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蘇曼青那樣的話算是預言,不過也是針對蘇護而做出的合理推測。

一個人身上殺戮太重的話,自然是會被人排斥的,更何況蘇護身上的殺戮還不是一般的重!

可是……玄君很清楚,蘇昭是絕對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蘇護被這樣趕走的,所以,玄君現在能做的就是跟神相商量,讓蘇護留下來了。

「這是我的印信,你有任何問題找我就行,蘇護要殺你,你也能支撐到我來幫你吧!」因為涉及到了蘇昭的事情,所以玄君在說話的時候口氣也好了很多,沒有說救神相,而只是說了幫助,這已經是給了神相天下的面子了。

神相也不是什麼難說話的人,而且既然玄君都做出這樣的承諾了。若是神相再不識相的話,問題就變得難解決了。況且神相覺得即便是自己不答應的話,恐怕玄君和蘇護也會強制留下來的。

都市護花保鏢 這種時候神宮還真的是不能跟大周硬扛上呢!所以,讓蘇護暫時的留下來,似乎就是最好的辦法了呢!而且還得到了玄君的承諾,這樣的解決辦法其實也很不錯的。

只是一想到蘇護,神相還是會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神相這個時候還是要感嘆一下,為什麼大周就出現了這麼多的怪物呢!

變態的蘇昭,龍騎士小雀,還有這個猙獰的蘇護,每一個人都讓神相覺得吃不消,一直都被看遍的大周國,竟然出現了這麼多的能人,偏偏蘇昭還是一個善於統御的人才!聚集在蘇昭手下的能臣悍將無數,神相也早就料到了大周的崛起了。

「那就這樣吧,希望你有時間了,去找蘇護談談!」神相嘆了口氣,是覺得很無奈的,既然已經決定讓蘇護留下了,那麼談一談是必須的,至少應該讓蘇護有所收斂吧,可別太恣意了。

神相還真是害怕蘇護太恣意了,對神宮造成不可逆轉的損失呢!

至少神相就覺得蘇護是個沒法控制的人!

「為何不是你去找他談談!」玄君就不幹了,自己已經做出了充分的妥協了好不好,不要得寸進尺,想到蘇護那個樣子,玄君就表示自己一點都不想去找他談啊。

「呵呵,難道玄君是害怕了么?」神相就很不厚道的笑了起來。

玄君怎麼可能害怕呢,不過就是不想跟蘇護正面衝撞罷了,而且神相對玄君來說也根本就不是什麼重要的人,所以神相的話並沒有讓玄君覺得怎樣,反正就是不想跟你說話了。

玄君保持沉默讓神相頗為無奈,他就知道玄君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呢,反正蘇護是不會對玄君怎樣的。蘇護的目標就是神宮神相他們這些人,所以玄君完全可以逍遙的在旁看著啊。

論著急,也是神相和神宮這方面著急的。

「咳咳~玄君看老夫身受重傷的份上,難道還不能通融保護一下嗎?」神相就拿出委屈的樣子,沖著玄君示弱了。

玄君就覺得很受不了啊,什麼時候見過神相還善於展示他軟弱的一面?!

而且玄君本身就是一個對弱者存在丁點仁慈的,這一點點的仁慈就被神相給無限的放大了。 神相最後用了無恥的手段,讓玄君答應幫忙了,其實是玄君覺得自己也應該見一見自己未婚妻的二哥了,而且還是未婚妻最好的二哥、

趁著回城的功夫,玄君就去找蘇護了、可是蘇護還在城牆上,而且還是跟蘇昭在一起的,玄君還是躊躇了一下之後,直接上了城牆,跟蘇護面對面了。

「有時間么?一起聊天?」玄君直接對蘇護開口了。

蘇昭就忍不住的笑,還沒有見過玄君這麼跟人聊天呢,就好像是玄君明顯是對你有好感的,但是玄君又不知道該如何跟你接近和相處,所以就只能說出這麼直白的話了。

好在蘇護也是那種跟玄君類似的人,所以玄君的話並沒有讓蘇護覺得有什麼不妥,兩人都是干實事的人,根本就不在乎對方說話的內容是否有講究和學問性。

現在蘇護所想,就是玄君為什麼要找自己聊天了。

自己好像沒什麼可以跟他聊的啊,不過既然是玄君開口了,這麼主動的情況下,蘇護也真是不好拒絕的。

「要在這裡說么?」蘇護看著玄君,雖然臉上是沒有什麼表情的,但是他那雙眼睛似乎帶著一種邪惡的魔力,被他這雙眼睛盯著的時候,會讓人產生一種身在地獄的錯覺。

這種人身上的戾氣和煞氣就好想是從地獄歸來一般,因為他身上的這種煞氣,自然是沒有人想跟他接觸的。即便是玄君!

而且在看到了蘇護身上展現出來的這種煞氣之後,玄君是有些同情他的,好端端的一個人非要把自己折騰成現在這個模樣,現在的模樣就像是命犯孤星一樣,後山生難道要孑孓一身的孤獨終老不成?!

「不在這裡了吧,我正好有些事情要找你幫忙!」玄君就示意蘇護跟著自己走。

蘇護就這麼面無表情的跟著玄君走了,留下蘇昭一個人還站在城牆上,搞不懂玄君是要帶著蘇護去哪啊,不過蘇昭還是很放心的,她知道玄君不會做什麼出格的事情。所以任由他帶著蘇護走了。

「殿下,我覺得玄君肯定是有什麼陰謀的!」小雀就跑過來宣布玄君的陰謀論了。

小雀覺得自己看人還是很準的,因為玄君從來都沒有這麼主動的找人談話過啊,還聊天呢!玄君有什麼好跟別人聊天的,搞笑呢嗎?!

玄君這個人從來都是很具有功利性的,簡單點說,玄君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目的地好不好,沒有什麼目的地就去找人聊天?!閑的沒事了么?!

連小雀都能夠看出來玄君肯定是有事情才找蘇護,那麼蘇昭自然看出來了。不過蘇昭不會參與的,還是就看看蘇護和玄君做些什麼吧,反正他們也不會做出什麼特別的事情來,蘇昭是相信玄君的、

實際上蘇護也知道玄君不會做出什麼事情的,蘇護就跟著玄君來到了神宮準備的一處院子中。院子中竟然很貼心的布置好了酒水,蘇護對這些方面是不在乎的,所以並沒有動桌上的酒水,即便是玄君給自己倒上了酒之後。

「不知蘇護對神宮有什麼看法?」玄君直接開口問了,本來就不是喜歡拐彎抹角的人,況且對方也是一個喜歡乾脆的人。所有有什麼話自然是直接說了,也省的雙方麻煩。

「這句話不應該是你問!」蘇護是一點面子都不給,直接嗆了回去。

這樣說話的若是換成另外任何一個人,都不會在玄君面前這麼說的,不過對方是蘇護的時候。他就是敢這麼大膽,而且蘇護是一點都不懼怕玄君的,他就是這麼說了,你能怎樣呢?

玄君卻不得不換一種委婉的說法了,在跟蘇護說話的時候,玄君也是擔心自己說話口氣太沖的話,會不會讓蘇護徹底的反感啊。這貨若是太反感了。一生氣之下走掉了怎麼辦?

想想都覺得頭疼,所以玄君斟酌了一下之後,才說:

「神宮和西方都是大周的敵人!」

蘇護原本要等著玄君把話說完的,但是看玄君說到這裡就停下了,而且明顯是疑問的口氣,等著自己回答的,所以蘇護就點了點頭,勉為其難的說:

「不錯!」

「既然這兩方都是敵人的話,那麼他們之間的戰爭就是我們想看到的了!」玄君接著說。

蘇護就哼了一聲,冷笑道:「玄君是想說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么?可大周和東方大陸的軍隊都在這裡!」

「這的確是一個問題,不過卻是為了更好的讓戰爭持續下去,因為只是神宮的話,他們是不可能擋住西方軍團進攻的!」玄君立刻道、

這話讓蘇護沉默了,或者說蘇護是有點承認了的,西方軍團這次的確是來勢洶洶,神宮若是沒有其他勢力幫助的話,的確是會處於劣勢的,說不定會被獵王一鼓作氣的攻佔城池,從此滅亡也不一定呢!

「好吧,那我就暫時等待吧!」蘇護是個一點就通的人,他已經明白玄君在說什麼了,不過蘇護也沒有把話說透,反正話說到這個份上,相信玄君肯定已經明白了。

玄君的確是明白了,而且玄君還很高興呢!本以為要費好大的周折才能讓蘇護明白這個道理,並且別在神宮搗亂呢,沒想到他這麼理性。想到蘇護剛到大周的帝都就搞出來的混亂,玄君就知道他不是一個消停的人,可就是這麼一個人,卻願意聽從自己的話,多少還是讓玄君有不少的成就感的。

可惜。玄君還沒有高興一會呢,就聽到蘇護說:

「但是神宮的糧倉必須交出來,若是他們不主動的話,我們可以主動一些!」

玄君聽蘇護這話,就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了。忍不住的開口問道:

「難道你已經知道神宮的糧倉在什麼地方了?」

蘇護是絕對不會做沒準備的事情,既然他這麼堅決了,而且還這麼自信的樣子,肯定是已經有所準備了,神宮糧倉只有被他找到了才會這麼的自信和執著吧。

這次蘇護沒有回答玄君的話,不過他的沉默已經足夠說明問題了。那就是隱藏的極好的糧倉的確是被他給找到了。

玄君是不得不佩服一下蘇護的,這麼隱蔽的糧倉都被他找到了,說實話,玄君都不知道糧倉在什麼地方呢!

「大周的軍隊已經有了足夠的糧食供應,所以,神宮糧倉還是他們自己決定的!」玄君沉吟著說。

玄君覺得蘇護就是想搞事情的,之前對神宮有意見,那是因為神宮並沒有坦誠,藏著那麼多的糧食沒有發放出來。可是現在不同了啊,神宮已經放開了糧倉,準備給大周足夠的糧食了,這個時候還要搞事情的話,就顯得太瘋癲了。

「玄君說怎樣就怎樣吧。」蘇護淡淡的答應了一聲。

他之所以答應,並沒有贊同玄君的意思,更不會聽從玄君的話,只是覺的玄君聒噪,不想跟玄君說話了而已。行啦~行啦~你說的都對,您就別再煩我了。

蘇護明顯就是這樣的意思,玄君自然聽得出來了,被蘇護給這麼無視了,玄君是真的想發飆啊。但是玄君卻不能發飆,因為對方是蘇昭的二哥啊,而且還是蘇昭最喜歡的二哥,蘇護本身的實力也很恐怖,真的對蘇護動手了的話,蘇護髮瘋起來,更加不知道該如何收場了。

甚至玄君都懷疑,蘇護若是真的發飆,目前的神宮會不會因為他的發飆而出現太大的動蕩呢!畢竟蘇護真的擁有魔鬼的實力,即便是玄君看來,也未必能夠看穿現在的蘇護到底擁有怎樣的實力呢!

這倒不是說蘇護的實力在自己之上了,而是蘇護因為經歷過生死劫的原因,讓蘇護擁有了更加神秘和隱藏的實力。

玄君已經不說話了,他發現自己跟蘇護根本就說不通。

蘇護也是個死腦筋,根本就不聽自己的話啊。

現場的氣氛一下子就沉默下來了。蘇護明顯是不配合的樣子,讓玄君也無話可說了,而玄君也不想跟蘇護說話了,所以專心吃著東西,蘇護覺得自己根本就沒有閑工夫陪著玄君坐著,所以蘇護就想起身走的,卻忽然聽到一聲怒喝。

「蘇護,你到底想怎樣?!」

蘇護愕然的轉頭,就看到蘇昭正在不遠處,正怒氣沖沖的看著自己。

而且玄君也驚呆了,蘇昭這是要幹嘛啊。怎麼對她二哥這麼粗暴呢?而且蘇護這脾氣得哄著啊,這麼粗暴的對待蘇護,就不怕蘇護髮飆么?

反正蘇護就像是不定時的炸彈一樣,一旦有個不小心,讓蘇護這個不定時的炸彈爆炸了,後果可是不敢想象的。

「怎麼了?」蘇護沒有像是玄君預料的那樣會「爆炸」,反而是很詫異的扭頭看著蘇昭,問。

「你說呢?!」蘇昭的口氣相當惡劣,再也沒有剛才說話時候的溫和、客氣了。

之前對蘇護一直都是很小心的,就是怕一不小心惹怒了蘇護,可是一直小心並沒有取得多大的成果,而且剛才蘇昭已經聽到了,蘇護還打算對神宮的糧倉出手,所以,蘇昭就出來發飆了。

「你是說糧倉?」蘇護自然是知道蘇昭說的是什麼了,而且蘇護在面對發怒的蘇昭時,心裡還是有些畏懼的,當然,蘇護的畏懼從臉上是看不出來的,他的臉上是沒有任何錶情的。

這是作為一方統帥的基本條件,即便是有任何的情感和情緒的波動,也是不能表現在臉上的。

「當然是神宮的糧倉了,你想對神宮的糧倉幹嘛!神宮已經答應將糧倉的糧食送給我們了,若是你敢對神宮的糧倉動手,那就別怪我翻臉了!」蘇昭的脾氣很大的樣子。

這麼惡劣的沖著蘇護大吼大叫,也的確是只有蘇昭才這麼彪悍了。就在玄君很擔心蘇昭這個樣子會惹怒蘇護的時候,卻見蘇護根本就沒有生氣,反而是用一種審度的口氣盯著蘇昭,似乎在想剛才蘇昭說的話。

蘇昭的眼神是憤怒的,那種因為憤怒而瞪大了的雙眼反而看起來格外的可愛,別人看待蘇昭眼神的看法不重要,重要的是蘇護覺得蘇昭的眼睛太可愛了。

甚至讓蘇護找回了曾經小時候看到阿昭生氣時候的樣子。

蘇二皇子是很開心的、

「好的,我保證,在神宮將糧食給你之前不會動的!」蘇二皇子竟然是笑著開口,下了保證。

而在神宮的密室中療傷的神相終於鬆了一口氣,神相是得到了玄君的允許,用了鏡像魔法看這邊情況的,所以玄君跟蘇護說話的內容都被神相給聽到了。

當然,有玄君親自動手做了掩護,蘇二皇子是發現不了的,自然不知道神相知道他們的談話內容了,否則若是讓蘇二皇子知道了的話,那後果可就不堪設想了。

而且玄君通過跟蘇護的對話,發現蘇護並非是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樣,失去理智的,只是他的想法有些偏執和血腥而已。

「二哥!謝謝你!」在得到了蘇護的保證之後,蘇昭的臉色立刻就變了,笑嘻嘻的湊上來,沖著蘇護撒嬌的時候,甚至還親昵的趴在了蘇二皇子的後背上,那動作讓玄君看直了眼,好羨慕!

蘇昭在自己面前可從來都沒有展示過如此小女生粘人的一面啊,玄君自然是羨慕的。

「咳咳~神相受傷了,我們是否去看看?」玄君眼紅的看著這倆人,忍不住的開口問了。

反正是看著蘇昭跟蘇護這麼親密的在一起,讓玄君感覺很不爽,所以這麼說也算是不想繼續看著蘇護和蘇昭黏在一起了。

蘇護就好像是了解玄君的想法一樣,眼神相當不善的看了過來,那眼神都看的玄君有些不自然了,畢竟是自己的心裡有鬼嘛。

玄君也是知道的,自己這麼拆散兩兄妹很不厚道啊,可是自己的私心好像是太重了,一點都不想蘇昭跟其他男人親熱呢,即便蘇二皇子。

了解了自己想法的玄君忽然就有些慚愧和覺悟了,這樣的自己絕對是不好的,而且對蘇昭也是很不公平的!

可是玄君自己又是有些無奈的,他知道自己的想法,這是自己的第一段感情,他根本就控制不好,或者說任何人在他的第一段感情時,都是這麼的衝動和青澀的! 「蘇昭或者玄君懂得醫術么?」蘇護直接盯著玄君開口了。

神相受傷跟你們有什麼關係么?你們還要去看看?!看什麼看!

蘇昭和玄君的確是懂得醫術的,只不過當然算不上太精通了,而且既然蘇二皇子都這麼開口了。蘇昭和玄君也不能再說什麼了,否則還不是找刺激呢嗎!

蘇二皇子這是明顯不想讓他們去啊!所以才這麼開口的。

「我們就不去看了,一塊賞月?」蘇昭就說。

蘇護立刻就表示沒興趣了。所以蘇護就直接起身走掉了,其實蘇護還是想多一些時間跟蘇昭在一起的,即便是不說話,但只要跟蘇昭在一起,哪怕只是看著蘇昭就會讓蘇護的心中產生一種暖暖的感覺,認知自己並非是一個人的。

只是蘇護不會表現出來,而且賞月這種事情自己是做不來的。就讓給玄君和蘇昭這一對小情侶去感受吧!

「走,去看看神相!」等到蘇護離開之後,蘇昭就拉著玄君走了。

玄君還是有點失落的,這都是什麼情況啊,不是說好了賞月的么?怎麼又去看神相了,難道剛才不過是蘇昭的借口而已么?用來讓蘇護離開的借口!

哎~阿昭有時候也是很卑鄙的,即便是對蘇護這個二哥。

「其實我們可以賞月完了之後再去看神相的!」玄君對於賞月是不怎麼感冒的。而且以前他也絕對不會無聊到賞月的地步,不過賞月這種事情被蘇昭說出來了之後,玄君就覺得很有意思,至少跟蘇昭一塊賞月肯定是很有意思的。

「這種情況下哪裡還能賞月,咱們還是先去看神相那!」蘇昭拉著玄君就走,玄君無奈了只能跟著蘇昭走了。

所謂的看神相,不過就是想確定神相的身體狀況,神相可不能死了啊,就不說現在的神宮是需要神相的,而且神宮對大周和蘇昭的很多承諾都是神相經手的,只有神相活著,他的那些承諾才管用,也才能夠實現的、

若是神相死了,神宮的掌權者們未必能夠實現那些承諾了,神曉瑜幾乎就是個光桿司令,神曉瑜的話也就更沒人聽了。

神相的密室是不允許別人進去的,但玄君和蘇昭是例外,兩人是被神相的親衛給領進去的,神相併沒有修鍊,反而是服用了丹藥之後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蘇昭就像是會讀心術一樣,瞬間就明白了神相在等待什麼了,還不是等著自己的師父么?!

神相這次受傷都是皮外傷,內傷沒有多少,這種傷用藥物治療效果肯定是最好的,所以只要有師父的丹藥那效果……

「呵呵~大周太子來了!」神相在看到蘇昭的時候還是很高興的,並且很高興的跟蘇昭打招呼。那眼神中的期待也太明顯了,蘇昭跟師父的關係那麼好,只要蘇昭知道自己受傷了並且能夠告訴師父的話……

「恩~想著你受傷很重呢,現在看看你似乎沒什麼事情啊!」蘇昭就坐在了神相的旁邊,用很無所謂的口氣說。

蘇昭這樣的說話口氣,明顯就是沒有把神相受傷的事情放在心上啊,神相的心情自然不美麗了。可是神相卻不能說什麼,因為這種事情是不需要自己說出來的,自己說出來的話不就是沒意思了么!

應該是那種需要兩人之間的默契而繼續的對話,就好像是神相這麼說了,然後蘇昭心領神會的說:您既然受了皮外傷,那我正好跟您的師父關係不錯,就去找你的師父說一下吧。

可惜蘇昭根本就不會這麼說,反而是裝傻的說神相沒事呢!

神相的期待就落空了,感覺相當不好啊,可是又拉不下臉來直接開口,這就為難了。況且人家是專門來看自己的,神相就更加不能表現出不滿或者生氣的樣子,只能維持著好心情的陪著蘇昭和玄君聊天。

然後,神相就發現這倆貨根本就是來消遣自己的吧,他們根本就沒有什麼事,就無聊的說話而已。

蘇昭和玄君的確是沒什麼事的,尤其是看到神相沒有生命危險之後,這倆人都放心了,所以他們是可以走的,不過蘇昭和玄君卻並沒有馬上離開,倒是很「知心」的陪著神相聊天了很久。

「老夫還要修鍊恢復一下身體,好準備上戰場,所以就不陪著兩位了!」神相覺得這倆貨就是來浪費自己時間的,所以神相就直接開口趕人了。

休息時間是很寶貴的,不能讓這倆人就這麼給自己佔用完了啊。

神相也是很有脾氣的好不好,你們倆人八成是來看自己熱鬧的,夠了啊!

「呵呵~我們就在這裡隨便坐坐就好,神相您該幹什麼都行,不用管我們!」蘇昭笑嘻嘻的說,明顯是厚著臉皮不想走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