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葉星離:「……」

多麼完美的回答!

算了算了。

第四就第四。

前五名呢,已經很厲害了!

「言歸正傳!」葉星離看向葉星北:「鄔雯詩有病吧?我就這幾天和臨哥飛哥見面多,和她也見了幾次,她就跑去讓你給她和我當紅娘,她什麼毛病?」

「看你條件好唄!」葉星北掰著手指數:「你長的好看、有錢、出身好、人品也好,她喜歡上你不是很正常。」

葉星離想了想,「嗯,有道理,不過真是抱歉,我對她沒興趣。」

「我對她當我堂嫂,也沒興趣,」葉星北說:「我答應她了,不在你面前說她的壞話,所以現在我來中肯的評價一下她,她這個人,心胸狹隘,小肚雞腸,嫌貧愛富,前倨後恭,嫉妒心強……」

葉星離:「……你這還不叫說她壞話?」

「沒說,」葉星北說:「這是很中肯的評價好吧?特別中肯!」

「好好好,中肯中肯,」葉星北舉手說:「我保證,以後我見了她,有多遠躲多遠,我寧可終身不娶,也絕對不會娶她。」

「嗯,這就對了,」葉星北很滿意,拍拍他的肩膀,「哥,長點心啊,離她遠點,別讓她算計了,雖然她爹媽不爭氣,可畢竟她外公是鼎鼎大名的謝老,她性格雖然差點,但私生活很乾凈,你要是和她之間發生點什麼……被長輩強硬的壓著娶了不喜歡的人的例子,也不是沒有。」

「我知道了,我會小心,」葉星離盯著葉星北看了一會兒,忽然笑了,「北北,你變了。」

自從他上車開始,他一直插科打諢,嬉皮笑臉。

這一刻,他臉上的笑容忽然沉靜下來,眸光柔軟,溫情脈脈。

葉星北微怔:「嗯?」

他輕笑,手搭上葉星北的肩膀,「北北,你變得比以前開朗了很多,一顰一笑,都是……幸福的模樣。」

他扭臉看向顧君逐:「五哥,謝謝你……謝謝你讓北北變成現在這樣的北北。」

「嗯……」顧君逐嗯了一聲,目光落在他搭在葉星北肩頭的手掌上:「謝謝就謝謝,能不能別對我老婆動手動腳?」

葉星離:「……」

葉星北:「……」

讓他們多感動幾秒不行嗎?! 空氣炮的冷卻時間很短,而無悟的技能等級又很高,基本上可以做到秒發。空氣炮雖然殺傷力不大,但是它的射程很遠,攻擊靈活,並且消耗法術極少,最適合騷擾敵人,打亂敵人的節奏。

在無悟密集的空氣炮攻勢下,南有嘉魚反倒是閑庭信步起來,她的速度看起來不快,但是每當空氣炮將將要打到身上時,她腳步一錯,像是瞬移了一半,卻是擦著空氣炮的邊閃過去,除了髮絲衣服稍亂,一會兒工夫,竟然沒有被傷害到分毫。

現在,雙方的寵物並沒有加入戰鬥,一方面是出於保護玩家的角度,一方面豹子的持久性並不是特別好。

但是,無悟卻沒有辦法在這樣繼續消磨時間了,因為他看到芊芊動了。

那一瞬間,無悟一貫的理智全無,他法杖一揮,給自己加上了一個風翔術,意欲拉近與南有嘉魚的距離。

不對,南有嘉魚躲避著空氣炮時,突然暗疑了一聲,她有一種非常不對的感覺。是什麼,這種感覺究竟是什麼?南有嘉魚一邊躲避著無悟的進攻一邊想著。

當無悟側過臉看向芊芊后,神色一變時,南有嘉魚突然靈光一現,她終於明白這種不對的感覺是什麼了,是無悟和芊芊兩個人之間的關係。

無悟和芊芊之間似乎沒有愛,沒有好感,沒有牽挂,沒有默契,兩個人之間反而是一種類似競爭的感覺。

不得不說南有嘉魚的直覺很准,無悟和芊芊之間的關係確實很特別。

無悟和芊芊,從名字就可以看出來,這兩個人原本應該是那種八竿子打不著的兩個主,的確原本他們雖然不是毫無關係,不過也只是同一個幫派中的兩個陌生人。

無悟和芊芊是幫派里的高層,但是他們因為分屬不同的部門,所以以前並沒有什麼交集。作為第四區的三大幫派之一,龍騰幫派實力很強。在兩個人都是二十多級的時候,幫派弄到了兩個寵物蛋。

這兩個寵物蛋是在野外一處刷新豹怪物的地方一起發現的,所以這兩個寵物蛋中的寵物很可能就是豹子。

因為豹子高速度的特性,幫主決定將這兩個寵物蛋分別交給無悟和芊芊。因為兩個人既是幫派的戰鬥主力,也是位高權重的高層人員。

無悟是一直跟在幫主身邊的智囊元老,風風雨雨地經歷過好幾個遊戲的考驗,而在仙魔情緣中幾個人又再次聚到一起,打江山天下。

芊芊是入幫較早的玩家,技術上佳,長得又成熟漂亮,只不過脾氣好強了些,她一直是精英團的團副。

有寵物蛋可以分配,這也只是大幫派高層高手才有的好福利。無悟和芊芊自然不會拒絕這個好機會。各選了一個寵物蛋,寵物蛋中的寵物果然都是豹子。

可是誰能想到,兩個人的牽絆卻就此開始。

雖然無悟和芊芊都與自己的豹子簽訂了寵物契約,但是兩隻豹子平日里的狀態卻都不怎麼好,不是無精打采就是煩躁不安。不過無悟和芊芊都以為這是豹子本身的特性。並沒有太在意。

有一天,幫派高層開會的時候,無悟和芊芊身邊突然閃過白光,出現了兩隻貓一樣大小的東西。眾人還來不及辨認這是什麼東西,無悟和芊芊也來不及阻止,兩隻小豹子快速地奔向彼此,竟然在眾人中間的空地上一起玩鬧起來。

這才有人認出這兩隻貓一樣的小傢伙是無悟和芊芊的寵物。此時看到兩個小傢伙一起打鬧,大家有些苦笑不得的感覺。

芊芊見狀,一挑眉,目光在眾多高層中一掃,竟然狠狠地瞪了無悟一眼,然後走上前。準備將兩隻玩鬧地正歡的小豹子分開。

無悟一臉無奈,也覺得很沒面子,自家的小公豹怎麼就把持不住了呢?他也走上前,喚著自家豹子的名字,試圖把他叫回來。

不過事與願違。可能是無悟和芊芊高估了自己在寵物心中的地位,或許兩隻小豹子的感情太深厚,以至於無悟和芊芊甚至分別抱住自己的寵物,試圖將他們分開也是徒勞,無悟甚至被芊芊的豹子一個爪子撓在了手上。

這下可把這些高層樂壞了,有些人甚至大笑出聲。看到無悟和芊芊窘迫的樣子,幫主輕輕咳了幾聲,說:「這兩個小傢伙的寵物蛋是被一起發現的,所以兩個小傢伙關係才這麼好,才彼此親近。」

「我看這兩個小傢伙是難捨難分,不如你們以後一起練級,讓兩個小傢伙能多一點時間在一起。」

聽到幫主如此說,無悟和芊芊對視一眼,卻又很快地移開視線,心中對彼此都有一種不好的印象。

雖然在此之後,無悟芊芊兩個人幾乎每天都要見面,但這種不好的印象未減反增,兩個人像是冤家一樣,互相看不順眼。

如果說兩個人在之後的練級中是被兩隻豹子逼迫在一起的話,那麼之後的結婚便是一場更大的烏龍。

作為第四區的三大幫派之一,龍騰幫派不可能不派有實力奪冠的選手參加跨服夫妻pk大賽,而在幫派中,並沒有這樣合適的人選。所以幫主大手一揮,對無悟和芊芊說:「為了幫派的榮譽,為了幫派發展的大計,也為了你們兩個寵物的未來,你們假結婚吧。」

無悟和芊芊雖然一百個不願意,但最終敵不過幫主的要求,結成了夫妻。

無悟一向很冷,少言寡語卻心思細密,是龍騰的軍師。而芊芊性格開朗,但卻十分暴力衝動,又是要強的性子。

兩個人誰也看不上誰,對彼此都有很多的意見不滿。以至於兩個人總是暗暗較勁,誰也不想比誰差。

所以,無悟芊芊兩個人才會有如此的表現。南有嘉魚雖然不知道內情,但是心中猜測卻是和事實相去不多。

看到無悟高揮法杖,給自己加持了風翔術后,南有嘉魚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笑意,她似乎想到了如何對付他們。

ps:

嗯,昨天的章節傳的太少了點……這是素素的錯……學校斷網,所以只傳了一千多字,不過相應地價錢也會便宜,恩恩……

這幾天有事情,所以傳文大概都會在晚上十一點之後了,不熬夜的童鞋就不要等了……

最後,謝謝yingying的打賞,恩恩,素素很有動力了~~ 葉星北千叮嚀,萬囑咐,確定葉星離已經對鄔雯詩提起百分之二百的警惕之後,把葉星離放下了車。

如果不是葉無為和葉芷桐在,葉星北會邀請葉星離去顧家住。

有葉無為和葉芷桐在,她就不好邀請了。

反正明天就一起回江城了,明天還能見到,也沒多麼不舍。

倒是小樹苗兒,趴在車窗邊,一個勁兒的沖葉星離又是揮手又是飛吻,依依惜別,好像要多長時間見不到面似的。

汽車重新發動,葉星北把小樹苗兒抱坐在自己腿上,「別看了,明天不是又能見到小舅舅了?」

「唉,」小樹苗兒惆悵的嘆氣:「要是小舅舅能和我們住在一起多麼好?」

末世重生之病嬌歸來 葉星北揉他的小腦袋:「女孩子都要出嫁的,女孩子嫁人之後,就不能和哥哥住在一起了,要和丈夫住在一起,你小舅舅就是媽媽的哥哥,所以媽媽現在要和爸爸住在一起,不能和小舅舅住在一起。」

小樹苗兒仰臉看她:「非要二選一嗎?」

葉星北點頭:「對啊。」

小樹苗兒忽閃眼睛:「可是網上說,只有小孩子才做選擇題,成年人兩個都要!媽媽你不是成年人嗎?」

葉星北:「……這是兩碼事。」

「唉!」小樹苗兒又嘆了口氣:「要是小舅舅能和我們住一起多好!」

顧君逐逗他:「和小舅舅住一起,就不能和爸爸住一起了,你是選小舅舅,還是選爸爸?」

小樹苗兒不開心:「就不能兩個都選嗎?」

「不能!」顧君逐揉揉他的小腦袋:「兒子,只有我和你還有你媽媽,我們才是永遠能在一起的一家人,你小舅舅是外人,他頂多到咱家來做客,沒辦法一直和我們住在一起。」

「還有小越哥哥!」小樹苗兒握住凌越的手:「爸爸,小越哥哥也是我們一家人,小越哥哥永遠和我們在一起。」

顧君逐看了凌越一眼,輕笑,「好,還有你小越哥哥。」

凌越反手握緊小樹苗兒的小手,嘴角微微翹起,微微上挑的眼角輕輕彎了彎,露出些微的笑意。

葉星北被他這瞬間的笑意給驚艷到。

她兒子也漂亮。

不過,她兒子是漂亮的小娃娃,軟萌萌的,乾淨又陽光,水晶一樣,讓人看到就忍不住喜歡,想親親抱抱。

可凌越的漂亮,是一種讓人驚艷的漂亮。

八歲而已,還沒完全長開,微微一笑,就有種讓人挪不開目光風華。

那是一種無法用語言描述的氣質,很玄妙。

葉星北再一次同情腦子有坑的凌方舟。

這麼好的兒子,如果是她的,她肯定愛到了骨子裡。

凌方舟居然弄丟了!

不過話說回來,她要謝謝凌方舟的腦子有坑,她才能白撿一個這麼大的「兒子」。

對。

就是兒子。

在古代,徒弟和兒子相差無幾。

她又是從這麼小就開始養著,她覺得等養大了,和她兒子沒太大差別。

這麼一算,她才二十一歲而已,就有個八歲的「兒子」。 「有勞兩位將軍了。」

真小小笑著向已經不再年輕的二人點頭致意。

自蕭王頒布自己有權繼承滇王之位的法令后,曾父王舊部十一支,只回歸了這麼兩支,其餘人等,皆借黎、寧、遜、燾四王勢力的支持,抗旨不從。

所以借了這個由頭,除了日常夜襲黎王之外,每年……真小小偶爾也會去四王的院子里晃一晃。

六年來,就算沒有怎麼認真打劫黎王之外的王府,也積累下不少財物。

諸王不知道白蕭蕭這個喪心病狂的女鬼還要鬧多久,但比起財產,大家自然更看重的還是兵權,更何況四人中還有一個最慘的黎王在前面頂著,所以他們一直以來,都對事態的發展,呈隱忍觀望之勢。

不過祭水節前的大舉妖族來侵,恐怕是四王……甚至整個天涼國對白蕭蕭容忍的極限了。

屆時她若還趁戰亂,在皇城上下搜刮,只怕連極為痛愛她的蕭王,也保不住!

「今日主上,似乎收穫頗豐?」綉荷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之所以歸順白蕭蕭,是因為對老滇王的義。

但這並不意味著,她打內心贊同白蕭蕭這六年間對皇城造成的不安與禍亂。若此事繼續發生下去,恐怕會激起巨大的民怨。

雖然……主上從來不搶百姓,但四王財庫空了,便會對黎民加重賦稅徭役,後果,還是一樣令百姓疾苦。

亂世獨立,天涼國國運已如飄萍一般,已經承受不起任何內部的動蕩。

從綉荷的賀喜聲中,聽出了一些弦外之音,真小小朝她笑笑。

「安心啦,搶完這一筆,我就再也不搶了,你們趕緊練兵,大戰在即,不要給我丟臉!」

主上終於開始關注戰事?

綉荷與玉轂面面相覷,欣喜地點點頭退下,開始叫醒自己的副官,開始一日的修行。在太陽完全跳出地平線前,真小小被眾鬼們嬉笑著推入地下洞府。

在暗山鬼道宗內,真小小有自己的修鍊秘室,平時只讓四位師傅和太子殿下出入。

此地堆積了今日從黎王處搜刮的法寶,它們堆成小山,散發出燦爛的光芒。不過這間秘室,除了堆積如山的法寶異物,更多的是廢品。

無以計數的珍寶,或失去稜角,或斷成數截,靈光盡失地被胡亂丟在南邊,彷彿一個巨型的垃圾場。

難道……這就是六年來癲王搜刮諸王財富,法寶文玩們最後的下場?

「天靈地寶,夠不夠用?不夠我還能從爹那裡取一點。」一條胳膊攬在真小小腰上。

只剩下真小小與小粥獨處,小粥嘴裡叫爹叫得極是順口,大概這也源於多年來,蕭王無私的奉獻。

「夠用,王上也是可憐,聽說好幾年都沒吃過肉了,我們不要做得太過分,給他留一點點。」

真小小一邊笑著搖頭,一邊解下纏繞在自己左臂的紗布。

待布條紛紛落下,露出了已被她修鍊得藍得發紫的枯骨!

好可怕!

以帥大師的修骨大法界定其修為,此時的「白蕭蕭」已是鬼道半步紫階……相當於離墟的還虛大圓滿,距離第四步洞虛,只有臨門一步! 南有嘉魚這邊才有想法,芊芊已經擺開架勢,準備射向今夕何夕了。她此時正跨坐在疾馳的豹子上,身子前傾,俯在了豹子的背上,右手托著十字弓,左手秉著箭,一頭長發在風中張揚的飛舞著,像極了她倔強又驕傲的性格。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