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蕭睿笑道:“正合我意。”

兩個聰明人說話根本不需要廢話,一兩句話就能傳達彼此的意思。

馬志澤在5號,而蕭睿和談蘇分別是2號和3號,他們朝4號章穹的方向走過去,是想先跟章穹會合,人多了,要對付馬志澤就會更容易一些。另外一個原因,他們也是考慮到了馬志澤的選擇,他應該是記不住地圖的,相較於兩人有目的性地前進,他一定更傾向於瞎走,他可以朝4號的方向走,可以朝6號的方向走,也可以朝中間b151號房間的方向走,這三種可能裏面,最後一種對他們來說是最有利的。如果馬志澤走了4號的方向,他們兩人現在過去,或許還來得及做點什麼,而他要是去了6號的方向,他們就鞭長莫及,只能看段曉霞的運氣了。

沒辦法跟章穹聯繫,談蘇和蕭睿兩人也不去猜測他在哪裏,直接向離他最近的藏鑰匙的房間走去。

蕭睿在之前那個白色房間裏時已經將地圖都記住了,他很肯定地對談蘇道:“4號到離他最近的鑰匙只有一條路。”

也就是說,章穹要麼會錯過那藏鑰匙的房間,要麼已經拿到鑰匙了,不會出現走到岔路上的情況。

在蕭睿的帶領下,兩人很快就來到了藏鑰匙的那個房間。此時,距離剛開始已經過去了十五分鐘。

那個藏鑰匙的房間似乎是一個儲藏室,東西很多很亂,但很明顯能看出翻找過的痕跡,而且地上還有一些新鮮的血跡。血跡旁有個陳舊的菸灰缸,底部也沾着些血液。

蕭睿蹲下看了看,起身道:“他們已經遇上了。除了我們以外,這裏還有兩個人的腳印。”

他說着,指了指門那邊:“那邊的血跡也是新鮮的。”

剛纔兩人並未注意到那門口的血跡,直到現在纔看清楚,門口有兩滴新鮮血跡。

蕭睿繼續道:“裏面的血跡是飛濺型的,應該是其中一人被另一人用菸灰缸擊打後,血液以低速飛濺出去,形成了這樣的長條狀血跡。門口的血跡是圓形的,屬於滴落狀血跡,受傷者跑出去時在門邊扶了一下,血液就在這時滴到了地上。”

順着蕭睿的話,談蘇看到門框上還有一個模糊的血手印。

他走到門邊,觀察了地上的腳印道:“我記得章穹穿的鞋子大約是40碼,而馬志澤穿的是43碼。門邊這個新腳印大概43碼,屬於馬志澤。那麼,當時的情況應該是:章穹在這裏找鑰匙,這時馬志澤找來了,兩人發生了爭鬥,章穹找機會用菸灰缸打了馬志澤,逃了出去。馬志澤追出去時,因爲傷勢不輕而在門邊停了停。”

“可惜還不夠重。”談蘇道,“我們快去找他們吧!”

血跡和腳印那些,她懂得沒有蕭睿多,既然他已經還原了當時的情況,她自然沒有懷疑的道理。可惜章穹傷馬志澤傷得不夠重,馬志澤還有餘力去追他。

離開這個儲物間之前,談蘇和蕭睿一人拿了一根鐵棍。談蘇還看到了一卷麻繩,直接背到了背上。鐵棍像是從牀上拆下來的,是空心的,但有武器總比沒有好。

談蘇和蕭睿出了房間後,就沿着馬志澤和章穹留下的痕跡追去。兩人凌亂的腳印,再加上隔一段路就有的血跡,給了談蘇和蕭睿極好的指引,他們一路奔跑,很快就聽到前方傳來的怒喊聲。

“你這個狗.娘養的,給老子停下來!”馬志澤憤怒的聲音此刻聽起來有些喘。

談蘇和蕭睿對視一眼,兩人默不作聲地提着空心鐵棍悄悄追了過去。

拐過一個彎道,兩人就看到了跑在前方的馬志澤和章穹。

因爲腦袋上的傷,馬志澤跑得跌跌撞撞,而章穹也好不到哪裏去,扶着牆跑得也很勉強,顯然之前跟馬志澤打架時也受了傷。

兩人一前一後向前跑着,章穹時不時回頭緊張地看看馬志澤,當看到他追近了時,忙驚懼地加快腳步。也正因爲他這時不時向後看的行爲,當蕭睿和談蘇出現在拐角時,他立刻就注意到了他們,臉上也露出了驚喜的表情。誰知他這一走神,腳下沒留神踢到了什麼東西,重心一個不穩整個人便栽倒了。

馬志澤驚喜地大笑着衝了過去:“跑!你再跑啊!”

談蘇和蕭睿見狀,也顧不得腳步聲會暴露二人,忙加快了腳步,衝了過去。

在馬志澤用他那染血的雙手提起章穹的時候,談蘇和蕭睿及時趕到,兩人手中的鐵棍不停往馬志澤身上招呼,後者躲閃不及,有一棍正好砸在他原本就受傷的額頭上,他悶哼一聲,便倒下昏了過去。

“得救了……”章穹軟在地上,急促地呼吸着,臉上滿是逃過一劫的激動。

談蘇和蕭睿兩人也不輕鬆,不過談蘇是直接扶着牆壁平復呼吸,而蕭睿還提着個棍子,站在那兒故作輕鬆,只不過他急促的呼吸和微紅的臉已經完全出賣了他。

談蘇休息夠了,便在馬志澤身邊蹲下,拿出那捲麻繩準備把他綁起來,還沒等她真正動手,蕭睿蹲了下來,接過她手中的繩子道:“我來。”

談蘇便鬆了手,讓他去幹。

“大神……我幫你吧!”章穹強撐着身體,想要幫蕭睿綁人,卻被蕭睿揮揮手拒絕了。

“不要妨礙我。”蕭睿眼也沒擡。

章穹有些尷尬,然而見到大神讓他迅速興奮起來。之前雖然已經跟蕭睿打過照面,然而每一次他都沒機會跟蕭睿說話,現在好歹說上話了,他自然很是激動。

在蕭睿綁人的時候,章穹激動道:“大神,你的書我都看過,你出版的兩套書我也都收藏了!”

蕭睿終於擡起眼皮看了章穹一眼,恍然道:“怪不得覺得你眼熟,原來是籤售會上見過。”

章穹愣了愣,隨即激動得不可自抑。雖然他早知道蕭睿有過目不忘的本事,然而他能記得他這個小粉絲,他怎麼可能不激動呢?

“對,對!”章穹已經激動得說不出別的話來。

談蘇低頭看了眼手錶上的倒計時,現在距離結束還有半個多小時了。

“章穹,你找到鑰匙了嗎?”談蘇問道。

章穹一怔,隨即從腰包中翻找了半天,摸出把都是灰塵的鑰匙遞給談蘇:“在這裏!”

談蘇正要去拿,離得比較近的蕭睿快手接了過去。談蘇皺眉看了他一眼,誰知蕭睿從自己的口袋裏掏出另一把鑰匙,兩把放一起遞給談蘇:“都給你保管。”

談蘇看了蕭睿幾秒,怎麼都覺得彆扭。

“怎麼了?”蕭睿疑惑道。

談蘇壓下心中的怪異感覺,將鑰匙都接了過來。都給她保管就都給她保管,反正最終都要會合到一起開門的。

在暫時解決了馬志澤之後,人多就不再是優勢了,談蘇覺得接下來應該兵分兩路。一路將馬志澤帶到b151號房間外等着,另一路則再繼續繞着外圍往前,去找6號的段曉霞和1號的胡詩嵐。

馬志澤現在已經昏了過去,一個人搬不動他,所以談蘇的意思是蕭睿告訴她路怎麼走,她去找那兩人,而蕭睿和章穹帶着馬志澤去b151號房間。

“不行。”蕭睿一口回絕了。

“爲什麼?”談蘇皺眉道。

蕭睿看了談蘇幾秒纔開口:“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一半,段曉霞和胡詩嵐或許已經到達b151號房間了。我們應當先到b151號房間確認過後再決定接下來的行動。”

抗日從亮劍開始 談蘇沒有反駁的理由,事實上蕭睿說得很有道理。不過,她之所以做出兵分兩路的決定,是因爲她覺得以胡詩嵐的能力,要找到鑰匙可能不會那麼順利,更別說找到b151號房間去了。現在聽蕭睿這麼一說,她驚覺她的判斷太主觀了,正確的做法,確實是先去b151號房間確認。

“你說得對,我們先去b151號房間。”談蘇道。

章穹的傷最重,只能自己勉強前進,因此談蘇就和蕭睿一人一邊帶着馬志澤向目的地走去。

四人在陰森的走廊裏前進着,走了沒一會兒,四人前方的唯一一盞燈突然啪的一聲滅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立刻將四人籠罩。

談蘇扶着馬志澤,不自覺地停下腳步。

突然,一束光亮起。

只見蕭睿不知什麼時候弄了個手電筒,點亮後從下往上照着自己的臉,露出了得意的笑:“還好我早有準備。”

“……”談蘇嘴角一抽,“你敢不敢不對着你的臉?”一片黑暗中突然拿手電筒從下向上照自己的臉,他是想嚇死人麼!

蕭睿聳聳肩:“好吧。”

他放下手電筒,手電筒的那束光便照向了前方。

談蘇輕輕舒了口氣,正待開口提醒蕭睿別再做類似的事,就聽一旁的章穹驚恐地說道:“你、你……你們看!”

看……什麼?

談蘇轉過頭,她看到手電筒的光源中,十多個沒臉大胸護士手中拿着各種各樣的刀具兇器,氣勢洶洶卻又緩慢地向四人走來!

作者有話要說:交鑰匙神馬的……是工資卡上交的節奏呀【喂

這段時間jj好像又時不時在抽,要是大家發現留言不見了,一定是jj乾的,不是我刪的orz

ps:感謝邊苗苗童鞋和phagocyte童鞋的兩個地雷,感謝阿里擼亞童鞋、鹽童鞋和letitia童鞋的地雷,親親你們! 如果手電筒是在談蘇手上,那麼面對這樣的場景,她很可能會嚇得抖上一抖。但蕭睿倒是相對鎮定,手電筒的光直直地照着那些護士怪,於是還醒着的三人便清晰地直面了這十多個護士怪身體扭曲着慢慢向他們走來的恐怖。

“怎、怎麼辦?”章穹驚慌地問道。因爲護士怪行動的速度不快,他們還能慢慢後退着商量對策。

談蘇側頭看了蕭睿一眼:“能繞路走嗎?”

這些護士怪將他們前進的路都堵上了,他們沒法過去。然而它們速度慢,如果有其他路,他們可以立刻往回走繞個路,它們也追不上他們。

“還有條路。”蕭睿道,“但繞路至少需要多花二十分鐘時間。”

在解決了馬志澤之後,他們現在最欠缺的就是時間了。整個主線任務的時間只剩下一半,胡詩嵐和段曉霞不知情況如何,他們不能浪費二十分鐘繞路。

可目前的情況是,這麼多的怪物,雖然動作慢,可不知道戰鬥力如何。他們還帶着一個累贅,想要安全通過,簡直難如登天。

就在談蘇犯難之時,蕭睿手中的電筒突然閃爍了兩下,滅了。

談蘇心中一沉,這簡直是屋漏偏逢連夜雨!然而下一秒,她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原本正緩慢向他們靠近的護士怪,突然沒聲音了。

“它們不動了。”蕭睿道:“原來如此。它們一直都在那裏,沒有光源時處於靜止狀態,一有光就開始行動。”

“不過,還得檢驗一下它們對聲音和觸碰的反應。”談蘇道。說完,她就拿上剛纔沒丟掉的棍子,小心翼翼地準備靠近那些護士怪。

可她才走兩步,蕭睿就快步超過了她,把手裏的空心鐵棍往前一丟。

棍子砸中了最前面的一個護士怪,它猛地揮動着手中的手術刀,鋒利的刀鋒從空氣中飛快劃過。揮舞了幾下也沒有碰到任何東西,它漸漸停了下來,而其餘的護士怪,卻一點反應都沒有——鐵棍掉到地上的聲音,似乎並不能引起它們的反應。

“對光和觸碰有反應,對聲音無反應。好了,我們穿過去吧。”蕭睿道,“別碰到它們就行。”

別碰到它們——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絕對不輕鬆。

這條走廊不寬,這些護士怪分散着橫跨了整條走廊,衆人只能從中間小心穿過。每個護士怪間的距離並不寬敞,一不小心就可能碰到它們。而他們還有個麻煩是,他們必須帶着昏迷不醒的馬志澤,這無疑大大增加了本就不低的難度。

在考慮到馬志澤的問題後,幾人只能換個方法——其中一人先用手電筒的光源吸引這些護士怪,儘量把它們集中到一起,另兩人就立刻帶着馬志澤從旁邊穿過去。

蕭睿以手電筒是他的爲由,搶下了吸引護士怪注意的任務。

在談蘇和章穹帶着馬志澤走到一旁準備好之後,蕭睿靠着另一邊的牆壁點亮了手電筒,一有光源,這些護士怪立刻激動起來,四肢扭曲着朝蕭睿走去。

它們的移動終於使牆邊空出些距離,談蘇忙和章穹扶着馬志澤沿着牆邊走過去。那些護士怪最近的時候離談蘇都快臉對臉了,但因沒有任何身體接觸,它們完全將談蘇三人無視了。

本來三人可以這麼順順利利地通過的,然而剛走到一半,意外發生了——馬志澤醒了。

馬志澤一醒來就發現自己被綁住了,他立刻掙扎起來,同時口中叫罵着。談蘇和章穹本都緊張地關注着護士怪的動靜,誰也沒有想到馬志澤會突然醒來,還不停地掙扎,手上一鬆,馬志澤便跌進了護士怪羣中。

受到觸碰刺激的護士怪立刻揮舞着手中的武器,其中有一把鋒利的手術刀正衝着談蘇和章穹而來,談蘇臉色微變,忙一拉章穹,兩人一起蹲下,剛巧躲過了護士怪的攻擊。反倒是馬志澤,因爲是摔進去的,直接躺在了地上,沒有被護士怪攻擊到。這些護士怪敵友不分,手中的武器隨意揮舞着,有一個護士怪被同伴戳中了眼睛,另一個被抹了脖子,被同類碰到的護士怪也開始揮舞着武器進行反擊,整個護士怪羣亂成一團。

馬志澤也沒料到自己一醒來就出現在一羣怪物之中,如果他沒有身陷包圍中,手中還有武器,那麼他絕不會驚慌,然而現在,他四肢被縛,周圍情況不明,饒是膽大如他,臉上也閃過一絲異色。

談蘇一邊防備着那些如同羣魔亂舞般的護士怪們,一邊蹲下抓住了馬志澤的腳,用力將他從怪物羣中拖出來。

誰知馬志澤卻毫不領情,被綁住的雙腳用力一蹬,將談蘇的手甩開。在他看來,落入其他玩家手中,和落入怪物手中是一樣的。

談蘇一時沒提防向後倒去,伸手在牆上扶了扶纔沒摔倒。

眼看着馬志澤越來越往護士怪羣中心而去,談蘇心中也升起了一股鬱氣。

她一點都不在乎馬志澤的死活,然而他要是死在了護士怪羣中,這個主線任務就完了,他們好不容易走到了這裏,絕不能讓馬志澤破壞了他們即將收穫的勝利果實!

“談蘇,你、你幹什麼?”章穹驚呼道。

談蘇沒理他,她四肢着地迅速從護士怪們的腳邊穿行而過,很快就來到了馬志澤身邊,抓起隨身攜帶的鐵棍,超馬志澤兜頭打去。馬志澤手腳被縛,根本無力反抗,只能一邊躲一邊大罵:“賤.人,等老子出去了,看老子怎麼弄死你!”

談蘇根本不理會他的罵聲,鐵棍每一下都往他的腦袋傷處打去,毫不留情,很快馬志澤就再也沒法罵人了——他又一次昏迷了過去。

等解決了馬志澤這個麻煩,談蘇發現她已經陷入了敵陣之中,只好壓低了身形儘量趴在地上。周圍的護士怪揮舞了會兒武器,沒碰到人後,注意力也就又回到了蕭睿手中的那束光源處。

談蘇忙趁機邊拖着馬志澤邊向外爬,快到邊上時,章穹也趴着過來,幫談蘇一起向外拖馬志澤,兩人合力,很快就將馬志澤弄了出去。

這麼折騰了一陣,談蘇已經有些精疲力盡,然而現在不是休息的時候,她和章穹一道扶起馬志澤,艱難地繼續往前走,等走出了護士怪羣的攻擊範圍,兩人才徹底放鬆下來,靠着牆休息。要帶着完全失去意識的大活人走,並不是件輕鬆事。

蕭睿原本已帶着護士怪羣們後退了好幾米,見談蘇這邊已經成功,他將手電筒丟在了地上以繼續吸引護士怪們的注意力,自己則繞過它們,跟談蘇三人會合。

“還能走嗎?”蕭睿低頭對坐在地上休息的談蘇道。

談蘇點頭,扶着牆要自己站起來,蕭睿卻還是伸手扶了她一下。章穹纔是傷得較重的那個,他扶牆艱難地起身,蕭睿看了一眼,又若無其事地轉回了視線。

蕭睿有些嫌棄地拉起地上的馬志澤,和談蘇一人一邊地帶着他繼續往前走去。章穹慢慢地跟在兩人身後。

沒一會兒,蕭睿突然道:“前面左拐就是b151號房間。”

談蘇心中微喜,身上的力量都回歸了些,不自覺地加快了腳步。

三人帶着個包袱,很快就來到了有着b151號房間的那條走廊。

出乎談蘇意料的是,走廊裏竟然有個人。

“段曉霞?”談蘇驚訝道。

在b151號房間前徘徊的人,正是段曉霞。聽到談蘇的聲音,她立刻跑了過來,開心地說道:“太好了,你們終於來了,我還在想要不要去找你們呢!”

偏愛 她的目光從衆人身上掃過,眉頭輕輕皺了起來:“詩嵐沒跟你們在一起啊?她會不會有事?”

異世鏗鏘行 談蘇看了手錶一眼,他們只剩下二十三分鐘了,都過去了那麼久,胡詩嵐還沒來,很可能是迷路了,或者被困在藏鑰匙的房間,找不到鑰匙也就一直沒出來。

“我們去找她。”談蘇道。本來他們就是準備先來b151號房間會合後再決定接下來該怎麼做的,如果人都到齊了那最好,如果人沒到齊,那就只能再去找了。

“我也去!”段曉霞激動道。

“你和章穹一起留下看着馬志澤吧。”談蘇卻搖頭道,“馬志澤已被我們抓住,現在危險的只剩下那些怪物了,人多了也沒用。”

段曉霞有些失望,然而她點頭接受了談蘇的安排:“好吧,你們一定要把詩嵐安全帶回來哦!”

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突然低頭從包裏翻找了會兒,拿出把鑰匙遞給談蘇道:“這是我在來的路上找到的,是不是主線任務要求我們找的鑰匙?”

談蘇接過鑰匙一看,這鑰匙跟她之前拿到的都是同一個模樣,便點頭道:“沒錯。”

“太好了!”段曉霞鬆了口氣笑道,“我之前無意間走進了一個房間,不小心摔了一跤,這把鑰匙就從旁邊的架子上掉了下來,我還以爲不是的呢!”

“……你運氣真好。”談蘇道。

段曉霞用力點頭笑道:“對啊,我從小運氣就很好呢!我朋友都說這太不科學了,其實我也這麼覺得啦。”

“這麼說來……你能走到這裏來,也是因爲好運氣?”談蘇道。

“大概是的吧。”段曉霞似乎也不能確定的樣子,“我也不知道b151號房間在哪裏,拿到鑰匙後就隨便走,等我停下的時候,就走到了這裏。”

談蘇:“……”這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這時候,談蘇忽然想通了之前一直疑惑的問題。

段曉霞在上一個次世界能犧牲她自己的主線任務而幫胡詩嵐完成主線任務,是因爲她運氣好得逆天,賺得了足夠多的積分,所以纔有底氣那麼做。

“上個次世界,你放棄自己的主線任務,成全了胡詩嵐,對嗎?”談蘇忍不住問道。

段曉霞一臉驚訝:“你怎麼知道?我都沒有告訴詩嵐啊!”

“猜的。”談蘇道,她突然有點喜歡這個女孩了。

“你果然很厲害呢!”段曉霞並沒有深究,只是一臉崇拜地望着談蘇,隨即又雙手合十懇求道,“這件事千萬不要告訴詩嵐哦,不然她一定會罵我的!”

“……好,我不會說的。”談蘇道。

段曉霞開心地抱住了談蘇:“謝謝你!”

談蘇不太習慣跟別人的身體接觸,不過好在段曉霞很快就鬆開了她,沒讓她的尷尬持續多久。而在得知了段曉霞逆天的運氣之後,談蘇覺得,或許跟段曉霞一起去找人更容易找到,畢竟胡詩嵐不一定在藏鑰匙的房間,很可能迷路到其他地方去了,沒準段曉霞的好運氣能讓她們碰到胡詩嵐。

“還是我跟段曉霞去找胡詩嵐吧。”談蘇轉頭對蕭睿道。

蕭睿一臉不可置信:“你居然相信‘運氣’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

“看看段曉霞。”談蘇道。

“一次巧合並不能代表什麼。”蕭睿道。

段曉霞弱弱地爲自己辯解:“並不只是一次巧合……”

蕭睿看了她一眼。

段曉霞嚇得捂住嘴,不敢說話了。

蕭睿走過來,身子一側擠進談蘇和段曉霞之間,一手把段曉霞往章穹和馬志澤的方向輕輕一推,另一手攬住了談蘇的肩膀向前走去:“馬志澤身上可沒有鑰匙,我們還有兩個房間要去拿鑰匙呢,抓緊時間。”

談蘇瞥了眼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淡淡道:“把你的手拿開。”

“……哦。”蕭睿神態自若地收回手。

談蘇回頭看了一眼,段曉霞正對她握緊了雙拳做了個加油鼓勁的動作,她回了個笑,轉回視線。

兩人向前走過幾個彎道,一路沉默。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