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薛薴吃飯的時候,也一直都是漫不經心的狀態,她其實是相信容瑄的,但是剛才的時候,既然兩人沒有關係的話,他為什麼不肯告訴自己。

下午,薛薴就一直待在容瑄的辦公室中,她借用了容瑄的平板處理自己公司中的事務,有一些緊急的郵件信息需要她進行回復。

她也在這裏暗中觀察容瑄的工作狀態,她實在是沒有想到在這裏看到的景象會是這樣的,容瑄自從吃過中午飯之後,整個人都進入了不停忙碌的狀態,在這裏的他,每時每刻都沒有閑下來,開會,處理文件,繼續開會,回來之後繼續處理文件。

「宣總一直都是這樣嗎?」薛薴走出辦公室問門外的一名助理。

這位助理的年紀看起來並不很大,也應該是這幾年剛剛招進來的新人。

「是的,夫人,宣總平時一直都是這樣的,今天的時候,其實並不很忙,有的時候,宣總一直都是處在高強度的工作之下的,不然您看,宣總也不會白養我們這麼多的助理啊。」

薛薴順着她指的方向看過去在這裏的秘書辦,確實是有將近二十幾個秘書助理,大家都是各司其職。

就在剛才吃完飯的時候,容瑄就派人將薛薴的身份公佈給了全公司的人,一開始的時候,還是有很多人不信,以為這只是謠傳,但是沒想到的是,最後的時候,是容瑄親自在公司全體員工的大群裏面發了消息,才堵住了員工的八卦。

但是這樣一來,又是有很多人的少女夢破碎了。

薛薴又回到了辦公室,她正要檢查一下公司的業務的時候,突然收到了歐陽倩的電話。

「媽媽,是我,歐陽姐姐她,她,她流血了……」接電話的人正是自己的孩子容思寧。

薛薴通過這幾句話已經是意識到了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她來沒有來得及收拾東西,快步跑到了剛才和自己搭話的女生的面前,「送我到市醫院!快!」

助理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到夫人已經是快步跑到了電梯口。

市醫院?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

助理馬上拿好車鑰匙跟着薛薴上了電梯,薛薴現在的思緒不是很清楚,她實在是太着急了,如果剛才容思寧的描述沒有問題的話,那歐陽倩一定是保不住腹中的孩子了…..

可是那也是她的命啊…….

。 聽著司四珺這一番話,瞬間讓蘇小染錯愕一愣,沒想到司四珺會這麼說。

「怎麼會?司四珺最可愛了!」

在她還沒反應過來要怎麼回答的時候,就見到司四珺小臉上的淚水快要落下來了,蘇小染來不及再說想那麼多,立刻開口說話。

於是,隨著她說完這話,司四珺心滿意足的開心了,一旁的目光卻充滿了幽怨和悲傷。

「囡囡。」

蘇小染身體有些僵硬,轉過頭看著司三晨,正想說些安慰他的話,卻聽他說。

「你不想讓小阿音陪著你嗎?阿音真的很喜歡你。」

司三晨說得非常真誠,那一雙漂亮的眼睛帶著幾分光芒,耀眼得讓蘇小染的小腦袋轉不過來了。

她的理智,又再次被司三晨的桃花眼給迷得昏頭昏腦。

這恐怕根本就不是小貓咪喜歡,是司三晨想陪吧!

「當,當然想了,小哥哥,你……」

「小哥哥?」

蘇小染的話還沒說完,一直緊繃著的小臉,非常不滿的司一玥,這會兒終於忍不住說話了。

他看著面前的蘇小染,表情像是受到了億萬點的打擊那樣,神色悲痛。

「囡囡,你叫他小哥哥?你卻叫我,名字?」

蘇小染愣了愣神。

她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懷中的司四珺又重新大聲的哭了起來。

「嗚嗚!囡囡,你偏心了,你是不是不愛我了,嗚嗚,難怪你剛剛居然答應了司三晨,原來你已經想要跟他住在一起!嗚嗚!」

嚎啕大哭的聲音讓蘇小染不知所措。

「不是這樣的,我也很愛你的呀,四珺你別難過。」

「四珺?你居然叫我四珺,嗚嗚嗚!」

「司四珺,你好幼稚啊,前些天你不是說了,你要做小大人了嗎?」

蘇小染正焦頭爛額,卻又聽到司三晨在火上澆油。

天呀,怎麼都成了我的小祖宗了?

司四珺哭成了這樣,本姑奶奶能夠將他給扔出去嗎?

正當蘇小染小臉蛋的眉頭皺緊,正想做些什麼的時候,司四珺的哭聲瞬間戛然而止。

再然後,蘇小染就看到了司四珺快速的從自己的懷裡起來,站在她的面前,拽緊小拳頭。

「你不能夠叫他小哥哥,不然的話,不然的話……」

蘇小染暗中鬆了口氣,結果看到他目光堅定的模樣,輕挑了挑眉:「不然就怎麼樣?」

「如果你在哭的話,我以後不見你了!」

蘇小染眼瞅著司四珺的淚水又開始積累起來了,急忙補充一句。

司四珺瞬間將自己的淚水憋著,眼淚在眼眶中打轉,臉頰微紅,小嘴巴都撅得老高了,硬是沒有掉下來。

在看著面前的蘇小染,委屈巴拉:「不然,不然就,珺珺等囡囡走了之後在哭起來,嗚嗚!」

蘇小染漂亮的小眉頭又是一挑,無奈嘆了一口氣:「好吧,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司四珺聽到她的承諾,原本又想哭的小臉蛋才是露出幾分笑意。

只是在蘇小染沒有注意到的角度里,司四珺的目光帶著幾分得意的朝著她身旁的司三晨看了過去,在是司三晨小臉緊繃之中,落在了司一玥身上,得意洋洋。

司一玥用口型吐了兩個字:「無聊。」

接著便是轉過頭,根本就不想看向司四珺。

蘇小染哄完了司四珺,才又突然想起自己還有一個人還沒哄。

急忙轉過頭,卻看到司一玥的表情非常的冷酷,但目光跟她對視上后,冷冰冰的眼神卻帶著笑意。

「囡囡。」

嗯?司一玥沒事呀?

但是她剛剛記得,司一玥和司四珺那會兒的表情可不是恨不得跟司三晨打一架的嗎?

難道他自己將煩惱給排解出去了?

但為了以防萬一,蘇小染問了問:「一玥,你,沒事吧?」

「囡囡,你在關心我什麼?」

「我剛剛看你好像很生氣的樣子……」蘇小染覺得神奇,明明剛不久不都是跟司四珺差不多的表情嗎?

司一玥看著蘇小染亮晶晶的眼眸,笑了笑:「傻囡囡,我可是你們的大哥哥。」

「說起來,你才應該叫我小哥哥,我比司三晨歲數要年長。」

司一玥的這番話說起來很老成,說完后還不動聲色的朝著司三晨和司四珺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

蘇小染聽著司一玥這番話,小身子一愣,隨後恍然大悟。

「對哦,你不說我也忘記了,嘿嘿嘿。」

她沖他笑了笑,司一玥的雙眸便是滿眼都是笑如花顏的她。

看來,果然還是司一玥要成熟一些!

這大概就是作為老大的覺悟吧?

然而,司一玥卻不知道蘇小染已經在心裡將他想了一圈。

在隨著她說完以後,又突然之間察覺到在這個客廳內,除了自己之外,似乎是他們三人正在用眼神互相的對峙著什麼。

因為誰都不說話啊!並且他們都在互相的看著彼此!

這個樣子,讓蘇小染很奇怪,一時半會兒一刻鐘都待不下去了。

看了一眼掛在牆壁上的古老的搖擺式古鐘,時間已經來到了晚上八點多了。

蘇小染急忙找借口朝著自己的房間的方向走去。

「那個,一玥哥哥,四珺和三晨,我困啦,就先回房間睡覺了!我們明天早上見!」

明天還要上學!今晚等他們都睡著了之後,還要出來做點事情呢。

司一玥,司三晨和司四珺無聲的眼神對峙也才在這個時候消停了下來。

看著面前的蘇小染,他們三人又開始爭執起來。

「囡囡,我送你上去吧!」

「不,我和囡囡的房間就在隔壁,應該是我送上去才合適!」

「是我,我正好要將小阿音抱給囡囡。」

「三哥,小阿音都跑不見了!你還是先找貓咪吧!」

蘇小染看著他們互相爭吵著的模樣,小臉露出幾分無奈的嘆息聲。

算了,還是趁著他們還沒有多注意自己,本姑奶奶先走了!

所以,蘇小染轉過身,放低了腳步,快速的上了樓道。

等到他們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客廳內早就已經沒有了蘇小染的身影。

房間內。

蘇小染看著屬於自己的小公主房間,臉色露出幾分滿意。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可能是因為中午睡得太多了,以至於晚上杜雪寧絲毫沒有困意。

看着身邊的豆豆睡得正香,杜雪寧確是翻身打滾的睡不着。

就在她輾轉難眠的時候,突然間聽到外面又有石子落地的聲音。

杜雪寧眼睛裏頓時冒出了光,一下子就坐了起來。

連瞧都沒瞧,直接換上了自己平時運動的那套黑衣服。

不用猜,她就知道一會兒丁策肯定會悄悄的出門。

果真跟她預想的那樣,對面的屋子裏一陣悉悉蘇蘇穿衣服的聲音。

之後丁策便和上次那樣悄悄的出了門。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