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葉文昊眼睛瞪得老大,握拳就要砸下去,「你敢再說老子是盜墓賊,老子把你砸成破銅爛鐵。」「粗魯的人,偉大的梅里克斯絕對不會屈服~!」雖然被龍雨制服了,但是一提到這個,似乎像是觸碰到了梅里克斯的逆鱗一般,他竟然掙扎著站直了身子,情緒異常的激動。

「梅里克斯,我們可不是盜墓賊,我們是前來抓捕盜墓賊的。」龍雨抽出了自己腰間的佩刀,刀把上醒目的標誌閃爍著光芒,「咦」梅里克斯湊近看了看,沉默了半晌才問道:「你真是巡防長?」「那還能有錯?」葉文昊白了一眼道。

「不,不對,你想欺騙我,凡人,不要以為我沒有聽到你跟那些人的對話。」梅里克斯揚起了頭顱,不屑的說道。「哦,原來你看得見他們,為什麼你要放走他們,你還不願意帶我們進去,他們可是真正的盜墓賊~!」葉文昊不禁怒氣沖沖的道。

「年輕人,火氣太大可不是什麼好事,我放過他們,自然有我的原因,如果你們有面具,我也可以讓你們過去。」梅里克斯望著葉文昊,意思很明顯,老子就是看面具不看人,你怎麼著?

「不就是面具么~!」葉文昊甩了下袖子,快步走到了一旁,有幾張梅里克斯的追隨者因為疼痛撕扯摔打出來的面具扔在地上,葉文昊撿起了其中一面,單手扣在臉上,跑回梅里克斯身旁,瓮聲瓮氣的問道:「現在我可以過去了么?」

「你~!過去吧~!」梅里克斯白了一眼葉文昊,見過傻的,沒見過這麼傻得,自己都被你們擒住了,你帶不帶面具還有個屁的意思,葉文昊「騰騰」的往前走了幾步,轉過身來一拳就打在了梅里克斯的頭上,那面傷痕纍纍的頭盔直接被炸成了鐵塊,晃動了幾下之後,就被分解成了几絲黑氣沒入了身上的鎧甲之中。

梅里克斯的脖子以上光禿禿的,看上去就跟一個無頭屍身一般。「你怎麼可以打到我?」梅里克斯驚恐的道,龍雨能碰到他,因為他是魔法師,為什麼這個粗魯的人也能碰到他。

「好了,住手。」龍雨呵斥住了伸腳要踹梅里克斯的葉文昊,將長刀收回了刀鞘里,再次的掛在了腰間,「那些人我已經調查好久了,好不容易得到了他們的信任,如果我不假意跟他合作的話,我根本不可能找到這裡,陵墓消失了這麼久,您難道不想讓它重現於天下,讓萬民祭奠么?」龍雨一臉誠懇的道。

「聖王陵墓永遠都不能讓世人知道,這是祖宗定下的規矩~!」梅里克斯立即反駁道,「好,不能曝光就不曝光,但是現在那群賊人已經闖了進去,我告訴你,他們可是有陵墓的地圖的,你不帶我們進去抓了他們,你就在這裡等著陵墓被搬空吧~!」龍雨高聲說道。

梅里克斯沒有形體,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但是龍雨卻是知道梅里克斯現在正在猶豫不決,因為他散發出來的能量波動不安,顯然情緒不是很穩定。

「你好好想想,你是偉大的梅里克斯,這裡是你的領地,而你卻放過了他們,如果不能將他們抓獲,你保護的陵墓就是被你盜掉的~!」龍雨繼續說道,「好,我帶你們去,但是你們要保證,不得動聖陵里的任何東西。」梅里克斯終於下了決定。

龍雨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沖葉文昊眨了眨眼,一行人在梅里克斯的帶領之下,走過了一片迷宮,來到了一處巍峨的建築群跟前,尖頂高塔,圓頂大殿,巨大的石門,從遠處看上去,這裡就像是一處莊嚴肅穆的神廟一般。

「入口在第三個獅人像後面,我不能進去,一切就靠你了,希望我沒有信錯人。」梅里克斯望向了龍雨腰間的佩刀,「你絕對不會信錯人的,那些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不過,你卻不能回去了。」龍雨突然冷笑著道。

「不~!我是梅里克斯,你不能對一個高貴的貴族。」「啪」的一聲,龍雨變大的那隻泛著紅光的手,瞬間變大,將整個梅里克斯都攥了進去,並且大力的一握,這位口口聲聲偉大的騎士,就這樣落了個魂飛魄散的下場。

「大哥~!」葉文昊還是喊遲了一步,等他出聲的時候,龍雨已經將梅里克斯給滅掉了,「留著沒用了,他見過我們,難保以後不會有人會再次闖到這裡來。」龍雨驅散了魔法元素,手掌恢復了正常。

葉文昊點了點頭,從這邊一路看過去,身高三米的獅身人面像立在兩旁,就跟守衛的士兵一樣,從這條路一直往裡走,就是巍峨的建築群的正殿了。

「走,過去看看有什麼機關。」龍雨率先走了過去,第三個獅身像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異常的,周圍的石板乾淨的一塵不染,都是用黃色的花崗岩切製成的,龍雨跟葉文昊敲敲打打了半天,獅身人面像都沒有什麼動靜。

「哎,殺早了。」龍雨不禁後悔到,葉文昊卻是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搖了搖頭道:「就這麼一個石像,不行將它抬起來,有什麼大不了的。」「哎,這是個好主意。」龍雨眼前一亮,雙手抱住了獅身人面像,葉文昊一個猛子跳起來,詫異的道:「大哥,你不是當真的吧,我只是隨便說說。」

「擦擦」獅身人面像有好幾噸重,龍雨用上了魔元,很快就將石像挪動了起來,「有洞,有洞~!」有眼尖的人急忙喊道,葉文昊湊過去一看,果然下面壓著一個洞,洞口已經露出了一小半,裡面似乎有紫色的光芒射出來,龍雨聽的喊,再次發力,直接將獅身人面像給挪到了一旁,一個直徑兩米的大洞露出了真面目。

地上的石板有幾塊碎裂了開來,葉文昊看了看洞口的邊緣,一小截碎裂的推板跟上面的石板應該是成雙層的,顯然這是構成入口機關的,但是現在已經被龍雨破壞掉了,以後進出,就只能將這石像移來移去了。

「大哥,我先下~!」葉文昊作勢就要跳下去,「不,我一個人下去。」龍雨回到。「不帶這樣的~!這麼刺激的事情,我可不成,我要下去~!」葉文昊立即反對道,人已經站在了洞口邊緣,看樣子龍雨必須的答應。

「外面要留人,萬一昆大人他們從別的地方出來,難道就這麼讓他們溜了不成?」龍雨擰著眉頭道,這裡面是什麼情況他是什麼都不知道的,但是用膝蓋都想得出,這陵墓里肯定是兇險之地,歷代聖王的陵寢,沒有些厲害的機關跟魔法陷阱,說出去誰信。

但是昆大人他們不同,龍雨打賭昆大人肯定有陵墓的地圖,不然的話,這個局他就布不成,既然人家有地圖,那麼進出的時間就不在自己的控制之內了,萬一自己在裡面找不到他們,他們反而滿載而歸,那豈不是氣的蛋疼。

「那我守著。」葉文昊最終妥協了,跑這趟買賣,他主要就是來尋個刺激,但是他也知道,龍雨說的是實話,下面什麼情況誰都說不上,龍雨不讓自己下去,是不希望自己冒險,更何況,上面沒了自己,就算昆大人他們出來,只怕這些人也沒辦法將昆大人留下。

「好了,以後有的是機會,大不了我探查清楚了,再讓你下去玩玩。」龍雨笑呵呵的拍了拍葉文昊的肩膀,葉文昊這才咧嘴笑道:「把裡面的財寶全部拿走,一毛都不留。」龍雨會心的笑了笑,雙腿一彎,人就跳了下去。 紫色的光芒是由下面的地燈發出來的,龍雨落地之後,抬眼望去,三米高,兩米長的方形通道修的規規矩矩的,兩面的石壁上乾乾淨淨的,看不到任何的花紋跟符文,而地上的裝置,則有些別具匠心了,一溜的水晶地板排開,在水晶地板的下面,是一盞盞紫色的魔法燈盞。

燈盞的光芒並不強,但是卻給人一種很詭異的感覺,走了大概有四五百米的樣子,通道出現了轉著口,地板上的光芒也開始發生了變化,一左一右出現的兩個分岔通道里,一個閃著的是綠光,一個閃著的是黃光。

龍雨瞅了兩秒鐘,毫不猶豫的走進了綠色的通道里,安全通道都是綠色的,應該不錯吧,心裡這麼想著,身體卻在高度的警惕當中,神識圍繞在身體五米範圍之內,一有不測,龍雨立即就會採取應急措施。

但是似乎他選的這條岔路卻是沒有危險,在走了差不多一刻鐘之後,龍雨終於到了通道的盡頭,一扇高約五米,寬約五米的方形大門立在了面前,石門緊緊的嵌在石壁上,門上沒有把手,周圍也是光禿禿的一片,甚至看不到任何的裝飾品,地上也是乾乾淨淨的,水晶地板光溜溜的,一塵不染。

神識繞著整個牆面探查了一會,卻是沒有發現任何異常的地方,龍雨試圖將自己的魔元滲入到石門中間的縫中去,然後藉助魔元將之拉開,但是遺憾的是,即使是神乎其神的魔元,也還是無法穿破這扇大門的阻礙,彷彿那門後有什麼在阻止在魔元的侵入一般,龍雨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還是沒能將魔元滲進去。

「是你逼我的~!」龍雨略帶憤怒的自言自語道,手掌上慢慢的開始現出奪目的黑色光華來,這團光華壓過了通道里的綠光,黑的閃亮,黑的純粹,「砰」的一聲,龍雨一掌打在了石壁上,這一掌,沒有任何的花哨跟技巧,就是實打實的一掌,但是這一掌卻凝聚了龍雨全身的魔元,魔元在瞬間傾斜一空。

可想而知,龍雨全力擊出的這一掌,其威力有多麼的震撼,看起來緊緊的石門,在龍雨這一掌之下,直接碎裂成了無數的小石塊往裡飛了進去,霹靂卡拉的落了一地。

石門後面是一間相當寬敞的石室,在石室的正中間放著七八個大箱子,箱子上面堆滿了金燦燦的金幣跟亮晶晶的寶石,粗略的估計了一下,光是這一堆露出來的金幣,其數量就在十幾萬枚不止,金幣堆成了一座尖尖的金山,下面的箱子是用結實的紫色鐵木做的,整間石室的照明就來自於頂上的一盞魔法燈盞。

燈盞上下六層,華麗的墜子晶瑩剔透,絢麗的光芒照得這間石室更加的光彩奪目,但是在這堆金幣的周圍,龍雨卻是眼尖的發現了刻在地上的魔法陣,「五角星魔法陣?」龍雨眉毛不禁一皺,之前昆大人使用的魔法陣就是這五角星圖案的,在這裡,龍雨又見到了五角星。

小心翼翼的走進來,龍雨湊近了一看,卻是發現了四個五角星魔法陣,四個五角星魔法陣用一條很淺的划痕連接在一起,但是在划痕裡面,卻是布滿了小顆粒的土系魔晶石,如果不湊近了看,在這土黃色的地板上,根本看不出這道划痕來,四個魔法陣連在一起,很明顯這不是一個普通的陣法。

雖然明知這魔法陣設立在這裡肯定沒什麼好事,但是龍雨仍然忍不住想拿走位於它們圍繞的金幣跟寶石,對於缺錢的龍雨來說,那些金幣跟財寶就像是吸毒的人看到了毒品一般,心裡痒痒的,根本沒辦法就此離開。

魔法陣龍雨不認識,那麼著魔法陣的觸發條件龍雨就不可能知道了,他不知道是踩上去才會啟動魔法陣,還是拿走金幣會啟動魔法陣,但是從他強烈的來看,這冒險,絕對是必須的。

身上再次的出現金色的神像,六丁護身咒,金光護身咒,龍雨毫不吝嗇的給自己加了好幾個防護法術,這才一腳踩了過去,全面警戒的等待魔法陣亮起,但是過了好幾秒,魔法陣依舊是原來的那副樣子,龍雨不禁露出了笑意,看來自己運氣不錯。

心念一動,戒指空間立馬打開,金幣開始飛速的減少,只是眨個眼的時間,那一大堆的金幣跟寶石就不見了蹤跡,只剩下八個大箱子牢牢的留在地面上,龍雨輕「咦」了一聲,這八個箱子有古怪,自己的戒指空間竟然不能裝進去。

細細再一看,發現幾個箱子的面上都寫著幾個古精靈文,連起來竟然是「拿走財寶,不要打開箱子~!」龍雨面色古怪的看著這幾個沉甸甸的大箱子,「我倒要看看,這裡面是什麼東西,竟然連我的戒指空間都裝不進去。」龍雨心裡道,二話不說,一把就掀開了其中一個箱子。

「嗡」的一聲響,四周刻在地上的魔法陣瞬間大亮,再看箱子里,空蕩蕩的根本什麼都沒有,龍雨頓時哭笑不得,不帶這樣整人的吧,八個箱子飛速的打開,全是空的,龍雨是又氣又笑,卻又沒得辦法。

幾道光華閃過,四色光芒將魔法陣完全的籠罩住了,龍雨見機快,從魔法陣當中竄了出來,但是,魔法陣已經啟動,眼前的情形瞬間一變,他竟然到了另一處地方,無邊無際的大漠與若影若現的沙丘,一望無際的土黃色映照在夕陽的紅色當中,換了其他的時候,這絕對是一副很美的畫面,但是現在,龍雨卻一點都不覺得美。

這是一處戰鬥空間,這種類似於小型異次元的召喚模式是聖城武士們獨有的招數,只是龍雨沒想到,這戰鬥空間竟然還能用魔法陣釋放出來。

「闖入者,接受沙靈的懲罰吧~!」天上突然盪出很大的吼聲來,龍雨只覺得耳膜刺痛,趕緊運功,這才好受了一些,寂靜的沙地上颳起了四道龍捲風,黑色的龍捲風從遠處飛速的竄了過來,聲勢很是浩大,還在百米外的地方,龍雨已經能夠感覺到凌厲的風勢跟強力的沙石擊打了。

「什麼沙靈?藏頭露尾的傢伙,可敢把真身露出來讓我一看~!」龍雨一臉不屑的喊道,用大獅子吼喊出的話,其音貝絕對不亞於之前沙靈的吼聲。「無知之人最無畏,你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凡人~!」四道龍捲風突然停止了捲動,漸漸的平息了下來,等到風完全的消失,四個身形高大的高等精靈露出了身形。

這是四個穿著土黃色武士服的高等精靈,頭上包裹著土黃色的頭巾,只有兩隻眼睛露在外面,散發著寒冷的目光,與普通的武士們不同,這四個沙靈穿著的是傳統武士們的武士服,純布料的,沒有任何的防禦力,可以輕易的劃破跟撕裂,而現在的武士們,聰明點的都會穿上輕便的鎧甲。

龍雨微微一笑,「四位的打扮倒是很不錯嘛,土黃土黃的,跟這裡很配。」四個沙靈只是冷冷的望著龍雨,站在最中間的那人猛然間開口道:「接受審判吧~!」龍雨的笑容瞬間停止,「啪」的一聲,拳頭已經到了眼前,一個沙靈率先發動了攻擊,龍雨身子一錯,躲開了拳頭,轉身回擊了一拳。

龍雨出拳的速度很快,那位沙靈根本來不及躲閃,只得硬接龍雨這一拳,「啪」的一聲,沙靈的身上濺起一堆沙子,龍雨的這一拳竟然沒能讓那位沙靈受到任何的影響,反而讓他轉身立馬展開了攻擊,雙方一連互博了四十個回合,龍雨不敢誇大話說自己的拳術有多精湛,但是至少在他看來,這個異次元里,是不可能有比自己的拳法更犀利的存在。

但是他錯了,這位沙靈施展的拳法,不論是從套路還是技巧上來說,都要比自己施展的拳法高上很多,招式上已經落了下乘,在速度上,人家還要略勝一籌,所以,在第五十招的時候,龍雨露出來的罩門實在是太多了,被沙靈抓住了機會,接連三拳狠狠的打在了胸口之上,雖然已經有了挨打的準備,但是龍雨還是沒想到,這挨到自己身上才發現這力道有多強。

龍雨直接被打的往後飛了七八十米遠,這還是他在控制了的情況下,如果不控制的話,天知道會被打到那裡去,「等等··」沙靈們再次圍了上來,龍雨一個孟子紮起來大叫道。

「等什麼?闖入者?」沙靈冷颼颼的問道,龍雨皺著眉頭想了半晌才回到:「等我布置個陷阱。」「什麼?你敢耍我們~!」沙靈大怒,手腳伸開,立時間就要衝過來暴揍龍雨一頓,但是龍雨卻哈哈一笑,從容的往後跳開了。

「試試洗澡的滋味如何?」龍雨眼裡猛地爆出了寒光,地上一堆伸長出來的藤蔓牢牢的控制了四個沙靈,這是剛才龍雨趁著起身的時候在地上布置的藤蔓陷阱,不過,這陷阱根本拖不了多久的時間。

「水漫金山~!」龍雨單指往前一指,毫不猶豫的拋出了習自摩昂的龍宮水法術,「嘩啦啦」的水聲中,一個大浪就將四個沙靈給撲了進去,龍雨眼睜睜的看著四個沙靈漸漸地變作沙漿落入了地上,不大的功夫,就於地上的泥漿混合在了一起。 「還是挺有勁的嘛。」龍雨揉了揉胸口,幸虧自己早早套上了防護法術,要不然,這三拳,絕對是可以要命的。「咦?」龍雨眉頭皺了起來,已經過去了一分多鐘了,眼前的景象依舊沒有任何變化,這是很不合常理的,只要擊敗戰鬥空間的持有者,戰鬥空間就會立時崩潰。

但是現在,龍雨警惕的看著四周,剛才的那裡已經被沖刷成了濕漉漉的沙漿,空氣中也沒有任何能量波動的異狀,除非那幾個沙靈根本沒有被自己消滅,「出來吧,我知道你們沒死。」龍雨試探的叫道,同時悄悄的將手背到了身後,點點的黑光將手掌緩緩的包裹了起來。

「狡猾的凡人,受死吧~!」龍雨一掌拍向了腳底下,「撲」的一聲響,從沙中鑽出了四個人影來,其中一人雙掌頂出,大叫著硬生生的接了龍雨一掌,混合了魔元的掌力根本不是沙靈能夠抵擋的,接掌的剎那間就被打得散了開來,化作了一團風揚的飛沙。

「騰騰騰」的又是三掌,雖然龍雨早已經見機了,但還是被隨後的三個沙靈給接連打中了背部,自動閃現出來的金盾接下了這三掌,但是沒有化去的衝力還是將龍雨打得搖搖擺擺的飛了出去,袍袖一甩,龍雨瀟洒無比的在半空中穩住了身子,然後一個後空翻,穩穩的站在了沙地上。

「懂得用水破我們,你是個聰明人,但是很可惜,在這裡,我們的力量是無窮無盡的,你是殺不死我們的~!」地上的沙子聚集了起來,重新變成了那個被龍雨打散的沙靈。

「嗯,你說的很對,要對付你們,卻是要費力的多了。」龍雨一臉無奈的道,「凡人,接受審判吧,不要再做徒勞的掙扎了。」沙靈震耳欲聾的呵斥道,「不要以為你聲音大我就會放棄,我的聲音也很大~!」龍雨毫不客氣的用獅子吼反擊道。

強力的氣流沖盪開來,竟然吹得地上的沙子四面紛飛了起來,就是四位沙靈,也在獅子吼的功力影響下往後退了好幾步。「幼稚~!」沙靈罵了一聲,四個人化作一串黃色的幻影,「刺溜」一下鑽入沙地中布見了蹤跡。

「啪」的一聲悶響,龍雨握著刀把,用破軍接下了來自背後的一擊,緊接著,拳頭層出不窮的開始出現在側面,背後,腳下,一連接了十幾招之後,攻勢才開始停歇下來。

在這戰鬥空間里,龍雨十分依賴的神識完全的失去了作用,能依靠的,就只有常年戰鬥累積下來的戰鬥素養,通過預判以及觀察來避過攻擊,突然,地上冒起了一個個沙包,沙包飛速的運動者,背後拉著一條長長的沙痕,快速的運動使得濺起了很多沙子,看起來沸沸揚揚的。

「就怕你不露面。」龍雨心裡道,「看招~!」大喝一聲,龍雨的手中飛出了十幾張黃符,薄薄的符紙在灌注了力量之後,彷彿一把把飛刀一般,成扇形插在了沙地上。

「狂風,起~!」十幾張黃符無火自燃了起來,微微的風開始吹了起來,「刺~!」一柄三米長槍突然從沙中飛起,向著龍雨射了過來,這是一柄沙子幻化成的長槍,速度奇快,龍雨身子一錯,躲了開來,但是一轉身,成百上千的長槍鋪天蓋地的射了過來,「我日~!」龍雨不禁爆了個粗口,雙手迅速的往外一伸,一個黑色的光罩「嗡」的一聲套在了龍雨的身上。

「卜~!卜·!」沙槍砸在光罩上的聲音很響,就像是驟雨在擊打雨布一般,「呼·」的一聲,一股強勁的風捲起,吹得地上的沙子飛了起來,龍雨頓時面上一喜,這股強風就像是信號一般,過了沒兩三秒中,「呼呼」的狂風從四面八方掛了起來,尤其是龍雨剛才插了黃符的地方,直接成了風暴的中心,一個接一個的龍捲風呼嘯著捲動了起來,地上的沙子素素的全部被帶了起來。

長達幾十米高的龍捲風直達雲霄,看上去救像是一條條直立的黑色巨龍一般,初始,龍捲風颳起的沙子還不斷,但是漸漸的,隨著風力的越來越強勁,地上的沙子如同飛蛾撲火一般的全部涌動了起來,一股接一股的向著跟前的龍捲風沖了過去。

龍捲風的直徑越來越大,鋪天蓋地的只有呼嘯的狂風跟紛揚的沙子,那些沙槍什麼的早已經不見了蹤跡,戰鬥空間是幻化出來的,而這幻化的程度是取決於戰鬥空間的持有人的,所以,這地上的沙子並不是無窮無盡的,而是跟召喚戰鬥空間的人有關。

龍雨已經試探過了,單憑自身的能量強度,這些沙靈根本拼不過自己,但是他們有這些沙子做後盾,力量無窮無盡,自己就算是能量再多,也總有耗盡的時候,思來想去的,龍雨決定用風來制服這些沙靈,只要讓這些沙子不為他們所用,那麼他們的力量就不會無窮無盡,從而也將破了沙靈的不死之身。

不可否認,這個辦法實在是有些笨,而且動靜頗大,但是龍雨卻是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了,不過辦法雖然笨,而且吃力,但是效果卻相當的不錯,十幾道龍捲風很快有了成果,地面上的沙層越來越薄,有的地方甚至可以看到堅硬的地面了。

「再這麼下去,連我們都會被卷進去,趁現在,殺了他~!」沙靈中那個似乎是頭領的傢伙冷冷的說道,其他三人點了點頭,「沙暴~!一次解決。」下達了最終的命令之後,四個沙靈趁著還留著的稀薄黃沙,飛速的向著龍雨竄了過來。

「沙之武技,沙暴~!」四道黃色的身影同時出現在龍雨的前後作用,並且在瞬間化作了一團黃沙,眼前猛然間一黑,龍雨眨了眨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光滑的沙壁,四個沙靈竟然化作了一個沙球,將龍雨困在了中間。

暴虐不安分的能量分子在沙球中來回竄動著,沙壁上時不時的會爆開一個小小的坑,那坑看上去不大,但是聲音卻很響,「靠,我竟然被困在炸彈里了。」龍雨終於明白了過來,自己現在的處境有多麼的危險。

強大的能量開始從沙子中飛速的泄露了出來,並且在眨眼的時間就裹住了沙球,如果此時有人能夠在外面看到這個沙球的話,那刺眼的黃光可以讓他誤以為自己看到了跌落凡塵的太陽。

「遭了,來不及跑了~!」龍雨心裡一冷,「轟隆~!」一聲,沙球就在此時爆裂了開來,巨大的響聲貫徹蒼穹,因為爆炸引起的震動竟然連這個戰鬥空間都撼動了,一圈又一圈的黃色光波蕩漾開來,將那些肆虐的龍捲風都給攔腰切斷了。

頓時間,失去能量支持的狂風裹著黃沙紛亂的飛了開來,在風的作用下,沙子變作了十分恐怖的武器,地上一道道深約幾尺的划痕開始出現,在四五秒鐘之後,爆炸的中心點,黃色的光團再次發生了爆炸,頓時間,戰鬥空間里只有刺眼的黃色光芒,一道道可以摧毀一切的氣Lang蕩漾開來,狂風,黃沙,此刻在這氣Lang面前都是微不足道的東西,就在那「砰」的一聲中,戰鬥空間被徹底的凈化了。

等到氣Lang消失,刺眼的光芒也消失,映在眼睛里的,是一方很乾凈的平原,就像是一個廣闊無邊的操場一般,地上再沒有一粒沙子,只有斑駁的地面,堅硬的地面承托著天上孤零零的斜陽。

「死了吧。」面色土黃的四個沙靈露出了身形來,此時的他們,看上去氣色是那麼的衰弱,之前的那股戾氣跟殺氣早已不復存在,「死了。」另一個沙靈喘著粗氣說道,他的一隻胳膊已經不見了,斷了的地方是層次的沙子渣,這要是換了平時,胳膊早已自動復原,但是現在,他們的能量全部都拿去做了最後一擊,別說是回復這隻胳膊了,他們現在連揮出一拳的力氣都沒有了。

「好厲害的凡人。」另一個沙靈望了望四周,心有餘悸的說道,「是啊,簡直是噩夢,這樣的人,居然會來盜墓,實在是不可想象。」那個領頭的沙靈感嘆道。

「誰說實力強就不能盜墓了?」龍雨那得意的笑聲突然在戰鬥空間里響起,地上的四個沙靈「嗖」的一下就跳將了起來,臉色緊張的看著四周。

「不可能~!你不可能逃得過沙暴~!」領頭的那個沙靈歇斯底里的大喊道,這都什麼世道,怎麼會有這麼變態的凡人。「看來我不出現在你面前,你是不相信我活著了。」龍雨沒心沒肺的說道,然後四個沙靈就看到了永生難忘的一幕,空氣中似乎打開了一道門,一個人影從裡面閃了出來。

「你們目瞪口呆的樣子倒是很給力嘛。」龍雨還不忘調笑一句,得意的抱著膀子望著四個沙靈,其實,他自己也是捏了一手心得汗,要不是在剛才強行打開了芥子空間,只怕自己就真的要被炸成各種分子於原子了。

「這怎麼可能?」四個沙靈都不由自主的輕聲喃喃著,龍雨收起了笑容,冷冷的道:「從現在開始,你們是我的俘虜了,是死是活,你們自己選~!」

四個沙靈臉色猛的一變,齊齊看向了霸氣外漏的龍雨。 「可惡的凡人~!」沙靈中那個領頭的最先暴走了,「以後要叫主人。」龍雨手掌中冒出了絲絲的黑氣,緩慢的飄到了沙靈的頭頂之上,「你覺得,你的威脅管用么?」沙靈一臉的不屑,但是眼角卻在微微的抖動著。

「希望你的胳膊能跟你的牙齒一樣的硬。」龍雨冷笑著,黑氣將這個沙靈的一個胳膊完全給覆蓋住了,就在四個沙靈還以傲慢的神情看著龍雨的時候,突如其來的劇痛使得胳膊被包住的沙靈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唇齒之間不住得發出「嘶嘶」的抽氣聲。

「嘩啦」一堆沙子落在了龍雨的面前,黑氣也化作了一絲絲的氣流消失在了空氣中,留下的,只有一邊胳膊失去的殘疾沙靈跟其他三個面帶恐懼的沙靈。

「怎麼,還是想不通?你們所有的能量都用來做了這最後一擊,現在又失去了沙子,你們覺得,你們還是不死之軀?」龍雨手指微微的晃動著,地上的那堆沙子緩緩的飄了起來,就像是一條有靈性的沙線一般,在他得指尖不住的繞著。

「高貴的武士是不會接受凡人的威脅的。」胳膊被帶走的沙靈幾乎是嘴唇抖動著說道,「的痛苦你是第一次嘗到吧,不知道,其他的幾位,是不是也想嘗嘗,機會我只給一次,如果你們不識相,我不介意讓你們化為這墳墓中的一堆沙礫,在這裡,沙子應該是最普通,最常見的把?」龍雨冷冷的說道。

沙靈們沉默了,只有抱著殘軀的那個依舊盯著龍雨,「我的耐心很有限度,順便說一句,你們要守護的,不過是八個空箱子而已。」「怎麼會?」沙靈們的神情變了,紛紛閉上了眼睛,過了幾秒鐘,一個接一個的睜開眼睛,但是眼神里的,全是一望無際的失望。

「看到了吧,你們所謂的守護,只不過是一個搞笑的陷阱而已,看來,這裡的建造者,對你們期望不是太高啊。」龍雨笑著道,「可惡~!」沙靈們憤怒了,他們以守護者自居,但是沒想到,他們的守護,只是一個無聊透頂的陷阱,而這個陷阱所護著的,竟然是八個空箱子。

「我想,你們該有答案了吧?」龍雨望著四位沙靈,沙靈們互相看了看,齊齊跪在了地上,異口同聲的道:「主人。」「你們的選擇,真的很正確。」龍雨笑了,手掌一揮,黑氣裹著地上的沙子回到了沙靈的斷臂處,片刻的工夫,那被帶走的胳膊又長了出來。

「謝謝主人。」領頭的沙靈跪在了地上,「請接受我們的宣誓,我的主人。」雙手向天做托日狀,這是這片異次元里比較古老跟神聖的宣誓儀式,「不用了,我信你們,外面的世界更精彩,帶我出去吧。」龍雨很瀟洒的揮了揮手。

沙靈們站了起來,只見得眼前的情景一陣晃蕩,「嗡」的一聲之後,龍雨就又回到了那間石室里,四個法陣上各站著一個沙靈,成四方包圍著龍雨。

「主人,破了魔法陣我們才可以離開這裡。」領頭的沙靈回到,「簡單。」龍雨手指動了動,每個法陣就裂開了幾道裂縫,沙靈們這才跨出了魔法陣,站在了龍雨的身後。

「這裡是偏室,出了那道門就可以離開了。」沙靈打量了一下四周,看著龍雨進來時的石門說道.「哦,我現在還不急著出去,我想,你們得帶我進去一趟。」龍雨眼神里滿含深意的說道。

「是的,我的主人。」沙靈們點了點頭,石室里只有龍雨進來的那個地方有石門的痕迹,除了那裡,再就沒有任何的出口了,龍雨看著四個沙靈,等待著他們打開某個機關或者說是什麼傳送陣之類的。

但是,讓龍雨目瞪口呆的是,這四個沙靈爽快的答應之後,竟然如同平常人一般,在石壁跟地板上不停地敲敲打打,一副探索未知的樣子。

「不好意思,打斷一下,你們不知道這裡如何通到裡面去?」「我的主人,我們正在尋找。」沙靈們抬起頭來,很認真的說道。

龍雨只覺得眼前一黑,無奈之下,他也加入了敲敲打打的行列,不過,人多好辦事的結論始終是正確的,在耗了幾刻鐘之後,終於讓一個沙靈無意敲中了機關,在轟隆隆的震動聲中,石室的頂端開啟了一個缺口。

沙靈們全部聚集到了洞口的正下方,抬頭看著那個缺口,龍雨也湊了過來,抬頭看著缺口到:「是這裡?」過了半晌,那個沙靈頭領才回答道:「是得,我的主人。」「那走吧。」龍雨「嗖」的一下就飛了起來,鑽進了洞口裡。

沙靈們互相望了望,臉上都有猶豫之色,「走~!」領頭的沙靈最終做了決定,四個沙靈化作了四個排球大的沙球,一個接一個的飛進了缺口裡。

這是一條向上的通道,四周的石壁光滑,沒有任何的攀附物,龍雨估計自己飛了有一兩分鐘就到頭了,雙腳撐開,龍雨就停在了通道頂部。

出口被一塊水晶質地的板子蓋著,龍雨試著推了推,板子蓋得很嚴,就在龍雨準備一掌轟開那板子的時候,一個沙球從龍雨的下面飛了上來,準確無誤的擊中了水晶板子的正中。

水晶板頓時大亮了起來,就像是猛然間開了的燈一般,龍雨眨了眨眼睛,再次望過去的時候,水晶板上已經出現了一副很明顯的魔法陣。

「主人,這是個魔法刻板,如果蠻力打開的話,會開啟後面的法陣。」沙球上映出了一張臉,正是那個領頭的沙靈。

頭頂上的板子「砰」的一聲自動掀了開來,龍雨趁機竄了出來,擺脫了這個尷尬的場面,到了外面一看,這依然是條通道,寬約兩米,高約三米,不同的是,這裡鋪的都是暗黃色的水晶地板。

四個沙球從缺口裡依次飛了出來,其中一個殺球再次撞擊了一下掀開的水晶刻板,只見得刻板上的光芒消失,自動又蓋了回去。

「主人,這邊。」四個沙球兩個在前,兩個在後,帶著龍雨順著通道走了過去,「主人,您是要找聖王陵寢么?」領頭的沙靈轉過了身子,那張臉又出現在了球上。「算是吧,對了,這裡葬了多少代聖王?」龍雨邊走邊問道。

「據我所知,除了建造陵墓的卡奇聖王,在他之前的聖王,全部都葬在這裡。」「靠~!」龍雨不由得吃了一驚,卡奇聖王是現在的聖王陛下的爺爺輩,也就是說,僅僅有三代的聖王不葬在這裡,粗略的算一算,葬在這裡的,不下一百多位聖王,加起來都能夠組個巡防隊了。

「主人,這邊。」沙靈不忘提醒道,龍雨看了看再次出現的分岔口,這次沙靈提議走的是閃著黃燈的那邊,龍雨看了看綠油油的另一邊,最終還是跟著沙靈走了進去。

通道不長,幾分鐘之後龍雨就看到了跟之前一模一樣的石門,不同的是,這座石門上是有把手的,而且石門上還刻著一些花紋跟神像樣的東西。

依舊是變成沙靈的沙球門,似乎從那個石室里出來,他們就變得無所不知無所不曉了,打開石門比龍雨想象的要簡單,兩個沙球上伸出了兩道沙線,兩道石門就被輕而易舉的拉開了。

「呼·」的一下,一股冷風就從裡面卷了進來,龍雨還未定睛看呢,「叮叮噹噹」的就飛過來了無數的箭枝,而更讓龍雨驚訝的是,他還沒出手,那些箭枝就已經被四個沙球以神乎其神的速度給全部擋了下來。

「有人~!」裡面突然傳來一聲喊聲,龍雨臉色一變,隱形咒快速的打在了自己身上,接著,他就從門裡竄了出來。

這是一間非常寬廣的房間,粗略的估算下,估計有一個足球長那麼大,而且,這裡非常的高,呈圓柱狀,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頂在那裡,龍雨站著的地方時修在石壁上的棧道,棧道是用石頭堆砌而成的,旁邊也沒有護欄,就光禿禿的一排台階。

除此之外,這裡的石壁上布滿了一個接一個的石門,每個石門都是華麗無比的,上面不單鑲金度銀的,各種各樣的寶石更是如同不要錢一般的貼在上面,一盞盞寬大的魔法燈盞井然有序的立在石壁之上,將這裡照的無比明亮。

龍雨往前走了一段距離才向下看去,這裡離地面大概有百米,而在地面上擺著的,則是一件件看起來就價值不菲的藝術品,各種散發著金光跟神光的神像立在那裡,除此之外,散落在地上的還有數不清的金幣跟珠寶。

除了這些,最惹龍雨注意的就是正在努力裝著財寶的昆大人一伙人,剛才的響聲著實嚇了他一跳,正在進行著的裝填工作也停了下來。

「老大,似乎有什麼進來了。」一個心腹聲音顫抖的說道,昆大人臉色沉重的道:「你們繼續裝,我們上去看看。」說著,昆大人點了幾個人,大概有十幾二十個,順著另一邊的棧道走了上來。 昆大人似乎是在怕著什麼,眼睛不住的在四處打量著,一隻手裡提著刀,另一隻手裡卻是抓著一串飾品,走在他前面的幾人也是同樣的動作,小心翼翼的。

龍雨臉上浮現出一絲冷笑來,在心底里發了幾個命令,自己卻是從另一邊往下面走去了。

「老大,這門?」看著面前打開的這道石門,走在昆大人前面的人臉上露出了害怕的神色,「關上它·!」昆大人神色緊張的回到,只覺得身後冷氣嗖嗖的,連細細檢查一下都不敢了。

「好的,老大。」那人回了一句,手掌拍向了石門旁邊的一塊石壁,石壁「嗡」的一聲亮了起來,緊接著,石門就在「轟隆」聲中關閉了起來。

「回去。」昆大人舒了一口氣,剛一轉身,就看到自己身後的一人一個趔趄倒了出去,這裡的棧道沒有柵欄等任何的防護措施,那人跌出去才發出了一聲慘叫,然後就是一聲悶響。

昆大人微微側了側身子,跌下去的那人栽在了一具幾十米高的神像上,被神像頂上的冠飾刺了個透心涼。「老大,出什麼事了?」留在下面裝財寶的手下們高聲喊道,昆大人連忙道:「沒事,繼續裝。」

「都小心一點,看清楚腳下。」昆大人再次叮囑了一遍,小心翼翼的往下走去,其他人也是緊貼著牆壁,不敢往外走一點點,但是意外卻是再次的發生了,「砰」的一聲,又是一人從棧道上落了下來,這次掉的比較徹底,而是直接砸在了地上的金幣上,成了一堆血肉模糊的東西。

「老大,有鬼·!」被嚇壞了的下屬顫顫巍巍的叫了一聲,突然撒丫子向著棧道下面飛快的跑了起來,「停下~!」昆大人話剛出口,就看著那人徑直衝出了棧道,宛若流星一般墜落了下去。

「老大,我們怎麼辦?」跟著昆大人上來的人都嚇壞了,全部緊貼著牆壁,一步都不敢挪動,「手拉著手,一步一步的下~!」昆大人臉上現出了狠厲的神色,眾人在他吩咐之下,手連在了一起,串成了人鏈,一步步的往棧道下面走去。

「啊·」的一聲慘叫,處在棧道上的人鏈突然有一半掉了下去,剩下的人紛紛將手裡的武器插在了石壁或者棧道上,這才使得整個隊伍沒有掉下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