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藍可欣看著東方冰兒緊張的樣子,似乎覺得她很可愛。悄悄的附在她的耳旁說道:「你放心啦,我不會和你搶這個笨傢伙的。」

「你為什麼說這個呆瓜笨,雖然他有時候確實是很笨……」東方冰兒瞪著藍可欣。

最後那句卻是被秦浩天給聽到了。

「我……」

藍可欣望著東方冰兒笑眯眯的說道:「這個嘛,是我和他的秘密。」

蒼龍學院的食堂內

藍可欣和東方冰兒都是學院的名人,在食堂內很快就被人認了出來。看著兩女坐在桌子上,似乎氣氛很是不對。

「秦浩天我要吃雪玉糕、龍果……」藍可欣看著秦浩天很是優雅的說。

「我要吃……」東方冰兒憤憤的說。似乎脾氣都發到了食物上來了。

「你吃的完不?」秦浩天弱弱的望著東方冰兒說。

東方冰兒看著藍可欣,哼了下道:「我吃不完,就打包。」

秦浩天:「……」

食堂內,林寒羽也看到了秦浩天。臉色一沉,對著身邊的幾個青年說道:「給我教訓教訓他。太囂張了,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

「好咧,羽哥你放心,就交給我了。」其中一名青年笑呵呵的說。

秦浩天端著一個盤子,上面是如小山般的食物。看著旁人那目光,連秦浩天都有些的不好意思。

悠然,一個青年故意的向他撞了過來。雖然那青年來的很突然。但秦浩天的反應還是挺快的。腳下一滑,就讓了過去。

原本秦浩天還以為那青年是無意的。可是在讓過他以後,竟然又歪歪斜斜的對秦浩天撞了過來。

秦浩天皺了皺眉頭,這人在找茬?他心裡冷笑。

在那人將腳伸了過來以後。秦浩天這一次沒有閃避了。腳不著痕迹的踩了下去。正中那青年的腳背。但聽一道「咯吱!」「咯吱!」的腳骨碎裂的聲音傳了出來。

「啊!」那青年臉色蒼白,抱著腳,倒在地上。

「傷人……他竟然敢傷了文浩,我們打死他。」很快,五名戴著中級徽章,神色陰沉的青年走了過來。

邊上幾名預備役初級班的mm也正在吃飯。看到秦浩天被人圍著,很驚訝。

「他不是浩天同學嗎?我們要不要幫他啊……」一名長的很可愛的女孩,怯生生的說。

「小月,你傻啊,那些都是中級班的,靠我們有用嗎,還不夠人家塞牙縫的。」另外一個臉上長著痘痘的女孩說。

「哦,可是我們同班的,這樣袖手旁觀好嗎?」小月搖了搖頭說。

「先看著吧,如果實在不行,我們再想辦法。」那個長痘痘的女生說。

……

「誰派你們來的?」秦浩天看著級人身上戴著中級班的徽章,心裡也很是納悶,自己好像並沒有惹到什麼中級班的人。

「哼,少說廢話,你傷了我們的朋友。今天就要你好看……」說著,一名白衣青年向秦浩天沖了過來。在空中揮出了一連串的爪影,向秦浩天的身上抓了下去。

另外幾名青年也從另外幾個方向向秦浩天圍了過來。

「哼……」秦浩天端著盤子,左手快如電閃的擊了出去。

后發先至,秦浩天那一拳帶著模糊的影子,如炮彈般轟在了那青年的胸前。

「咯吱!」一竄肋骨斷裂的聲音。

「撲!」那青年慘叫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整個人倒飛了出去。「轟隆!」一聲,撞倒了一片的桌椅。

感到身後勁風撲來,秦浩天端著盤子,腳步一滑,身後三人的合擊落空。

秦浩天,腳一蹬,整個人帶著盤子跳了起來。一腿橫掃了出去。

那三名青年但覺眼前的人影一閃,還沒看清人,但覺胸前一痛,一股肋骨破碎的聲音響起。三名青年身子飛出了十幾米遠。

悠然,一股強大的勁風從空中向秦浩天落下,帶去了一連串的腿影向秦浩天的頭上落去。

洶湧的勁氣破空而來。

這人的實力明顯的比起那四人高上一些。但對秦浩天來說,仍然不夠看。拳頭上一股耀眼的白光凝聚而起。洶湧的勁氣包裹著秦浩天的拳頭。不退反進,腳滑了出去。冷哼了一聲,一拳結結實實的轟在了那人的腳上。

見秦浩天竟然不閃不避的硬接這一腳。邊上圍觀的幾人,都有些的不可思議。

「轟!」的一聲,一股輕風四散飛去。

秦浩天紋絲不動,甚至連手中的盤子都沒有都上一下。可是那青年慘叫了一聲。整個人如炮彈一般,比落下時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回去。「轟!」的一聲,撞破了窗戶……

「好帥哦!連中級班的都不是浩天同學的對手,太厲害了。」小月和身邊的那名女生看的目瞪口呆。

看著地上呻吟的幾個青年,秦浩天也懶的問他們幕後主使。

「呆瓜,怎麼了?」東方冰兒看著眼前的場景有些驚詫的問。

「沒什麼,幾個沙包而已。」秦浩天若無其事的說。

「老大,你實在是太厲害了,我對你的景仰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林豹滿臉崇拜的向秦浩天走來。

秦浩天轉頭一看,正是那個人認自己作老大的林豹。

「你小子,最近都去那發財了,都沒來老大這拜碼頭。」秦浩天望著林豹笑了笑。

「呵呵,那能呢,我最近忙著收小弟,這才沒來看老大您。」林豹笑著說完,忽然想起了什麼,神色凝重的對秦浩天說道:「老大,這些被你揍的都是中級班的。我看他們經常和林寒羽在一起。林寒羽這人的報復心很強,不知道老大您怎麼惹到他了。老大,您自己小心點。」說完,林寒羽轉身而去。

林寒羽看著秦浩天神色無比的陰沉。手握的緊緊的。咬牙道:「小子,算你狠。」

悠然,一隻手搭在他的背上。林寒羽轉過身,看著眼前的人,有些驚詫的道:「是您?」

……

秦浩天看著藍可欣、東方冰兒兩人吃飯的樣子,總覺的很彆扭。東方冰兒每咬一口糕點,總要看藍可欣一眼。似乎她就是手裡的糕點的一般。而藍可欣卻是完全的把東方冰兒的示威,完全的把她當成可空氣。讓東方冰兒很是鬱悶。

「呆瓜,我很討厭她……以後不許你見她……」東方冰兒抱著秦浩天的手,氣鼓鼓的望著身邊的藍可欣。

「嘻嘻,我卻很喜歡你呢!」藍可欣望著東方冰兒笑了笑。

「我才不要你喜歡呢!」東方冰兒哼了一聲。

藍可欣望了假裝沒聽到的秦浩天一眼笑了笑,「嗯,呆瓜?這名字不錯,我以後也叫你呆瓜了。」

秦浩天:「……」

「不許你叫,這名字是我專用的。」東方冰兒很是不滿的說。

……

三人走出食堂,悠然,一個白衣少女站在三人的面前。三人不由的停下了腳步。藍可欣和東方冰兒看到那女孩都有些的詫異,望了望身邊的秦浩天。

看到那女孩,秦浩天臉色一變,冷冷的道:「看到我,是不是很失望?」 新的一年到來了,祝願大家新年快樂。俺的身體也好得差不多了,再掛兩天點滴也就能好了。從今天開始,恢復正常更新。嘿嘿,是不是應該多砸幾張推薦票鼓勵一下呢?

………………………………………………………………

水晶剛剛還在奇怪,怎麼突然陳青雲就不見了,是什麼時候跑到裡面去的。不過還好,這傢伙還算有愛心。

有了陳青雲的提醒,大家都往後竄了竄,水晶這才有機會看到裡面的情形。裡面的果然是陳青雲,只不過看清楚對方的狼狽模樣,不禁嚇了一跳。衣服很臟,而且在胳膊肘的地方還有划傷的地方。

剛剛救人的不會就是他吧!水晶有了這個念頭,轉頭望了一眼剛剛兩人站著的距離,內心一顫,這傢伙身體是什麼結構,動作也太快了吧!超人?還是奧特曼?

不過,水晶也知道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總算給她機會衝進去了,走了進去蹲下身子,問道:「你沒事吧?」

陳青雲笑著搖搖頭,道:「沒事。」然後輕輕的捶了捶老婆婆的後背,老婆婆咳嗽不斷,不過臉色總算緩和過來。

「謝謝你啊,小夥子。要不然我這條老命就丟在這了。」老婆婆緊緊抓住陳青雲的手,激動的都快要哭了。

陳青雲笑了笑:「沒事。只是以後婆婆過街的時候一定要小心。」

剛剛陳青雲已經看出事情不妙,他雖然不是什麼超人,但至少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不會見死不救。所以用最快的速度衝到婆婆的身邊,抱著婆婆翻滾到路邊,所以他的身上才會如此狼狽。相反的,婆婆看起來倒是不錯。怎麼看,陳青雲倒是像差點被車撞的那位。

扶起了婆婆交給水晶照顧,陳青雲點燃了一根煙,瞄了一眼還坐在車裡慌慌張張打電話的年輕人,內心中不禁升起一絲怒火。

照理說,婆婆過馬路不小心也是有責任的。既然人已經被救了,大家也不會太責怪年輕人。可是他卻對老婆婆如此冷漠,居然連車都不下。這還他媽的是人乾的事嗎?

來到車的前面,陳青雲敲了敲車的機蓋,對裡面的年輕人勾了勾手指。

車上的年輕人放下電話,裝作沒有看到,看到人流不是那麼密集,動了逃跑的心思,伸手去扭鑰匙。

咣當!

陳青雲一拳砸在車的機蓋上,那輛馬六的機蓋立刻凹下去一大片。

誰也不會想到陳青雲會有這麼大反應,而且還使用了這麼暴力的方法。看著機蓋凹下去的地方,一些人開始猜測,這傢伙不會是哪個工地上的民工吧!這拳頭的力道也太大了吧?

最驚訝的就要數汽車內的年輕人了,看著自己的愛車被砸成這個模樣,有心大罵,可他有不敢。對方既然敢砸車,似乎也不會介意揍他一頓。

反正我就是不下車,剛剛打電話求救的人馬上就會到了。到時候自己自然沒事,車自然也會有人賠!

可是,年輕人的主意打得有些錯了。陳青雲可沒有他那麼好的興緻,見他不下來,冷笑了一下,走到路邊,單腳一跺,地磚立刻活動撬了起來。拎著地磚來到汽車的前面,揚起胳膊對準擋風玻璃砸了過去。

車內的年輕人嚇得趕緊抱住了腦袋,心中痛苦萬分,今天這麼倒霉,遇到這樣一個瘋子。難道那老太婆是他親人,可是不像啊!看到陳青雲對準擋風玻璃揚起了手腕,趕緊低下頭抱住腦袋。砸就砸吧,總之他是抱定了一個信念,絕對不能下車,否則下場更慘!

陳青雲是何等臂力,地磚狠狠的砸在擋風玻璃上。咣當一聲,擋風玻璃全裂,中間被砸了一個大大的窟窿。

這一招下去,立刻讓方圓幾米人都沒人了。好傢夥,發生暴力事件了。看熱鬧歸看熱鬧,要是惹上麻煩就不好了。剛剛還很擁擠的人群反倒因為陳青雲這一地磚的威力變得鬆散了許多。

拍了拍手,摘下嘴邊的煙頭彈了彈,陳青雲再次對車內的年輕人勾了勾手。

年輕人暴怒了,機蓋砸了不說,現在擋風玻璃也破碎了,昨天喝了一肚子的酒也終於起到了壯膽的作用。

推開車門,破口大罵道:「**的是不是想死了,敢砸老子的車。 總裁霸愛:惹火純妻 知不知道我乾爸是誰,讓你吃不了逗著走!」

陳青雲笑了,看熱鬧的也都笑了,這話怎麼這麼熟悉呢?

不過,陳青雲可不是被嚇大的。丟掉了香煙,大步來到車的旁邊,一把拽住年輕人的衣領,啪啪就是兩個耳光。

「你乾爹就是李剛也救不了你!」

年輕人的嘴角立刻就流出血來,本來還算白凈的臉頰立刻就腫了起來。一向囂張慣了他,猛然間遇到陳青雲這種根本不跟你廢話的爺們也嚇傻了。

拽著年輕人好像拽著一個小雞,將其拽到老婆婆的面前。

「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年輕人倒也沒有猶豫,立刻大聲的道歉。只不過眼神中充滿了怨恨。

「老子叫陳青雲,你不用不服氣。想報仇的話就儘管來吧!」年輕人的眼神沒有逃得過陳青雲的眼睛,只不過這種小人物的報復,他還真不放在眼中。

看熱鬧的人見到所謂的牛人被陳青雲所折服,不禁拍手叫好。

「好,這種人就欠揍!」

「哥們,幹得好。」

「丫的,要不是老子腿斷了,也得上前踹幾腳這種人渣!」

眾人挺解恨,倒是把老婆婆嚇得夠嗆。一看對方就是有錢人,卻一個勁的給她道歉,內心中不禁生出恐慌。這樣的人,她哪裡惹得起,今天有陳青雲在這裡幫忙還好,日後陳青雲不在呢?對方要是再來找自己麻煩,可怎麼辦啊?

「算了,算了。我也沒有什麼事,小夥子,讓他走吧!」老婆婆反倒為年輕人求情。

放不放走年輕人,已經不是陳青雲可以說得算了。因為交警來了,而且刑警也來了。

只不過讓陳青雲有些頭腦的是,來人居然又是仇小爻這個女魔頭。難道這個大隊長閑著沒事,怎麼什麼事情都會有她的身影。

看到警察來了,年輕人不但不苦惱,反而一臉的喜悅,快步的沖向仇小爻。

「警官,我要報警,這個人對我進行人身攻擊!」 柳清瑤走到秦浩天的面前,如秋水般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道:「我有幾句話問你。」

「你都快殺了浩天了,你這壞女人。浩天我們別去。」東方冰兒雙手叉著腰,瞪著柳清瑤。

秦浩天略微的思忖了一番,對著柳清瑤點了點頭。轉過頭,對東方冰兒道:「你先回去,我回過頭,再來找你。」

東方冰兒白了秦浩天一眼,道:「你小心點哦!」

藍可欣在東方冰兒離開后,也來到了秦浩天的身邊,悄聲道:「下次再找你請我吃飯。」

秦浩天:「……」

秦浩天和柳清瑤兩人沒有說話。只是沿著小道走著。蒼龍學院的風景還是很好的。亭台樓閣、鳥語花香,但是兩人此時誰也沒有這個心情去欣賞。

「我們不能再做朋友了么?」柳清瑤望著秦浩天,目光中充滿著希翼。

秦浩天冷冷的一笑道:「自你刺我那一劍,一切都已散去,從今往後,你就當秦浩天已死,我們或許是敵人了。」

說著,秦浩天轉身而去。

柳清瑤看著秦浩天離去的背影,喃喃的道:「難道都是我的嗎?」……

預備役初級班的同學忽然發現自己的班級多了一個新成員。不單秦浩天同學這幾天很自覺的來上課。還拖家帶口的帶了一位。

東方冰兒這幾天也翹了自己班級的課,來到了預備役班。

「呆瓜,這是我最喜歡吃的玉米糕,你也吃塊……」

「呆瓜這地瓜糕很好吃……」

「呆瓜……這……」

東方冰兒和秦浩天在班級內秀恩愛,嚴重的影響了課堂上的秩序。讓導師很是不滿,尤其是蝶舞。不過秦浩天是她讓來的。而且也得靠他,才能過這一次的考核。不過蝶舞心裡暗道:這次的考核過了,一定要好好的重整班級的紀律。

秦浩天的手摟著身邊東方冰兒那纖細的腰。目光卻盯在東方冰兒那看起來有些飽滿的峰巒上。暗道:不知道冰兒的這裡是不是貨真價實的。秦浩天暗自估計應該不回太小。這玄武大陸的mm沒有地球那樣的戴胸罩,所以應該不是濫竽充數的吧!

秦浩天忽然想起了他在地球上的一個舍友。花了整整一年才追到了一個身材很苗條的mm。當某夜和那mm出去夜不歸宿后。第二天,宿舍眾狼羨慕的問他感受。其哭喪著臉道:「飛機場啊!木匈啊!」那仁兄很形象的說道:「那感覺就好像你千辛萬苦的挖掘了一個寶藏,當打開時,卻發現它竟然是空的。真的鬱悶萬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