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葉若羽看了看前方,轉頭對身後的血狼皇道:“血狼皇,我們進入你的領域,你追殺我們這麼久也算是扯平了吧?現在我們就要出你的領域了,我看你還是別追了,這樣也只是浪費能量!”

血狼皇聽了葉若羽的話笑了笑道:“是嗎?我承認之前我是小看了你們,不過以後就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了,等我的能量完全恢復,直接用最厲害的一招,桀桀,到時候你們所有的東西就是我的了!”

聽了血狼皇的話,衆人才算是明白,原來這傢伙追着自己這羣人不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想要自己身上的寶物?沒那麼容易!

葉若羽此時臉上浮現了一絲冷笑,既然這樣那就怪不得自己了,他想了一會冷聲道:“既然如此,我可就不能讓你恢復能量了!還要告訴你一點,用不了多久你會對你現在做出的決定感到後悔!”

說着葉若羽毫不猶豫的對衆人傳音道:“不能讓這傢伙恢復能量,否則我們就真的要死在這裏了!這樣,我先過去纏住血狼皇,消耗他的能量,燕雀跟美女師姐準備好最強的一招,等我讓開之後馬上出招,接着妖魅上去纏住,我恢復一下能量繼續!咱們耗死他!”

衆人聽後都點了點頭,這血狼皇太過分了,衆人要趁他沒能量的時候,要了他的命!“若羽,可他要是先逃跑,等能量恢復之後再追我們怎麼辦?”蕭語雪突然想到了還有一種可能,連忙神魂傳音提醒道。

葉若羽笑了笑道:“這一點我也想到了,這就要看紫尾白貂了,他的速度跟防禦都很變態,在我纏住血狼皇的時候,讓白貂繞到他身後,阻斷他的退路,這樣的話即使我們殺不掉這傢伙,也能堅持到劍冢關閉的那一刻!”

衆人聽了葉若羽的話都點了點頭,就連一邊的紫尾白貂也對着他“咯咯”的叫了兩聲,衆人看到白貂的樣子都忍不住笑了起來,還是第一次見這傢伙如此認真呢!

“對了若羽,你怎麼不使用五絃封印呢 ?”蕭語雪突然想到了五絃封印這個方法,可一直沒見葉若羽使用,她有些疑惑的問道。

葉若羽搖了搖頭道:“我跟血狼皇實力相差太大,加上他速度太快,使用五絃封印成功的機率非常小,而且以我現在的實力,使用五絃封印必須一次成功,一旦失敗我就會因爲失血過多昏厥,到時候少了我這個無限能量的來源,大家都跑不掉!”

衆人聽了葉若羽的話都沉默了,最大的希望就這樣破滅。

“已經離開血狼皇領域一段距離了,我們停下,時間不能拖的太久,不然就算他只恢復了三成能量我們也不是對手!”十幾個呼吸之後葉若羽給衆人傳音道。

此時血狼皇體內的能量纔回復了一成不到,不過他不擔心,畢竟自己現在僅僅用於飛行消耗能量的速度是遠遠低於恢復速度的,不過當他看到葉若羽等人停了下來時,心中一陣疑惑,他不明白葉若羽等人這樣做是什麼意思。

當然葉若羽也沒給他足夠的時間明白,便向他衝了過去,伴隨他身形閃動的還有一聲低吟:“空間震裂,兩百六十層,鎖定範圍三十米”。

頓時間血狼皇周圍三十米空間內全部被鎖定,他的速度也驟減,就在這個時候,紫尾白貂突然消失,接着便出現在血狼皇的身後,雖然現在白貂的速度跟血狼皇的速度比還遜了一點點,不過要繞到被纏住的血狼皇身後已經足夠。

而遠處的蕭語雪、燕雀也在凝聚着能量,做好最後一擊的準備,此時琴女沒有出手,她想的是在蕭語雪兩人出手的瞬間,她再用琴聲影響血狼皇,這樣或許還能給他一些傷害,畢竟現在的琴女是衆人的殺手鐗。

不遠處被葉若羽纏住的血狼皇看了幾人的陣勢便明白了他們的想法,此時他心中也是暗叫“不好”,自己太貪心了,忘記了狗急也會跳牆,更何況是人呢?沒想到今天還會被反咬一口!想到這裏他一邊抵禦葉若羽的攻擊一邊單手做了一個奇怪的印訣。

葉若羽雖然看到了血狼皇做出的印訣,但並不知道這有什麼用,因爲幾招過後,他沒有發現血狼皇有任何不同,所以也沒有多想,繼續投入在他的戰鬥中。

等到葉若羽的能量消耗的七七八八的時候,血狼皇已經累積吐出了四口鮮血,雖然他很厲害,但是沒有能量的高手充其量也只是一個紙老虎,被打了幾十下,還只是吐出四口鮮血,只能說明這傢伙自身的防禦很不錯。

這期間血狼皇也試圖逃跑過兩次,不過剛剛擺脫葉若羽的糾纏,一條紫色的巨型尾巴便向他橫掃而來,他第一次試圖擋住白貂的尾巴,不過很遺憾的失敗了,他直接被白貂的尾巴掃了出去,噴出了一口鮮血,第二次見到尾巴襲來,他勉強用能量護住全身,可還是被橫掃出去,不過沒有受傷。

他跟葉若羽之間的糾纏整整持續了十天,體內的能量已經枯竭,根本就來不及恢復,這還是他只面對強大攻擊才用能量抵禦的原因,要是每一招都用能量抵禦,估計他早已經趴下任人宰割了。

不過這樣做也讓他付出了不小的代價:他全身上下的肌膚都有鮮血溢出,數十道傷口印在身上,有些生疼。

葉若羽用盡體內最後一絲能量發出一個攻擊之後便飛速後退,與此同時給蕭語雪等人神魂傳音道:“美女師姐跟燕雀攻擊,琴女用琴聲影響,妖魅準備,在攻擊之後上前纏住!”

對面的血狼皇靠着身體硬扛住葉若羽的攻擊之後,身上再次多出了一道血痕,接着他便看見葉若羽身形飛速後退,他知道這是葉若羽的能量全部消耗乾淨,其實他非常吃驚,葉若羽的能量之多完全超乎他的想象。

就在他認爲可以鬆口氣的時候,蕭語雪跟燕雀的攻擊飛快的向他衝了過去。

這是蕭語雪跟燕雀花費全身能量用的最強攻擊,血狼皇看着飛快向自己衝來的一道黑得耀眼的幻化長劍跟一根藍色的羽毛時,心中有了窒息的感覺,在全盛時期,這樣的攻擊根本不會對自己造成本質的傷害,可是現在自己沒有能量,這樣的攻擊就成了致命的攻擊。

來不及多想,他努力的凝聚着體內最後的一點能量,想到擋住兩人的攻擊,可就在這個時候,一段悅耳的琴聲傳來,聽得血狼皇有些暈乎,他猛的搖了搖頭,努力的讓自己清醒,接着他便才發現,自己好不容易凝聚的能量已經潰散。

心中暗惱的血狼皇不得不再次凝聚能量,他已經熟悉了琴女的琴聲,而且蕭語雪跟燕雀的攻擊離他的距離還有一米左右!

可就在這個時候,琴女的琴聲旋律突然發生改變,血狼皇凝聚的能量再次潰散,而蕭語雪兩人的攻擊已經到了他身前,都是指向他的胸口——那是獸族神魂的所在地。

此時的血狼皇真的後悔了,他們隊伍中最不起眼、一直沒有任何攻擊的美貌女子,居然一出手就震懾了自己,影響神魂!這是什麼概念?就算自己能量充足,在這琴聲的影響下也只能發揮出全盛時期的八成實力。

而讓血狼皇迷糊的是,爲何他們之前不用琴聲影響自己呢?難道爲的就是這一刻?難怪那男的說了一句“你會爲你現在做的決定後悔”!

這些思考看似用時很多,其實就只在一瞬間而已,蕭語雪兩人的攻擊也只是向前移動了一米的距離,不過也已經要觸碰到他胸前的衣物了,來不及多想,在強大恐懼感跟死亡氣息的作用下,血狼皇本能的移動了一下身體。

緊接着“啊”的一聲慘叫震動着衆人的耳膜,無聲無息的攻擊讓衆人心中一緊,難道失敗了?可是明明有慘叫聲的!

衆人好奇的用神識向血狼皇看去(前面提到過,劍冢中肉眼可見度太低,兩百米的範圍只能同神識查看),只見他上衣全部爆開,妖豔的臉龐也變得煞白,整條左臂完全消失,現在的血狼皇嘴角流淌着鮮血,正用惡毒的眼光盯着葉若羽等人。 “我要你們都死!”一陣撕心裂肺的叫喊聲從血狼皇的口中傳出。

“桀桀,之前不是很得意嗎?不是出了你的領域還要追殺嗎?我提醒過你,你的決定會讓你後悔,可是你沒有聽,現在即使後悔也來不及了!”葉若羽冷笑着對血狼皇說道,接着對妖魅使了個顏色。

妖魅點了點頭,飛快的向血狼皇衝去。

血狼皇看着飛來的妖魅跟不遠處正在打坐恢復能量的葉若羽等人,知道再這樣下去,自己的小命就真的完了!

“媽的,那些小崽子真該死,到現在還不來!哼,眼前的幾人也該死,居然斷掉了我的左臂,算了,現在自己的實力大打折扣,跟本傷害不到他們,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還是先逃出這裏爲好!”想到這裏,血狼皇一狠心再次向身後的紫尾白貂衝去。

紫尾白貂時刻都注視着血狼皇的動向,看到血狼皇向自己衝來的時候,白貂就明白,這次他是拼命了,既然別人拼命了,自己也不能太小氣不是?

瞬間,白貂兩隻前爪對着血狼皇不斷靠近的身體猛的抓了兩下,只見兩道黑色的爪印飛快的攻向血狼皇,與此同時,紫尾白貂的紫色尾巴也再次向向他橫掃而去,這一次聯合攻擊,白貂用了體能七成的能量,爲的是讓血狼皇斷絕逃跑之心。

血狼皇在全盛時期速度要比紫尾白貂快上那麼一點點,不過也是移動速度,白貂真正的攻擊速度可是比移動速度快上好多,而且血狼皇斷掉了一條手臂,平衡受到影響,速度也不如從前,所以現在的他根本就躲不過白貂的攻擊。

只聽見“砰、砰、砰”的三聲悶響傳來,血狼皇被橫掃了出去,首先,兩道黑色爪印攻到,輕易破掉了他身體的防禦,讓他受了不輕的傷,接着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又被紫色的尾巴掃到,一瞬間他就感覺像是又數百萬斤的力量突然砸到了自己胸口,讓人喘不過氣。

從地上慢慢爬起的血狼皇用僅存的右手捂着胸口,被白貂的尾巴掃到使得他的胸口現在還是一陣沉悶,“噗”的一聲,一大口鮮血從血狼皇口中噴出,頓時他便重傷,不過壓在胸口的那團氣總算是消失了,這讓他感覺好受了一點。

就在紫尾白貂準備繼續攻擊的時候,血狼皇的身後突然傳來了震耳欲聾的“嗷嗷”聲,把紫色白貂嚇了一大跳。

幾個呼吸間,數萬只血狼便衝到了葉若羽等人面前,將他們團團爲主,此時的葉若羽才知道之前血狼皇結的那個手印有什麼用處,那時在召喚自己的手下!

“天啊!這麼多血狼!怎麼辦若羽?”蕭語雪看到包圍住衆人,一眼看不到盡頭的血狼頓時就呆了,數萬只血狼啊,自己所有人的能量在剛剛的一擊中消耗殆盡,血狼皇跟白貂戰鬥的這段時間也才恢復了三成左右,要是這麼多血狼全部攻了過來,踩也能把自己踩死!

葉若羽看着上萬只血狼,也感覺到了不妙,媽媽個球,戰況剛剛逆轉,馬上就出現了這麼多血狼,一下子自己這邊又成了逆勢,哎,老天對自己不眷顧啊!就算是現在的衆人單單面對上萬只血狼也不容易逃脫,更何況身後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血狼皇。

這傢伙一定是想借着血狼皇纏住衆人的機會,恢復能量,一旦他的能量恢復,即使受了重傷的他,也能夠很輕易的將這裏所有人滅掉!也就是說現在的情況跟之前差不多,最主要的還是消耗血狼皇的能量!

“孩子們,衝啊,將他們全部撕碎!”血狼皇嘎嘎的怪叫了兩聲,猛的對周圍的血狼吼道,如果之前他只是想搶奪葉若羽等人身上的神器,那現在就是完全的憤怒,他只想將對面所有的人全部殺死,才能解掉心頭只恨。

“桀桀!血狼皇,你身邊的小崽子還真不少啊!不過想靠這些崽子殺掉我們還沒那麼容易!”葉若羽聽了血狼皇的話,冷笑了兩聲道。

接着葉若羽沒有遲疑的向衆人傳音:“妖魅,你先擋住血狼皇一段時間!小貂,你再不要出手,這傢伙應該不會逃跑了,你盯着他,然後恢復能量,我們所有人都向戰鬥的地方移去,有血狼皇在我們身邊,這些血狼攻擊的時候肯定會有所顧忌!”

衆人聽了葉若羽的話都點了點頭,接着各自駕馭着武器向血狼皇跟妖魅打鬥的地方飛去,在離他們五十米距離的時候停了下來,接着各自散開一定的距離向衝來的血狼殺了過去。

頓時間這片空間中就像放煙花一樣絢爛,能量爆炸產生的光芒照耀着整片區域,當然,每一次爆炸聲響起,便有數十上百條生命流逝。

“琴女,能夠同時控制音琴影響血狼皇跟這裏所有的血狼嗎?”葉若羽斬殺了向他撲來的幾隻血狼後對着身後的琴女問道。

琴女搖了搖頭道:“不行,血狼的數量太多了,要是隻有幾十只,我還能夠勉強讓大家都不收到影響,但是上萬只…我只能進行無差別攻擊了!”

葉若羽點了點,他知道緊緊控制一個神魂就非常難,要想同時控制上萬頭血狼,這根本就不可能,他一邊斬殺着衝來的血狼,一邊思考着對策。

半柱香的時間之後,他轉頭對琴女道:“你努力控制着琴聲,影響血狼皇跟攻向妖魅的那幾十隻血狼,其餘的血狼交給我們!”

琴女點了點頭,瞬間琴聲驟變。

就在這個時候,燕雀“啊”的一聲傳來,她的能量本來就只恢復了兩成多一點點,半柱香的時間已經將她恢復的能量消耗的差不多了!加上圍攻她的血狼太多,一個沒注意身上便中了十幾爪,頓時間她臉色一白,嘴角也有鮮血溢出,吃了幾顆丹藥後還在勉強支撐着。

又過了半柱香時間,蕭語雪也被上百隻血狼爪擊中,噴出了一口鮮血。

其實在正常情況下,蕭語雪等人是不可能被上百隻血狼爪同時擊中的,畢竟兩者之間的實力相差太遠,她們完全可以用速度躲過攻擊,只是連續十多天的戰鬥,再加上上萬只血狼突然到來的緊張感,讓他們疲憊的身心雪上加霜。

葉若羽看着這種情況,連忙給衆人傳音道:“美女師姐、燕雀都退回來恢復下能量、恢復下體力,妖魅負責保護他們,血狼皇跟這些血狼交給我了!”說着葉若羽身形一動,兩外三個葉若羽便出現在衆人眼前。

琴女看了葉若羽一眼,關心的問道:“若羽,你打了那麼長時間,身體受得了嗎?不要太逞強了!而且將速度化到極致出現另外三個身體同時戰鬥,會讓你的體力和能量成幾何倍消耗的,你會累垮的!”

此時衆人也看向葉若羽,他們都明白,這些人中最累的應該是葉若羽,他跟血狼皇糾纏的時間比其餘所有人加起來還多,即使他的能量恢復得夠快,可體力是不可能快速恢復的!

葉若羽也感受到了衆人的關心,他笑了笑傳音道:“應該沒多大問題,現在離劍冢關閉的時間還剩下一天,大家靠丹藥堅持一下,還是很有可能抵禦到那個時候的!”

隨即葉若羽沒等到衆人回答,便指揮着三個身體將蕭語雪跟燕雀換下,另外兩個身體則換下了妖魅。

其實葉若羽之前沒有使用這一招的原因是,自己的速度不如血狼皇,即使使用了這一招也不可能攻擊到他,最主要的是要防止血狼皇同時攻擊四個自己,要真是那樣,自己受到的傷害就會增加三倍,到時候僅僅是吐血也會讓自己變成乾屍。

但是現在不同,血狼皇沒有能量,而且失去左臂之後,速度減少到了原來的八成,對於自己的攻擊或許他會躲避大半,但即使只有一小半落在他身上,也足以消耗掉他恢復的能量,更重要的是,他現在沒有足夠的能量同時攻擊自己四人。

就這樣,葉若羽持續攻擊了兩個時辰之後,能量全部耗光,妖魅、蕭語雪、燕雀連忙上去替換,葉若羽則努力的恢復着能量和體力。

蕭語雪三人堅持了一個時辰恢復的能量再次耗光,畢竟在相同的時間內,他們的能量恢復速度遠遠低於葉若羽。

沒辦法,只恢復了一半的葉若羽再次上前抵禦,兩個時辰之後,能量再次耗完。

衆人就這樣相互堅持着,連續幾次下來,血狼的數量減少了一大半,這讓衆人感到了一陣輕鬆,可是讓他們無奈的是,衆人的體力都到了極限,除了葉若羽之外,他們所有人都在能量還沒耗完的情況下就累趴下了,只能靠葉若羽勉強支持。

就在這個時候,葉若羽咬牙用最後的能量放出了“空間震裂,兩百三十層、鎖定範圍三十米”之後,迅速的向正在恢復的蕭語雪等人衝去。

他剛剛達到蕭語雪等人身邊,正準備恢復能量的時候,突然從紫色神魂中傳來一股陌生、但極爲強大的能量,這股能量不停的將他的筋脈撕斷,而後重生。 “咦,若羽能量強度提升了,他終於真正的達到了紫色神魂境界!大家再堅持一會,白貂,你的能量應該恢復到全盛時期了,你在注意血狼皇的同時,也殺幾隻血狼,爲我們減少負擔!”蕭語雪看着葉若羽身上閃動的紫色魂能,高興的對衆人傳音道。

衆人聽後的都了點頭,緊接着白貂也加入了戰鬥。

大約半柱香的時間之後,葉若羽的筋脈終於全部重生,可惜的是神魂中傳出來的能量,在筋脈重生之後又回到了神魂中,也就是說現在他體內的能量只有這半柱香時間恢復的能量,葉若羽一陣無奈的搖了搖頭,要是筋脈重生能夠讓能量全部恢復那就好了!

“美女師姐、妖魅、燕雀,我筋脈已經全部重生了,你們再堅持一會,我恢復下能量,現在離劍冢關閉只剩下一個時辰了!看來我們有希望!”葉若羽想了我一會對衆人神魂傳音道,接着便開始恢復。

蕭語雪等人聽了葉若羽的話都強忍着全身上下的酸楚感,用體內快要枯竭的能量抵擋着雪狼的攻擊,像他們這種情況,現在都不敢再吃神丹了,長時間沒有足夠能量的運轉,導致他們的筋脈異常脆弱,一旦使用神丹補充能量,筋脈肯定會被震裂,那她們一身的修爲也就廢了。

還剩半個時辰、三炷香時間、兩柱香時間、一炷香時間…

現在葉若羽的能量才恢復了五成不到,不過已經沒有時間讓他繼續了,因爲剩下的千來只血狼似乎也感覺到了劍冢即將關閉,最後的半柱香時間,他們全部不要命的攻擊,對於蕭語雪等人的反擊也絲毫不抵擋。

在打架的時候,最讓人無奈的就是,你想活着,可對方不要命了!

果然,蕭語雪等人在能量還沒有耗盡便一個個受了不輕的傷,特別是蕭語雪,本來她之前就受了重傷,現在一直是勉強支持了,可血狼羣似乎也發現了她實力的可怕,所以大部分的血狼一瞬間都向她涌來。

其實這些血狼已經不到一千隻了,一千隻血狼就算大部分都到了蕭語雪這邊,她受了重傷的身軀也是能勉強應付的,當然這說的是正常情況,而現在,蕭語雪面對的是不正常情況,包圍住蕭語雪的血狼一個個的都不要命的向她衝去,在離她一米遠的地方自爆。

一兩隻血狼自爆對蕭語雪根本對蕭語雪產生不了傷害,可成百上千只同時自爆呢?其結果就是蕭語雪直接被炸飛,口中鮮血直噴。

葉若羽看着情況不對,連忙將飛身將蕭語雪接住,仔細查看她體內情況之後發現,蕭語雪受傷很重,雖然暫時不會有性命危險,不過也無法繼續戰鬥了!他對着蕭語雪笑道:“美女師姐你休息下,那邊先讓妖魅他們擋着!”

葉若羽已經非常明白,最後幾分鐘時間在雪狼羣這樣自爆的攻擊下,衆人已經成了強弩之末,她搖了搖頭,沒想到到最後他們還是沒扛住。

不過即使是這樣,葉若羽還想再拼一拼,可怎麼個拼法呢?殺血狼皇?不太可能,這傢伙全盛時期速度太快,實力太強,葉若羽跟他差了幾個檔次,根本就不敢使用五絃封印,畢竟實力相差太大使用五絃封印很有可能會失敗——任何功法都存在弱點。

而現在血狼皇沒了能量、斷了一隻手臂,實力大打折扣,對五絃封印這部功法來說這是個好時機,可長時間的勞累加上失血過多,現在的葉若羽根本就無法使用五絃封印,即使能夠使用,血狼皇身邊還有那麼多血狼當盾牌,根本就沒可能成功。

到底該怎麼辦呢?

葉若羽坐了下來腦袋飛轉,就在這個時候,燕雀“啊”的一聲傳來,接着整個人便拋飛出去。

看着飛出去的燕雀,葉若羽突然想到,現在離劍冢關閉只剩下幾分鐘了,自己完完全全可以逃走啊!幾分鐘的時間血狼皇的能量根本就恢復不到一成,即使追上了自己那些沒什麼可怕的!

想到這裏葉若羽暗罵了自己一生“笨蛋”之後,連忙給琴女、燕雀、妖魅、紫尾白貂傳音道:“你們還打個毛線,剩下幾分鐘的時間,我們跑啊!幾分鐘的時間,血狼皇恢復的能量只夠他飛行的!”

妖魅等人聽了葉若羽的話都愣了一下,是啊,還打什麼?短短的幾分鐘,血狼皇根本就恢復不了多少能量,那自己還怕什麼?接着衆人都笑了,剛剛太緊張,一直在生死邊緣徘徊使得他們都忘了,衆人停下來纏住血狼皇的目的是什麼!

“小貂快過來,美女師姐他們都沒有能量了,你帶着他們跑,琴女進入音琴控制飛行,我跟妖魅殺掉追上來的血狼!注意,跑的時候注意避過有領土氣息的地方!”葉若羽神魂傳音道,接着率先踏上琴音向前猛着衝去。

終於可以跑了,媽媽個球,平白無故的在這裏吐了這麼多血,還什麼都沒得到,真划不來,下次再到劍冢的時候,一定要將這個血狼皇狠狠的修理一頓,葉若羽惡狠狠的想到。

在葉若羽拋出音琴的同時,紫尾白貂身形一閃,接着巨大的紫色尾巴突然延長,飛快的將蕭語雪跟燕雀包裹住,然後放在自己龐大的背部,接着它身形一竄,便衝過了上百隻血狼的包圍。

“小的們,他們跑了,我們贏啦!”血狼皇猛着吼道,這也算是安慰自己,或者說是安慰僅僅存活下來的幾百只血狼。

血狼皇看着葉若羽等人離開的身影,心中一陣無奈,他知道劍冢關閉的時間快到了,自己已經沒機會殺掉他們了,不過他心中還是感到不甘!沒想到自己大意了一下便全盤皆輸!更重要的是被卸了一條手臂!

他無奈的搖了搖頭,臉上滿是淒涼,像他這樣的超絕高手居然被幾個小輩逼到這種地步,說出去還真會讓人笑掉大牙,嘆了口氣之後,他放棄了追趕,帶着剩餘的幾百只雪狼,向自己的領域飛去。

一直緊緊跟着紫尾白貂的蕭語雪跟妖魅兩人,都謹慎的盯着身後,時刻防備着血狼皇的追擊,三分鐘過去了,他們已經飛了兩千裏左右,不得不說,人在逃命的時候,能夠發掘的潛力還真是大,以前全力趕路兩千裏至少需要一炷香的時間,可現在僅僅用了三分鐘。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