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藍氏哭笑不得:「你聽聽你這說的什麼話!雪凌自個兒聰明機靈,這是好事,不是省得叫人給傷害了嗎?你說什麼對付不對付,你難道還要跟雪凌做對不成?」

梅玉蓮勉強笑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就是覺得……」

「行了,你就是膽子小,被剛才的事嚇著了是不是?回屋去吧,我跟老爺過去。」藍氏說罷即追著梅季平過去。

梅玉蓮咬著嘴唇,目光竟有些怨毒。

「玉蓮,真的是大伯娘給雪凌下毒?」梅俊楚也氣的厲害,拳都攥的死緊。

「是香兒說的,不知道是不是。」梅玉蓮有些心不在焉,「大哥,你說三姐她會不會同意……」

梅俊楚等了一會,沒見梅玉蓮說下去,奇怪地問:「會不會什麼?」

「哦,沒什麼。」梅玉蓮搖了搖頭,「我有點累,先回房了。」

梅俊楚撓了撓後腦勺,心說女兒家的就是麻煩,有話也不愛痛痛快快說,真是急死人。

梅季平一行人很快來到老夫人的吉瑞院,藍氏把事情仔細說了。

「什麼?這不可能!」老夫人一聽就怒了,「思源媳婦怎麼可能讓人下毒害雪凌,這麼荒唐的事,你們也說的出,你們跟老大媳婦怎麼就過不去了,啊?」

梅雪凌毫不意外地笑了一聲,她就知道老夫人不會相信的,就算心裡有數,也絕不會承認梅府里有這種骯髒的事情存在。

「雪凌,你笑什麼!」老夫人看到梅雪凌這種盛氣凌人的表情就來氣,「你今天才認祖歸宗,就惹出這麼大的事,真是沒教養!」

「老夫人別跟我說教養成嗎,我都替這兩個字臉紅。」梅雪凌淡然道,「梅府的人如果有教養,就不會有今天這樣的事發生。」

「你——」老夫人拚命壓著氣,「你憑什麼說是思源媳婦讓人下毒害你,你有什麼證據!」

「香兒的話就是證據。」

「一個賤婢的話,算什麼證據!」老夫人輕蔑地道,「說不定是你自己收買了她,讓她指證思源媳婦呢?你跟思源媳婦從一開始就不對付,你當我不知道?」

梅季平氣白了臉:「母親怎麼能說出這種話!雪凌才回府,對府上的丫鬟又不了解,為何不選別人,偏偏要收買香兒?」

「誰知道他們私底下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老夫人還就認定蘇氏是無辜的了。

正說著話,蘇氏和梅思源一起進來了,進門就哭:「母親,我是不想活了,平白無故遭受這麼大的冤屈,我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啊!」

梅思源也憤怒地道:「梅雪凌,你如此誣衊如冰,到底是何居心!」

「就是!」梅玉潤一步跨進來,指著梅雪凌就罵,「你這個掃把星,真是叫人討厭,你才認祖歸宗,就發生這麼多不好的事,你一定會給梅府帶來晦運的,還是滾回長信侯府的好!」 她們母女倆原本以為,只要神不知鬼不覺地把梅雪凌給毒死,就可以萬事大吉了,反正情況混亂,誰也不知道是她們指使人下的手。

不料事情卻敗露了,她們好不吃驚,要知道她們讓人買的這毒藥是相當厲害的,說是無色無味,她們也試過了,下在茶水中,完全沒有異樣,小賤人是如何看出來的?

看來她的醫術真的很高明啊,以後行事要更加小心了,不管怎麼樣,先過了眼前這一關再說。

梅季平勃然大怒,喝道:「梅玉潤,你再說一遍!」

梅玉潤嚇的猛打一個哆嗦,臉都綠了,後退好幾步才站住:「我……」

別看梅季平官拜車騎將軍,可他平時並不擺架子,脾氣也很好,極少對人有高聲,更不用說發這樣大的火,梅玉潤怎麼可能不害怕。

不止是梅玉潤,連梅思源和蘇氏都嚇的震顫了一下,有種被掐住喉嚨的感覺。

老夫人雖然不至於多麼害怕,可看到梅季平這近乎猙獰的表情,也相當不舒服,氣道:「季平,你喊什麼,玉潤哪裡說錯了……」

「母親還替梅玉潤說話,梅府真的不講規矩了?」梅季平憤怒冷笑,「雪凌已經認祖歸宗,是我梅家的女兒,還要她去哪兒?梅玉潤身為姐姐,就這樣對自己妹妹?雪凌平白遭人下毒謀害,險些命喪黃泉,母親沒有一句安慰的話就罷了,連我找出兇手,還她一個公道都要阻止,到底是何居心?」

老夫人被說的不堪,惱羞成怒:「你、你敢這樣跟我說話?我有什麼居心,我能有什麼居心?這毒的事還沒有弄清楚,你就說是有人害梅雪凌,成何體統?」

「就是因為還沒有弄清楚,才要仔細盤問,必須弄清楚!」梅季平猛甩衣衫,「梅府何曾有過這種卑鄙無恥惡毒的事情發生,如果不弄清楚,嚴懲兇手,難保日後沒有同樣的事情發生,梅府將永無寧日!」

蘇氏和梅玉潤這才真的慌了。

她們萬萬沒想到事情會鬧的這麼大,這要真是查到她們身上,恐怕誰都保不了她們。

「香兒,你說。」梅季平一發威,所有人都有所顧忌,不敢開口。

香兒早就嚇的六神無主了,趕緊把事情說了。

「你胡說!」梅玉潤當然是不承認的,「我和母親何時給你錢,讓你給三妹下毒了,你這分明是無中生有,是故意誣陷我們!」

「奴婢說的都是、都是真的!」香兒一邊哆嗦一邊說,「奴婢、奴婢收的錢還在這裡,請、請老夫人、梅將軍過目。」

說罷將幾個銀幣拿出來,放在地上。

老夫人不屑地道:「就憑几個銀幣,你就說是思源媳婦指使你,這算什麼證據?」

「奴婢說的都是真的!」香兒急了,一指蘇氏身後的連媽媽,「是她,是連媽媽親手把錢給的奴婢,要奴婢按大夫人的命令行事,奴婢不敢不聽啊!」

連媽媽卻很鎮定:「香兒,你這是糊塗了嗎,錢的確是我給你的,是我要你替我出去買胭脂水粉的,與大夫人、二小姐何干?」

蘇氏好不得意,還好連媽媽腦筋轉的快,要不然這次想要脫身,還沒那麼容易呢。

香兒一下傻了眼:「我……」

「還有其他證據嗎?」老夫人這會兒也不氣了,看著梅雪凌,「好好的認祖歸宗之儀,卻被你說成了謀殺,你是不是非要把梅府攪個天翻地覆才甘心?」

梅雪凌一甩秀髮,做出一個「終於到我上場」的表情,微笑道:「老夫人——」

藍氏在旁小聲提醒:「要叫祖母。」

「祖母。」梅雪凌很給藍氏面子,立刻改了口,「證據呢,我當然有,不過我要先問清楚,如果我有真憑實據,證明是大夫人和二姐害我,祖母又當如何?」

蘇氏搶著道:「不可能,你怎麼會有證據,不,我的意思是說,我們根本就沒害你,你不要胡說八道!」

梅思源忽地上前,抓住香兒的肩膀,怒道:「都是這賤婢胡言亂語,這種賣主求榮的下人,梅府留不得!」

話音未落,他一掌打向香兒的頭頂。

他的修為並不算太高,五行境,但要殺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婢女,易如反掌。

香兒哪料到會被滅口,根本就反應不過來,獃獃看著不知名的方向,彷彿靈魂出竅。

就在梅思源的手要碰到香兒頭頂的一剎那,她彷彿被一隻看不見的手給抓住,僵直著身體,「唰」一下,就滑了出去,梅思源這一掌,當然也就打空,把他自己給閃了一下,險些沒趴下。

「大伯這麼急著殺人滅口,是知道我有證據,對吧?」梅雪凌把香兒往自己身後一推,傲然冷笑,「我答應過會保香兒一命,就不能讓她死在我面前,大伯,你省省吧。」

梅思源又驚又怒:「梅雪凌,你居然敢阻止我!你這算什麼!」

沒想到這丫頭的修為竟比自己還高,還能看出薑湯里有毒,她的本事果然不小,難怪會得燕王另眼相看,自己這次真的是大意了。

梅雪凌也不理梅思源,目光緩緩掃過所有下人:「你們都看到了?香兒不會無緣無故指證大夫人跟二姐,定是她們做了惡毒之事,可現在事情敗露了,她們不但不保香兒,反而要殺她滅口,這就是替大房做不義之事的下場!」

所有下人面面相覷,臉色都十分精彩。

劍叩天門 梅思源怒不可遏:「梅雪凌,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如冰和玉潤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你無憑無據——」

「我說過了,我有證據,我現在只要一個結果。」梅雪凌看向老夫人,「如果我能證明是大伯娘和二姐害我,祖母又當如何?」

梅季平冷冷道:「自然是送官法辦,絕不姑息!」

「不行!」老夫人一拍桌子,「家醜不可外揚,事情如果鬧到官府,咱們梅家的臉往哪裡放?」

蘇氏一聽這話不對味,急了:「母親,你不要相信梅雪凌亂說,我真的沒有害她,她是故意挑撥離間啊母親!」 梅雪凌微笑:「大伯娘發誓沒有害過我,沒有動過那毒藥?」

「我當然沒有了!」蘇氏信誓旦旦地說,「什麼毒藥,我根本沒見過,也沒碰過,怎麼可能害你!」

「那就讓事實說話。」梅雪凌從荷包里拿出一顆藥丸放在茶壺中,將茶壺晃了一會,再分別倒了幾杯茶,「這毒沒有下在茶水的時候,是可以通過呼吸,將它吸進肚子里的,不過量非常小,很快就可排出,不會對身體造成什麼影響,只要曾經吸進過這種毒藥的,喝下我這杯下了葯的茶,嘴唇就會變紫,否則無恙。」

蘇氏和梅玉潤頓時臉色大變,想跑的心都有了。

「大伯娘和二姐讓人買回毒來以後,肯定要先試一試它的藥性吧?」梅雪凌微笑,「那就一定會吸入粉末,你們只要喝一杯茶,就見分曉。」

「你、你不要胡說八道,哪有這樣的事!」梅思源也有點慌了,「這隻不過是你搞出來的小把戲而已!」

「大伯怕了?」梅雪凌眼神嘲諷,「如果你不相信,那我和父親先試。」

說完她自己喝了一杯茶,沒等她說什麼,梅季平也喝了一杯,兩人的嘴唇都沒有異樣。

梅雪凌端了一杯茶給香兒:「喝。」

香兒哪敢不喝,抖索著手接過來,喝了下去,沒大會兒,她的嘴唇即變的像葡萄一樣紫,這變化簡直不要太明顯。

https://tw.95zongcai.com/zc/16781/ 「果然變了!」藍氏冷冷道,「大嫂,玉潤,如果你們問心無愧,那就喝一杯茶。」

「不,我沒有,我沒有!」梅玉潤畢竟年紀小,又沒有多麼深的心機,一見事情要敗露,頓時慌了,一個勁兒往後退,「我沒有下毒,不是我,我不喝,不喝!」

蘇氏也強裝鎮定:「這、這根本不可能,是梅雪凌玩的把戲,怎麼可能會變色,不可能!」

「會不會變色,大嫂喝下去不就知道了。」梅季平端起一碗茶,遞到蘇氏面前,「還是說大嫂做賊心虛,根本不敢喝!」

「我——」

「沒有必要!」梅思源一把打掉茶碗,「葯是梅雪凌自己的,她想怎麼弄就怎麼弄,能證明什麼? 重生之嫡女裳華 三弟,你不要只護著梅雪凌,她根本就是居心不良,早晚給梅府帶來災禍!」

梅雪凌嘲諷冷笑:「大伯不敢讓大伯娘喝這茶,就是怕她做的好事敗露,所以故意扯開話題是不是?大伯娘是恨我讓她吃了幾天的苦,又怕我回來梅府後,會阻擋她的什麼計劃,才非要除掉我,大伯明知道是大伯娘所為,可為了面子,為了你的名聲,卻只能矢口否認,是不是?」

「你、你一派胡言,根本不是這樣!」梅思源被逼問的好不狼狽,「如冰沒有做過的事,你們非要逼著她承認,居心何在?」

梅季平冷笑:「大嫂如果真是清白的,為何不敢喝這茶?」

「她——」

「夠了,都不要再說了!」老夫人猛地站起來,「這毒不會是如冰和玉潤下的,我敢擔保她們清白,一定是香兒這賤婢自己所為,與別人何干?來人,把香兒拖出去——」

「不行。」梅雪凌冷冷道,「祖母定要維護大伯娘和二姐,我無話可說,但香兒絕對不能殺,雖說就算殺了她,也是她罪有應得,可我既然承諾保她不死,她就不能死。」

老夫人火了:「香兒是我梅府的丫鬟,我要殺她就殺,輪得到你多管閑事!」

「那大伯娘和二姐害我,也是證據確鑿,稍候父親會去報官,香兒是重要人證,怎麼能死呢。」梅雪凌氣死不償命地說。

老夫人眼前一黑:「你這孽障,你——」

「母親,算了。」蘇氏趕緊做和事佬,「香兒謀害雪凌,是該死,不過既然雪凌都不計較,母親也不要生氣了,就由著雪凌去吧。」

「反了反了,不要規矩了,沒規矩了……」老夫人一邊念叨著,一邊由身邊的人扶著進去。

梅雪凌毫不意外這樣的結果,還是那句話:「你們也全都看到了,多行不義必自斃,心腸狠毒,只知道利用別人做壞事的人,是不可能把你們的命當一回事的,誰如果還想像香兒這樣把自己給搭進去,只管再聽他們吩咐,出了事,沒人會保你們。」

所有聽到這話的下人,都下意識地點頭:三小姐說的不錯,以後絕不能聽大房吩咐害三小姐,要不然就麻煩了。

「梅雪凌,你少在這逞能,你根本就沒證據,奈何不了我們。」梅玉潤見危機過去,又得意起來。

梅雪凌簡直不要太好笑:「誰說我沒證據?二妹,你聽好了,是不是你跟蘇如冰害我,我們都心知肚明,而且我保證,我要神不知鬼不覺殺了你們,給自己報仇,就算龍元大陸上最厲害的仵作,也驗不出任何異常,不會懷疑到我身上,你信不信?」

梅玉潤大驚失色,退了好幾步:「你、你敢!」

「你不妨試試。」梅雪凌露出陰森可怖的笑容,「而且這次的事,我不會這麼算了,你們大房的人全都會被我收拾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你們惹不起!」

「你……」

梅思源又驚又怒:「三弟,你聽聽梅雪凌都說了些什麼,你就不管管管她,她要害我們大房的人!」

梅季平冷冷道:「是誰先害雪凌的,做了壞事,就一定會遭到報應,大哥,你真以為母親偏心,事情就這麼算了?你們害雪凌這筆賬,我記下了,早晚替她討回來!」

梅思源震驚憤怒到說不出話來。

平時三弟都很溫和,即使有什麼得罪他的地方,他也是一笑置之,是相當寬容和大度的。

可是現在,牽扯到了梅雪凌,他竟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就像被觸到了逆鱗一樣。

看來他對龍芷龍從未有一日忘情,所以對梅雪凌才格外偏愛,見不得她受半點委屈,自家婆娘和女兒這次是真的辦砸了,能活活把自己給氣死!

「雪凌,先回去吧,你才淋了雨,要好好休息。」藍氏上前扶著梅雪凌,一家三口一道離去。 梅思源氣的臉色鐵青,大步出去。

蘇氏趕緊追上,討好地笑:「老爺,多虧了你,要不是你——」

「啪」,梅思源狠狠抽了蘇氏一個耳光。

蘇氏完全沒防備,被打的連退好幾步,差點趴下,痛的嘴都歪了,含糊不清地叫:「老爺——」

梅玉潤嚇了一跳:「父親,你怎麼打母親!」

梅思源二話不說,更狠地抽了梅玉潤一耳光,直接把她打倒在地,耳朵里嗡嗡響,一時間什麼都聽不到了。

離婚365次 「玉潤!」蘇氏哪還顧得上自己疼,趕緊過去扶梅玉潤,抬頭怒道,「老爺,你發什麼瘋!」

還以為老爺剛才維護她們,是相信她們,在保護她們,現在是怎樣,下這樣重的手?

「你們兩個才是瘋子!」梅思源本來不想在這裡發火的,可委實忍不住,幾乎是跳著腳地罵,「你們這兩個瘋子,白痴,蠢貨!下的什麼毒,啊?下的什麼毒?」

蘇氏從沒見梅思源對自己發過這樣大的火,頓時嚇的沒了剛才的怒氣:「老爺,你、你怎麼也聽信香兒那賤婢的話,我跟玉潤怎麼可能……」

「蠢貨,你們都給我去死!」梅思源完全不聽她解釋,叫的聲音都拔了尖,「弄出這麼多事情,是要害死我是不是?要死你們自己去死,別連累我,蠢貨!」

罵完還不解恨,上腳就要踹,可看到有婢僕往這邊看,為免有不好的言辭傳出,他忍著沒踹,憤怒離去。

他又不蠢,如何看不出,一定是妻女給梅雪凌下了毒,否則三弟不會擺出剛才的架勢來。

雖說有母親的偏袒,這件事就這樣算了,但也徹底與三房決裂,日後他名聲都要受到影響,還怎麼在朝中謀個官職?

自己一直在想辦法討好駱王,已經有些眉目了,結果今天鬧上這麼一出,三弟一定會在朝臣們面前胡說八道,自己之前的努力就白費了,能不生氣嗎?

「玉潤,你沒事吧?」蘇氏見梅玉潤一直伏在她懷裡,動也不動,挨了一耳光肯定很疼,卻沒有反應,該不會打出毛病來了吧?

梅玉潤接著起了身,神情很冷:「我沒事,父親是氣的狠了,下手才這樣重。」

她半邊臉都是腫的,五個清晰的指印,看來有些觸目驚心。

「老爺再氣也不能這樣打你,我倒是沒什麼,可你這臉,萬一要是留下疤痕可怎麼辦?」蘇氏又氣又心疼,扶著她往回走,「快別說了,趕緊回去,我幫你敷一敷。」

「不要緊,會好的,」梅玉潤倒是很冷靜,「這次的事,的確我們太大意,低估了三妹,要不是父親,我們也過不了關。」

蘇氏很意外:「你還幫著老爺說話?不過我一直沒想明白,梅雪凌的醫術就真的這樣高明嗎,難道龍芷蘭在醫術方面的天分,傳到了她身上?」

龍芷蘭差一點就成了「護國神女」,本事非凡,星相命理醫術,無一不精,可梅雪凌之前在長信侯府,不是一直過的很不好嗎,命都差點保不住,哪有機會學醫,還高明到這地步?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