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葯國修士都是一臉的顫抖,凄慘的嚎叫著。

望著堆積如山的葯國修士,葯青蛟的臉徹底的黑了下來。

該死,都是神靈山害得。

要不是神靈山的原因,哪容得這小子如此放肆!

「上去吧!」

百里澤一腳踹去,將其中一個修士揣上了人肉堆上。

更有修士,早已被百里澤的兇殘嚇破了膽。

「我……我自己來!」

那名修士也算識趣,自己爬上了人肉山上。

「兇殘,實在是太兇殘了。」

「這是誰家的孩子呀?怎麼就給放出來了呢?」

「哎,這一次神道宗考核估計有好戲看了。」

聽著周圍修士的議論,百里澤哼了一聲,一臉的淡然。

啪!

百里澤扇了葯青蛟一個耳光,冷道:「現在還有什麼話說?趕緊的,總共一千萬塊精石,一塊都不能少。」

「什麼?」

葯青蛟氣得鬍子都翹了起來,怒道:「不是四百萬塊精石嗎?」

「還有他們呢?」

百里澤指了指堆積如山的葯國修士,有條不紊的說道:「剩下的六百萬精石是買他們的命。」

血菩提早已見識了百里澤的手段,也沒有爭辯,還算比較識趣,一語不發。

這時,葯靈子黑著臉,沉道:「葯青蛟,不就一千萬精石嗎?我葯國別的沒有,就是精石多。」

「大皇子!」

葯青蛟苦著臉道。

「給他!」

葯靈子渾身散發著冰霧,沉道:「放心,今日之恥,我一定會討回來的。」

「好!」

百里澤拍了拍葯靈子的臉,暗贊道:「我很欣賞你的勇氣,不過,為了你的小命著想,最好帶上足夠的精石。」

咳咳!

葯靈子被百里澤的話嗆得不輕,這小子怎麼會那麼自信?

「大皇子,我身上只有兩百萬精石。」

葯青蛟將一堆精石丟到了地上,苦著臉道。

「別看我,我出門從來不帶精石。」

葯靈子哼了一聲,臉色陰沉道。

「才兩百萬精石?」

望著周圍如狼似虎般的眼神,百里澤急忙將精石收進了洞天。

「那怎麼辦?」

豪門蜜戀:總裁請剋制 葯青蛟有種想哭的感覺,可憐巴巴的看向了百里澤。

「哎,算了,誰讓我心軟呢?」

見葯青蛟眼圈紅紅的,百里澤哀嘆一聲,道:「剩下的精石就用靈器、靈丹相抵吧!」

「怎麼個抵法?」

葯青蛟顫道。

「這樣吧,我也不欺負你。」

百里澤眉頭略微舒展了開來,淡道:「上品靈器,五百萬精石,極品靈器八百萬精石。」

「那……那下品靈器呢?」

葯青蛟耐著性子,緊張的問道。

「不收,檔次太低。」

百里澤搖頭道。

葯青蛟咽了口唾沫,低聲道:「一件上品靈器,少說也值一千萬精石,這價格是不是……!」

「看來是我太仁慈了。」

百里澤拽著葯靈子的右臂,用力一擰,只聽『咔嚓』一聲,葯靈子的胳膊斷了。

「給,給!」

見葯靈子的胳膊斷了,葯青蛟哪還敢討價還價,急忙從洞天中取出了一個青色葫蘆。

青色葫蘆也就半尺來高,晶瑩剔透,就像祖母綠一樣。

「這是?」

百里澤拿起青色葫蘆,打量了幾下,皺眉道:「這破葫蘆能幹什麼用?」

破葫蘆?

葯青蛟暗罵了一聲,急忙解釋道:「這可不是什麼破葫蘆,而是一件極品靈器,可以煉化養神境以下的凶獸。」

「當真?」

百里澤擰開了葫蘆塞子,激動道。

「當……當然!」

葯青蛟不敢隱瞞,一個勁的點頭道:「只要向葫蘆里注入精氣,這葫蘆就會形成一股吸力,從而將凶獸吸入其中。」

百里澤激動道:「這葫蘆有名字嗎?」

「有……有!」

葯青蛟咽了一口唾沫,點頭道:「叫『化妖葫』。」

「化妖葫?」

百里澤拎了拎青色葫蘆,不懷好意的四處瞅了瞅。

只聽『撲哧』幾聲,飛禽走獸消失殆盡,向遠處遁去。

吽!

這時,一條夔龍朝神靈山飛了過來。

可沒等近身,就被一道恐怖的神力給吸了下來,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夔龍?」

「好像是蠻龍嶺的那條老龍。」

「嗯,錯不了,這條赤炎夔龍可是活了不少的年頭。」

這頭赤炎夔龍確實有點老掉牙了,身上的龍鱗都開始脫落了。

吽!

那條赤炎夔龍渾身散發著紫光,將雷陽等人丟到了地上。

「誰是百里澤?」

赤炎夔龍掃視了一圈,怒喝道:「老遠我就聽到了『百里澤』的名字。」

這可是一頭血魂純正的夔龍,估計有半隻腳踏入了純血凶獸的行列。

「小弟就是。」

百里澤踮著腳,舉手道。

「拿命來!」

那條赤炎夔龍也不核實,揮起龍尾朝百里澤的頭頂劈了下去。

啪!

百里澤雙手抓住了龍尾,爆喝一聲,將赤炎夔龍丟到了神靈山上。

噗呲!

噗呲!

不等那條赤炎夔龍反應過來,就見無數的青色劍氣斬下,將赤炎夔龍剁成了一段段的。

噝!

凝望著那高聳入雲的神靈山,百里澤暗暗拍了拍胸口,心道,好恐怖的劍氣呀!

「死了?」

雷陽搓了搓胸毛,顫聲道。

一旁的炎息侯、赤霓裳也都皺緊眉頭,暗暗提防著。

「哼,放心吧,這一次百里澤必死無疑。」

雷陽握了握拳頭,哼道:「我大哥在不動用雷魂的情況下,一拳揮出也能揮出一百半斤巨力。」

正在這時,幾十道血影朝這邊沖了過來。

沖在最前面的正是雷煞,與他並排的是一個身穿血色戰甲的少年。

少年約莫十七八歲,一臉的陰霾,長得……有點磕磣,鞋拔子臉,就像是被誰踏了一腳一樣。

「哈哈,沒想到還有人敢跟我血神子拼速度。」

那少年身形一閃,停到了雷煞跟前。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