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葉風認真的說道。

短短的一句話,沒有任何煽情的話,但凌笑笑總有種想哭的衝動,眼淚完全都止不住的那種!

「美惠子她……」

凌笑笑看了一眼旁邊的美惠子,頓時就有些沉默了下來,「如果沒有她,我也很難活下來,葉哥哥,能帶她一起走嗎?」

一起?

葉風皺著眉頭,他很清楚,真要帶著美惠子的屍體,怕是很難快速的趕路。

「還是讓她入土為安吧,這裡也是她的出生地,即便是帶著苦難,但也是落葉歸根!」

葉風猶豫了一下,開口說道。

「那好吧,聽你的!」

凌笑笑也只好答應了下來。

主宰之王 葉風隨手再旁邊打出一個大坑來,將美惠子放了進去,又用泥土給填上,最後還用幾塊大石頭壓在上面,這樣,美惠子也算是在這裡安息了吧!

再也不會有人來打擾她了!

「我們走!」

葉風和凌笑笑看著山洞埋葬美惠子的地方,忽然有點傷感。

一分鐘之後,兩個人轉身往洞口的地方走了過去。

剛走出洞口,才發現,他們已經被包圍了,完全走不掉。

十幾支黑洞洞的槍口對準著洞口的地方,不遠處,還有幾門榴彈炮整裝待發,碩大的炮膛口也是對著這邊,即便隔著幾百米遠,葉風也能感受到它對自己的威脅。

「葉風先生,可把你給騙來了!」

這時,一個中年男子從人群之中走來,一邊走著,一邊還拍著手,臉上帶著濃濃的笑意,說著一口流利的華夏語,葉風也不得不驚訝一聲,這小小的扶桑,說華夏語的人也會這麼多?

「是嗎?不知道你又是誰?」

葉風不動聲色,開口問道,既然還沒有動手,那就說明事情還有轉圜的餘地,現在他帶著凌笑笑,速度快不起來,這麼多的步槍指著,他想跑,還真的跑不掉,一旦有個閃失,笑笑出了什麼事情,那可就不好了。

有時候,必要的談判也是很重要的。

「我是山本家族家主山本智誠,幸會幸會!」

那中年人一臉的微笑,看上去人畜無害,但周圍黑洞洞的槍口,時刻都在提醒著葉風,這人不是善茬。

「山本家主這麼苦心積慮的想把我引過來,到底想說點什麼呢?」

葉風淡淡的問道。

「很簡單,蔬菜的配方!」

山本智誠毫不掩飾自己的目的,直接說道:「我們扶桑國家科技研究所對你的配方很感興趣,只要你交出來,我們扶桑立馬能給你國家特級人才待遇,金錢,美女,地位,權勢,只要你想,統統都有!」

扶桑國家!

葉風聽到這話,頓時就明白了。

這是扶桑國家在支持山本家族的行為,藉助凌笑笑將他給騙到扶桑來,然後用大炮步槍來逼迫葉風就範!

要麼死,要麼交出配方!

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葉風之前就料到有這麼一天,沒想到,來的會這麼快!

一下手,全都是對自己的身邊人下手,讓他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應的時間。

這種一旦涉及到了國家層面,事情就會複雜很多,葉風再強大,但到了這個層次,就會很難有防備。

不能用常理去衡量一個國家的力量!

即便是扶桑這種小國家,依舊不是個人能抗衡的。

「葉風先生,我勸你還是答應吧!」

山本智誠無比自信的說道:「這周圍有一個大隊三千人駐紮外加一個炮兵團,我覺得,你沒有任何的機會能逃出去,更何況,你還帶著一個拖油瓶!」

拖油瓶!

聽到這三個字,凌笑笑一陣揪心的疼!

她很清楚,如果不是她們沒用,葉風也就不用親自跑到扶桑來了,更不用深陷包圍之中,到了如此絕境之中。

「這麼說,山本先生是不打算放我出去了?」

葉風感受到了笑笑的緊張和擔心,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了一下,便直接問了起來。

「不,不,葉先生你誤會了!」

山本智誠笑了笑,直接說道:「你只要把配方交出來,然後培育出第一株蔬菜,這世界之大,你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不會有任何的麻煩,整個扶桑,也任由你馳騁,享受生活!」

「看上去好像還不錯!」

葉風笑了笑,隨口說道,「可惜的是,扶桑的美女我並不喜歡,我還是喜歡我們華夏的姑娘,扶桑的美食我也不喜歡,我喜歡吃我媳婦做的飯菜,她也不在這裡!」

「山本先生,還是坦誠一點吧,我現在,只想離開這裡!」

聽到這話,山本智誠依舊沒有生氣,臉上都是帶著笑意。

「只要葉先生答應交出配方,這些都不是事!」

山本智誠開口說道:「葉先生喜歡華夏姑娘,只要你點名字,不管是誰,我都能給你帶來,即便是那些高不可攀的大明星,我即便是綁架,也能給你綁過來!」

夠狠!

葉風也清楚,如果扶桑國家真的動用國家力量去綁架誰,還真的肯定能成!

「想離開也可以,交出配方,培育出蔬菜,立刻就能離開!」

山本智誠沒有任何的商量餘地。

「不可能,配方,我誰也不會交出去!」

葉風搖了搖頭,也沒有任何的商量空間,這是他的保命手段,一旦交出去了,那扶桑也會殺他滅口。

交,與不交,都沒有任何的區別!

「看來……葉先生是不打算合作了!」

山本智誠臉上的笑意漸漸消失,看著葉風,語氣帶著一點冷意。

「當然!」

葉風將凌笑笑攔在身後,說道:「今天我也想吃一顆子彈試試!」

吃一顆子彈!

這話讓周圍的山本家族之人聽到了,都一陣好笑。

步槍子彈的速度奇快,根本就不是一般的人能攔住的!

即便葉風是武道高手,擁有一定的超越普通人的能力,但終究還是人!

只要還是人的處境,就肯定不能抵抗的過子彈。

「既然葉先生主意已定,那就成全你!」

山本智誠一陣意興闌珊,揮了揮手,便轉身走開了,進了一隊持槍人的身後躲著。

「咔擦……」

一陣子彈上膛的聲音響起,幾乎同時有十把步槍同時對準了葉風,只需要一聲令下,便能打向葉風。

壓力!

即便是葉風,現在身上也背負著巨大的壓力,那種死亡的壓力籠罩在他的頭頂。

這種感覺,是第二次!

第一次,是在面對唐天山的時候,他沒有任何的抵抗餘地,就和現在一樣,他知道,自己即便出手抵抗,也是死路一條!

但葉風想賭一把!

上次他能活下來,這一次,肯定也可以!

所以他才將凌笑笑攔在他的身後,這樣就不會波及到笑笑了。

「開!」

山本智誠話音剛落,幾乎是同時便有十道槍聲響起,十個槍口迸發著火舌,往葉風而去。

那是十粒子彈!

每一粒,都可以要了一個人的性命。

來了!

在子彈出膛的那一刻,葉風便注意到了子彈的變化,死死的瞪大著眼睛,渾身毛孔都豎立了起來。

緊張!

壓抑!

死亡的籠罩!

一時之間,無數道想法都困擾著葉風,但他的丹田處卻是快速的運轉著,一股金色的力量,突然便從身體深處出現了。

變慢了!

葉風感覺到,他眼中的子彈運行速度似乎變慢了下來。

這周圍的一花一草,一樹一木,甚至,連樹根裡面一個螞蟻窩裡面的每一隻螞蟻的呼吸,都被葉風聽在耳朵里。

「這些人是在做什麼啊?」

「誰知道啊,吵死了!」

「噗嗤噗嗤……」

……

甚至,葉風的心神還延展到了大樹的頂部,聽到了兩隻鳥兒的說話聲音,他們也在討論著下面發生的事情。

「輕點,別那麼著急!」

「能不著急嗎?家主在山頂的監獄里忙著,沒時間過來,趁著他不在,弄快點!」

「這也太快了!」

……

甚至,葉風的心神又延展到了山腳下的山本家族院子里,有一個靠裡面的房間,一對男女正在床上。

一時之間,葉風感覺自己整個大腦像是將整座山都包圍住了。

只要他想知道什麼,便能看到那裡的情況。

植物的呼吸,動物的說話聲,千米之外的房間,他的思緒已經將周圍兩三公里的範圍都籠罩住了。

他,就是這方天地的神!

至於眼前的這些子彈……

在距離葉風只有十厘米的時候,自動停了下來,全都掉在了地上。

「噠……」

一道聲音響起,十粒子彈全都掉落了,對葉風沒有產生任何的威脅。

「什麼情況?」

山本智誠一直在觀察著這邊呢,突然看到這一幕,整個人都傻眼了。

葉風根本也沒做什麼,便能將這十粒子彈全都破壞掉,這也太強大了吧!

「開炮!」

山本智誠沒有任何的猶豫,他總感覺,再不開炮,也許連開的機會都沒有了,眼前這人的身上透著一股邪乎勁,正常人誰敢硬扛子彈的?

「轟……」

話音剛落,整個大地都震顫了一下,一道開炮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發巨大的炮彈呼嘯著飛了過來,這次的速度雖然慢了一點,但威力……卻是幾十倍幾百倍!

山本智誠很想看看葉風想要怎麼逃脫的掉這種級別的轟炸!

「停!」

誰知,葉風就站在原地不動,一手指向飛過來的炮彈,開口只說了一個字,那炮彈像是無比乖順的兒子一樣,直接就停了下來,沒有任何的掙扎,一動不動。

「去!」

緊接著,葉風隨手一指,那炮彈調轉了方向,轉身又飛了回去。

但這次回去,卻不安靜!

「轟……」

炮彈炸響,瞬間便摧毀了大半個炮兵陣地!

怎麼可能!

剛剛子彈的那一幕,還沒有看清楚,但這一次的炮彈,葉風是如何做的,山本智誠是看的一清二楚,沒有任何的脫節,親眼目睹著葉風一手將炮彈給弄停了,然後還掉過頭轟炸了。

這是什麼邪術?

明明就是一發炮彈而已,它為什麼會聽葉風的話?

山本智誠想了很久,絞盡腦汁,也只想出一個答案來。

那就只能說明,葉風不是人!

“什麼都沒有羅征的性命重要,”符二又道。 是神!

只有神才能讓一個沒有任何智慧的冰冷物體也能產生智慧,也能聽懂陌生人的指令!

但這人,真的是神嗎?

同樣的問題,葉風也很困擾!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人,還是神!

說是人吧,但他卻感覺自己像是擁有著用不完的力量,說他是神吧,但又覺得這種力量太弱小了。

「山本先生,我覺得,你今天留不住我了!」

葉風緩緩走了幾步,很快便到了山本智誠的面前,笑了笑,直接說道。

額……

山本智誠的臉上再也沒有了任何的笑意,心裡想著:炮彈都殺不死你,我還能怎麼留你?

這不扯犢子嗎?

「你一路好走,不送!」

山本智誠沒有敢說任何其他的話,只是回了一句,他現在只想把葉風給送走,這種怪物,再也不要留在這裡了,會是一個禍害。

「在來的時候,我便說過了,今天只有兩個結局!」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