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蕭戰懶得跟這個傢伙廢話,直入正題道:「準備好了沒有,咱們這可是馬上就走,那條冥龍雖然被困住,但隨時都有可能脫困而出。」

蕭瑟皺眉不解道:「咱們這邊不是擁有兩尊巔峰境的齋武嘛,二比一,難道害怕了他不成?」

蕭戰嘆道:「那個傢伙身上穿的可是冥神戰甲,實在是太麻煩了,他身在冥域就能掌控冥域的一切神則,如果他跟著我們進入到冥界,那後果怕是更為可怕,當年咱們就險些迷失在時空亂流之中,萬一再來一下天知道還有沒有當年的運起。」

蕭瑟點了點頭,道:「我也沒有什麼好準備的,也就一些女人而已,至於其他東西沒什麼值得留戀的。」說到這裡,他忽然道:「你待會兒給我些龍界本源吧,我給我拿岳父服用,雖然他得到了新的龍界本源,但還是太弱了,要等其完成蛻變還不回到要等到什麼時候去。我們馬上就要離開,那些齋武都還留下來了,岳父大人要是實力不行,可是無法守護住他的孽龍族。」

聽到分身提到孽龍族,蕭戰沒有絲毫猶豫就答應了,畢竟大年立過誓言,孽龍族的神殿滅了對於他來說沒有一點好處。不過看到蕭瑟嘴中老實將那岳父兒子掛在嘴邊,他不由調笑道:「真沒看出來,你這傢伙還真認那個大長老做岳父了。」

蕭瑟聳肩道:「畢竟我跟他女兒真正的拜過堂成果親,這些年來他也挺照顧我的,我沒有理由不認他。」

說到這裡,眉頭看著蕭戰道:「對了,這次失落之地一行,你除了得到了一個小蘿莉做老婆外,還有什麼收穫?」

蕭戰翻了翻白眼,笑道:「收穫肯定有了,圓滿完成了任務不說,這次失落之地最大的收穫就要屬得到了戰魔的傳承了。」

「戰魔的傳承?」

聞言,蕭瑟大喜過望道:「這麼說來,你得到了那個《魔典》喏?」

蕭戰點頭笑道:「這還有假,不過我只學了《魔典》中的『不滅魔體』,至於其它的都是同刀法之道有關,如今幾個分身中也就你是學習刀法的,這個《魔典》今後就交給你了。」

蕭瑟哈哈笑道:「這實在是太好看,戰魔以刀法據稱,相比這《魔典》中的刀法定是驚天動地了。」

看著一臉興奮的蕭瑟,蕭戰不由嘿嘿笑道:「你知道戰魔轉世重生了嗎?」

蕭瑟疑惑的道:「有這事?」

蕭戰嘿嘿笑道:「那你能否猜出誰是戰魔的轉世呢?」

蕭瑟皺眉沉思片刻后,搖頭道:「一時半會兒我哪能猜得出來,還是你直接說出來吧。」

蕭戰笑道:「戰魔的轉世其實你見過的,而且還有另一尊絕世人物跟著戰魔一道轉身了,你肯定能夠猜出是誰?」

蕭瑟眼珠子咕嚕一轉,忽然嘿嘿笑道:「你是說那天魔的妹妹也跟著戰魔一道轉世重生呢?」

蕭戰含笑點頭,蕭瑟立時興奮的道:「哈哈哈!真是太精彩了,這對的愛情簡直可歌可泣啊,連轉世重生都不願分離,他們想必異常的幸福吧。」興奮一陣,他續道:「說說看他們到底是誰?」

蕭戰搖頭道:「這兩人你都見過,他們是否幸福你應當很清楚?」

「我見過?」

蕭瑟很快道:「你莫不是說你那徒弟跟那你那個小姨子吧?」

蕭戰哈哈笑道:「沒錯,就是他們兩個。」

蕭瑟亦是哈哈大笑道:「我就說了,莫刀那小子幹嘛見著你你的小姨子就跟見著了鬼一樣,原來你小姨子不是小姨子,而應該說是小舅子才是,那怪將那小子嚇得屁股尿流。」

蕭戰笑過一陣,點頭道:「這個時候想必媚兒已經交代完了,咱們還是起身去孽龍族的地盤吧,畢竟入口就在那裡。」

……

蕭戰一行人很快就上路了,離開了混亂不堪的北域,在離開之前,他將那尊齋境的傀儡留在了雲城,畢竟雲城的神陣已經損毀,而另外的孽龍族跟蠻族都擁有著齋武的存在,沒有齋武坐鎮,蛇族很難在冥域生存下去。

蕭戰一行人沒有跟著龍城一道會孽龍族地盤,而是乘上鳳舟直接破空而去,很快就來到了通往冥界的傳送陣上。

傳送陣處在一座魔氣衝天的峽谷中,不過當蕭戰一行人進入其中時,並未看到傳送陣。對於這種情況一行人早有預料,因為當初在進入冥界時他們就已知曉,真正的傳送陣是在一座古老的神殿中。

這座神殿完全隱藏於虛空中,只有特定的咒語,或者強橫的修為,不然無法將這神殿召喚出來。雖然蕭戰一行人沒有這咒語,但卻有巔峰境的齋武,很快就將隱藏於虛空中的古老神殿強行召喚而來。

進入到古老的神殿,很快就找到了傳送陣,如何開啟神殿中的傳送陣自然難不倒蕭戰一行人,蕭媚坐於傳送陣上冥思苦想半宿,就已捉摸到了開啟之法,很快在一陣血紅的光芒閃爍中,一行人離開了冥域,轉瞬間就出現在冥界之內。 雖然已由雨柔口中得知,冥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當蕭戰一行人出現在冥界時仍是感到了震驚。

以前的冥界到處都是空間裂縫,給人一種隨時都要毀滅的感覺,可是現在一眼望去跟冥域根本沒有太大的差別。

離開傳送陣,一行人很快進入到了鳳舟之中,劃破虛空,向著通往天元的入口急速而去,可是當一行人抵達目的地時,一座龐大的神城橫在了鳳舟之前,一種磅礴的力量波動震蕩而開。

蕭戰一行人感到了傻眼了,因為他們很快就發現,這座神城將通往天元的通道給堵上了,如果不將其移開,他們是無法回到天元去的。

不用想所有人都知道,這肯定是那條冥龍乾的好事,將這座神殿堵在這裡就是為了防備他們趁機溜走。

蕭戰有種報應不爽的感覺,當初他拿鳳舟堵住通道,防止那條冥龍的殘魂逃離,如今這條冥龍拿神殿堵住出口,防止他回天元。

蕭瑟瞪大眼看了好一會而才道:「咱們該怎麼辦?」

蕭戰苦笑道:「這座神城怕是就是那上古冥神的聖殿,做為聖殿,它裡面肯定擁有器靈,雖然我們將那條冥龍暫時性的困住了,但是現在這座聖殿肯定由那個器靈在操控,咱們要想通過只能將這座聖殿移開才行。」

蕭瑟咽著口水道:「那個器靈會讓我們通過嘛,怎麼說那條冥龍也是它的主人,它肯定很不好說話。」

蕭戰無奈道:「不管怎麼說,咱們還是現與這冥神聖殿的器靈溝通一番吧,只要能夠安然無恙的離去,咱們犯不著跟一座聖殿過不去。要知道當初在封印之地時,我可是親眼見識過,那聖殿的攻擊力可是恐怖到無法想象,哪怕我們一方擁有巔峰齋武,也休想奈何對方分毫。」

話音一落,蕭戰叫來了鳳舟器靈小鳳,詢問道:「鳳兒,有辦法聯繫到對面聖殿的器靈進行對話嗎?」

小鳳點頭道:「這個主人不用當心,小鳳早已感應到了,在那座聖殿中擁有著一個器靈。要聯繫他並不是太過困難的事情。」

有了小鳳的幫助,鳳舟很快就與那座龐然大物一般的聖殿取得了聯繫。

很快一道極度陰冷,極度囂張的聲音在鳳舟內回蕩。

「你們聽好了,將我的主人放出來,不然你們休想離開冥界。」

器靈的形態是一個青年男子,它長得並不是非常英俊,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如同他的聲音一般,囂張極了。

蕭戰皺眉道:「只要你同意讓我們過去,我們可以將你的主人放出來。」

青年男子不屑道:「將我的主人叫出來,至於是否放你們離開,那一切都是我主人說了算。」

蕭戰邊上的蕭瑟怒道:「你這是在談條件嘛,如果不同意讓道,我們憑什麼將你主人放掉。」

青年男子冷笑道:「我是跟你們談條件嘛,我是想要告訴你們,只有將我的主人放了,你們才能擁有活路。哼!不要以為用一件聖器就很了不起了,如果是最佳狀態,我可能會忌憚,但是這種狀態下的它根本不夠看,你們識相的就將我的主人給放了,到時我的主人可能大慈大悲考慮給你們一條活路。」

「我靠!這混蛋太囂張了,竟然全不將我們放在眼裡!將他主人放了,你當我們傻啊,那條冥龍恨我們入骨,豈會讓我們離去。」

蕭瑟氣得破口大罵。

蕭戰皺眉道:「你真有把握將我們全滅?」

親年男子傲然道:「那是當然,現在的我雖然也不能發揮聖殿的最大威力,但是要將你們滅掉絕不是難題。哼!你那小舟也算是至尊級聖器了,可惜絕大部分的力量因為你這個主人發揮不出來,雖然我無法滅掉聖器,但你們這些人我只需一個撞擊就能讓你們粉身碎骨了。」

蕭戰疑惑的道:「那條冥龍是怎樣的成為你的主人的?」

青年男子傲然道:「他的體內具有冥神的血脈,得到了冥神戰甲的承認,自然就是這座冥神聖殿的主人了。」

蕭戰笑道:「那你是否知道你口中的那個主人背叛了整個冥界,同異族勾結,使得冥界破滅,整個冥神一脈也差點因此斷絕。」

青年男子眉頭一皺道:「有這樣的事?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現如今冥界只有他一人具有冥神的血脈,那不管他以前做過什麼,他都是冥神戰甲的傳人,那他就是整個冥界的主人。」

蕭戰搖頭道:「這你就說錯了,那條冥龍並不是唯一冥神血脈的傳人,如今真證的冥神一脈已經進入到了九幽魔域中,而新一代的冥神已經成功突破到了聖武之境,不久前我還見到了這位至尊,她還將冥界主宰的象徵暫借給了我了。」

說完,蕭戰取出了冥神的皇冠,續道:「現在冥神的分身就在天元,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可以跟隨我一道回天元,見到了她自然一切都將明了。」

青年男子沉吟了片刻,很快道:「不行!不管他曾今干過什麼,他都已經是冥神戰甲的主人,要想決出新一任主人必須讓繼承者打敗他,那時這個獲勝者就將成為新一任的冥神戰甲主人,而我也將聽從他的命令。你們還是束手就擒吧,等我的主人出來了,說不定看在你獻上冥神的皇冠之功,饒你們一命。」

看到這個傢伙食古不化,不肯讓道,蕭戰不由火了,只聽她冷笑道:「你真以為你當著去路,本少爺就奈何不了你,竟然你想撞,那本少爺今天就跟你撞個痛快。」

聞言,青年男子不屑道:「你就想用你那小舟來撞我嘛?哼!不是我瞧不起你,以你現在的境界連那小舟億萬分之一的威力都發揮不出來,它跟著你實在是埋沒了,還不如跟我現任主人,說不定能讓它恢復到當年的強勢。」

蕭戰冷笑道:「我說過用鳳舟撞你嘛,不就是一座聖殿嘛,有什麼了不起的,論聖殿本少爺可不止一座,到時看誰撞得過誰。」

蕭戰的話令青年男子臉色一變,他一臉質疑道:「你當聖殿是什麼,還要幾座,吹大氣也不是你這麼吹的。」

蕭戰冷笑一聲,扭頭道:「這傢伙既然想跟我們玩碰撞,那咱們就跟他玩一玩,到時看誰撞得過誰。」說到這裡,蕭戰將龍界本源,小瘋叫了出來,看著他們道:「對面那個傢伙瞧不起我們,說是要撞死我們,你們兩個說咱們該怎麼辦?」

小瘋雖然人變小了,但是他的脾氣可是一點沒小,扭頭看著銀幕中的青年男子,他吼道:「那就撞唄,說道這個老子怕過誰來著!」

龍界本源點頭道:「聖殿相撞這沒什麼,當年我也這麼干過,既然他敢瞧不起我們,那我們就讓他好看。」

蕭戰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待會你們兩個給我狠狠的撞,看那小子還敢不敢囂張!」

對面的青年男子看到龍界本源跟小瘋之後,臉色立時就是一變,他身為冥神聖殿的器靈自然眼力不凡,一眼就已瞧出了兩人的不凡,知道他們是至尊級聖器的器靈,而且還都是沒有被封印的。

這一發現,讓青年男子感到極度的不可思議,至尊聖器那是什麼,那是天地間最頂級的存在,能夠遇到一尊就已不可思議了,他今天竟然一下子見到了三尊,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了。

不過令青年男子震撼的還沒有完,似乎見氣氛很是火爆,小蜜也想出來湊一湊熱鬧,只見小丫頭一身性感旗袍,一臉興奮的道:「這簡直太好玩了,待在夢境空間內實在是太過無趣了,頂級聖殿的對撞定是讓人熱血沸騰,不如也算我一個吧。」

蕭戰吃驚道:「小蜜啊,你加入這個沒什麼問題,但是你拿什麼去撞啊?」

小蜜嘻嘻笑道:「主人不用擔心,不是還有一座魔龍殿吧,論等級絲毫也不比對面那座冥神聖殿差多少,反正裡面的器靈也不在了,就讓小蜜來玩一玩如何?」

蕭戰翻著白眼道:「你既然高興,那你就去吧,不過那玩意我已打算送人了,你可別給我撞壞了。」

小蜜嘻嘻笑道:「這個主人盡可放心,那座魔龍殿的等級絲毫不差,當年它能夠跟戰魔殿對撞,去撞前面這座牛氣沖沖的冥神聖殿絕對不在話下!」

說完,她一招手道:「小的們,跟上大姐大,記得待會兒可不許亂來,一切都要聽從指揮,誰如果自作主張,事後可別怪大姐大翻臉不認人。」

大姐大發話,不論是小瘋,還是龍界本源,都點頭保證,待會兒絕對聽從指揮,這一幕只看得蕭戰一行人極度的無語。

這可是至尊級聖器的對撞啊,怎麼還可以拉班結派的,吆喝著弟兄群毆了。

有了小蜜的加入,蕭戰倒是省下了很多麻煩,很快在小蜜的控制下,三座龐然大物般的聖殿懸浮在了冥界的上空,而處在冥神聖殿中的青年男子看到這一幕,直冒冷汗。

靠!

不帶這麼玩的,三打一,這也太欺負器靈了。

此時青年男子很後悔,做器靈果然不能太過囂張,不然這報應來得太快太猛! 「轟隆!」

接連三道死亡的光束爆射而出,這是法則與神則的合一,力量恐怖無邊,彷彿能將整個冥界都給擊穿。

三道死亡的光束目標直取三座聖殿,試圖以一敵三。

小蜜操控著魔龍殿同樣發出三道死亡光束,將先前爆射而來的死亡光束盡數攔截,而另外兩座聖殿則在她的指揮下,向著冥神的聖殿合圍了過去。

似乎已看到了聖殿那驚天的大碰撞,小蜜整個人顯得很是興奮,她小臉通紅,咯咯笑道:「給我狠狠的撞,看他還擋著道不讓我們過去!」

冥神聖殿的器靈,那位青年男子連都差點氣綠了,太欺負器靈了,三尊至尊級聖殿竟然以多打少,根本就沒有一點作為至尊聖殿應有的氣度。

青年男子很清楚,大家都是至尊級聖殿的器靈,對付一個,他自認不輸人,但要他以一挑三,這實在是為難他了。看著強勢逼來的戰魔殿跟真龍殿,青年男子吼道:「你們不是想要回天元去嘛,如果敢以多欺少,我就將通道毀掉,看你們怎麼辦?」

小瘋哈哈笑道:「你毀啊,只要你有那個能耐,我們三個絕對會讓你明白那個後果不是你所能承受的。」

青年男子陰沉著臉道:「你是在逼我!」

小瘋冷笑道:「逼你又如何,先前你不是挺囂張的嘛,想要撞死我們,今天我們倒要看看是誰撞死誰。」

青年男子吼道:「有本事咱們一比一來過,三打一,你們真是將我們至尊級器靈的臉都給丟盡了。」

小瘋不屑道:「三打一怎麼了,有本事你也可以去叫器靈過來,我們三個可以在這裡等你。哼!看你那熊樣就知道肯定找不到幫手了,你做器靈還真是失敗,連個器靈朋友都沒有,被我們三個欺負了,那隻能怪你自己。」

青年男子冷笑道:「既然你們不在乎,那本座這就將這通道給毀了,看你們三個怎樣!」

他的話音剛落,還未來得及催動聖殿,就感到一道光束射來。那是魔龍殿上發射而出,光束璀璨奪目,時間與空間的法則之力閃爍,幾乎是剛剛發射而出的剎那,青年男子就感到時空在那一瞬間靜止了。

年輕男子臉色大變,他知道這下麻煩了,時間與空間如果靜止,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不言而喻!

可是一切都遲了,時空靜止了,雖然僅僅也就一秒鐘,但當青年男子恢復了自由時,戰魔殿龐大的身影已經近在咫尺了!

魔紋在閃爍,至強至聖,霸道絕倫的氣息令諸天都要顫抖。

戰魔殿做為戰魔的聖殿,它的威力恐怖絕倫,同時帶有戰魔那種霸絕天下的氣息。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