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葉荒解釋了幾句之後,看他們好像還是不爲所動。既然軟的不行,那就來硬的,他一卷手,一道狂風就將隆本真冬推送到了他的懷中。

伸手抱着這個和夏琳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女孩子,葉荒的心中也是一陣悸動。

隆本真冬尖叫了起來,葉荒卻已經一隻腳踏到了空中對隆本一夏說道:“你過不過來,不過來我就帶着你妹妹跳下去咯。”

“混蛋!”隆本一夏咬了咬牙,也衝了過去,一把揪住葉荒的衣服。

“哈哈哈哈!”

葉荒大笑了幾聲,然後背對着地面,從空中基地上跳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隨着隆本一夏和隆本真冬驚恐的尖叫聲,葉荒三人很快就消失在雲層的下方,不見了蹤跡。

而那甲板上,公主則笑眯眯的朝着三人離開的方向揮了揮手,目送着他們離開。 “啊啊啊啊啊!!!”

“救命救命救命!!!快落地了,要死了要死了!”

葉荒一隻手抱着隆本真冬,另外一隻手揪住隆本一夏的衣服,男孩和女孩的區別對待,在他這裏體現的淋漓盡致。

三個人抱成一團,從空中基地上跳下來,呈自由落體的趨勢落下。

狂風吹拂這他們三人。

葉荒對此已經習以爲常,但是對於隆本真冬和隆本一夏來說,這種體驗前所未有。比在遊樂園裏面玩跳樓機還要刺激一百倍。

雖然是幾千米的高空,但是在自由落體的速度下,也不過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就快要臨近地面。

在距離地面不到一百的時候,葉荒體內的真氣突然全部爆發了出來。一股強大的反衝力在他的身下浮現,化解着他自由落體的動力勢能。

雖然葉荒施展輕功,整個人就好似一片羽毛一般,開始在空中慢悠悠的飄蕩着,他向前一躍,跳到了一顆大樹的樹梢上,動靜嚇到了樹梢上的一個鳥窩裏面的幾隻小鳥,紛紛撲閃着翅膀離開了。

一個借力點之後,葉荒落在了路邊上,鬆開了抓着兩個少年的手,如同謝幕一般的說道:“好了,安全達到。”

這個時候,隆本一夏和隆本真冬,還沒有緩過勁來,兩人目瞪口呆,看着周圍的環境。剛纔的那種感受,讓他們兩個仿若從生死線中走了一遭似得。

“喂喂,別發呆了。公主給我的地圖沒有錯的話,這裏就是你們的家鄉啊,不是說想去見你們的父母嗎?”葉荒提醒了兩人一句。

這時候,隆本一夏和隆本真冬纔回過神來。

這裏是他們從小到大生活的地方,雖然是鄉下,但是日本的鄉下規劃的相當好,比城市裏面更加讓人怡然自得。兩人站着的這條小路,就是每天上學都要必經的地方,他們兩人相視一眼,快速的往家中跑過去。

葉荒不急不慢的跟在他們的身後。

當兩人走到一個十字路口的時候,突然之間,一個穿着水手服的女孩在公交站臺上喊住了隆本一夏,“一夏!真冬!”

隆本真冬和隆本一夏同時回頭看去,在那公交站臺下面站着的,就是隆本一夏的小女友。

看到隆本一夏,那個女孩連忙走過去,有些不悅的問道:“一夏你這幾天幹什麼去了,約好昨天一起去玩,結果你也沒有過來,我生氣了啊。”

隆本一夏的表情有些訕然,對那女孩說道:“抱歉香知,抱歉,我現在沒有時間和你說那麼多,我……我先回家了。”

說完,隆本一夏就頭也不回的往家中跑去,隆本真冬也只是和這個女孩稍微打了個招呼,就朝着家中跑去。

留下那個叫做香知的女孩,一臉迷茫疑惑的看着他們遠去的背影。

倒是葉荒走了過去,走到了那個女孩的身後,看到女孩穿着的制服,葉荒就不自覺的想起了一個人——殷桃!

他將殷桃交給了安德烈,也不知道現在他們兩個的情況怎麼樣了,雖然已經拜託了公主去尋找他們兩個的蹤跡,但是現在公主還沒有給他準確的消息,因爲在尋找的優先級上,還是那些被抓走的執行官的優先級更高。

“或許剛纔,就是你們最後的一次見面。”葉荒站在女孩的身後突然說道。

他說的並不是中文,而是公主給他翻譯了一遍之後的日語,他按照發音給說了出來了而已。

女孩回頭看了葉荒一眼,他從口音中已經得知,葉荒肯定不是日本人,有些疑惑的問道:“你是中國人嗎,還是韓國人?”

“我是中國人。”

“你日語說的真好。”女孩誇讚了一句,然後說道:“爲什麼先生你要說,剛纔是我們最後的一次見面呢?我是她的女朋友,我們要一起去東京的高中,我們還有很多的時間。”

葉荒搖了搖頭說道:“或許,今後你們還能夠再相見,如果你們能夠保持着對彼此的心意的話。”

“先生,你的話是什麼意思?先生……”

葉荒沒有過多的理會這個女孩,對於葉荒來說這個女孩只是一個插曲,對於隆本一夏來說,或許也是如此。

他不急不慢的走到了隆本一夏和隆本真冬的養父母所在的農場院子裏面,還未走進去,葉荒就聞到了一股濃郁的血腥味。

農場裏面養了很多的牲畜,宰殺這些牲畜的時候,時常會有血腥味飄蕩出來,但是葉荒的嗅覺比普通人要強大太多,她已經嗅了出來,這股血腥味並不是牲畜的味道,而是人血的味道。

一個普通的農場裏面,怎麼會有這麼濃烈的血腥味?

看到隆本一夏和隆本真冬正準備推開院子的門走進去,葉荒連忙伸手拉住他們兩個,說道:“別動,你們先在這裏等一下我,我先進去看看情況。”

兩人不解的看着葉荒,他們只是回家,想要最後看一眼自己的父母,做一個道別而已。怎麼葉荒的表情看上去如此的凝重,有一種如臨大敵的感覺。

雖然不解,但是他們也知道,自己是沒有辦法反抗葉荒的命令的。只能夠站在院子的門外,安靜的等着。

葉荒推開了院子的籬笆門,推開門的一瞬間,他就看到了地面上的一抹血跡。

他沒有直接表現出什麼來,而是從按血跡上踩了過去。

走進院子裏面之後,那股濃烈的血腥味變得越發明顯了起來。

葉荒繼續向裏面走,終於,他看到了血腥味的來源。

在房屋的門口處,有一個人的頭顱,一個已經從脖子處脫離,在地面上滾了好幾圈的頭顱頭顱裏面所存不多的鮮血,從那個頭顱裏面流淌了出來。

而那頭顱的面部表情,還保持着死不瞑目,一雙眼睛瞪的老大,似乎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爲什麼而死亡的。

這個人是誰?爲什麼死了?

葉荒帶着疑惑慢慢的靠近,走進了房間那邊,再度推開了一扇門,房間裏面的情況讓他震驚了。

死掉的人不止一個,在這個看似平靜的房間裏面,數不清的殘肢斷臂,五個頭顱,全部散落在地板上,這番場景看上去就好似某個殺人狂魔犯罪之後的現場,讓人看在眼中,心裏面卻一陣的發麻。 葉荒的腳底已經踩到了那些粘稠的鮮血,整個房間裏面都充斥着那一股濃稠的血腥味道。

“公主,分析一下,些人死了多久了。”葉荒問道。

公主的虛影浮現,一道藍光從葉荒的手腕處射出,開始解析地面上那些已經凝固了的鮮血,不一會公主就說道:“按照鮮血的氧化程度來看的話,這些人死了應該有二十四個小時。”

皇帝培養手冊 一天前,這些人一天前就遇害了,全部慘死在房間裏面,可是卻沒有一個人發現,估計現在殺人兇手,早就不知道逃跑到了何處。

葉荒強忍着內心的噁心和恐懼,在房間裏面查看着情況。

說是他查看,倒不如說是公主在這裏分析。

“等一下,葉荒!那個茶几上的屍體的臉,你翻過來給我看看。”公主說道。

葉荒走過去,將匍在茶几上,已經冰冷僵硬的屍體給翻了過來,死者的那張臉上,滿是猙獰恐怖的表情。

“這是……隆本一夏和隆本真冬的父親,隆本一郎。”公主將資料調放了出來,“剛纔死在門口的哪一個,是他們的母親。房間裏面的其他人,都是這個農場的員工。”

“這是……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會有人來殺他們兩個?不僅僅是他們,整個房間的人,整個房間裏面的人都死掉了了啊。”

“從傷口處分析來看,並不是普通人做的,能夠讓切口整齊到這種地步,應該是一個異能者,或者武者才能夠做到。”公主頓了頓說道:“而且還得是A級的異能者,或者抱丹境的武者才行。”

A級的異能者和抱丹境的武者,這個世界上哪裏來這麼多的高手!

整個日本,整個派出抱丹境武者的勢力只有一個……那邊是生命法庭!

只有生命法庭的人,纔有這個實力。

“已經從君姬的信息網中調查出來了。隆本一郎,一家慘死的原因,是因爲生命法庭的人調查到,隆本一家和中國的七大宗門,似乎有些聯繫,以爲他們是間諜,於是就派人殺了他們全家。”公主說道。

葉荒的拳頭緊握,頓時間震怒了起來。

生命法庭,生命法庭!果然又是生命法庭的搞的鬼。

他們根本就不在乎人命的輕重,爲了達到目的,根本就不考慮什麼手段。

或許連隆本一郎一家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和中國武林的七大宗門扯上關係。

就在這個時候,隆本一夏和隆本真冬也走了進來,葉荒聽到腳步聲後,連忙回頭將房門關上,並攔住了他們兩個的去路說道:“走吧,房間裏面也沒有人,你們的父母是不是已經出去工作了?”

兩個人狐疑的看着葉荒,搖了搖頭說道:“我們家就是開農場的,現在是冬天,基本上除了冷風就是下雪,沒有什麼是可以種植的,所以冬天是我們最閒暇的時候,這個點他們根本就不會外出工作。”

“不是去工作了,就是外出遊玩去了,總之就是他們不在家,我們走吧。”葉荒催促着兩個孩子,快點離開這裏纔好。

房間裏面的那副畫面,實在是太具有衝擊性了,葉荒害怕他們兩個看到之後,從此心中就會留下什麼打擊,所以並不想讓他們兩個看到。

隆本一夏已經察覺到了什麼,他看到葉荒踩過的地面上,有紅色的腳印,而且他的身上也有鮮血的痕跡,這些痕跡是他剛纔翻弄屍體的時候,不小心沾染到省身上的。

“好吧,我們走吧。”隆本一夏裝作離開的樣子。

三人向着門口走去的時候,隆本一夏突然一個轉身,衝進了房間裏面。

葉荒連阻攔都沒有來得及。

當他看到房間裏面的場景的時候,頓時間感覺腦海中天旋地轉,整個世界都隨之崩塌了。

和葉荒不同,他根本不用通過公主的解析就看得出來,那些地上躺着的屍體,全部都是他的家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隆本一夏發出了尖叫的聲音,聽到聲音之後,隆本真冬也連忙跑了過去。

兩個人站在門口,看着地獄般的場景。

葉荒長嘆了一口氣,還是被他們兩個看到了。

尖叫結束之後,隆本一夏的雙眼中閃過一絲猩紅,他拿起門口的一把鋤頭,就朝着葉荒衝了過去。

“殺人兇手,我和你拼了!!!”

葉荒皺了皺眉,面對着瘋狂裝填中的隆本一夏,他只是輕輕的伸出一隻手,就擋住了那鋤頭的攻擊。

“你先聽我說……”

“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

很顯然,隆本一夏把葉荒當成了殺人兇手。

這也不怪隆本一夏會誤會,在這種情況下,除了葉荒他們還能夠懷疑誰呢?隆本一夏幾乎是不顧一切的對葉荒發動攻擊,但他畢竟只是一個小孩子,還是一個沒有任何修爲的小孩子。

又怎麼可能敵得過抱丹境的葉荒

葉荒任由那把鋤頭砸到了自己的腦門上,他的腦門沒有事,鋤頭卻已經四分五裂。

“我讓你先冷靜下來,聽我說!”葉荒一陣怒吼,帶上了些許佛門獅子吼的力量。

在如當頭棒喝的聲音中,隆本一夏被震的愣在了當場。

葉荒這才上前,用一種手壓在了她肩膀上,嘴裏開始詠頌靜心咒,看到隆本真冬還站在門口,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葉荒一卷手,將她也拉到了自己身邊。

幾分鐘後,兩兄妹的表情才稍微恢復了幾分正常,不至於像是行屍走肉一般。

“我知道你們現在很悲憤,看到自己的父母慘死,但是有些事情,不是光憑你的一腔悲憤就可以解決的。就像剛纔,如果不是我,如果站在你面前的只是普通人,他或許已經被你那一鋤頭給砸死了。”葉荒指着地面上的那些血跡說道:“但你要清楚,你所瘋狂攻擊的,並不是殺害你們父母的兇手,你們的父母,已經死了一天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