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蘆雪源小聲說:“這東西是用來交換龍MM的,你還是趕緊把她的鎖心局解除了吧。”

“原來你已經知道了。”辛澤劍有點慚愧,“說實話,以我目前的靈力還解不開她的鎖心局。”

“以前的你不行,但是青龍的絕對和白虎的奇蹟相加就可以做到。”

“你們在說什麼?”王文志抓着腦袋,不過見到冥月從一旁跑過來,他立刻就把這點好奇心拋於腦後了。

“幸虧這事先讓我發現了,否則讓別人知道你用天羅奕局把東海龍族的公主鎖了心,你覺得自己還能活多久?”

“公公公公公公公公公主!?”

“廢話,否則你以爲我願意管嗎?”

辛澤劍已經快崩潰了。

嫽霜顏回來後奇怪的看着蘆雪源,因爲她沒找到所謂的備用核心,而且她連座天使的面都沒見到戰鬥就已經結束了,這也讓她也產生了不小的愧疚感。

嫽霜顏本想去清理剩餘的中低級天使,卻被辛澤劍叫住。

“你還記得我們初次見面時,我把你封印住了嗎?”辛澤劍也不知道該怎麼說這件事。

“霜顏記得。”

“那時我纔到第三階層,還沒辦法徹底解開封印,現在應該是可以了。”

“可霜顏覺得沒有必要?”

“太有必要了!”

“既然將軍說有必要,那霜顏照做就是。”

辛澤劍在郭陽疑惑的目光中借來了絕對,並詢問鎖心局該如何解除。

“主公…”天羅奕局卻猶豫起來。

“有事快說啊,我正在承受一百倍的靈力!”

“主公,她身上的鎖心局已經破開了。”

“啥?”

“之前我的一部分被破壞了,當時還不知道壞的是哪一部分,現在才發現,被破壞的是封印她的棋局。”

“辛將軍有何困擾?”見辛澤劍遲遲沒有動作,嫽霜顏忍不住問。

“這個…”辛澤劍把奇蹟熄了火,但絕對可不是想熄火就能熄的,只能等它到時間自動消散。

“你身上的封印已經解開了…”

“有勞了。”

“不,是之前就已經解開了,幾個小時前有人幫你解除過封印嗎?”

“絕無此事。”

“這就奇怪了…算了,這樣也好,省了點事。”

辛澤劍離開後,嫽霜顏忽然想到了蘆雪源的那一拳。

打在胸口的一拳,本應帶去無與倫比的痛楚,但嫽霜顏卻因此產生了一種很難表述的感覺,他那一拳使嫽霜顏的內心輕鬆了許多。

“蘆將軍,你是何許人?”

王文志又帶着冥月尋寶去了,衆人對此見怪不怪。走之前辛澤劍讓索爾貝蘭讀取了光腦中的信息,將寶庫和裝備庫的位置告訴了某個尋寶迷。

辛澤劍摸着左手背,心說這時候最好還是別把拉溫蒂放出來,再忍幾個小時吧。

“多打架是有好處,別忘了咱是天將。”蘆雪源坐在一邊的臺階上,由於城中還是一片漆黑,所以他身前漂浮着一團金色的火焰,照明效果很強大。

“這已經不是打架,是玩命了好不好?”

辛澤劍把玩着座天使之心,他已經使用了鎖心局,但想把這塊石頭重新變爲座天使卻有點麻煩,按蘆雪源的話說,就是要餵它天使。

“你不是抓了那麼多天使嗎?拿出來一個。”蘆雪源見辛澤劍召喚出的是男天使,趕緊擺了擺手,“不行,必須要女的,因爲那個座天使就是女的。”

辛澤劍無語的換了一個女天使,然後蘆雪源將那塊石頭扔進女天使嘴中。

“就這麼簡單?”

“你以爲有多複雜?等着吧,過段時間就好了。天使的級別越高,復活的時間就越長,這隻估計要等一個月吧。”

“你真的打敗了這個座天使?只靠自己?”

“只是個座天使而已,大驚小怪個毛線,我的副手比她強太多了。”

“連你的副手都那麼猛?”辛澤劍很震驚。

“我說的是胸部,不是戰鬥力。”他還比劃了一下。

“你給我去死!”

兩小時後王文志尋寶回來了,看他興高采烈的樣子就知道收穫頗豐。他左手的契約武裝內部空間貌似很大的樣子,應該相當於十幾張天羅奕局的棋盤,左手的本命符就是那座天使雕像的圖案,還能隨時隱去,單衝這點王文志就接受了這個契約武裝,否則身上都是紋身,看起來也太不正經了。

幾個人圍在一起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不知過了多久,辛澤劍的身體抖動了一下。

“你的時間到了。”霍佳看了下手機,“剛好二十四個小時。”

“他的時間到了,咱沒有啊。”

“辛將軍保重。”

“幾小時後見吧!”

“拜拜!”

見身體抖動的越來越厲害,辛澤劍只來得及喊了一聲:“回去都別走,我請你們吃飯!”

“靠!一頓飯就想把我們打發!至少兩頓!”王文志的聲音消失在世界的另一頭。

眼中的畫面扭曲着,放佛在做夢一樣,辛澤劍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穿越着星海,轉眼間就看到了太陽系中的藍色巨球。

燈火通明的石坤市區。

辛澤劍突然出現在步行街的人流中,碰巧的是,居然沒人發現這離奇一幕。

“終於回來了。”

他環顧着四周,沒有發現何夢恬,地上只有那枚本應戴在拉溫蒂手上的鑽戒。辛澤劍將戒指撿起來,又看了看錶,剛好十點,於是將拉溫蒂放了出來。

能天使一見到辛澤劍就撲了過來,這一撲力量很大,迫使辛澤劍連退好幾步,兩人剛好站在街邊的路燈下。

“沒事了,沒事了。”

辛澤劍拍着對方的後背,但拉溫蒂還是埋着頭不說話,他只好保持這個姿勢,並祈禱着不要被熟人看見,尤其是雲寒露…

過了好幾分鐘,拉溫蒂擡起流着清明淚水的雙眼。

“沒事啦,你不用這個樣子…”

辛澤劍的嘴被天使的紅脣堵住了,他瞪大了眼睛,似是無法相信這一幕。

不遠處的衚衕口,穿着調酒師服的何夢恬嘆了口氣,雙手插着兜灑脫的離開了。她心情很不好,以至於忘了王文志等人還在天使聖城這件事…

“我…喜歡你!”不知道過了多久,辛澤劍還在震驚之中,但拉溫蒂已經抱着他大叫起來,“我喜歡你,我愛你!”

因爲辛澤劍還拿着鑽戒,誤以爲他們是在求婚的路人開始起鬨、鼓掌,有的人獻上祝福,還有的人拿着手機拍起照來。

人羣中,就有正在和張瑾逛街的範曉玲,她的世界都變暗了,除了擁抱在一切的兩人外,她看不到任何其他的東西,那一聲我愛你不停的迴盪在耳邊,除此之外聽不到任何其他的聲音。

“玲爺。”張瑾搖晃了一下範曉玲。

見範曉玲沒有反應,張瑾就要擠出人羣:“我去找他算賬!”

但她被眼睛泛紅的範曉玲拉住了。

範曉玲搖着頭一步步向後退去,離開人羣后,她流着淚跑向遠方。

張瑾不知自己該顧哪一邊,咬着牙瞪了辛澤劍一眼後,向範曉玲追去。

“是你讓我支撐到了這一天,否則我沒有活到現在的勇氣。”拉溫蒂已經泣不成聲,“也是你讓我懂得了愛的含義,這是一種思念時會惹人心酸的感覺,令人不安,令人痛苦,有時想哭都哭不出來,但真和你見面的時候,心中卻只有安心、火熱和衝動,我是那麼的想見到你,想和你在一起。”

拉溫蒂抓着心口:“我想,這大概就是愛吧。”

她再次親吻着對方,可看着近在尺咫的臉龐,辛澤劍卻愣住了。

愛?我愛面前的女孩嗎?思念時會惹人心酸?令人不安?令人痛苦?我記得自己有過這樣的感覺…和她分別後的四個月,每一天都度日如年…

真和對方見面的時候,心中卻只有安心?火熱?和衝動?

辛澤劍回想着和那個女孩在雪中重逢時的感受,直到現在他都清楚的記得那一刻,看到她的瞬間,內心中突然出現了難以解釋和表達的情愫。

想將她擁入懷中,當時的自己有着這樣的衝動。

辛澤劍緩緩推開拉溫蒂。

“對不起。”辛澤劍堅定的看着她的眼睛,“我愛一個女孩,之所以說這樣的話,是因爲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愛她。” 拉溫蒂顫抖了一下,她沉默着,她在等辛澤劍說完。

“我發現我真的很愛她,你說的沒錯,或許這就是愛吧?因爲平日裏總是生活在一起所以難以察覺,等到真的分別,才意識到對方對自己有多重要。”辛澤劍沉默了片刻,“有很多人總是高看我,但他們不知道我也是普通人,在心理上是。我是有一些喜歡你,但我對你的感覺遠遠沒到喜歡她的程度,遠遠沒到愛的境界。對不起,讓你聽了這麼任性的話,但是我愛她,一個人的心是無法分成兩半的。”

拉溫蒂的嘴角顫動着,她展示着令人心碎的笑容,將辛澤劍手中的鑽戒拿到手中。

“這是你送給我的那枚戒指吧?你親手給我戴上了它,至今我還記得當時的情形。”

“對不起。”

“這樣是不行的。”拉溫蒂將戒指放到辛澤劍手心,“你必須給最心愛的人戴上。”

“對不起。”

“不要說這樣的話,”拉溫蒂摸着自己的心口,“是你讓我擁有了心…但是那裏好疼。”

拉溫蒂最後一次吻了辛澤劍,她切換到天使形態,展開雙翼向天空飛去。

或許再也見不到她了。

出現這樣的想法時,辛澤劍的心突然有了抽痛的感覺。

我是不是又做傻事了?

他將手放到心口,那裏也很疼。

辛澤劍沒心情去找何夢恬,只是發了個短信告訴她沒事,不過一直沒收到回覆。

回到公寓後他難得的睡了過去,第二天早早就醒了,醒來後心煩意亂。發現王文志還沒有回來,不知道原因的辛澤劍倒也沒亂想。

看了下表才四點半,無事可做,索性去練拳吧。

操場上,發現宋亭安正在教嵐珊練太極,有沒搞錯?嵐珊早就畢業了好吧?怎麼會凌晨四點跑到這種地方陪一個功夫小子學太極?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