因伊殤離是皇后,所以她進來的時候,太監才沒有對她搜身。 第307章讓你三更死,絕不留你到五更

霍彥霆微微一怔,轉瞬潤滿柔光的眼眸再次化為厲光,警惕守在蘇沐身邊。

不光霍彥霆怔楞,一旁無辜淪為吃瓜群眾的組員們也是一臉茫然。

什麼情況?

一個小戰士居然能命令鼎鼎大名的活閻王!

關鍵活閻王二話不說,無條件順從!

同樣是兵,怎麼人家就能這麼牛氣衝天?

正當一群人大腦百轉千回之際,蘇沐從「背包」里掏出一盒五行血凝丹,呼喊不遠處的小蓋:「小蓋,給受傷每人分發一顆止血藥。」

然後轉頭又安撫其他組員們:「我們一生要守護腳下的土地,家裡的父母,懷中的女人,身邊的兄弟!放心,我會把你們完好無損地還給你們的隊長,家人!」

所有人紅了眼眶,霍彥霆除外,此刻對他來說只有無法言說的扎心。

負責第五坐標點的是戰豹特戰隊與赤龍特戰隊的隊員們,就在瞠目結舌間看著蘇沐穿梭在血腥之中,爭分奪秒。

在戰場上,只有搶命一說!

蘇沐以殘影手速在一眾傷員的身上挑著彈片,然後再選用隱藏縫針法,將傷疤面積降到最小。

霍彥霆時不時回頭看一下蘇沐,單薄又瘦小的身影在他眸間、心裡顯得無比偉岸。

漸漸的,霍彥霆發現了不對勁。

原本以為大多數都是些皮外傷,可蘇沐卻精確地在他們身上挑出各種大小不一的彈片,憑藉多年的作戰經驗,霍彥霆明白如果今天沒有蘇沐在場,這些人撐不到走出叢林的那刻。

他薄唇緊抿,打開耳麥呼叫權赭:「三兒,第五坐標點已滅,組員元氣大傷,雖然蘇沐已經對他們進行第一步驟治療,但我仍建議你申請駐地戰隊調配直升機儘快帶回他們療傷。」

「好。」權赭二話沒說,誰也不願眼睜睜看著並肩作戰的兄弟們把命留在這裡。

霍彥霆寒眸掃視一周,冷冷啟口:「各位,堅持住。直升機會接你們回去,我會帶著你們的份去殺敵。」

「霍隊!……」一群錚錚鐵骨均是紅了眼眶,哽咽發聲。

蘇沐立起身,微微抻了下腰,指著小蓋:「你受傷最輕,暫守著大夥等待直升機到來,記住了,只要還有口氣誰也不許放棄生命!」

說完,她便跟著霍彥霆繼續往叢林深處行進。

一群人面面相覷,看著自己身上早已乾涸的血跡,看著身上或零散或密麻的縫針傷口,一種死裡逃生的欣喜感傳遍每根毛髮,望著漸漸遠去的兩道身影,目色凝重又感恩,心中更是燃起變強的堅定決心!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