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葉思蘭笑道:「雇傭一支奇兵或許很難,那不如就將那位皇帝趕下台,扶持一個傀儡皇帝如何?」葉思蘭說到這裡,沖葉凡眨眼道:「相公不是將那位皇太后給睡了嘛,同時妖兒又成了你的女人,你可以扶持她們成為龍國女皇,有她們母女執掌龍國,那時要調動一支騎兵還不容易。」

葉凡怦然心動,如果將龍國掌控在手中,那就等於隨時可以調動一個國家的力量來為自己戰鬥,這筆買賣怎麼看都可以做啊。根據葉凡所指,龍國的人仙高手十分有限,已知的就似那個黑袍人,就算還有其它的,他手中媲美人仙的戰力可是有足足三十八尊,當然,還要加上保護裹兒的那四個人仙,這樣一來,足矣橫掃龍國了。

腦中各種念頭閃過,葉凡決定幹了,他突然想到自己還掌握著【御神咒】這種大殺器,軍隊的殺戮絕對是最好的培養方式,用不了多久就能弄出一支全由御神傀儡組成的恐怖大軍,那時橫掃天玄世界任何一個勢力都不成問題。

有了決定,葉凡立馬就動員起來,他沒有將所有的高手都帶進天路,畢竟還要防備來自戰王府跟東神殿的威脅,一番商量,他決定讓裹兒跟她的保鏢留下來,這樣有四位人仙坐鎮,除非對方有靈仙,不然絕不會有什麼問題。 進入天路很容易,只要溝通傳承之塔器靈,瞬間就能夠出現在天路任何一個地方。三千鸞衛,修為最低都達到元識境圓滿,每一個都經過了御神咒的煉製。御神咒不同於御神傀儡咒,更不同於邪神傀儡咒。這是一種單純培育最強戰士的咒語,使用對象只能是那些最為忠心耿耿的戰士,效果雖然沒有御神傀儡咒那麼霸道,見效快,但無疑非常相似。

三千鸞衛都經過御神咒考驗,忠心絕對不會有問題,葉凡帶她們進入天路,就是想要通過戰鬥讓她們強大起來。

葉凡不想浪費時間,他也沒有時間可以浪費,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搞定。帶著手中最強的武力,直接出現在龍都,讓葉凡驚愕不已的是龍都內邪惡之氣衝天,一股詭異之極的氣氛籠罩。

葉凡深吸口氣,空氣中透著濃郁到極點的血腥氣,這讓他的臉色猛地一變,眼中很快出現一副畫面,一個巨大的鼎內屍水沸騰,無數精壯的男子被血腥屠殺,一尊尊血氣衝天的血奴從大鼎中被煉製出來。

葉凡的臉色瞬間就陰沉下來,他沒有料到那個黑袍人竟然如此兇殘,整個龍都如今已落入其掌控中不說,還如此肆無忌憚的進行血腥屠殺。

整個龍都陷入恐慌中,街道上根本看不到人,就連駐紮的軍隊都消失了,似乎所有的人都被黑袍人弄去屠殺乾淨了。

葉凡看著皇宮的方向,他清晰的看到殺戮就是從那個方向開始的,原本打算奪權,現在看來根本就沒有那個必要了,也許那位龍國皇帝已經被黑袍人幹掉了。葉凡沒有絲毫猶豫,決定沖入皇宮將黑袍人斬殺掉,不過他知道這傢伙謹慎得很,也許根本就不在帝都中,說不定正躲在某個陰暗的角落窺探著一切。

葉凡沒有猶豫,他直接帶人殺向皇宮,自身一馬當先,整個龍都完全空了,隨著愈發的靠近皇宮空氣的血腥氣愈發的濃郁,簡直讓人聞之作嘔。葉凡不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倒沒有第一次那樣強烈的反應。

皇宮根本沒有守衛,葉凡帶人輕鬆沖入其中,根本無需指引,那濃郁的血腥氣已經將方向知名了。

近了!

可怕的血氣衝天,巨大的廣場內已經血流成河,遠遠就能看到一支數萬的披甲禁衛手持屠刀在進行著屠殺。整個過程顯得很是詭異,不管是屠殺,還是被屠殺,所有人的都顯得面無表情,他們彷彿是那扯線的木偶,早就失去自我,一切都有某種力量操控著。

這一幕瞬間就讓葉凡聯想到黑袍人煉製的那種傀儡丹,雖然這玩意兒對他沒用,但是顯然這些人應當都被這種類似的藥物給控制了。

葉凡的目光第一時間越過這些被控制的人,他看著大鼎旁那些吟唱的黑袍祭師,他們才是罪魁禍首。幾乎是瞬間,葉凡沖向這些人,每一個的修為都達到半步人仙,最為可怕的是這些人都是修鍊神念的,當葉凡帶人衝來時他們停止煉製,沖他發動最強的精神衝擊。

這種精神衝擊就算是一尊半步人仙都能瞬間擊殺,何況是葉凡這種修為只有神藏境的武者,幾乎瞬間,一直跟在葉凡身邊的小花花發出一聲尖叫,霎時間那聲浪撞上恐怖的精神衝擊,兩者間竟然爆發出最為直接的硬撼。

「轟!」

來自人仙的攻擊豈是兒戲,數十名黑袍祭師的聯手神念攻擊一瞬間就被粉碎,作為發動神念攻擊的黑袍祭師更是瞬間發出慘叫。

葉凡人如閃電,瞬間衝到這些黑袍祭師面前,手中龍刃捲起無數劍光,將這些原本實力強大的祭師盡數絞殺。葉凡沒有絲毫手軟,他將黑袍人的手下盡數斬殺,同時還將那些煉製出來的血奴盡數擊殺,這種東西還是沒有存在的必要。

殺戮非常的瘋狂,三十六個神母就是最為鋒利的尖刀,這些新煉製出來的血奴的確都很強大,但是根本扛不住神母的一輪攻擊。隨著所有祭師跟血奴被殺,葉凡意料中的屠殺並未結束,虛空中有種力量仍在影響著一切。讓皇宮禁衛同被屠殺的人持續扮演者屠夫與牲口的角色。

殺光所有人的人?

空氣中的邪惡之力讓參加殺戮的人心底最邪惡的念頭不斷萌生,面對完全被控制的皇宮禁衛一擊被屠殺者,那一瞬間有種想要將一切都屠殺殆盡的衝動。葉凡並未這麼做,他直接涌動邪神傀儡咒,邪惡的力量可以讓邪神傀儡咒發揮出最大的威力來。

葉凡下手很快,體內宇宙之樹跟一顆顆合一的元竅震動,數量極度驚人的【邪神傀儡咒】化為一枚枚符文飛出,沖入那如果木偶一般的皇宮禁衛體內。僅僅一百多個呼吸,葉凡就控制了將近三分之一的皇宮禁衛。

「吼!」

一聲怒吼傳遍整個龍都,黑袍人的咆哮聲宛若驚雷一般在皇宮上空炸響。

「又是你這小子!老夫一定要讓你付出代價不可!」

隨著黑袍人一聲怒吼,原本獃滯的皇宮禁衛跟被屠殺的人眼中同時露出凶光,他們竟然瘋一樣的向著葉凡這些不速之客亡命衝殺而來。葉凡已經控制了近三分之一的皇宮禁衛,這些傢伙立時成為第一道防線,作為皇宮禁衛,都是精銳中的精銳,根本不用葉凡指揮,一個命令下去,立時組成防禦戰陣。

雖然有三分之一的皇宮禁衛負責阻攔,但顯然的是被黑袍人控制的皇宮禁衛更過,尤其是廣場上可是有數十萬等待被屠殺的傀儡。所有人同時亡命衝來,可不是只有萬人數的皇宮禁衛能夠阻擋的。

葉凡面色凝重,他沒有想到這麼快就陷入最為可怕的人海戰術中,除皇宮禁衛外其餘那些被控制的傀儡雖然都是武者,但實力參差不齊,原本根本就不算什麼。可是此刻他們根本不要命,瘋一樣的衝來,哪怕用嘴咬也要將葉凡一行殺掉,如此瘋狂除了屠光一切,根本沒有其他任何辦法。 葉凡的臉色陰沉到極點,整個廣場內恐怖血腥味讓他推測這裡至少被屠殺掉了百萬人以上,他根本無法理解黑袍人一顆心到底是如何長的,竟然能夠趕出這等令人髮指的事情。葉凡在心中發誓,一定要將黑袍人碎屍萬段,用最為殘酷的方法殺死。

葉凡很快就做出了決定,讓一萬多皇宮禁衛封堵皇宮禁衛的瘋狂進攻,而三千鸞衛則負責屠殺普通傀儡。最難的自然是那數萬皇宮禁衛,可是普通的傀儡也不好對付,這些傢伙雖然普遍實力不值一提,但是勝在數量多,一下子用來數十萬,絕對能夠讓你砍得手軟,尤其是你如果沒有將之幹掉,就會瘋狂的纏住你撕咬。所以說三千鸞衛負責封堵數十萬普通傀儡,兇險程度甚至於還要比那些皇宮禁衛大。

這一切都要看葉凡到底有多快的時間將所有皇宮禁衛收服,只要他將所有皇宮禁衛收服,調轉目標對所有普通傀儡,絕對能夠進行鎮壓。當然,葉凡不會僅做這些,他讓小花花、小師妹、以及分出一半的神母去搜尋黑袍人的存在,就算那傢伙單個實力強大,他一下子派出如此多的人仙戰力,絕對能夠將這傢伙群毆致死。

做完這些,葉凡就開始全力施展【邪神傀儡咒】,這次他直接動用一個願望的力量,其目的就是控制所有的皇宮禁衛。

腰帶器靈很是興奮,皇宮禁衛最強的也就神魄境而已,這個願望很容易實現,幾乎就在葉凡許下願望之後,原本對他控制的皇宮禁衛發動亡命衝擊的皇宮禁衛集體停了下來,他們的眼中閃過血紅光芒,那是邪神傀儡咒生效的體現。

「要不要再來一個願望,將所有的傀儡都控制?」

腰帶器靈想要趁熱打鐵,最好讓葉凡一次性將三個願望都給用了。

葉凡沒有同意腰帶器靈的提議,他的目光掃過整個皇城,臉色陰沉的道:「如果要你找到那個傢伙的存在,不會要我用三個人仙境美女還債吧?」

腰帶器靈笑道:「主人不用擔心,只是找人而已,又不是要對付他,自然不用人仙境美女來還債。」

「那好,給我馬上找到那個傢伙在哪。」

葉凡的眼中儘是殺意,他徹底被黑袍人給激怒了,一座皇城都差點被那個混蛋屠殺乾淨了,這樣的人在世上多活一天就是對世人的最大威脅,還是早點將這混蛋幹掉的好。

腰帶器靈對於葉凡動用願望非常的賣力,僅僅當葉凡剛剛許願沒有多久,它就找到了黑袍人在哪。葉凡不再理會這些普通傀儡,將其交給皇宮禁衛以及鸞衛之後,就帶領剩餘的神母朝著一座大殿殺過去。

神母一個個都爆發出媲美人仙的實力來,十八名神母幾乎瞬間就將一座大殿包圍,二話不說,一招就將大殿轟塌。這些神母別看都是女的,一個個可是彪悍的很,直接衝進坍塌的宮殿,很快大戰傳來,一股達到人仙巔峰的力量徹底爆開。

人仙境的大戰自然沒有葉凡什麼事情,他就召喚其餘神母過來增援,很快三十六名神母聯手看,將黑袍人困住,她們非常擅長連擊,戰陣擺開來根本就不給黑袍人一絲逃跑的機會。黑袍人很強,完全達到人仙巔峰,一隻腳甚至於邁入圓滿,可是三十六個神母組成戰陣之後,簡直就像似最為精密的儀器,它們根本不犯哪怕一絲的錯誤,僅僅一炷香的時間,就將黑袍人打得吐血。

葉凡暗自驚訝,原本他對於神母一族的傳承詬病得很,但此刻看著這一個個宛若女戰神的神母,他覺得神母一族的傳承雖然有很大的問題,但僅僅這種武道經驗的傳承就能彌補過來。哪怕哪方面的經驗拍馬難及,但男人嘛只要身體好,能力強,其它一切都不是問題。

葉凡沒有給黑袍人任何機會,直接讓神母將其轟殺成渣,隨著這傢伙掛掉,被他操控的傀儡並未恢復過來,而是完全陷入瘋狂中。黑袍人絕對是那種自私無情的人,如果他死了,所有傀儡都會選擇跟他陪葬。

葉凡看著瘋狂撕咬的傀儡皺起眉頭,才這一會兒竟然就死掉了十萬左右的傀儡,這些可不是被他的人屠殺掉的,很多都是自相殘殺,這完全就是因為黑袍人的死亡讓這些傀儡陷入混亂之故。

難道真的放任這些傀儡自相殘殺而亡?

葉凡發現自己根本辦不到,這不是幾人幾十人,而是數十萬,如果他沒有能力,或許可以無可奈何,但他偏偏有這個辦法制止。

「用第三個願望,控制所有傀儡。」

「放心主人,數十萬傀儡輕輕鬆鬆就能搞定。」

腰帶器靈精神大陣,根本不用葉凡施展邪神傀儡咒,它自己就獨自搞定了,不到一炷香的時間,所有人的傀儡都茫然呆立原地,因為邪神傀儡咒的緣故,他們本來的意志都在緩慢恢復,看著眼前遍地的屍體,很多人臉色難看到幾點,顯然他們都記起不久前發生的一切,看著被自己殺死的同城人,不少人開始嘔吐起來。

葉凡沒有理會這些良心受到譴責的傀儡,他們也許恢復了甚至,但是已經完全成為他的邪神傀儡,今後他的意志就是他們的意志。葉凡召喚來皇宮禁衛,他想要了解龍國國主目前的情況。皇宮禁衛統領是原先的一名副統領,一身修為達到神魄境圓滿,根據他的描述,國主受傷遠遁,禁衛軍統領落荒而逃,其餘還有不少禁衛軍逃走了,他們這些完全是被黑袍人第一時間控制的。

「有沒有辦法找到國主?」

禁衛軍統領搖頭:「這個沒有辦法,國主是獨自逃走了,除非國主主動現身,或者大人先一步掌控龍國。」

葉凡將一直被自己囚禁在傳承之塔的龍漪瀾放了出來,他直接開門見山道:「你父皇跑路了,有沒有興趣成為龍國新一任國主?」 龍漪瀾本來還想抱怨葉凡幾句,將她光在傳承之塔內,這段時間簡直悶死她了。可聽到葉凡的話,龍漪瀾下巴都差點掉地上道:「我當國主?」

葉凡鄭重點頭道:「就是由你來擔任龍國新一任的國主。」

龍漪瀾這才回過神來道:「你剛剛說我父親跑路了,難道是你乾的?」

葉凡搖頭道:「我剛來皇城,就發現這裡的人就快被人屠殺乾淨了,你父皇被人打成重傷,如今生死不知。」

「到底發生了什麼?」

龍漪瀾不相信葉凡的話,不由將目光轉移到一旁的禁衛軍統領,後者急忙將發生的經過講訴了一遍,聽聞整個帝都基本上已經被屠戮一空,龍漪瀾臉色蒼白到極點。

「我要找到我父皇。」

龍漪瀾恢復鎮定之後,說出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她的目光異常堅定,似乎不容商量。

葉凡淡然道:「找你父親不成問題,但你將你父親找回來打算做什麼?讓他繼續擔任龍國的國主?」

「這是自然,父皇本來就是龍國的國主,這個國主之位自然由他來做。」

龍漪瀾不容置疑,顯然她用這種方式拒絕了葉凡。

葉凡冷笑道:「你在傳承之塔呆了這麼久,難道還不知道如今的龍國到底身在何處嗎?」

龍漪瀾臉色猛地一變,吃驚的道:「你是說龍國也被收進那東西里了?」

糊塗媽咪賊總裁 宇宙拒絕毀滅 葉凡嘿嘿冷笑道:「龍國已經被收進傳承之塔中,而我是傳承之塔的主人,我不放心讓你父皇來做這個龍國的國主,現在給你一個機會,有你來掌控龍國,不然我會找其他人。」

龍漪瀾咬牙道:「你不能這樣?」

葉凡不耐煩道:「我沒有時間跟你瞎磨蹭,龍國要麼由你來掌控,要麼老子派人追殺你父親,不要以為他能夠躲得了,只要老子動用傳承之塔的力量,瞬間就能將他找出來。」

龍漪瀾嗔道:「我當國主別人不會承認的。」

葉凡冷笑道:「這是你要考慮的事情,不過我會給你提供幫助的,眼下整個帝都只剩下數十萬人,他們已經被那個傢伙煉製成傀儡,而我順便將傀儡的控制權接管過來了,他們都會成為你最為忠實的臣民。」

龍漪瀾冷哼道:「什麼最忠實的臣民,他們都只不過是你手中的傀儡而已。」

葉凡冷然道:「這些人都是最為精壯的男女,經過煉神傀儡咒加持,他們都有成為最強軍隊的潛質,當然,如果你有辦法調集更多的軍隊過來,我不介意同時控制他們,只要通過不斷的戰鬥,他們都將成為一支無敵之師。」

龍漪瀾冷哼一聲,沒有理會葉凡的提議,而是道:「這個用不著,我會最短時間內穩定龍國,這點你放心就是。」

葉凡微微一笑,他沒有問龍漪瀾如何穩定龍國,這對於他來說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需要一個穩定的龍國,然後需要時從這裡抽調軍隊。現在他趕時間,需要馬上回紅城,當然,三萬多皇宮禁衛自然需要隨時準備抽調走。

……

葉凡回到了紅城,一切都風平浪靜,可這種氛圍卻給他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他知道來自東神殿跟戰王府的聯手絕對在某個地方等著他。葉凡雖然很想立馬就去幽都,但是在動身之前他有一件事情必須做,那就是還債。葉凡直接將三個神母拉到屋中,對於他還債的事情神母自然都知道,她們很樂意獻上自己的**成為他還債的工具。

沉重的債務讓葉凡控制不住自己的**,而神母一個個都是**強盛的人,雙方相遇自然是乾柴遇烈火,一點就著。十次高品質的關愛,三個神母就是三十次,每一個神母一次需要耗費一個時辰,那就是三十個時辰,這樣太過耗時,葉凡將渾身解數都拿出來了,才將時間足足縮短了三分之一。

無債一身輕,葉凡終於可以上路了,從紅城出發,哪怕坐上最快的戰馬,也需要耗費半個月的時間才能抵達幽都,行至一半,一行人突然停下來,安營紮寨,打算在這裡過夜。

金牌萌妻:豪門迫婚365天 葉宗仁突然出現道:「殿下,咱們在這裡紮營的話,如果有騎兵夜襲,怕是很難防備吧。」

葉凡皺眉道:「你認為會有騎兵襲擊咱們?」

葉宗仁嘆道:「如今戰王府分裂,那個皇甫斬月我也聽說過,絕對是一個為達目的不折手段的人,這片區域駐紮著一支騎兵,他絕對會調過來進攻我們。」

「這支騎兵的人數有多少?」

葉凡皺眉。

葉宗仁想都不想就道:「大概有一萬左右,這是屬於戰王府比較精銳的一支騎兵了。」

葉凡微微笑道:「咱們手中現在有三萬龍國皇宮禁衛,那些人的實力你也見過,認為可以抵擋這支騎兵嗎?」

葉宗仁苦笑道:「龍國皇宮禁衛乃是整個龍國最精銳的一支力量,其中武士的普遍實力都在大先天境,足足三萬,有心算無心之下,滅掉來犯的萬騎都有可能,只是如此以來,這支萬人規模的騎兵怕是要付之一炬了。」

葉凡皺眉道:「那你知道這支騎兵的統領是誰,有沒有辦法收服?」

葉宗仁沉聲道:「殿下掌握邪神傀儡咒,到時可以控制這傢伙,這樣一來就可以避免整支騎兵的損耗了。」

葉凡搖頭道:「事情哪有那麼容易,首先我們很難知道他們的確切位置,其次咱們現在動手怕是已經遲了。」

葉宗仁突然道:「那殿下可否直接控制這些人?」

「控制這些人?」

葉凡遲疑道:「這個非常困難,你不要以為我控制那些龍國禁衛跟傀儡看上去很容易,其實代價還是很大的。」

葉宗仁突然跪地道:「宗仁知道殿下有能力辦到,雖然需要代價,但對於點下來說這些應當是可以擺平的。」

葉凡苦笑道:「這個代價本世子的確能夠承受,可是你覺得用這東西控制自己人良心上過得去嗎?」

葉宗仁沉聲道:「與其讓這些人被東神殿那些人利用自相殘殺,還不如讓他們今後對殿下忠心耿耿,這樣一來起碼能夠最大限度的保存實力。而那些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不管他們是被控制的還好,還是主動的好,咱們都要將他們除掉。」

葉凡嘆道:「你起來吧,本世子答應你的要求就是,不過這一切都要看戰場的情況來定。」

葉宗仁急忙道:「殿下仁慈,如果實在不可為殺掉就是,咱們事後為戰死的同宗報仇雪恨。」

葉宗仁離開了,葉凡雖然是戰王府世子,但他還是沒有純正戰王一脈子弟對戰王府那種感情,滅掉這一萬騎兵不會有太大的不忍心。先前說不想控制這一萬騎兵,那純粹是矯情,他只不過是覺得用控制人的手段難免會讓人詬病,將來難免會給自己留下什麼麻煩。現在既然有葉宗仁這個代表自己站出來說話,葉凡到少了這層顧慮。

這次東神殿跟皇甫斬月聯手,騎兵怕是只是第一波攻擊,真正的考驗是接下來的麻煩。葉凡感覺敵人肯定會採取斬首行動,只要將他這個戰王世子幹掉,或者乾脆生擒活捉就成。

葉凡認為對方現在絕對還不知道自己手中掌握的真正實力,雖然那個東神殿的殿主似乎知道他的實力,但那個女人給他的感覺似乎不會將這事說出去。當然,就算說出去葉凡也不會怕,他手中現在有六位人仙,三十六位媲美人仙的恐怖戰力,除非是靈仙過來,沒人能夠奈何的了他。

夜很靜,所有人都沒有睡,在靜等襲擊出現,然而預料中的襲擊始終未來,眼看天就要亮了,所有人都以為敵人放棄在今夜動手了。

突然間,整個大地都在震動,將所有人都驚得真開眼睛。

騎兵!

所有人第一時間就意識到,這就是眾人一直等候的那支騎兵,他們終於出現了,所有人這個時候全都準備就緒。營地內有三千多鸞衛,八百多葉族精英子弟,這股力量絕對強橫,就算沒有外院的情況下,上萬騎兵要衝營絕對要付出慘重代價才行,不過他們自己怕是也要死傷慘重。

「轟隆!」

馬蹄聲靜了,而就在這時,上萬全身重甲的武士出現在營地中,他們最短時間內就組成一座戰陣,根本無法依仗地形,那森然的氣度,凌厲至極的殺伐之氣,讓鸞衛跟葉家子弟都眼皮直跳。

這是龍國最為精銳的龍鱗衛,一萬人,每一個足有元識境以上的修為,他們絕對能夠瞬間就將這來犯的萬騎絞殺殆盡。

這一幕只讓處在葉凡身邊的葉宗仁眼皮直跳,他忍不住道:「殿下,這支重甲步兵先前怎麼沒見過?」

葉凡嘀咕道:「龍漪瀾那娘們還是很有手段的,短短几天之內就坐穩了皇位不說,竟然還大方的將這支龍國最精銳的軍隊送給了本世子。」

「那女人將這支軍隊送給了殿下?」 葉宗仁瞠目結舌,這支龍鱗衛實在是太強了,絕對比得上戰王府最強的戰王禁衛,那女人竟然直接送人。

葉凡嘿嘿笑道:「如今整個龍國都在本世子的神器空間內,我想她應當向很動人闡述了這個事實,所謂識時務為俊傑,在別人的屋檐下哪有不低頭的事情。只要這女人老老實實替本世子賣命,龍國隨她怎麼折騰,本世子是沒心情去理會的。」

葉宗仁擔憂的道:「殿下,如果動用這支龍鱗衛,那一萬騎兵怕是還不夠塞牙縫的啊。」

葉凡冷笑道:「咱們只有自身實力越強,才能將傷亡控制在能夠接受的地步,嘿!如果你是地方主帥,見到有這麼一支可怕的重甲步兵列陣以待,你敢帶著人沖陣嗎?」

葉宗仁苦笑道:「一萬多元識境以上武者組成的戰陣只能用恐怖來形容,除非宗仁手中有一支實力接近的騎兵,不然來多少都是送死。」

葉凡幽幽道:「希望這個騎兵的統領不是傻子,不然本世子也沒有辦法。」

……

「轟!」

騎兵終於出現了,那速度宛若離弦的箭矢,一眨眼的功夫就來到近前。

這支騎兵的統領乃是一尊神魄境的高手,他的氣息恐怖之極,萬人的騎兵竟然渾然一體,似乎所有人的力量都集中到他的身上。這尊騎兵統領的雙目宛若利劍,一股能夠摧毀一切的意志張揚散發,似乎在他的面前沒有任何人能夠抵擋他率領的騎兵衝鋒。

然而,就在這位騎兵統領雙目看向自己衝擊的目標時,只覺有一個巨大的攻城錘砸在了胸口上,差點就讓他當即吐血。這位騎兵統領的眼中射出驚駭之色,他同一雙眼睛對視了,所看到的完全就是最為血腥的殺戮,那一瞬間他感覺自己似乎見到了森羅地獄。

神魂圓滿!

這位騎兵統領差點呻吟出聲來,最讓他驚駭欲絕的是,當他的目光掃過這位恐怖存在四周時,一支萬人規模的重甲步兵早已列陣以待,以他的經驗,要是這麼衝上去,包括他自己都會被這支從未見過的重甲步兵撕得粉碎。

能夠成為一支騎兵的統領自然不是傻子,騎兵的確厲害,但是如果碰上一支武裝到牙齒,整體實力又強過自己一大截的重甲步兵,那絕對是送死,其它他感覺一個照面之間自己就會被那位恐怖的武者幹掉。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