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蕭嘉穗苦笑道:「事已至此,我看這次強攻不成,反而讓他們加強了防範,我們已經再也沒有機會了。」

「要是還想搏命的,就跟著我去賭一把。」蕭嘉穗站了起來,語氣低沉地說道:「三天後,去劫牢!」

說完,他便準備往外走去。

林沖和燕青等人也搖了搖頭,嘆了口氣便準備潛入城中打探。

「各位,是不是急的太早了些。」

聽到董雙的聲音傳來,原本準備離開的眾人頓時停了下來。

當他們轉過身來,卻看見董雙正雙手抱在胸前,一臉隨意地神情。

「你們可曾聽過以虛制實?」董雙笑道。

「以虛制實?」林沖眉頭皺了皺,沉聲說道:「你的意思莫非是?」

「正是!」

董雙從袖中取出了一份大名府周邊郡縣地圖來,在地上攤了開來,好讓所有人能清楚地看到。

「若是信得過我,且把性命交給在下。」董雙的眼神環視著附近的林沖、武松、燕青、蕭嘉穗、蕭讓和金大堅六個人,聲音中帶著一絲堅定。

稍微停頓了一下,他語氣低沉地說道:「現在,我們立刻去殺一個回馬槍!」

一瞬間,所有人的眼神不禁劇烈地抖動了一下。

現在再回去,難道要去送死嗎?

但是看到董雙眼中的那一抹堅定后,他們也不好說什麼了。

「那我們呢?」南宮未語氣焦急地說道。

李清照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她的眉宇間明顯能看到一絲愁容。

「你們現在馬上和蕭讓兄弟他們去德州找劉贇留守的兵馬。」董雙從次元空間內又取出了兩架嶄新的神鵰弩,沉聲說道。

「什麼也不用說了,這個大名府,馬上就要天翻地覆了!」

與此同時,大名府,刑場附近。

「聞尚書,這就是你說的必勝的把握?!」

梁中書經過了簡單的包紮,已經能勉強坐下來了,只是他那狼狽地齜牙咧嘴的模樣卻是讓遠處的官兵直想笑。

「怎麼,中書大人不知有何高論?」

書生緩緩地走了過來,雙手背在身後,語氣中帶著一絲輕蔑:「盧俊義現在不是還在我們手中么?有時候為了達到目的,一些必要的犧牲也是在所難免的吧。」

「在所難免?!」梁中書怒喝道:「這就是你知道他們埋設了炸藥,你自己又暗中轉移了盧俊義,卻絲毫不通知本官的理由?這大名府莫不是你家開的?」

不料那書生聽完了梁中書的話,只是冷笑一聲:「我聞煥章做事,一向為國為民,全無半點私心,但求問心無愧!」

忽而,聞煥章話鋒一轉,又大聲喊道:「莫非,中書大人要有意泄露消息,好讓那些賊寇逃掉不成!」

一瞬間,場上的氣氛沉寂了下來。

梁中書一張臉氣得鐵青,他拳頭死死地篡著,牙齒咬得咯咯作響,正想下令時,卻聽見前方有一道聲音傳了過來。

「再派點人手過來,這幫賊寇不好對付!」

聽著遠處又傳來了一陣喊殺聲,梁中書來不及再多想,立馬帶了索超王定二將和數千官兵往前方衝去。

聞煥章站在原地,雙手後背看著梁中書的身影,只是暗自冷笑一聲。

與此同時,刑場外數里的地方,這片平時熱鬧的集市處,此刻卻是殺聲震天。

「大哥,趕緊走啊!」

上官義一邊揮刀殺死了兩個官兵,一邊對著後方的王慶吼道:「這裡由我和杜兄擋著,你先出去再說!」

此時,杜嶨也大吼道:「上官兄弟說的不錯,現在官兵早有預謀,我們已經中埋伏了,自身都難保,還談什麼救人,大哥趕緊先走!」

王慶隨手又刺死了兩個人,看著附近還在蜂擁而來的官兵,心中一時沉浮不定,半天也說不出什麼。

「一群賊寇,居然還敢打朝廷法場的主意!」

梁中書已經帶著增援人馬趕了過來,當他看到王慶幾人時,頓時眼神猛地一震。

「這人就是淮西賊首王慶!」梁中書聲竭力嘶地大吼道:「趕緊抓了這個賊人,誰能擒住王慶賞金千兩,封大名府兵馬副總管!」

那些官兵一聽了這話,頓時群情振奮,紛紛瘋狂地嘶吼著往前衝去。

王慶正在抵擋右側的官兵,卻不提防身後的一道猛烈的風聲,剎那間傳了過來!

「鏘!」

索超大喝一聲,手中金盞斧猛力劈下,王慶心中一橫,猛地轉過身來,只得往右側全力一撥。

好在王慶反應夠快,索超的巨斧被他在最後一瞬間,勉強給挑開了,

然而下一個瞬間,數十個套索已經從四面八方飛了過來,王慶儘管身手過人,也擋不住這攻勢。

沒過片刻功夫,他已經掙扎著被拖了過去。

「大哥!」

杜嶨和上官義大吼一聲,拼盡全力殺開一條血路,往他們能看到的地方全力衝去。

然而,下一個瞬間,他們面前已經響起了無數道弓弦翻動的聲音。

數以千計的黑點,正在他們眼中迅速放大。 一路無事,楊禕安全回到了自己的土室。

楊禕把剩下的那一粒丸子藏在土牆暗格中,然後再次躺在了土床.上,他現在想要確認一下自己在艾澤拉斯世界的身體到底怎麼樣了。

鏈接艾澤拉斯的身體並不需頭盔或者養生艙,隨着楊禕鏈接艾澤拉斯念頭,黑色的光芒慢慢升騰並籠罩了,黑光純凈冰冷恍若可吞噬一切的黑洞,楊禕的身體在黑光中漂浮了起來。

「艾澤拉斯世界的身體正處於異常狀態,無法進行鏈接。」

冰冷的聲音傳來。

聽到這個聲音后楊禕反而鬆了一口氣,至少說明艾澤拉斯世界的身體還沒有死亡,這比他之前想像的死亡的情況還要樂觀一些。

要知道在艾澤拉斯世界死亡的懲罰是很嚴重的,特別是像楊禕這次這樣在鏈接狀態的時候發生死亡。

這種情況下有可能讓大腦會誤以為自身已經真實死亡並向地星的身體發送錯誤信號,最壞的情況有可能讓操作人員進入短暫的休克狀態,對操作人員的大腦造成衝擊。

這也是楊禕被強制斷開鏈接后一度頭疼的原因之一。

因為對大腦有影響,因此在「下線」回到原本身體的時候最好讓艾澤拉斯世界中的身體進入深度睡眠狀態,如果緊急中斷鏈接有一定可能導致艾澤拉斯世界的身體大腦受影響。

在艾澤拉斯世界死亡后必須重新掃描檢測大腦以確認時候適合再次進入艾澤拉斯世界,而且似乎還要時間來準備新的一具身體,因此需要一定的時間。

目前楊禕得到的消息看來,這個過程需要的時間因人而異。一些人死亡后很快就重新復活,有的人卻一直也無法恢復到可以進入艾澤拉斯世界的標準。

當然,因為離第一批人類開拓者進入艾澤拉斯世界剛剛才過來一個多月的時間,誰也不知道這些人多久才有機會復活,還是說永遠都沒有下一次機會了。

無法鏈接艾澤拉斯世界楊禕一下子有些無所事事了,這些天來他每天都在艾澤拉斯世界釣魚。

雖然釣魚的日子乏味了點,但是吹吹海風、看看海景遠比現實中這暗無天日的日子太好多了。

更重要的是艾澤拉斯世界的那個身體在沒有人操作的情況下會自動進入一種類似冬眠的靜態休眠狀態,雖然這種狀態可以極大限度降低身體的新陳代謝。但楊禕之前被大海龜拖入海水中並被捲入了大漩渦中,現在不知身處何方,在危機四伏的艾澤拉斯世界野外卻處於休眠狀態,可不是明智之舉。

楊禕又嘗試了幾次卻仍然無法進行鏈接,於是他只得把注意力放到其它地方。

楊禕把精神鏈接另一處,這裏雖然不是艾澤拉斯世界,但是很多艾澤拉斯世界的消息在這裏傳播,這是一個類似於論壇的地方。

特大新聞!

棘齒城被毀了!

楊禕剛鏈接進來就發現了這條消息,仔細一看原來是有人說今天早些時候一個突如其來的特大颶風襲擊了棘齒城。

颶風過後棘齒城本就已經幾近被毀,結果沒過多久那些早就對棘齒城覬覦已久的海盜又乘機洗劫了棘齒城。

海盜燒殺搶掠一番后臨走之前還放了一把大火,這下徹底把棘齒城給燒成了廢墟。

「棘齒城就這麼沒了?」

楊禕難以置信,畢竟他為了釣魚在棘齒城呆了一個月。

他對這個港口城市已經有點熟悉了,怎麼想到突然間就被毀了。

「等等!」楊禕突然想到了什麼,「颶風?此前斷開鏈接之前我似乎是看到了那個大颶風。」

這難道是真的?

楊禕一時也無法證實自己記憶中的場景是否真實,於是他繼續在論壇上尋找相關信息。

許多的信息都在描述棘齒城被颶風和海盜聯手摧毀,更多的人則在炫耀着自己在棘齒城廢墟淘寶的收穫。

楊禕逐條看過去,他注意到有人說在颶風過後有許多的魚人爬上了棘齒城廢墟以及棘齒城南面的商旅海岸。

魚人本來就是艾澤拉斯世界常見的生物,他們常在各個水體周圍出沒,因此有魚人出現也沒有引起多大的關注

棘齒海灣幾年前少有魚人出沒,後來暗矛巨魔從無盡之海的另一邊渡海來到卡利姆多大陸並佔領了迴音群島,失去家園的魚人有不少遷徙到了離迴音群島不遠的棘齒海灣。

雖然這幾年棘齒海灣上有不少魚人在此生活,但比起棘齒海灣曾經的三大勢力──棘齒城地精、南海海盜和北方城堡士兵,人數稀少且實力微弱的魚人一直是完全被忽略的存在。

接下來楊禕開始每隔一段時間就嘗試一下鏈接艾澤拉斯世界,鏈接失敗后就在論壇上看着消息,期間他還了解一下近期各種魚類的買賣價格,剩下的時間都在研究他人在論壇上留下的關於在艾澤拉斯世界釣魚的各種經驗和稀奇古怪的垂釣方法。

就這樣六天時間過去了,在現實中楊禕無事可做,因此等待的時間感覺無比漫長,在無數次鏈接嘗試之後他突然聽到了翹首企盼的聲音。

「建立鏈接……」

「鏈接質量83%……」

「鏈接質量99%,」

「可以穩定控制身體。」

楊禕等了這麼多天也不再着急這一時半會,一直等到鏈接質量達到99%以上,才選擇進入艾澤拉斯世界時間。

酸澀的雙眼艱難地撐開,楊禕第一時間發現自己正趴在一處海灘上。

眼前不遠,是一座被摧毀的城鎮廢墟。

城鎮已經面目全非,憑着近一個月對這裏的了解,楊禕一眼就認出這裏是棘齒城,或者說是曾經的棘齒城所在地。

由於棘齒城的建築主要是以木質結構為主,因此海盜的那一把大火幾乎把城裏所有的建築都燒了個精光

棘齒城果真是被摧毀了。

楊禕撐起身體,想要爬起來。

突然,楊禕發現一個大如小汽車的生物停在自己身側。

「大海龜!」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