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萬獸林因爲雪林山被破,憤怒到了極點,向人族發出淺責,要人族交出此次引起雪林山塌陷,並收走雪林山之人。

可人數更加冤狂,他們那裏知道引起雪林山之事是什麼回事,必不可能知道此事是誰引起的,要他們什麼交人。

在萬獸林再三的追逼下,人族也幾經調查此事,可就連前去雪林山的幾位元嬰老怪都不知道此事是爲何引起的,更不可能知道幕後主腦之人是誰了。

無奈之下,人族回覆萬獸林的回答便是此事不關人族之事,乃天道所爲。

可萬獸林內的九階以上靈獸可不是白癡,那個不是活上數十萬年以上,都活成精了,智商也不在人族之下。

對於人族的答覆,幾呼讓萬獸林進入到憤怒之中,決定出戰人族,逼人族交出幕後之人。

而在萬獸林做出決定之後,正個天臨星再次失去了安寧,而首當其衝的,自然便是藍樓城了。

當然,這一切都不管曾浩的事情,此時他正向某個方向,風塵樸樸的趕路着。 其實對於萬獸林爲何如此憤怒,人族高層在商議後的,一至認爲,是萬獸林在找藉口對人族發難吧了。

然要是曾浩知道此事,定能猜出萬獸林爲何憤怒至此。

原因無他,自然就是自己靈園空間中那上百具冰雕了,也只有此,才能讓萬獸林如此憤怒,不惜對人族發起戰爭。

雖然曾浩不敢肯定,那冰窟和萬獸林有何關係,不過冰雕中,那數十頭九階靈獸且是跟萬獸林一定存在着某種關係。

然,這一切都跟曾浩沒有任何關係,就說他並不知道此事,就算是知道了,他也只會是一笑而過。

要他出來承但此事,並歸還上那些冰雕,打死曾浩也不會傻到這麼去做。

而此時的曾浩,正拿着地圖,趕着路。

他此次的目的就是爲了收集數種有利於結成金丹的丹藥,而想收集丹藥,首先自然就是寶丹門了。

雖然他剛來天臨星不久,不過且也知道,天下名丹,出寶丹門。

當然,這天下,也只是指天臨星吧了,能以練丹出名的門派,多多少少都會擁有一些較爲逆天的丹方纔是。

對於有利於結丹的丹方,曾浩沒理由懷疑寶丹門會沒有此類丹方。

而寶丹門則位於天臨星較中部,也是唯一的個正道門派離魔族最爲接近的大門派。

原本曾浩打算找付近的坊市,好使用傳送陣傳送過去。

不過當他拿出地圖後發現,自己離寶丹門倒也不遠,所以便放棄了去找有傳送陣的坊市,直接使用飛行前往寶丹門。

寶丹門,建立在一處山脈之上,而此山脈生長的十分特殊。

這是一處山峯之上有山峯的山脈,整條山脈便生長成一座大山峯。

其上小山峯環繞四周,足足有上百座小山峯重疊在了一起,組成了一座巨大的山峯,此這山峯便是寶丹門的所在,後人稱之爲寶丹山。

這天,數道遁光風塵樸樸的趕來到了寶丹山之上。

數道遁光有紅有藍有金,只有一道是白藍色的遁光,顯得十分特殊,而這白藍色的遁光主人正是曾浩。

曾浩之所以會跟別人一同來到寶丹山,說來也是巧合之事。

原本曾浩經過了一個來月的趕跟,眼看還是一小半距離便能到達寶丹山。

可就在路過一家坊市之時,遇上了這幾人,他們的目的地也正好是寶丹山。

於是在衆人的拉籠之下,曾浩便加入到他們的隊伍之中,一同來到了寶丹山。

其實曾浩會跟他們在一起,主要還是爲了套一些情報消息吧了。

在遇上他們之時,曾浩無意間聽到了他們的談話,說此次寶丹山舉動練丹大會,邀請了不少正魔兩道的同道中人蔘加練丹大會,並開放收弟子。

凡是在練丹之上有所領悟之人,又自願拜入寶丹山的散修以及各修真家族的子弟都可通過參加練丹大會,從而得到加入寶丹山的資格。

原本曾浩是不打算加入任何門派的,可此次來寶丹山,一半也是師尊青雲子的意思。

在修道一脈,都是師父收陡,陡弟再收陡,從而形成一個門派山門。

而修真一脈且不是如此,收弟子都是以掌門爲標準,比掌門大的稱爲師叔,比掌門小的稱爲師伯。

然掌門可不會收那麼多陡弟,幾呼是不收陡弟的,都是自修,只是給點仙石,一本功法祕籍,修真一途之上,偶爾會有一兩個門中前輩出來當衆指點一二。

如此一來,加入門派不等於是拜師,曾浩自然不存在叛逆門師之說。

再加上青雲子的意思是,雖然曾浩是他陡弟,可在沒能力達到青雲山前,他還只是一個沒門沒派的散修,可加入勢力以及門派修練。

至於再拜師,只要不是拜入修道者爲師,並不算是叛逆師門。

有了青雲子這話,曾浩自然也想加入個門派了,必竟這也是師尊的意思。

而對於青雲子來說,自己纔是曾浩的師尊,至於曾浩再拜也只是等於爲自己教陡弟吧了,加上曾浩對於修仙界的規矩懞懞懂懂,常做出讓所有人爲之憤怒之事。

青雲子又不用時時在曾浩身邊傳教,又想讓曾浩惡補一下基本修仙常識。

這才讓建意曾浩加入到別的門派之中去。

而原本曾浩只是想來寶丹門坊市找找有利於結成金丹的丹方。

可現在他且改變了主意,如果真能加入到寶丹山中,那自然也是一件好事,至少寶丹門中的藏經閣之類的地方,想來丹方不會太少對是,而且又能讓他在練丹一路上再跨進一大步,何樂而不爲。

衆人來到了寶丹山後,便立即拜見了主持此大會的一名築基期修士,這名修士還是寶丹門掌門的師兄,被掌門派來接待客人。

在這名接待的修士的指引下,曾浩衆人住入到了寶丹門待客院,準備參加不久後的練丹大會。

當然,這也是因爲曾浩衆人都是築基期以上的修士,這才達到了寶丹門接見並招待的最低要求。

如築基期以下的修士,那隻能居住在寶丹山外,平時可到坊市中來,直到練丹大會開始才能在外圍觀看,當然,有練丹天賦則可參加到練丹大會來。

練丹大會是定在了下個月初,離下個月初還有足足二十天時間。

而在接下來的時間裏,曾浩以及同行之人開始閒逛起寶丹山坊市。

這也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必竟來參加練丹大會的,不止只是各路散修以及家族,還邀請來了不少隱世高人以及各大門派。

一辦有修真者的地方,便會有坊市存在,而此次聚集而來這麼多的修士,雖然寶丹門有着自己的坊市,可外來修士也在坊市中建立了臨時坊市,開始了臨時買賣。

而以曾浩的現在的情況來說,自然是先到書店中,收集一些典集,再到各大藥店中,進購一翻,這纔開始閒逛起坊市來。

至於曾浩一直找的匿氣功法,曾浩倒也不用再找了,早在之前,他就跟師尊青雲子要過了,並也得到了一套此類的功法。 很快,二十天的時間便過去了,寶丹山在最後的幾天裏,相繼迎來了不少大門派的掌門人。

當然,出迎的自然變成了寶丹門掌門了,也是寶丹門中最傑出的練丹之人。

聽說他能以築基期的修爲,練製出有利於化神的丹藥,讓不少的元嬰老怪都視他爲同輩中人,對他更是禮待有佳。

當然,寶凡門中依然存在不少金丹期以及元嬰期的練丹修士,只是因爲他們在練丹一道之上的成就並未能超過這位掌門吧了。

這寶丹門的掌門可被稱爲天臨星第一人,然且不是修練上的第一人,而是在練丹之上。

他以築基期的修爲,竟能練出元嬰後期大圓滿在突破化神期瓶頸的丹藥來。

雖然說,很多元嬰老怪都能練出此丹藥,可成功機率且沒有他來的高。

這種對化神瓶頸有幫助的丹藥,可不是築基丹,只須數十種靈藥便能練制起來,那可是須要上千種珍貴靈藥才能練出幾枚丹藥來。

而且每一種靈藥,都是得百年以上藥性,主味要還得是上千年或萬年以上的靈藥,可不是路邊野草,那裏都有,就算是野草,要聚集上千種不同的野草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更別說是靈藥了。

在練制寶藥,最困難的便是成功機率了,而他能做到在練制化神期瓶頸丹藥十次,有六次以上的成功機率,自然是讓所有人都信服了。

有不少元嬰老怪,在練制此丹,十次頂多成功一兩次,便高興的直跳,大多都是數十次成功一次。

這也是爲何那麼多元嬰老怪肯加入寶丹山的原因了。

練丹大會隨着時間,慢慢的接近,而此次舉行練丹大會的地點便是寶丹門的某一間廣場之上。

也可能是因爲寶丹門在天臨星的地位以及重要性,此次前來參加大會之人,就連元嬰老怪也有不少。

廣場之上,主臺之上,此時着擺放着上百張距離各異的桌椅子。

而兩則依然擺放着不少的的桌椅,應該是供各派來人所坐,而主臺之上的應該是供天臨星一些較有地位之人坐的。

臺之下,廣場之中,放着了數十個一模一樣的大鼎,這些都是練丹鼎來的。

此時,廣場兩則路路續續坐滿了服裝各異之人,而主臺之上此時也坐了不少人,這也表示着練丹大會及將開始。

而曾浩是報名參加練丹之人,也是考驗入寶丹門資格,所以從昨天開始,便讓人按排到了廣場之後的某一間大廳之中。

這種大廳足了數十間之多,每間都擁有着十幾個大鼎,同樣也是練丹鼎。

曾浩以及十幾名修練不同的修士被按排到了其中一間大廳中,讓開了第一輪考驗。

曾浩一直以爲,以他築基後期的修士,應該是此次參加練丹中人修爲最高一個。

可他沒想到,單是以他一組中,金丹修士就有好幾名。

而第一輪的考驗便是認靈藥,誰看認得多,以決定能否進入到第二輪考驗。

寶丹山將此次的靈藥都擺放在了架子上,每人再分放一塊玉卷,將認識的靈藥名稱功效記錄到玉卷中。

對於靈藥,曾浩的見識還是有一定水準的,只是讓他想不到的是,此次認靈藥中,寶丹山拿出了一萬種靈藥,而曾浩只能認出七千之種。

等到最後宣佈結果,曾浩是此間大廳中,認靈藥考驗排名第三之人。

而寶靈山規定,凡能認出上五千種靈園,便能參加下一輪考驗,而十幾的隊伍,在第一輪只被淘汰了二人。

第二輪的考驗便是練丹了,參加第二輪考驗都會分別讓寶丹門的修士安排到每一座練丹鼎前。

並給於數份練氣丹的材料,一但練制將會被淘汰,直到練製出第一名爲止,而前三名則可參加下一輪的比賽。

別說是練氣丹了,那怕是築基丹,曾浩也對能掌控到百分之百的成功率。

要知道,他常爲靈園空間練制丹藥,而且他那兩個分身,之所是輪着爲靈園空間練丹。

對於練丹的掌控,曾浩自信,還真沒有幾個人能超過自己,那怕是那些元嬰老怪。

必竟又有幾個人能跟他一起,只有擁有一枚靈藥種子,便能種出大量的靈藥來,加以每天練丹。

曾浩自信,就算是寶丹山掌門在練丹控火之上,也未必能超過自己。

而第二輪的比試下來,曾浩自然毫不退讓,取得了第二輪考驗的第一名了。

原本他也想低調一點,只是後來想想,他可不信,有誰真能從自己練丹的水平中,發現到了龍霞鼎的祕密。

加上自己想在寶丹山中找找看有沒有能改變天生靈根,或者是找找看有沒有逆天的丹方存在,能讓修士暴增元嬰瓶頸的丹藥。

而也只有能混入寶丹門的高層,纔有機會得到這些逆天的丹方。

他可不認爲,隨便加入到寶丹門的弟子,都有資格接觸到逆天的丹方,頂多就是給一些普通的丹方看看。

指不定在那個坊市中都有得買,又何必加入到寶丹山來。

他又不想日後再努力去爲寶丹山立功,從而慢慢爬入到高層中去,如此一來,他耗費時間了。

而藉此機會,展示下自己練丹的天賦,加上自己不弱的修爲,應該能在寶丹門內佔有一席之地纔是。

也是這個想法,讓曾浩不想再扮貓了,直接強勢出手。

加上他在練丹一道上,也的確擁有不錯的天賦,這點,鶴軒那老頭子也早就承認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