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葉東壞笑一聲,雙手微微用力把許嫣那未被人攀頂的玉峯,給捏變了形。

“呀……不好意思,你們繼續,繼續。”

林蓉蓉回到別墅,就行去廚房洗個西紅柿吃,哪知卻遇到葉東和許嫣在那個,慌叫一聲便退出廚房,讓兩人繼續在廚房調情。

“蓉蓉,什麼事?大驚小怪的。”柳如雲聽到林蓉蓉的叫喚,便站在二樓的小圍牆邊,向一樓大堂的林蓉蓉問道。

“沒事、沒事,我看見小強了。”林蓉蓉擺了擺手,做出一副害怕的樣子。

“哦,蟑螂啊,這有什麼好怕,把它趕走就是了。”柳如雲隨口說了句,便從樓梯走了下來。

其實,柳如雲心裏非常清楚林蓉蓉爲什麼驚叫,肯定是看到葉東和許嫣在調情,現在被林蓉蓉這麼一打攪,葉東和許嫣肯定不會在調情,那麼也是時候做飯了,不然一會甜甜又該喊餓了。

柳如雲來到樓下,對着林蓉蓉會心一笑,便走進廚房。

廚房中,葉東被林蓉蓉這麼一個打擾,又捏了一下許嫣那飽滿的酥胸,這才鬆開他的魔爪,和許嫣一起洗菜,着手準備晚上的晚餐。

“哇哦,好親密的樣子,看來是不需要我動手了,那今天的晚飯就交給你們啦!”柳如雲見葉東和許嫣兩人肩靠肩,一起在水池洗菜,說了句不等兩人回話,便轉身離開廚房。

“嫣兒,今天你主廚,我給你打下手。”葉東說道。

“我做的菜不是很難吃嗎?還是你主廚好了。”許嫣嘟着嘴說道,心裏怨氣難平,她可是一個上的廳堂,入得廚房的好女人,被葉東說她做的菜難吃,那就直接把她好女人的標準給打走一半,所以她多多少少有些生氣,不然剛纔也不會罷工了。

葉東聽到許嫣的話,並沒有解釋,而且側身在許嫣嘴上偷親了一口,“嫣兒,你嘟着嘴的樣子好可愛。”

“討厭,就知道輕薄人家,在這樣,人家不理你了。”許嫣嬌嗔道,心中那最後一點點怨氣也隨之消散,同時,心裏卻在感嘆葉東哄女孩子的手段很高明,她終於體會到什麼叫十句解釋不如一個簡單的動作。

當然,這種方法也是需要女方愛着男方纔行,不然你一個動作,絕對是點燃**的那個火星。

接下來,葉東和許嫣便在連手,靜心炮製晚餐,葉東也見識到許嫣手藝,那手藝絕對是大廚級別的手藝,怪不得他一句玩笑話,許嫣也會生那麼大的氣。

許嫣做菜顛、翻、炒、燜樣樣在行,動作嫺熟無比!

葉東微微有些詫異,經過詢問,這才知道,她爺爺的爸爸居然是當年清末民初的御用大廚,那是侍奉過慈禧太后的人物,宮廷御廚的後代啊!怪不得廚藝這麼精湛。

一個小時左右。

葉東和許嫣兩人做出了八菜一湯,把飯菜端放在餐桌上,柳如雲、劉倩倩、林蓉蓉,王素素還有甜甜,看着色香味十足的美味佳餚,紛紛點頭誇讚。

特別是林蓉蓉,和許嫣做了那麼多年的好基友,居然到現在才知道許嫣的廚藝如此精湛,想起以前和許嫣一起吃了那麼多外賣,林蓉蓉心裏就暗罵許嫣:重色輕友!

柳如雲率先拿起筷子品嚐了一下,隨即豎起大拇指,誇讚道:“好好吃,嫣兒,看來以後做飯的任務得交給你啊!”

“嘻嘻……哪有柳姐你做的好吃,大家快坐下來嚐嚐我手藝,我可是很少下廚哦!”許嫣嬌笑道。 與此同時,葛靈兒家中,葛蘭和葛靈兒兩人坐在沙發上看着動畫片,葛蘭一直心不在焉的,注意很久的葛靈兒,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小姨,你怎麼了,好像有心事一樣?”

“啊……沒,沒呢!我怎麼可能有心事,有也是因爲你的事,對了,你和東子現在修煉的怎麼樣了?”葛蘭臉色變了變,剛剛看着電視她情不自禁想起葉東來了,想起地洞中,她居然會在有男人的情況下,還脫衣服去水潭洗澡,現在回想起來,讓她感到無比的詫異,剛剛愣神也就是在思量這件事。

葛靈兒狐疑的看了一眼葛蘭,隨即回道:“我和師弟修煉的進度還行,不出意外的話,年底就應該能夠修成金丹,到時九陰之體帶來冰寒之氣就會徹底消除,到時我就把師弟給甩啦!”

“啊!靈兒,你難道想過河拆橋,可是你和東子不是已經那個了嗎?都已經是東子的女人了,可不能有這個想法。”葛蘭勸解道,剛剛聽到葛靈兒說要甩掉葉東,她心底居然有那麼一點點欣喜,這可把她嚇壞了!難道她真的對葉東有意思,這可就不得了了,和自己侄女一起喜歡同一個男人,這怎麼說都說不過去啊!

“撲哧……小姨,我說說而已,除非師弟做了非常對不起我的事,否則我是不會甩了他的。”葛靈兒嬌笑道。

“你呀你呀,還真是把小姨嚇一跳,你要是真這麼做,甩了東子,到時你就是殘花敗柳,沒人要你了,那你這輩子就只能孤身一人,小姨我是過來人,東子雖然有些花心,但還是一個值得託付終身的男人,相信你們會幸福的。”

葛蘭拉着葛靈兒的手,苦口婆心的勸說,葛靈兒卻是不以爲然,就算她和葉東雙修赤/裸相對,但兩人並沒有實質的發展,想要負距離接觸,那必須要元嬰期,她過了金丹期就能擺脫九陰之體帶來的危害,所以有的是時間考慮,等她修爲到了金丹,如果葉東表現好的,那就繼續和葉東雙修,如果葉東表現不好,那麼對不起了,該甩的還是得甩!

聽完葛蘭的勸說,葛靈兒狐疑的看着葛蘭,問道:“小姨,爲什麼每次你說道師弟,你的眼神就會有些躲閃,難道那混蛋吃過你過豆腐……不對,如果是這樣,小姨你也不說他是好男人,那該不會小姨你看上我師弟了吧?”

“去去去,瞎說什麼呢?我可是你小姨,大東子十幾歲呢?我怎麼可能看上東子,他太嫩了,我呀喜歡成熟點的男人,這你是知道的。”葛蘭伸手拍了葛靈兒的腦袋一下,一邊解釋一邊又在問自己,說對葉東沒感覺,那肯定是騙人的,不然在地洞中,她身上就算在髒,也不可能在有男人的情況下,去水潭洗澡,這就是她對葉東不牴觸的最好證明。

現在,還是那個問題,她比葉東大,葉東是葛靈兒的雙修伴侶,她又是葛靈兒的姨,就算她真的對葉東不牴觸,也不能把心裏想法說出來,這份正在萌芽的情愫,必須要掐滅,不然她將無法面對葛靈兒。

想到這,葛蘭心裏挺失落的,這麼多年了,她第一次對男人不牴觸,有好感,剛剛萌芽的情愫就要給掐滅,這是對她來說非常殘忍,但現在不殘忍,任由這份錯愛發展下去,後果可想而知。

第一是葛靈兒接受她,和自己小姨共侍一夫,挺美好但有違倫常。第二是葛靈兒不能接受,和她斷絕親情,然後再把葉東給甩了,很殘忍但機率最大,而且害人還害己。

這兩個結果,無論哪個葛蘭都無法接受,所以掐滅這份情愫,是目前最好的選擇,也是唯一的選擇!

就在這時,別墅大門被人推開,害的葛蘭心緒不寧的罪魁禍首葉東穿着白色襯衫、白色休閒褲一身白的走了進來。

“蘭姨,靈兒,你們都在啊!”葉東笑着,走到兩女面前,坐在沙發上。

“我們不在還能去哪?現在你來了,我就把靈兒讓給你,我去睡覺了。”葛蘭瞥了一眼葉東,心裏暗想道:“還真是想什麼來什麼!”

葛蘭說完,也不等葉東和葛靈兒回覆,起身便往她房間走去,把空間留給葉東和葛靈兒。

神脈至尊 對此,葉東早已見怪不怪,因爲每次他一來,只要靈兒在,葛蘭就會去房間,把空間留給他們,這很正常。

但是,葛靈兒卻不那麼想,她小姨的行爲和往常一樣沒錯,但眼神和表情卻有些不同,剛纔她可是清晰見到葛蘭看向葉東的目光有些躲閃之意,不敢直視,這其中必然有蹊蹺!

葛靈兒不是一個八卦的女人,但對於她身邊的親人朋友,卻挺八卦的,只要她在乎的人有什麼異樣,她必定就想知道爲什麼,既然葛蘭狡辯說沒什麼,那這事問葉東或許能夠找出答案。

隨即,葛靈兒對着葉東揮了揮手,示意葉東去她閨房修煉。這些個事,在這裏問顯然不合適,去她閨房就沒事了,可以隨便問,因爲葛蘭不是一個喜歡窺別人隱私的人,不會用她凝丹期修爲來做隔牆有耳的行爲。

兩人來到房中,葛靈兒立即把門給關上,並反鎖了起來。

葉東還是第一次見葛靈兒這麼謹慎,微笑着說道:“靈兒,你這是幹嘛?難道是想逆推我嗎?”

“推推推,推你個頭,整體就想着這些,我看你遲早要腎虧!”葛靈兒白了葉東一眼,隨即問道:“問你個事,你和我小姨之間是不是有什麼事瞞着我啊?”

“有事瞞着你!怎麼可能……”葉東擺了擺手,一副不以爲然的樣子。

“真的沒有?”葛靈兒狐疑道。

“呃……要說有,也就昨晚的事,昨晚我和蘭姨去楓林景區深處,那個異象發生之地發生了一點事,我還沒來得及告訴你。”葉東一臉認真的樣子,表情相當嚴肅,想要告訴葛靈兒他得到一件天地靈寶的事。

“快說,昨晚你和我小姨到底發了什麼事?難道你獸性大發,把我小姨給那個了?”葛靈兒臉色瞬間就垮了下來,質問道。

“……”葉東頓時大汗,他在怎麼混蛋也不可能把葛蘭給那個了,葛蘭可是葛靈兒的姨,他要做了,還怎麼和葛靈兒相處,還怎麼和葛靈兒雙修,爲了他自己,爲了能夠雙修,昨晚在地洞他可是面對葛蘭赤身裸/體忍了一晚上啊!

“靈兒,你想法也太可愛了,這些事你也敢想,我是想說,昨晚我和蘭姨不是去哪個發生異象的地方嗎?古籍上有記載,天生異象,不是妖孽橫行就是有靈寶面世,結果還真有靈寶,而且還是雙靈寶,正好我和蘭姨兩人一人得了一件靈寶,這事我正準備咱們修煉完在告訴你,沒想到你先開口問了。”葉東說道。

“真的就是這樣?”

葛靈兒還是不怎麼相信葉東說的話,除了靈寶的事,她一心認爲葉東和葛蘭之間還有其他事。靈寶的事葛蘭已經和她說過,而且她還把玩了一會湟魚劍,所以對於靈寶不怎麼好奇,她更好奇的事葉東和葛蘭兩人昨晚究竟發了什麼,爲什麼葛蘭會神不守舍,這是纔是重點。

“當然就這樣,不然你還想怎樣?”葉東可不敢把他看光葛蘭洗澡的事情給說出來,通過葛靈兒的問話,他已經猜出點什麼了,要是說出來,今晚別說雙修,以後還能不能雙修都是個問題。

“那好吧!我就信你一次,要是你有什麼事瞞着我,哼哼……”葛靈兒冷哼一聲,隨即說道:“裝過身去。”

“噢!”葉東應了聲,便乖乖的轉過身,背對着葛靈兒,這個時候他可不敢觸碰葛靈兒的眉頭,不然把她惹火了,那就今晚就有的受了。

葛靈兒見葉東這麼聽話,臉上終於露出一絲笑容,隨即伸手去脫衣服,今天她穿的是緊身汗衫,和牛仔褲,都是非常修身的那種,非常青春有活力。

當葛靈兒把汗衫脫掉,裏面便是一件紫色文胸,不過葛靈兒並沒有先脫文胸,而且脫牛仔褲,在她脫的只剩下內衣內褲時,並沒有繼續脫下去,而是去到牀上,用毛毯蓋住身子,在毯子裏脫內衣內褲。

“師弟,給你一分鐘脫衣時間,脫光立即來到牀上走好,然後閉上眼睛,現在開始計時,一、二……”葛靈兒把自己脫光後,便開始吩咐葉東,而且不給葉東任何睜眼觀看到她身體的機會,當然雙修的時候,葉東要是微微睜眼偷看她,她還是無能爲力,但在此之前,她卻能讓葉東不能看見她身體。

葉東聽到葛靈兒的話,當然是飛快的脫衣,解皮帶,還是那句話,今天葛靈兒心情不是很好,他必須要順着葛靈兒的意,不然他肯定沒有好果子吃。

葛靈兒見到葉東這麼聽話,心裏挺開心的,同時也在想到,以後是不是該多發幾次脾氣,讓葉東都這麼聽話,不過轉念一想,葛靈兒便放棄這個念頭,偶爾無緣無故發個脾氣,葉東還會哄着她,要是動不動就發脾氣,估計沒有一個男人能受得了,再說葛靈兒也不是那樣的女人。 葉東三下五除二便把自己剝個精光,然後快速跳到牀上盤腿坐好,接着很自覺的閉上眼睛,而且一點眼縫都沒有留出來,非常老實。

“咯咯!”葛靈兒見葉東這麼老實聽話,忍俊不禁輕笑一聲,隨即便把她身上的毛毯給掀開,伸出雙手和葉東早已伸直的大手掌對掌。

接下來,便是一天一次的雙修時刻,兩人紛紛運行各自功法,開始今天的修煉……

一個小時之後。

葉東從葛靈兒家走出來,當他路過二十號別墅時,忽然傳來一聲清脆的呼聲。

“東哥,這麼巧啊,這麼晚你是打算去哪呀?”周雪穿着睡衣站在別墅二樓的陽臺上,對着路過這的葉東喊道。

葉東擡頭一看,見叫他的人是周雪,臉上露出一絲欣喜。

“原來是小雪啊!怎麼你也住這嗎?”

“是啊,我剛搬過來不久,東哥,上來坐坐吧,這樣一個上一個下,聊天很費勁呀!”周雪邀請道。

“好哇,那我就上來了。”

葉東對於妹紙的邀請,一般很少拒絕,聽到周雪的邀請,應了聲走到別墅大門前,等待周雪開門。

不多時,門被人推開,周雪一臉笑意的看了葉東一眼,伸出一隻手就把葉東拉進別墅,然後把門關好。

對於周雪這麼突兀的熱情行爲,葉東微微有些詫異,但更多的卻是高興,能讓妹子主動拽她家,那可是需要相當高的魅力,一般人根本就做不到。

“哎呀……東哥,你一個大男人還怕什麼,我還能吃了你不成,跟我上樓吧!”周雪嬌嗔一聲,便拉着葉東往樓上走去。

“這……小雪,你是要帶我去你閨房嗎?”葉東心悸的問道,心裏已經浮想聯翩了,一個女人如此性急,那麼今晚他少不了要被逆推,要是真的,你說他是不反抗呢?還是主動點推到周雪呢?這的確是個讓人深思的問題!

“對呀!我就是要帶你去我閨房,讓你幫着看看我新買的衣服好不好看!”周雪甜甜一笑,眼神之中露出一絲狡詐,嗔道:“快進來吧!”

“小雪,這不太好吧!孤男寡女的,而我男性魅力又是如此之風騷,不如我就在客廳,你去房間換好新衣服,然後穿出來我給看看,怎樣?”葉東猶豫了一下,雖然很想進去看周雪換裝時露出的風景,但他不敢,他怕流鼻血啊!

“東哥,你還是不是男人,扭扭捏捏的,我都不介意,你還介意什麼,我買了很多新衣服,換一套又走進走出的很麻煩,哎呀……你進來就是了。”

周雪不耐煩的把葉東直接拉進房間,然後左腳一勾,重重的把房門給關上,大有逆推葉東的架勢。

其實,周雪還真有逆推葉東的想法!因爲剛剛她接到父母的電話,原本計劃一月後去見蜀山傑出弟子的事給調了下時間,叫她三天後就去蜀山。

而且,在電話中,她也得知自己要見的是那個蜀山傑出弟子,居然蜀山大長老的兒子王旭東,這個飛揚跋扈的修二代。周雪雖然沒有見過這個修二代,但王旭東的負面消息,十天半個月就會傳出一次,不是睡這個師妹,就是調戲那個女師叔,還喜歡欺負弱小,嫖/妓不給錢這些個事多不勝數。

王旭東這麼一個飛揚跋扈,欺負弱小,勾搭師叔,誘拐師妹,還經常嫖妓不給錢的紈絝修二代,周雪如果能夠去和他見這個有着相親性質的面,除非是腦袋秀逗了。

當然,如果僅次而已,見一次也沒關係,但事情可不是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只要周雪見了王旭東,那麼不管同不同意,只要王旭東喜歡,她爸乃至整個周家都會強迫周雪嫁給王旭東這個紈絝修二代。

至於原因則非常簡單,蜀山是五門八派排名第一的勢力,家族中有人嫁給蜀山弟子,那就能攀上關係,而且在周家已經有好多女性族人被強迫嫁了出去。

所以,周雪在見到葉東路過的那一瞬間便有了想法,那就是引誘葉東,讓葉東推到她,這樣她就可以不用去見那個紈絝修二代,更不要嫁給他了。

現在,周雪說買了新衣服,完全是藉口,反正她衣櫃裏有的是沒穿過的衣服,都是新的。只要她當着葉東的面穿一件換一件,憑藉她的姿色,她就不信葉東會坐懷不亂。

只要葉東衝動了,推倒了她,那麼她也會半推半就從了葉東,從而黏上葉東,黏他一輩子,因爲葉東是她唯一一個看對眼的男人,而且現在時間緊迫,也沒有時間在去找更好的男人,所以只能將就將就,就葉東了。

周雪把葉東拉進房間,便把他推坐在牀上,然後嬌笑道:“明天有個重量級嘉賓來我錄我節目,我必須要穿的像樣的,可是我衣服太多,不知道該穿那件,所以我要把衣櫃的衣服都試一遍,然後由東哥你說出最喜歡我穿那件,那明天我就穿那件,現在我去換衣了啦!”

“那個,小雪,你脫衣服的時候,我要不要閉上眼睛啊?”葉東嘴角勾出一絲微笑,聰明的他已經猜出周雪絕對不止要他選衣服,肯定還有更深層次的意思,至於是什麼深層次的意思,他隱隱有些猜測,還是那句話,周雪想要推到他。

“咯咯……隨你,反正我是不介意你睜着眼睛。”周雪嬌笑道,她可不相信葉東會老老實實閉上眼睛,這麼好的吃豆腐機會,有那個男人會錯過,而且她相信自己的女性魅力,絕對能夠抓住葉東的眼球,並讓他睜開眼睛。

說完,周雪便伸手把睡衣的肩帶給撥了下來,當週雪的手放下時,那睡衣立即就從她手臂上滑落。

周雪回頭瞄了一眼葉東,見他一臉全神貫注的盯着自己,臉上浮現出兩個小酒窩,露出得意的微笑,心裏暗想:“我還不信有男人能抵得住我誘惑攻勢,現在就看東哥的定力怎樣,希望不要太強,不然我衣服換來換去也累的……”

葉東看着周雪慢慢穿上一件白色吊帶短裙,心裏暗想道:“這小妮子,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想要逆推我,直接推到就行了,何必這麼麻煩。”

“東哥,你看這件怎樣啊?”

周雪換上白色短裙,跑到葉東身前轉了個圈,調皮的問道。

葉東看着那在眼前晃來晃去的……吞了吞口水,說道:“好看是好看,不過有點裙子短了點,如果你去電視臺主持節目,坐在凳子上很容易走光,去換一件吧!”

“噢,是有點短,我還去換一件。”

周雪說着故意在葉東面前把裙子往上拉了拉,露出裏面的小內內……

看着那蕾絲花邊半透明的小內內,葉東心裏更加確定心裏的想法,周雪必定是想要勾引他。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