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葉佳期拉都拉不住。

等喬乘帆也上了車,葉佳期啟動車子,回家。

春日的夕陽輕柔如羽毛,那明媚的紅色照在大地上,處處都猶如被潑了鮮艷的顏料。

紅紅的落日漸漸沉入西邊。

小柚子一路上嘰嘰喳喳跟葉佳期說,坐自行車好好玩,還說要學騎自行車。

到喬宅后,喬斯年不在家,葉佳期就帶著他們吃晚餐。

明天周六,小柚子又可以放假了。

小知寶睡了一天,吃飯的時候醒了,烏溜烏溜的大眼睛看著所有人,炯炯有神。

小柚子一邊吃飯一邊逗知寶玩,喬乘帆都吃完了,小柚子才吃小半碗飯。

「小柚子,不準開小差,吃飯。」葉佳期訓道。

「噢!」小柚子裝模作樣地拿起勺子吃飯。

知寶黏葉佳期,保姆抱了他一會兒,他的兩隻小手就撲向葉佳期。

葉佳期只好放下飯碗,抱起小傢伙。

「麻麻,寶寶好可愛,小柚子小時候也這麼可愛嗎?」小柚子看著知寶。

「對啊,你小時候也很可愛,你哥哥小時候也可愛。」

「我們是可愛的一家人。」

葉佳期:「……」

還是不要帶喬斯年了吧!

小知寶很喜歡小柚子,小柚子逗他時,他喜歡跟小柚子玩。

弟弟的手軟綿綿的,小柚子也好喜歡他。

喬宅的客廳里歡聲笑語。 東方宇露出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凝視著拂來美伯爵,伸出了自己的手。

這是無可厚非的東方禮節,讓人無法拒絕。

似乎是遲疑了一下,拂來美伯爵大方地伸出手,雖然年老,但依然帥氣無比的臉上保持著高貴而適度的微笑。

東方宇和他輕輕一握,同樣優雅地道:「先生,如您所願,希望今天您充分休息好,明天我將親自同您戰鬥。」

雙方的對員們從各個角度注視著這一切,有人覺得理所當然,有些人分明有些不解。

看著拂來美伯爵離去的身影,東方宇默默地思考起來。此人雖然看起來有些病態的蒼白,但他的體溫卻並非想象中的冰冷異常,只是比常人偏低而已。

再考慮他隨意地出現在陽光之下,恐怕最少已是第三代的血族。在西方,這類血族的能力被誇大到接近於神。

致深愛過的你 昨天,東方宇已經在圖書館翻找了很多禁忌書籍,但對血族的介紹還是娛樂性多於實用性,他的收穫實在不多。

不管怎麼說,也不管拂來美是用的什麼方式,他在地球這種靈性枯竭的地方能修鍊到接近最頂級,必是罕見的修鍊天才。

這個「人」必須重視。

喧鬧聲四起,小鴨的聲音穿刺的響起來,「段兄,來兄,你們的技術太厲害了,佩服死我了。我敬你們一瓶。」

原來是隊內的車技第一高手段紅軍和槍械專家來長征回來了。此戰大捷,不僅含金量極高,而且觀賞性也僅次於小鴨的水漫金山,人們當然紛紛上前表示祝賀。

兩人一身黃土,像剛從五指山下爬出來的泥猴子一樣,一笑,露出潔白的牙,紛紛向小鴨比劃著,都不敢接他的酒。

小個頭的王軍擠到了人群中間,氣場強大,一揮手道:「剛才東方宇提議,今天我們為五位獲勝的功臣擺慶功宴。為保證明天比賽的體能,宴會將在下午五點提前開始。」

人們轟然叫好。

段紅軍是個車迷,他那點工資根本不夠他玩車的,開口便道:「頭兒,別玩這些虛頭巴腦的,說好的獎金呢?什麼時候兌現?」

「幾萬塊的獎金你能看在眼裡?」王軍翻起了白眼,不屑地道。

段紅軍直接急了,伸手要抓王軍最心愛的紅圍巾。

嚇得王軍趕緊道:「這不趁著昨天基地被小鴨破壞,許多設備需要重新採購,我批准你採購一百萬的車輛零件。」

「什麼?」段紅軍一呆,接著狂笑著跳起,兩腳一落地,「轟」的一聲,塵土滿天。

得,全都去洗澡吧。

下午五點,慶功會準時開始,王軍很用心,整支的烤羊,烤乳豬,烤大雁,成摞的蔥油餅,成箱的茅台已經擺在了桌邊。這番布置,怎麼看都是針對東方宇的口味。

整桌就王軍和十名隊員,王軍還解釋呢:「這酒可不是公家的,是我自己的,專門拿出來犒勞大家。」

來長征打趣:「要是公家的最多是大吃大喝,如果是你個人的,有可能進去喝茶啊。」

「去你的吧,就我們老兩口的工資,存摺上的錢光往上漲,從來沒時間花。我抽煙又不講究,喝點茅台還是沒問題的。」

「快喝吧,小鴨這會兒已喝了三瓶了。」有人催了起來。

眾人風捲殘雲,搶一樣的收拾起來,短短半小時,也吃完了,也商量好了。大家各就各位,分頭忙碌起來。

六點剛過,一輛輛中巴駛出基地。整個研究所中,除了十名參戰隊員和王軍外,全部撤離,就連守衛的武警戰士都沒有留下一個。

十一人也集中到一座小樓之中,在一間會議室中擺開了十一張行軍床。只看這間房內的布置,就和救助站里的短期留宿大廳一樣。

東方宇、小鴨和茶小七主動承擔了守衛任務。三人坐在樓頂嚴陣以待。

小鴨一邊喝酒,一邊不解地道:「大哥,還至於這樣防他?」

「我昨天看書發現,他們血族的人最多堅持三天,就必須喝人血了。而且越是高等的血族就越對血液的新鮮度要求越高。他們即便帶著血漿,從時間考慮,也沒法用了。我怕他狗急跳牆,傷及無辜。」

小鴨點頭道:「那大哥你去休息吧,有我們兩人防禦足夠了。」

東方宇嘿嘿笑道:「王老頭不是說那些好酒不是公家的嗎?你去把它們都搬走。能聞到在哪嗎?」

「嘿嘿嘿,沒問題啊。」小鴨絕塵而去。

……

第二天一早,驚人的消息還是傳來,某國服務團隊中,竟有兩人不幸去世。人們趕到時,人已經裝入了遺體袋,正在抬上他們自己帶來的中巴車。

東方宇皺眉吐出一口氣,沒想到不希望看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小鴨有些不理解,嘟囔著:「不就是喝血嗎,為什麼非要按著兩個人照死里喝?每個人喝一半不行嗎?」

東方宇深深地嘆息,道:「這還不簡單,血族是見不得光的,它們與整個人類為敵。而與血族合作,不論是什麼目的都為人類所不齒。所以,他們只能殺人滅口。」

說完,東方宇看向同樣臉色陰鬱的王軍。王軍點了點頭,悄悄道:「段紅軍和來長征已經出發,喬飛和李格斯跟著,跑不了他們。」

今天比試的地點還是第一天時曾用的那個「大車間」,只不過東方宇特意要求所有的觀眾都到二樓的環形看台就座。目前待在一樓的只有王軍、保羅和雙方隊員。

兩個金丹期巔峰的對戰,在地球完全可以說是翻江倒海,即便有東方宇控制,在極近距離內也擔心出現意外。

保羅似乎重拾了信心,大聲道:「伯爵大人,盼望您首戰告捷,並且連續挑戰下去。」

大蠻熊格爾也叫囂:「對,伯爵大人,您一定替我們出口氣,把他們全部打敗。」

無數的拍攝者不知如何修好了設備,都對著拂來美伯爵狂拍不止。

拂來美伯爵面色竟然出現了一絲紅潤,他信心十足,瀟洒地揮舞著手杖,篤定地道:「諸位先生放心,今天,我一定會讓大家看到西方的神與靈,遠比東方的仙與佛強大。我會摧枯拉朽的戰勝他們,沒有意外。」 拂來美伯爵身材並不高大,只有一米七八左右,比東方宇還略矮。但在一身手工禮服的紮裹下,顯得貴氣無比,風度無兩。

東方宇特意找出了以往常穿的那套迷彩作訓服,已經不再鮮艷,色彩更加斑斕,柔軟而貼身,彷彿讓他又回到揮汗如雨的前一世。

他肩膀上的那顆星足以讓某國今天來的所有人肅然起敬,因為在他們的國家,將軍就像華國的大熊貓一樣罕見。

拂來美伯爵微微點了點頭,似乎感覺對方的身份還算對得住自己的伯爵封號。

一剎那間,拂來美伯爵竟有些恍惚,他似乎看到東方宇的眼中也有紅芒泛起。他不敢相信,難道他也是血族?

「年輕人,你在壯年就有如此的成就讓人羨慕,但你的力量畢竟還限於凡俗,沒有達到神境。與其冒犯尊貴的神族,何如主動放棄?」

東方宇微笑,坦然道:「能在地球修鍊到這種程度,我承認你是曠世奇才。但我們東方人認為,道有奇正,我們堅信奇道再詭譎,也不可能走到正道的前方。不如我們試試。」

「試試?」拂來美伯爵沙啞地笑了起來,手杖向左手一交,道:「你的膽子很大。」

言猶在耳,拂來美拉出一道殘影,以近乎瞬移的速度突然出現在東方宇身前。

在場外驚呼的襯托下,二人兩掌相交。

東方宇感覺一股沛然大力撞向自己,他的腳趴在地面上,驟然滑退近百米。

果然厲害。

根據東方宇粗略的研究,吸血鬼有三大絕技,一是極速,二是巨力,三是幻術。

剛才一舉領略了前二者,確實是超出了東方宇的預料。

由於害怕萬一觸動地球的天道規則,東方宇也沒有敢於將功力真的施展到金丹巔峰,只是壓制在金丹後期。在境界上,現在兩者完全一樣。

某國人集體歡呼起來,他們看的分明,剛才這一擊,拂來美伯爵佔盡了優勢。東方宇就像被列車撞擊,根本不能相持。

然而,僅僅倒退了四五步的拂來美伯爵卻像見了鬼一樣的驚愕了。

那是和他一個檔次的力量,這不容懷疑。可為什麼之前絲毫都看不出來呢?

他將手杖向地面一插,擰身再進,雙掌平舉,按向東方宇。

東方宇大喝一聲,不退反進,運起隨波逐流,雙掌有如道韻的晃動,在與拂來美接觸之時,實際已發出了六掌。

他不敢疊加更多的掌力,六倍的掌力足夠了。

「嘭!」

「嘭!」

東方宇平飛倒退,拂來美卻通過急速旋轉卸力,兩人落定。拂來美終於露出凝重的神情。

第二次碰撞,雙方依然勢均力敵。拂來美感覺自己擊中的是一個不斷旋轉的砂輪,受力的並不是某個固定的點。這是高超的拳技,正是這種拳技彌補了對方力量的不足。

「聖光降臨吧!」

拂來美伯爵虔誠而癲狂地大喊。

突然,東方宇感到一股陰冷的氣息從拂來美身上瀰漫而出,掠過他的身軀,刺骨冰寒。特別是自己的喉嚨部位,竟如刀割一樣的刺痛。

要施展血族特有的攻擊手段了嗎?

東方宇對這種西方古老的魔功還是有一定興趣的,今天想看他盡情施展。

陡然之間,拂來美伯爵的雙眼變得猩紅,赤芒爆射而出,在場地燈光的照耀下竟拉出了道道紅絲。

再看他的兩手,指甲在急速的生長,並不誇張,只有寸許長,閃著寒光,隱隱也有暗紅色的光芒。

東方宇心念一動,體內的仙元力、生民願力和神魂之力開始編織,琉璃之弦湧出十一個竅海,轉眼間已構架起晶瑩璀璨的神骨。

琉璃之力繼續在體內伸展,在體表形成一層看不到,但緻密無比的膜,繼續從雙手十指湧出,同樣長出了十隻透明的甲。

一團血影驟然晃動,忽視了兩者間超過二十米的距離,直接出現在東方宇的面前。

「轟!」

「轟!」

「轟!」

「轟!」

這次是接連不斷地猛轟。

轟然巨響之中,半尺厚的木地板以他們為中心不斷爆碎起來,就如同有一條龍要從地下衝出。

在他們的腳下,水泥地面炸出了深坑,無數碎石、木屑轟向四方,雙方觀戰的隊員施展各種方式抵擋、閃躲。

人們露出駭然之色,不要說同他們戰鬥了,僅僅是躲避他們戰鬥的餘波都不容易。不少人終於苦澀的承認,自己和他們根本不是一個檔次。

第三次碰撞后,人們驚駭的發現,東方宇幾乎沒有什麼特別的變化,最多就是迷彩服上崩了一些泥灰。

而拂來美伯爵則明顯不同了,似乎在他施展出最強攻擊后,形勢反而一舉翻轉了。現在,他的嘴角竟然流出了血。

不像是鮮血,有些發黑,好像淤血一樣。

他的眼角也好像有些開裂,但那裡流出的血卻鮮紅無比。

他的面目顯得猙獰起來。

東方宇用左手的掌背隨意地彈落身上的碎屑,有些玩味地看著他,揶揄道:「閣下吐的並不是自己的血吧?」

這聲音無比清晰地傳遍整個「車間」,一字不落地進入每個人的耳朵。

有些人慌亂起來。

很多人開始思考。

他們好像在努力回憶一些古老的傳說,想要記起究竟是什麼東西會有通紅的眼瞳和利爪。

正在這時,拂來美伯爵露出了他身上的第三處破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