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薇娜絲很快明白:「你是想通過伯格描述的那些標誌性景物的特徵,跟官方資料印證,從而推斷出最可能的路線?」

羅嵐微笑著說:「是的,公主。」

羅嵐和薇娜絲從巴薩港傳送到柯魯士帝都,他讓薇娜絲自己看書,他親自去找圖書館館長。

事情非常順利,一萬個金克拉砸過去,圖書館館長甚至把不對外開放的重要文獻都拿了出來。

有關北侖山的資料堆滿了半間房屋。

「侍劍,開始吧。」

「是的,主人。」

侍劍閉上眼,飄浮在靈魂空間,隨後祖劍上的雲紋發出微光,侍劍快速閱讀屋內的資料。僅僅五分鐘,侍劍就把所有的資料記下,存入祖劍之中。

隨後,侍劍面前出現一層光幕,她利用書中的資料在光幕上建立起北侖山的基本框架,然後慢慢填充,最後和伯格提供的資料印證。

「主人,不行,圖書館的資料太少。」

「那好,去找我們的隱秘騎士,讓他聯絡柯魯士相關的官員,我們要得到北侖山詳細的資料。」

羅嵐和薇娜絲離開圖書館,聯繫伯爵府在這裡的隱秘騎士,然後用金克拉開路,拿到了最詳盡的北侖山資料。

侍劍的記憶力和分析能力非常強,很快通過已知的資料,推斷出伯格祖父當年的部分路線。

北侖山太大了,連阿芙拉的領地貝倫山區都只是北侖山的一角。柯魯士官方掌握的資料不全面,侍劍計算了一下,她目前推算的路線大概是伯格祖父十七天的路程,而伯格祖父走了一個半月才看到遺址,相當於只知道前三分之一的路線。

不過這條路線至關重要,因為它很清晰地指明了遺址的方向,再加上伯格祖父記錄的天數,侍劍推斷出遺址的大概方位,雖然誤差有點大,有三四百公里,但只要耐心尋找,完全能夠在三個月內找到。

得到遺址的資料后,羅嵐已經不局限於尋找那個小瓶,還準備從遺址外圍撈一票,萬一找到「秘劍」或劍聖筆記,那他的力量會更強。

所謂秘劍就是秘密劍術,是劍聖創造的強大劍技,也是劍聖傳承重要的部分,許多劍聖後裔寧可死也不會泄露秘劍。

羅嵐很想帶一大幫人直衝北侖山,可惜伯格的祖父反覆強調不能帶多人,人數一旦過多就會遭到魔獸圍攻,他一路上見到許多屍骨,而官方資料也證明大批人馬進入北侖山必然遭到圍攻。

「可惜,年老的**師禁不起那麼顛簸,禁得起顛簸的除了上位法師,就是年輕的法師。前者我沒有,後者太沒用。我手頭又沒有大劍師,將軍必須坐鎮羅嵐港,缺人啊!又帶著這麼個累贅……」

羅嵐看了薇娜絲一眼,說:「公主殿下,以您暈車的經歷來看,這次探險恐怕只能由我一個人承擔。」

「反對!」人魚公主橫眉冷對。

bk手打小說盡在- 第1505章公主殿下(58)

「二皇妹,剛才你要說的什麼呢?剛才打斷了你,現在可以接著說了。」唐果抬眸,笑吟吟的看著唐溪。

唐溪哪裡還敢說什麼,輕抿了一下唇角,「我只是覺得,像小神醫這樣硬脾氣的人,真不多,很意外,如今知道她是皇姐的人,那也不奇怪了,有皇姐在背後撐腰,誰的脾氣都能夠硬起來。」

「二皇妹可說錯了,鈺芷脾氣本就是直,也是直的理直氣壯,我給她撐腰,不過是她占理。若她不佔理,不,鈺芷是一個好姑娘,她不會不佔理,嬌蠻胡鬧的。」

系統:挺好的,這麼護短的宿主,好一個呂鈺芷不會不佔理,哈哈,不愧是他的宿主大大。

唐溪聽出了暗指,差點給氣死了!

呂鈺芷埋著頭,用力的憋著笑。

還是殿下厲害,同樣是公主,差別怎麼就那麼大呢。

「二皇妹不是病了嗎?若不著急的話,後日來吧,後日新的排號會出來,」唐果笑眯眯說道,「要是著急的病,還是進宮請太醫診斷為好。」

「就算咱們身為皇家公主,也得講究先來後到,鈺芷是為百姓看病的,能夠讓她破例不要排號的,只有一種情況,那便是這個病人被抬到醫館,危在旦夕,身為醫者的她,才不能夠拒絕。不然,以如今醫館的名聲,誰都知道,看急病別來這裡,非要來這裡,那就是對鈺芷這個小姑娘耍流氓。」

唐溪被說的很沒臉,以後打死她都不來這裡了,「也不是什麼大病,先前不知道這裡的規矩,給皇姐增添麻煩了。」

「皇姐,我就先告退了。」

唐果笑著說,「要不要我派人,幫你進宮去請太醫?」

「不用了,多謝皇姐好意。」

她快氣死了,好嗎?

真的是出師不利,都怪呂青,要不是他,她會生出這麼一肚子的火氣嗎? 一畝花田:我的花神女友 呂青那個男人,真的是掃把星,進她公主府之後,就沒發生過一件好事。

當初她是怎麼瞎了眼,心念念的要和他在一起?

等唐溪走後,排在後面的病人,連忙對著唐果拜了拜,對她感激涕零。

原來這裡真的是有大公主殿下撐腰啊,之前聽傳言,他們還有些不相信。

這裡看病的價錢很便宜,藥材也都是一些普通的,他們都用的起。

哪怕每天只有二十位,他們也不在意。

有了這麼一出,唐果名下有一家醫館的事情,便傳揚出去。

呂鈺芷的名聲越來越大,引起了皇帝和皇后的注意。

唐果進宮的時候,他們就問起了。

「是遊歷的時候,遇到的一位小姑娘,很聰明,一心想治病救人,兒臣就給了她這個機會,現在看來,她做的不錯。」

「小小女子能夠做到這般,確實不易,值得欣賞。」

比起皇后,皇帝其實是一個非常開明的人。

若沒有皇帝,皇后可能都無法接受唐果不成親,整天往外面跑的事。

在皇帝的帶領下,皇后也看到了天下女子的大本事,再也不催促唐果成親的事了。

(本章完) -歡迎您的到來。

羅嵐從上到下打量了薇娜絲一眼,說:「深山不是海洋,您用什麼證明能在深山中連續趕路?」

薇娜絲高傲地抬起頭,一頭閃耀的金髮在風中搖曳,說:「我雖然僅僅是高級海術師,卻擁有大海術師的實力,相當於你們人類的大魔法師。」

羅嵐反駁道:「你以為北侖山是什麼地方?在外圍我們可以隱身飛行,但到了深山有大把的魔獸能看破隱身術,只能靠雙腿趕路,你一對進化不完全的人魚腿,能走多遠?」

薇娜絲身上突然湧出四條絲帶狀的水流環繞身體,水流托起她的腳,隨後快速流動,薇娜絲自身沒有動,但水流載著她向前,速度比普通人小跑還要快一些。

薇娜絲轉身回來,腳下踩著水流,身體被絲帶水流保護著,斜斜地倚在水流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說:「怎麼樣?」

羅嵐連連點頭,說:「不錯,簡直太好了。遇到對魔法特別敏感的魔獸,你就是最好的食物。」

薇娜絲瞪著他,湛藍的眼睛中燃燒著憤怒的火苗,但隨後強壓下怒火,驕傲地說:「尊敬的羅嵐伯爵,您又有什麼資格證明我不如您!」

羅嵐啞然失笑,說:「小美人魚兒,你想跟我決鬥?」

薇娜絲玩弄著水流,美目橫了他一眼,挑釁說:「當然!」

「好,我們出城找沒人的地方,我倒要看看你這個人魚公主有多厲害!」

兩個人遠離柯魯士帝都,來到無人的地方,相距二十米站立。

羅嵐拿出長劍,調整呼吸,凝神而立,說:「不使用額外魔導器,我用劍,你用法杖。」

薇娜絲伸手向虛空一抓,一把華麗的珊瑚珍珠法杖出現在她手中,羅嵐微驚,這竟然是一把聖器法杖。

薇娜絲露齣戲謔的笑意,說:「我會給你一點兒小苦頭吃,讓你記住,不能亂摸人魚的尾巴!」

她甚至沒有施法,輕輕一抖珊瑚法杖,身上出現一個上位級水之護盾,再一抖,多了一個上位級魔法護盾……她連抖五次法杖,身上加持了五種上位護盾。

羅嵐終於忍不住說:「你這麼玩就沒意思了,上位劍師全力一擊都破不了你的防護!」

薇娜絲輕哼一聲,不屑地說:「你可以認輸!」

直到這個時候,她才表現出人魚公主高高在上和輕視人類的一面,在她眼裡,一個小小的人類伯爵什麼都不是。

「好!」羅嵐立即拿出劍聖武器說,「誰先動用魔導器或其他東西就算輸,你輸了,我要天天摸你的尾巴!」

薇娜絲大怒,嘴中冒出海術咒語,法杖指向羅嵐。

「轟……」薇娜絲身前突然冒出一道高十米、五米厚、寬二十米的恐怖巨*,大地震動,宛如江河決堤湧向羅嵐。

「這種高級魔法對我沒用!」

羅嵐毫不畏懼地衝上去,甚至不用鬥氣護體,揮動土黃色的鬥氣長劍劈向巨*。

承載劍意托住巨*,鎮壓劍意固定巨*,斷絕劍意分離巨*,於是羅嵐面前出現驚人的一幕――羅嵐橫劈一劍,面前三米寬的巨*突然凝固了一瞬間,和兩側的巨*出現明顯的錯位,隨後羅嵐由下向上斜劈。

「嘩」地一聲,羅嵐身前的巨*被黃色光芒分開,化為清水無力地落下。

巨*中間出現一道三米長的豁口,兩側巨*繼續奔湧向前,羅嵐卻從容地走出豁口,走向薇娜絲,巨*彷彿成為歡迎他的儀式。

薇娜絲快速施展海術,周身的四條水流絲帶暴漲,化為四條兩米粗、近二十米長的水之海龍,一起撞向羅嵐。海龍有一對翅膀和背鰭,沒有爪子,像是放大的有翼長蛇。

薇娜絲一指羅嵐,使出漩渦術,想要困住他。

但在漩渦出現在腳下的一剎那,羅嵐猛地一躍,脫離漩渦術範圍,周身冒出護體鬥氣,揮劍劈向四條瘋狂衝過來的海龍。

即使沒有困住羅嵐,薇娜絲臉上仍然閃過一絲笑意,她揮舞法杖念誦大噴泉術的咒語。

水之海龍晶瑩剔透,懸浮在半空,妄圖撞擊羅嵐。

羅嵐躲開三頭海龍,揮劍劈向第四頭海龍。

薇娜絲一邊念咒,一邊微笑,想看羅嵐出醜,因為至少大劍師的鬥氣才可能抗衡水之海龍,否則打在海龍身上等於落空。

羅嵐一劍斬中海龍頭,宛如落山,鎮壓八方,龍頭突然被無形的劍意壓扁。

海龍的前半截身體突然由湛藍變成土黃,隨後砰地一聲巨響,海龍的身體斷掉,掉在地上爆開,化為海水滲入土中。

薇娜絲大驚失色,竟然忘了念咒語,導致大噴泉術中斷。

她憤怒地說:「你用了什麼魔導器!」

羅嵐揮劍擊潰第二頭水之海龍,大聲說:「井底之蛙,海中人魚!你們海洋只有海術師,當然看不出我的劍意!」

薇娜絲眼中露出警惕之色,她雖然認不出劍意,但也知道一般只有劍聖才能領悟,因為普通人再聰明也沒有足夠的時間。

薇娜絲再度挺起胸脯,昂起頭顱,驕傲地說:「你能使用聖位力量,恐怕連大師級魔法也對你無效。既然你嘲笑我,那就別怪我動用戰靈!人類小伯爵,我要讓你知道人魚一族的強大!」

「出來吧,我的瑪娜菲兒!」薇娜絲深知劍意的厲害,所以直接動用最強手段。

羅嵐連續幹掉最後兩頭水之海龍,看著一頭巨大的半透明抹香鯨懸浮在薇娜絲頭上,怒道:「我說不準用魔法道具,自然包括除武器之外的外力!你乾脆把你們帝國的魔獸都召喚過來算了,他們都不是魔法道具!」

抹香鯨通體潔白,宛如一根巨大的畸形蘿蔔,頭部高高鼓起,露出一口鋒利的牙齒。這條抹香鯨足有三十米長,連聖位巨龍都達不到這種長度,只有老年海龍能與之媲美。

最令羅嵐心驚的是,這頭抹香鯨的頭部有一根十米長的圓錐尖角。而在《魔獸之書》海洋篇中,這種抹香鯨叫「獵龍鯨」,最喜歡吃海龍和大王烏賊,是海洋食物鏈中最頂端的存在。

獵龍鯨被人魚帝國和鯊魚帝國同時奉為海神座騎,碰到獵龍鯨就算被殺也不能還擊。

毫無疑問,哪怕是剛成年的獵龍鯨在大海中也擁有上位巔峰的能力,而這頭血裔靈獵龍鯨至少擁有五星上位劍師的實力。

薇娜絲笑靨如花,胸有成竹,說:「瑪娜菲兒,撞飛他!別用角,用頭,讓他見識我的厲害!」

獵龍鯨發出一聲似牛非牛的叫聲,身後突然憑空爆出一團水流,猛地沖向羅嵐,速度之快超乎想象。羅嵐和抹香鯨相距不到十米,這個距離就算上位劍師都躲不開。

眼看羅嵐就要被獵龍鯨撞中,一聲嬌叱傳遍全場:「大膽!」

仙女一樣的侍劍突然出現,她手中冒出一道金黃色的光芒,和祖劍有七分相似,隨後她身體不斷變大,由一個七八歲小蘿莉迅速長大,長到十六歲少女的時候停下來。

少女侍劍白衣飄飄,一頭秀麗的長發散披在身後,烏黑的瞳孔中閃著滅絕萬物的寒光。

「滅!」侍劍只吐揮動手中劍芒。

劍芒一閃即逝,侍劍消散不見。

獵龍鯨發出驚天慘叫,身體一分為二,化為無數光點,鑽入人魚公主薇娜絲的身體。

「噗……」薇娜絲口吐鮮血,軟倒在地。

羅嵐看都不看薇娜絲,急切地詢問侍劍:「侍劍,你沒事吧?」

侍劍的身體卧在祖劍前,虛弱但高興地說:「主人別擔心,這次最多睡十幾天就能醒過來。」

「嗯,好好睡,做個好夢。」羅嵐柔聲說。

侍劍露出甜甜的笑容,閉上眼睛。

羅嵐鬆了口氣。

「以前侍劍根本不能出來,現在不僅能出來,而且還能攻擊敵人,證明她變強了。看來她並無大礙。」

羅嵐轉頭看薇娜絲,發現她只是面色發白,仍然清醒,顯然沒受什麼傷,頓時火冒三丈。

他怒氣沖沖地走過去,薇娜絲驚慌地說:「你、你要幹什麼!停下,我是高貴的人魚公主,我是聖潔的海神聖女!你……」

羅嵐充耳不聞,掀翻薇娜絲的身體,左臂托住她的小腹,右手狠狠地拍打她的翹臀。

「啪……啪……啪……」彈性十足的臀部發出清脆的響聲,羅嵐的手清晰地感覺到肉浪翻滾的美妙觸感。

「你你你……嗚……」高傲的人魚公主捂著臉大哭,兩條腿亂撲騰,腰部扭來扭去。

「以後還敢不敢了?」羅嵐狠狠地拍了一掌,「不說話?看來是打得輕!」

薇娜絲連忙帶著哭腔喊:「不敢了……嗚嗚……不敢了!」

「不敢什麼!說!」羅嵐得理不饒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