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葉荒又找到了另外一個能夠操控空氣的異能者,請求他時刻的注意地下通道內氧氣的純度,以便於及時的將室內的空氣與室外的空氣進行兌換。

這名能夠操控空氣的異能者也沒有推辭的答應了下來。

溫度和氧氣兩重問題都解決了之後,地下通道內的溫度在升起了火蓮之後,終於慢慢的上升了很多,暫時藏身在這裏的居民們,不用再繼續忍受着寒冷,能夠勉強的蓋着棉被深沉的睡去。

葉荒走回了李靈和徐鷺的身邊,說道:“外邊有安全局的執行官守着,裏面的溫度也漸漸上升了,你們要是覺得困的話就睡一覺吧,等到明天白天的時候,安全局會負責將你們送到安全的地方。”

其實在崇慶市陷入了怪物攻城的最開始的時候,安全局就已經做出了反應,安全局聯合國家軍隊的力量將崇慶市封鎖了起來,爲了是避免有怪物逃出崇慶市,引起其他城市的動盪和混亂,並且也陸陸續續的將一部分的民衆,通過船隻送到了臨海市。

但是崇慶市的人口太多了,想要短時間內給疏散三百萬人,根本就不是一件簡單輕鬆的事情,並且在疏散的過程中還要擔心怪物的攻擊和偷襲,十幾天的時間過去,崇慶市的三百萬人口,至少還有一百多萬留在市區裏面,躲藏在家中,連房門都不敢出。

“葉荒大哥,真的不會有事嗎,這些怪物,好嚇人,好恐怖!”徐鷺心有餘悸的說道:“我總感覺自己以前就見到過這些怪物,是我的錯覺嗎?”

徐鷺有過一次被使用了進化藥劑,變成怪物的同學所抓住威脅的經歷,那一次是葉荒將她給救了下來,那時候爲了避免進化藥劑的消息暴露,所有安全局的人刪除了徐鷺腦海裏這段經歷的記憶。

現在怕是受到了這些怪物的刺激,徐鷺腦海裏的這份記憶又開始鬆動了起來。

“不會有事的,無論是這些怪物也好,還是操控着這些怪物的幕後黑手也好,很快,很快就會被安全局的人統統清掃乾淨!”葉荒咬着牙說道。

徐鷺問道:“葉荒大哥,你也是安全局的人嗎?”

葉荒點了點頭說道:“所以,請你相信我們。”

“我相信你們的。”徐鷺的神情很是認真說道:“我相信你們一定可以將這些怪物全部趕出去,將操控着這些怪物的人也都統統抓起來。”

葉荒會心一笑,說道:“看你樣子已經很困了,快睡一覺吧,睡一覺就好了。” 已經是凌晨三點多鐘,地下通道里面避難的居民們,漸漸的睡去。可以聽到此起彼伏的呼吸聲,和一些男人睡覺打鼾磨牙的聲音,這種環境下,很多人或許會睡不着,但剛纔經歷的事情對這些人而言衝擊性太大了,身心疲倦之下竟然也都陷入了睡夢之中。

葉荒左右看了看,徐鷺和李靈緊緊的抱在一起,兩個女孩都睡的很沉。葉荒有些擔憂,李靈這丫頭不會趁着這個機會,佔徐鷺的便宜吧?

不過轉念一想,李靈和徐鷺從小一起長大都相安無事,想必李靈也是有些原則性的,比如……兔子不吃窩邊草。

葉荒躡手躡腳的站起來,儘量不驚動任何人,走出了地下通道。外邊,負責值守的執行官還在聚精會神的巡邏,雖然怪物已經被擊退,但是爲了以防萬一,他們必須時刻保持着警惕,這裏一旦遭受到襲擊,可就是上千條人命的代價啊。

看到葉荒走出來,一名執行官上前與之打招呼。

“葉執行官,你什麼時候回到崇慶市的?”

這名執行官並不是崇慶市分局的人,但在搜尋小青山脈的任務時與葉荒也有過幾次交集,相互之間不算太熟卻也知道名字,更重要的是這名執行官知道葉荒是普唸的徒弟,難免也想要與葉荒打好關係。

“昨天剛過來的,崇慶市到底發什了什麼?爲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葉荒問道。

“哎……”執行官嘆氣說道:“還不是雷家搞的鬼。”

“果然是雷家,他們不是已經龜縮在小青狼山了嗎?怎麼還能夠跑到崇慶市來作亂?”

“這個上面的那些人估計也一頭霧水。”這人說道:“按理來說一個早就沒落的雷家,不應該還有如此力量纔對,可是這段時間以來,他們所展現的實力,遠遠超乎了我們的想象。就在你離開崇慶市的時候,吳溫柔執行官找到了一些雷家的線索,我們順藤摸瓜的找到了他們隱藏之地的入口,但是那裏被某種神祕的陣法所守護着,我們根本就無法進入其中……”

隨着這名執行官的講述,葉荒逐漸瞭解的事情的大概。

雷家隱藏之地的入口已經被安全局的人發現了,但是那入口在一片迷霧森林之中,任何人只要踏入這片森林,就將陷入幻覺之中,敵我不分。

這段時間以來,安全局已經組織了好幾次的進攻,全部無功而返。不僅如此,崇慶市內部還發生了巨大的混亂,當初進化藥劑在崇慶市流露了出來,就有一部分人注射或者服用了進化藥劑,這些人在葉荒離開後的第二天,一夜之間突然全部變成了晝伏夜出的怪物。

這些怪物強大的連A級執行官都不見得能夠單獨戰勝,力量弱小的也能夠輕輕鬆鬆戰勝C級的執行官。

整個崇慶市,在變故突發的哪一個夜晚,至少有上千人慘死在怪物的手下,有的人甚至連屍體都不曾留下。

宛如末日降臨一般,崇慶市陷入了混亂之中,所有的秩序全部亂了套,在惶恐之中法律的作用就變得微乎其微了,一些人便開始在混亂之中爲所欲爲,他們打着說不定明天就死在了怪物的嘴裏,今天何不逍遙快活的口號,燒殺搶掠無所不做。

人性的惡劣,人心的可怕,在這個時候統統體現了出來。

好在安全局和**的軍隊行動的很是迅速,第二天就已經將整個崇慶市都封鎖了起來。第一是爲了防止這些白天混雜在人羣之中的怪物偷偷的溜出崇慶市,第二也是爲了避免外界的人進入崇慶市,造成更大的損失。

“我雖然不是崇慶市分局的人,可我母親是崇慶市的人,我知道這座城市曾經繁華的樣子。我也知道這座城市花了多少年的事情,纔有瞭如今的經濟實力。”這名執行官的話語中滿是感慨和憤怒,“要建造一座城市,需要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的時間,可是破壞它,卻只需要二十天的時間。短短二十天的時間,就已經變成了你現在看到的樣子。”

葉荒的心情相當的沉重,這二十天他不再崇慶市,沒有親眼看到怪物肆虐,屠殺民衆的場景,但光是從這人的講述之中,他就能夠感覺到悲慘。

在那些擁有強大力量的怪物面前,普通的民衆根本就沒有反抗的能力。

整個崇慶市就相當於一個牧羊場,而那些怪物就是羊羣之中的餓狼!

將這些餓狼投放過來的人,就是雷家!!!

追根揭底,一切都是因爲雷家!他們爲了讓安全局無暇進攻,爲了給自己爭取更長久的時間,早早的就佈局好了這一切,傳播在崇慶市的那些進化藥劑中,蘊含了某種特殊的藥劑,使用了進化藥劑的人,就只能夠任由他們的擺佈。

爲了一己私慾,爲了那貪婪稱霸武林的目的,雷家人居然不惜讓整個崇慶市的民衆都陷入萬劫不復的災難之中。

葉荒的心中,怒火熊熊燃燒了起來,他對雷家的憤怒已經沒有了任何迴旋的餘地。這種輕視生命的家族,在二十多年前就應該被剷除了,而不是讓其苟活到現在,繼續禍害人間。

“總局沒有什麼消息傳下來嗎?”葉荒問道:“如何攻入雷家的藏身之地,崇慶市的動盪又如何平息。”

“有的,聽說各派的高手正在往崇慶市這邊趕來,我們整合武林之中所有宗門的力量,對雷家發動總攻。只要將雷家急迫,崇慶市這邊的動盪就好處置。總局那邊已經研究出了新的基因藥劑,能夠使那些使用了進化藥劑變成怪物的人,重新恢復意識。

葉荒深吸了一口氣,既然總局和七大宗門已經有所行動,那麼就再等兩天看看情況吧。他對對這名執行官說道:“你去休息一會吧,我來幫你守着。”

“麻煩你了,葉執行官。”

這名執行官也是剛從小青山狼調回來的,經歷了一場大戰之後有負責值守,感覺到也有些疲倦,一聽葉荒說願意給他代班,沒有推辭的就答應了下來。 第二日清晨,如期而至。

當太陽照射在崇慶市的每一個角落裏的時候,蕭條的崇慶市這纔開始有了幾分生機。一些樓房裏面,陸陸續續有人走了出來。

那些使用了進化藥劑,變成了怪物的東西,只有在夜間纔會出動,白天的時候則潛伏了起來,好似那些畏懼着陽光的惡魔一樣。其實是因爲雷家研製出來的進化藥劑並不完全,只是殘破的次等品,纔會導致那些怪物會懼怕陽光。

好在,崇慶市的民衆和普通的警察能夠在白天自由的行動。

所有在地下室裏面避難的永寧街居民,都被喚醒,他們將會被安全局送到安全的地方,在哪裏等候着離開崇慶市的船隻,在崇慶市這邊的危機完全解決之前,所有的市民都將被陸續的送走。

徐老爺子選擇了留在崇慶市,徐鷺則被送走。

在離別之前,爺孫兩依依惜別。

“放心吧,爺爺留在這裏是爲了給人療傷治病的,安全局的人會保護爺爺的,等這裏的危險解決了,安全局的人就會送你回來的,爺爺就在家等你。”徐老爺子說道。

徐鷺有些不捨,眼睛通紅,最終望向葉荒說道:“葉荒大哥,請你幫我照顧好我爺爺,求你了。”

“徐老爺子是我的前輩,又作爲後方救死扶傷的醫者,安全局自然會盡心盡力的抱住他的安危,你放心吧。”葉荒說道。

徐鷺稍微安心了些許,又看着李靈說道:“靈兒你真的不和我們一起走嗎,現在崇慶市已經如你所看到的那樣,變成了怪物的樂園,你又不是安全局的執行官。”

李靈搖了搖頭說道:“我不走,我哥還沒有走的呢,我要找到我哥。況且,我現在也修煉了武功,你就放心吧。”

說着,李靈還擺了一個武功的招式。

雖然不捨,但車隊可不會等候徐鷺一個人,很快滿載着一千多人的車隊,就從這邊往安全的地帶出發,相信今天之前就會被送出崇慶市,臨海市,清河市,以及周邊的好幾座城市已經做好了接納崇慶市難民的準備,在那邊他們至少能夠睡個安穩覺。

這邊的難民處置好之後,公主很快就傳來了集合的通知,要求所有安全局的執行官,全部前往基地集合。

葉荒沒有任何的遲疑,帶着李靈往安全局走去。

安全局的基地,已經完全的從湖底顯露了出來,在怪物橫行的今天,安全局已經沒有了隱瞞的必要。現在還只是崇慶市的民衆們知道異能者,武者的存在,想必用不了多久,全國的人都會知曉原來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另一種強於普通人的存在。

進入安全局之後,葉荒先去將自己的權限等級提升到了A級。他現在已經是抱丹境的武者,能夠得到A級的權限卡,擁有A級權限卡的人,能夠給予其他人B級的權限,於是葉荒將這個B級的權限給予了李靈。

如果以後發生了什麼變故,李靈擁有B級的權限卡,也能夠得到安全局的一些特殊額外的照顧。

葉荒升級爲A級權限的消息,通過公主告知了每一個在場的安全局的執行官。

不少人走到葉荒身邊,向他傳達了祝賀之意。

“葉執行官,恭喜啊,已經升級成爲了A級權限者。”

“恭喜恭喜,沒記錯的話,葉執行官你才十八歲吧?十八歲的A級執行官,放眼整個安全局,也沒有幾個啊。”

“看來用不了多久,崇慶市特殊執行官的位置,就有葉執行官你的一席之地了。甚至是分局的專員也不在話下啊。”

每個地方的分局,權利最高的是執行專員,往下就是特殊執行官。專員和特殊執行官,都必須擁有A級的能力才能夠擔任。

崇慶市分局,執行官二組的其他組員們也都紛紛走了過來。最先說話的是昨天在永寧街與葉荒並肩作戰的姬如夢,她從懷中拿出了一個徽章,遞給葉荒說道:“這個給你。”

葉荒有些不解,問道:“這個是什麼?”

“隊長的徽章。”姬如夢說道:“有了這個,你就有權力掌控自己隊裏所有隊員的信息,和調動他們的權限。”

“可是隊長是你啊。”

“安全局的規定,如果有組員的權限高於隊長,那麼新的隊長便是這個組員。”姬如夢說道:“現在你已經是A級權限所有者,而我還是B級,所以你纔是隊長。”

葉荒自認爲沒有能力擔當隊長,他根本就不知道應該怎麼去指揮調配一個隊伍,於是說道:“我可以不接受這個隊長,繼續由你擔當隊長嗎?”

“當然可以,不過,讓你聽從B級的指揮,你甘心嗎?”姬如夢問。

“有什麼不甘心的,我本來就不會什麼指揮。”葉荒說道。

姬如夢也沒有矯情,便將隊長的徽章收回了口袋裏面。鍾離走了過來,將手搭在了葉荒的肩膀上,朝他的耳朵吐氣如蘭的說道:“小葉荒,這下有A級的權限了,以後發的工資和津貼也水漲船高,姐要是沒錢用的時候,你可得大方一點。”

“大哥哥你是升職加薪了嗎?請客,請客,寶寶要大哥哥請客。”張寶寶也走過來湊熱鬧說道。

崇慶市分局能夠多一個抱丹境的武者,崇慶市分局的執行官自然大都是祝賀,包括一組的組長沐白,三組的組長黑顏等人都一一上前與葉荒道賀。

唯獨總局過來的執行官不以爲意,抱丹境?他們總局要多少有多少。

“不過是突破到了抱丹境而已,有什麼好得意的。”

“井底之蛙,還放眼總局都沒多少個。在咱們總局,二來歲的A級異能者,二十歲的抱丹境武者,隨隨便便給你數出十個來。”

“咱們姜執行官,也是二十歲就突破到了抱丹境吧。”

總局的一衆執行官,將目光望向了姜恆。此刻姜寒看着姬如夢也簇擁到了葉荒身邊,眼中閃過一道不悅的神情,冷聲說道:“不過是回到了他少林寺,藉助少林寺一衆前輩們的力量突破了而已,若是交手,二十招以內,我必勝他。” 姜恆敢說出這樣的話,自然是有這個實力和依仗。

輪境界, 他已經是抱丹境五重,而葉荒不過才初入抱丹境,在境界上姜恆就遠超葉荒。輪身份,他姜恆也是姜家的嫡系子弟。輪所修煉的武學,姜家作爲七大宗門之一,族內流傳下來的功法,自然也不會遜色於少林的七十二絕技。

一衆總局的執行官紛紛附和道:“沒錯,要是咱們姜執行官出手,肯定能夠二十招內打敗這個葉荒。”

“姜執行官,要不要上前與那葉荒約戰一番,好讓他們這些分局的鄉巴佬,知道咱們總局的厲害。”

姜恆搖了搖頭說道:“現在以的任務,以解決雷家,解救崇慶市爲主,暫時不要多生事端。”

“姜執行官說的有道理,以重事爲主。”

“姜執行官好氣度,咱們也不用哪個與那些鄉巴佬計較。”

這些人自然不會吝嗇於對姜恆的奉承和馬屁,同樣是阿諛奉承,在他們看來姜恆的價值比葉荒要高很多。

這話說的聲音可不小,崇慶市分局的人都聽在了耳中。有人心中不悅,卻也只能夠選擇忍隱,但鍾離卻不樂意了,“太氣人了,我去找他們理論理論!”

有人拉住鍾離說道:“喂,鍾離別衝動啊,現在這個關頭我們可不能和總局的人起衝突。”

“早就看他們那囂張的樣子不爽了。”鍾離不聽,走過去說道:“哼,你們總局的人,未免太自視過高了一些!”

“我們所說的不過是事實而已,區區一個抱丹境就如此大驚小怪,難道不是井底之蛙?”

“哈哈哈,你可別這樣說他們,抱丹境對他們而言,估計已經是遙不可及的存在了,幹嘛一定要打壓他們的追求呢。”

“所以說,分局的井底之蛙一輩子就待在井底就好了。”

這下可不僅僅是鍾離,其他分局的執行官也都紛紛怒不可遏。

“哈哈,也沒看到你們總局的人多厲害啊,還不是被那些怪物追着跑!到頭來也不看看,是誰救了你們!”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