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蕭戰點頭道:「如果有可能,希望族王能夠送一些給在下。」

族王眼中閃過一絲異色,她一雙如夢似幻的眼眸上下將蕭戰打量,微不可察的點點頭道:「蕭公子確信想要我煉製的這類甲胄相送?」

族王的話讓一旁的辛玥很是吃驚,她本以為族王會直接拒絕,沒想到竟然出言確認,這代表了什麼她很清楚,族王答應了蕭戰的要求。辛玥不得不驚訝,族王煉製的這種衣物跟甲胄可不是尋常之物,既然族王答應相送,表明族王很看好蕭戰。

辛玥好奇的將蕭戰打量,似乎想要看一看他有哪一點能夠得到族王送禮物的機會。

蕭戰沒有注意到辛玥的表情,而是笑道:「這是自然,還望族王成全。」

族王嘴角綻現一抹嫵媚的笑容,她點頭道:「既然蕭公子有心,那我自然會送一件親手煉製的甲胄給蕭公子。」

蕭戰喜道:「多謝族王美意。」

族王含笑道:「蕭公子先別忙著感謝,這件甲胄我會在成年祭後送給你,希望蕭公子得到我的禮物之後立馬穿上,只要三天三夜之後仍能夠適應,將來蕭公子想要多少,我都會親手給蕭公子煉製。」

蕭戰眨眼道:「這東西有什麼講究嘛,為何要試穿三天?」

族王抿嘴笑道:「這個成年祭之後蕭公子就會明白,我就暫時不將這個秘密揭開了。蕭公子如果通過了考驗之後,就算不想要也得要,一點後悔的餘地都沒有。」

蕭戰心中犯嘀咕了,感覺這東西有什麼玄機,可是他看著族王身上的長衫,實在是不可多得的寶物,只有傻子才會拒絕吧。

有了這段插曲過後,蕭戰發現族王健談了很多,將不少蠻荒的秘辛講了出來。蕭戰心情很不錯,不管是對成年祭的期待,還是對族王答應的那件禮物,出了族王的王帳,辛玥跟了上來。

辛玥半路藉助蕭戰,難以置信的目光將他上下打量,好一會兒才道:「真不知道族王為何答應送你,你現在修為才半步封帝罷了,怎麼可能入得了族王的法眼?」

蕭戰莫名其妙道:「不就是送一件甲胄罷了,有什麼大不了的。」

辛玥定眼打量著蕭戰,忽然咯咯笑道:「的確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不知道應當祝賀你,還是應當替你默哀。咯咯!好了不說這個,明天的成年祭記得不許打退堂鼓。」

一個吻印在蕭戰的臉上,辛玥笑著消失了。

蕭戰眨了眨眼,他也不是傻子,感覺自己似乎做了一件莽撞的事情,只是族王既然已經答應了,就表明美人族王並未生氣,而且似乎由壞事變好事了。

到底什麼意思?

蕭戰完全想不明白,不就是送一套防禦力驚人的甲胄罷了,又不是他們戰族,美人兒送肚兜表示定情信物。

呃?

定情信物!?

不會這麼狗血吧,只不過是要一套甲胄而已,這跟定情信物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才是啊。蕭戰覺得美人送他定情信物應當是自己的內衣之類的,甲胄一點兒也不香艷,肯定不是這個原因。

很快蕭戰就不費神去想這個問題了,他覺得這個問題一天後就能揭曉了,沒必要讓自己傷神。

……

「娘真的打算送他?」

就在蕭戰離開之後,一道身著性感宮袍的女子出現在族王的身邊,她很美,有族王七八像似,一身修為達到了半步大圓滿境。

族王微微笑道:「為何不了,既然他已經開口,我自然要給他一個機會。」

性感宮袍女郎搖頭道:「他並不知道,娘完全可以拒絕的,難道只是因為他來自戰族?」

「也許吧,如果我沒有料錯的話,他應當是來自戰族中的戰祖一脈,這可是戰族中真正的皇族。如果真能結下這段緣,將來我們這一族何愁不能復興。」

族王神色淡然,只讓性感宮袍女郎微微嘆了口氣,似乎在擔心著什麼。 「這裡就是大荒域?」

一條連綿千萬里的山脈向著東面延伸而去,李琨蹙著眉頭,他極目遠眺,似乎在搜尋著什麼。

在李琨身邊有一尊虎背熊腰的黑臉大漢,這傢伙背著一根巨大的鐧,半步大圓滿境力量從他的身體中湧出。黑臉大漢渾身籠罩著一股邪惡的力量,像似詛咒,人聽到之後,神魂似乎都要撕裂而開。

順著李琨的目光望去,黑臉大漢嘿嘿笑道:「這裡就是大荒域了,蠻荒極西之地,偏僻的很,要不是上回意外從那傢伙口中得知神箭族的傢伙躲到了這裡,還真想不到他們如今竟然還活著。」

李琨冷笑道:「很好!當年的神箭族箭術驚天,可是射殺了我們幽冥族難以計數的頂級強者,只是不知道這麼多年過去了,經過了那次驚變之後,他們的實力還剩下多少。」

黑臉大漢笑道:「聽說那個女人可是當年神箭族第一美人,她在整個蠻荒都是鼎鼎大名,原本老族長想要在滅掉神箭族后,將這個女人收了,只是可惜讓她晉陞到了大圓滿境,導致讓神箭族一部分餘孽逃走。這次少主如果能夠完成老族長的遺願,族長之位怕是能夠獲得老族長的鼎力支持啊。」

李琨興奮一笑,他自己也對神箭族的族王垂涎的很,哈哈笑道:「辛玉仙這女人具有上古y蠶族血脈,後來修鍊【神蠶訣】讓她得到了玉蠶寶體。哈哈!這可是蠻荒十大寶體,那裡形同玉蠶,男人如能消受,就能迎來破繭化蝶的機會,只需一次,就能讓修為突破原有境界,真是讓人期待啊。」

黑臉大漢嘿嘿笑道:「少主能力驚天,辛玉仙的玉蠶寶穴又能算得了什麼。如今少主已是大圓滿境超級強者了,只要在經歷玉蠶寶穴的洗禮,定能更上一層樓,成為一尊真正的大圓滿境無敵強者。」

李琨擺手道:「辛玉仙畢竟早就晉陞到大圓滿境,我如今踏入這一境界有些偷巧,肯定不是她的對手,一切還需從長計議。」

「少主真是謙虛,這次從上古戰場得到了三尊幽影武士,其中一個可是來自戰族,那實力絕對是大圓滿境中的超級強者,一個小小的辛玉仙又算得了什麼。」

「哈哈!三大大圓滿境幽影武士,整個幽冥族怕是都找不出來一個,如果再能得到辛玉仙這個女人,族長之位誰能跟我爭!」

李琨笑得很是興奮,對於族長之位他是勢在必得,沒有人能夠阻止他。

……

成年祭開始了,這是整個神箭族的盛世,全族所有未婚適齡男女都會參與進來,舉族狂歡,無數幼小的族人都會在盛會中誕生。

蕭戰、屠靈、比蒙都受邀參加,一萬多人聚集在一起狂歡絕對是讓人興奮的事情。比蒙非常受歡迎,成年祭還沒有開始,他的身邊就已聚攏了上百個女人。並不是所有女人都姿色出眾,很多都只能算是一般,不過比蒙的審美觀跟常人不同,他需要的是身體夠結實,能夠承受得了他強壯的身體,在他的眼中那就是絕色美女。

比蒙雖有三米高,但他身邊的女人最高的也就兩米,不過對於至強境以上的女人來說,這根本就不是問題,哪怕他百丈千丈,她們也能變化著適應。

蕭戰很是驚訝,只有一天的時間,比蒙竟然將一百多個女人的肚子搞大了,這效率讓他羞愧難當,無地自容,要是他也有這能力,就不用被戰妃扔到這裡玩什麼輪迴試煉了。

相比比蒙的彪悍戰力,屠靈也不耐,將十多個女人的肚子搞大。那些懷上的女人並未參加這次成年祭,有了身孕,她們就是有夫之婦了,往後不會再參加成年祭。

屠靈跟比蒙身邊都聚攏不少女人,也許是神箭族的女人都知道有兩個很有本事的男人,都想跟他們開花結果。

蕭戰看到了辛蘿這妖婦,她纏著屠靈,看著她腰間纏著的鞭子,他腦中總會冒出一個念頭,屠靈到底有沒有被這妖婦吊起來玩征服遊戲。蕭戰發現屠靈跟辛蘿這妖婦關係很好,他們耳鬢廝磨,捏捏摸摸,絲毫看不出異樣來。

蕭戰可不相信辛蘿在未來那麼變態是突然的,她肯定天生變態,不過看她跟屠靈你情我願,他也不說什麼了,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關他什麼事兒啊。

成年祭由族王辛玉仙主持,她換了一身族王專屬長袍,那修長的美腿只能從袍子開叉的地方窺探到,讓無數神箭族男人失望了很久。這失望的人中自然也包括蕭戰,他可是清楚辛玉仙喜歡穿透明的褻褲,至今他腦中都不是閃現出當初在王帳中那驚艷一幕。

成年祭開始了,蕭戰暫時也顧不上去想族王了,辛玥一身盛裝出現在他面前,如花笑顏盛放,美得讓人心醉。能夠被辛玥邀來參加她的成年禮,蕭戰感到很是榮幸,整個儀式非常的繁瑣,就像蕭戰大婚時所參加的戰族婚禮儀式似地,他的眼裡非常,自然看懂了廣場上布滿了玄奇古陣,這些應當就是為了增加生兒育女幾率的大陣。

辛玥是聖女,成年祭開始時她要獻舞,驚艷絕倫,那原始狂野的氣息撲面而來,有很多的舞姿脫胎於原始的繁衍活動,**到要爆,讓蕭戰鬆口氣的是辛玥沒有脫衣服,不然他絕對要將那些眼珠子都瞪圓的男子幹掉。

辛玥的開場舞后,無數神箭族美女開始獻舞,這些女人不像辛玥有著聖女的矜持,她們跳著真正的獻祭之舞,舞姿狂野到爆,絕對讓人血脈賁張。神箭族美女獻舞剛開始是正常的,雖然**,但身上還是有衣物的,哪怕少得可憐,而當舞到了後半段,熱舞的美女開始挑選她們的目標,限制級熱舞毫無保留的向她們的獵物展露,這是在求歡,男子如果滿意可以加入。

如此狂放的成年祭,蕭戰看得津津有味,辛玥來到他跟前,含羞看著他。此時廣場上的氣氛已經非常火爆,不少男人直接進入到男女最神聖的造物過程中,原始的**之歌在奏響,身處其中,不論男女哪能不被感染。

「我看她們都在熱舞求歡,我很想你也這般邀請我。」

辛玥羞紅滿面道:「本來辛玥的領舞就是要向你求歡,只是辛玥做不到眾目睽睽下暴露自己,蕭公子不會生氣吧。」

蕭戰哈哈笑道:「我這人佔有慾強,自己的女人其他男人看一眼都不行,剛剛如果你脫了,我非將在場的男人都幹掉。不過這畢竟是你的成年禮,熱舞求歡豈能少,你放心就是,外邊的人絕對看不到我們在做什麼。」

辛玥的臉上露出了疑惑之色,她不明白眾目睽睽下外人為何看不到。

蕭戰興奮一笑,情.欲劍氣破體而出,一座奢華的寢殿憑空浮現,處在內里完全可以看到外邊,但外邊絕對看不到裡面的情況。

辛玥疑惑的道:「這真的可以?」

蕭戰還未答話,辛玉仙憑空浮現,她笑道:「這應當是戰妃的媚術實質化能力,蕭公子的身份怕是很不簡單啊。」

蕭戰微微笑道:「戰妃是我母親,而戰神是我父親,這沒什麼大不了的。」

辛玥跟辛玉仙渾身一震,驚駭的對視一眼,她們完全沒有料到蕭戰竟會是上古蠻荒第一強者的兒子。這個消息要是傳出去,怕是回引得整個蠻荒震動,幾乎是瞬間她們的眼中閃過驚喜之色。戰神之子跟來自戰族兩種身份可是相差十萬八千里,蕭戰的身份絕對是戰族少主,這身份何等尊貴,就算如今戰族離開了蠻荒,也沒有人敢怠慢,畢竟一個打破桎梏,超脫至強境的無敵強者,古往今來也就一人而已。

辛玥笑容驚喜的道:「真沒有想到蕭公子竟會是戰神之子。」

蕭戰心中不得不感嘆,雖然戰妃很多安排讓他無語,可有時他不得不承認,背後有戰妃跟戰神罩著,很多事情都變得迎刃而解。

辛玥的熱舞求歡開始了,辛玉仙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從自己的世界中拉出一張卧榻,躺在上邊打算欣賞這場別開生面的成年祭。

面對辛玉仙的舉動,辛玥沒有絲毫意外,她盡情投入,未經人事卻將男女繁衍演繹的活靈活現,蕭戰自然成了她的道具,滿園春色挑逗著他的眼球。蕭戰並未將熱舞欣賞完,他將辛玥撲倒在地,春色讓他沉醉,忘情的同美人親嘴。

辛玥又羞又驚,她完全沒有料到第一次跟男人親密接觸竟然是如此開始,蕭戰的霸道與炙熱讓他難以抗拒,當然了她也不願抗拒。原始的獻祭之歌響起,辛玉仙含笑看著,她的最終吟唱著最為古老的歌謠,是那麼的**動人。

成年祭持續了三天,讓蕭戰驚訝的是他竟讓辛玥懷上了,雖然只是一個女兒,但這等神效簡直讓他感到不可思議,他來蠻荒時間並不長,可以先後讓兩個女人懷上了,難道蠻荒對於戰族有著什麼特殊的意義不成?

在神箭族懷孕就是一種婚禮儀式,一旦女方有了,她就已是人妻。辛玥自然搬到了蕭戰在神箭部落的住處,一切都是那麼自然跟名正言順。

劍靈兒跟蕭玫都在蹙眉,她們鬧不明白,蕭戰跟別的女人一搞就有了,而她們的肚子直到現在都沒有反應,這到底是為何。

蕭戰也沒空想這些,也許來自蠻荒的女人能夠完美激活他的傳承基因,不過這些都不是他所能控制的。

辛玥入住,辛玉仙的使者也到了,四位大美人,修為達到半步大圓滿境的巔峰,她們帶來了辛玉仙答應的禮物。 四大美人都跟辛玉仙有著共同的氣質,蕭戰面對她們很有感覺,這不旗幟瞬間高舉,想博得美人目光一顧。

雖然看著美女舉旗是一件很令人尷尬的事情,但蕭戰如今已經完全適應了,當然了,就算適應,他也不會站著,那多尷尬啊。

正襟危坐,蕭戰一臉正色道:「不就是一件禮物而已,用不著四位姐姐一同過來送吧。」

羞竹嫵媚一笑,看著俊美不凡的蕭戰,笑道:「主人挑選了公子,自然就會認真對待,這禮就是一段誓約,我們四個負有監督公子完成誓約的責任,當然了,也有避免發生意外的意思,不過羞竹非常看好公子,三天而已,公子一定行的。」

誓約?監督?三天?

蕭戰感覺事情越來越不簡單了,他忍不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四女相視一笑,她們都清楚族王並未將事情原由告訴蕭戰,看著他一臉茫然的樣子不由甚感好笑。

羞竹抿嘴笑道:「我們來自y蠶族,血脈覺醒后,就能寶穴吐絲,修為有多強,吐出的絲就有多強,像我們四個,修為都達到半步大圓滿境,吐出的絲就能編織防禦大圓滿境武者攻擊的寶甲。」

蕭戰眨了眨眼,道:「寶穴吐絲到底啥意思?」

羞竹笑容嫵媚道:「就是女人獨有的東西,蕭公子應當明白了吧。」

蕭戰看著四女的小腹,嘀咕道:「能夠吐絲,這還真夠神奇的。」話音未落,他忽然一愣,看著笑容嫵媚的四女,他結舌道:「我……我向族王索要這東西編織的寶甲,不會有什麼特殊意義吧?」

羞竹點頭道:「蠶絲出自寶穴中,這是一個女人最私密的東西,女人相求沒有特殊意義,不過男人如果相求的話,就是正式向女方提出求婚。幸好族王如今是單身,不然蕭公子提出這個要求,族王絕對會跟蕭公子翻臉的。」

蕭戰瞪大雙眼,一臉的不可思議,難怪當初族王跟辛玥表情古怪,原來他不經意間已經向族王求婚了。蕭戰暗道好險,幸好族王的男人早死了,不然這可要將她得罪了,想到這裡他不由心中火熱,族王沒有拒絕,還答應相贈,這就表明已經同意了他的求婚。

盯著羞竹手捧著的錦盒,蕭戰興奮的道:「族王答應相送,這表明族王已經同意了在下的求婚喏。」

羞竹點頭道:「只要蕭公子能夠穿上主人的寶甲三天三夜,族王就是蕭公子的妻子。」

三天三夜這算什麼要求?蕭戰對於她們口中的族王寶甲充滿了好奇,看她們的意思似乎他穿三天三夜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似地。

「快點拿出來給我看看。」

四女來到蕭戰跟前,羞竹打開錦盒,很快他眼珠子都瞪圓了,她們所謂寶甲竟是族王的性感褻褲。

真香艷!

蕭戰暗道這比戰族美女送肚兜還要刺激,不由自主的他嘴角綻現出yd的笑容,不過很快他糾結了,這雖是定情信物,但族王要求他穿上,這麼少的布料根本就不可能啊。為了娶到族王這等絕色美人,穿一回女性褻褲倒也沒什麼,只是蕭戰對自己的天賦異稟可是非常的自信,這專為女人設計的褻褲根本就不是他能夠穿的,有些為難的道:「這些東西作定情信物到合適,只是要穿上它似乎不大可能啊。」

羞竹吃吃笑道:「族王說這件寶甲是蕭公子昨日在王帳中看到的那件,這是族王最喜歡的一件貼身寶甲,族王說過,就算最終失敗,這件寶甲也會送給蕭公子做禮物。」

羞梅接話道:「蕭公子不用擔心穿不上,寶甲穿在族王身上性感迷人,而一旦穿在蕭公子身上定然霸氣迷人。」

說完羞竹拿著寶甲,而其餘三女則跪倒蕭戰跟前,為他解除穿寶甲一切障礙。

很快蕭戰就驚訝的發現,當寶甲穿在身上時立時摸樣變了,成了一件男士褲衩,絕對的保暖舒適。 邪惡寶寶:挑個總裁當爹地 看著玉臉羞紅,剛剛趁穿衣時強吻他兄弟數口的羞竹,咧嘴笑道:「這東西震神奇,所謂三天三夜,不會這麼容易吧?」

「公子很快就會知道了。」

羞竹仍然跪在地上,看著蕭戰穿著褲衩,威風凌凌的姿態,嘴角綻起一股媚意十足的淺笑,那一瞬間她的眼神有些迷離,似乎唇齒間一股莫名的味道讓她回味。

蕭戰挑眉,他感到一股奇怪的感覺從褲衩傳遞到身體中,隱約間耳邊回蕩著**蝕骨的呻吟聲,那是族王的聲音,勾魂攝魄之極。蕭戰的血脈賁張了,原始的**力量像似爆炸開來,他驚愕發現族王出現了,雙腿盤腰,深情如海的眸子看著他。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