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菲米莎突然高呼一聲,頓時使得氣氛高漲起來。

「取得冠軍!」有人突然帶頭喊道「取得冠軍!」

「取得冠軍!」

「……」

所有的人,都跟著吶喊起來。

「現在,我任命東方修哲為參賽選手的總隊長,另外三名選手,將由他從你們中間挑選!」

待大家的情緒稍微平靜了些后,菲米莎再次說道,並且從臨時搭建的演說台上走了下來。

東方修哲走上演說台,臉上少有的嚴肅認真,望著下面那一雙雙渴望獲勝的眼神,他突然將手臂高舉頭頂,一字一頓道:

「我——東方修哲,定將冠軍捧回!」 太陽已經西斜,變成了一個誘人的紅蘋果,懸挂在西邊層巒疊嶂之上。

羅修魔武學院的廣場之上,平坦的石地之上,投射出一道道人影。

所有的師生,此時此刻,目光都迥迥有神地望著演說台上那個意氣風發的少年。

少年那高舉手勢的誓言,在所有人的心中都亮起了一道光,那是希望之光,更是期待之光。

取得冠軍,這個可望而不可及的目標,在很多人的心裡,連想都不敢想。

皇家六少戀上千金女 然而演說台上的少年,那無比自信的眼神比太陽光還要亮,他的這句誓言,絕對不會是隨口說說。

「羅修魔武學院,定將重現輝煌!」

少年將手放了下來,他的這句話,聲音不是很大,然而卻是無比清晰地傳進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讓「羅修魔武學院」重現輝煌,這可是所有師生最原始的心聲,更是支撐他們努力下去的動力!

學院的榮譽,是大家的榮譽,誰不想受人尊敬與羨慕,誰願意受人嘲諷與排擠?

這一刻的所有人,因為少年的這兩句話,體內的血液就像是被點燃了般,雙眼也開始綻放出光芒來!

菲米莎立於不遠處,正打量著台上的東方修哲,一身性感打扮的她,這一刻卻沒有成為大家的焦點,反而少年的兩句充滿激情的話,引起了所有人的共鳴。

「真看不出來,自己這個小主人竟然還有這一手!」

菲米莎心中暗笑,別看她是「羅修魔武學院」的校長,那不過只是一個臨時的幌子而已。

這所學院的真正主人,可是面前這位讓大家心血澎湃的少年!

說句老實話,菲米莎可不稀罕做校長,她更喜歡四處冒險,作為一名元素獵人,她可是有著很多目標未能實現。

不過好在,東方修哲已經許下過承諾,等進行完了這兩場比賽,她就可以卸下這身責任,並且還將得到一份異元素作為獎賞。

不過唯一讓菲米莎感到遺憾的是,對於這所學院隱藏的秘密,她還沒有找到,儘管已經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但離著揭開謎底可是有著一段不小的距離。

「修哲這小子,今天倒是讓他出盡了風頭!」

雷牙有些羨慕地盯著東方修哲。

他身邊的辰月、辰星還有李二牛三人,則是用崇拜的眼神望著演說台。

最為淡定的就是王俊琪與貝露兩人,雖然東方修哲能夠說出如此激勵人心的話讓兩人有些意外,不過對於知曉東方修哲平常是什麼樣子的兩人來說,再意外的事只要發生在這位少年身上,都不會奇怪。

廣場之上,夕陽將眾人的臉頰照得一片火紅。

下面抬頭仰望的這些學生,並不了解面前這個被任命為參賽選手隊長的少年有如何本事,他們純粹只是被那番激勵的話感動而已。

但是他們的老師,就不一樣了。

當初在招收新生的時候,這些老師就曾親眼見過東方修哲出手。

那絕對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叫人肝顫!

而在這些老師當中,高輝和朱靜兩人更是很清楚這個少年有著怎樣恐怖的實力。想當年在潮濕森林,就是這個少年,以一人之力對抗著蛛幻盜賊團的成員。

只是有一點兩人不清楚,東方修哲現在的實力,早比那個時候恐怖多了,以前「蛛幻盜賊團」那種貨色的人,根本就是不夠看!

演說台上的東方修哲,收回了掃向下面的視線,沒有再說什麼,轉身走了下來。

菲米莎又走上台交待了幾句,這場集合便就此結束了。

「魔法師留下來,其他人可以回去了!」

對著準備離去的人群,東方修哲高聲說道。

很快的,他已經將另外三名選手給選好了——兩名風系魔法師、一名火系魔法師。

這三人的實力都不高,勉強可以算是四星魔法師。

而且這三人面黃肌瘦,對於被選為比賽選手,還有些不安與緊張。

「你們叫什麼名字?」

在其他人陸續散去后,東方修哲對著這三個神情有些忐忑的學生含笑問道。

「王語。」

「於洋。」

「咎凡成」

三人在回答的時候,聲音之中透著難掩的緊張。

「你們不用緊張,『奪旗對抗賽』就是一種簡單的遊戲而已,取勝很簡單的,到時候也不用你三人做什麼,只是充個人數而已!」

東方修哲笑著說道,他這話可不只是為了安慰,而是在陳述事實。

他根本就沒有將「奪旗對抗賽」放在眼裡!

這三位魔法師,怔怔地望著這位新上任的隊長,他們實在不知道,這位少年怎麼會有如此大的自信?

「奪旗對抗賽」可是高手如雲啊,每個學院都非常重視,因為最後成績的好壞直接關係到學院在鐵秦帝國的排名,幾乎所有學院都會派出最利害的學生參賽。

光是想想就可以知道,「奪旗對抗賽」必將會是一場龍爭虎鬥!

「我對你們要交待的話只有一句,比賽的時候要絕對聽從我的吩咐!」

說完,東方修哲轉身意欲離去,可又不知想到了什麼,竟然又停了下來。

「你們三人身上穿得是校服么?」

打量著這三位魔法師身上那肥大而且樣式極為難看的衣服,如果不是有學校的圖案,甚至會以為這是某種清潔工人的工作服。

三人點了點頭。

他們實在琢磨不透眼前這位少年是個什麼樣人,明明是一個連一天課都沒有來上過的新生,卻是一出現就當上了參賽選手的隊長。

更不可思議的是,竟然不把「奪旗對抗賽」這麼重要的比賽放在眼裡。

東方修哲皺了皺眉,然後有些自言自語地道:「看來學院的校服得從新設計一下才行!」

如今「羅修魔武學院」的校服,那還是前一任校長因為經濟拮据,而改換成這個簡陋的樣子,其實以前的校服是非常拉風的。

微風拂過,天空中的晚霞非常美麗,給人無限的遐想。

王語、於洋、咎凡成,望著離去的那幾位身影,怔怔地立在原地,半天都沒有從驚愕中回過神來。

「你們說,那個叫東方修哲的隊長,他是真的有信心,還是在說大話?」

「不清楚,我倒現在都搞不清楚為什麼校長會任命他為隊長?」

「我原本還以為隊長是王俊琪或者貝露兩人中的一個呢!」

「比賽都沒有幾天了,為什麼咱們這個小隊長,也不商討一下戰術?」

三人面面相覷,心中充滿了疑問。

天邊的雲彩紅得更加鮮艷了,將建築物的影子拉得格外的長。

※※※※※※※※※※※※※※※※※※※※※※※※※※※※※※※※※※※※※※※※※※※※※※夜幕已經開始降臨了,原平的街道上,卻是人來人往,竟是比白天更加熱鬧。

此時溫度涼爽,正是適合逛街的好時候。

東方修哲七人,走在街道之上,一邊漫步,一邊尋找著裁縫店。

最後,一處裝飾得比較華麗的裁縫店出現在幾人面前。

裡面的生意很火,進去的時候,正有很多客人在訂製衣服,其中竟然有一些是其他魔武學院的學生。

看他們的樣子,應該是為了「奪旗對抗賽」訂製特別的戰鬥服。

「幾位客人,你們需要點什麼?」

一位服務員跑了過來。

東方修哲說明了來意,他想請人設計一種全新的校服。

「哈哈,我還以為是哪所學院的,原來是那個『垃圾的收容所』啊!」

就在這時,原本正在量尺寸的男子,突然面露嘲諷之色。

「你們竟然還來訂製校服,就你們學院那種乞丐式的服裝不是挺適合你們的么?」

「連決賽都進不了的垃圾學院,竟然也想跟潮流,還是省點錢趁早回去吧!」

那位男子的另外幾位同伴,跟著附和道。

這幾人倒不是有意針對東方修哲幾人,而是他們與其他學院的學生一樣,已經養成了一種習慣,一種喜歡用言語貶低他人來抬高自己身價的習慣!

「大街上遇到野狗亂叫也就算了,竟然在這種地方也能碰到,倒還真是讓人意外!」雷牙開始反唇相譏起來,「像你們這種只會亂叫的野狗也需要穿衣服,畜生就是畜生,穿再好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看不出來,你有些時候說話還是挺精闢的!」東方修哲有些詫異地看著雷牙。

雷牙嘴角一揚,露出一副「你才發現啊」的表情。

「它奶奶的,白毛小子,你說什麼!」

對方立時勃然大怒。

一直以來,「羅修魔武學院」的學生都是逆來順受,卻沒有想到今天出現了一個敢還嘴的傢伙。

「是狗給我一邊趴著去,是畜生給我滾一邊去,惹惱了我,扒了你們的皮!」

雷牙冷眼怒視著對方。

「小白毛,想打架是不是?」

「敢招惹我們『金貴魔武學院』,你的膽子不小啊!」

頃刻之間,整個店裡充斥著濃濃的火藥味。

眼看著就要大打出手時,一位與對方明顯是同學的男子,從裡屋走了出來,沒有想到這家店竟然是他家開的。 白常旺,貴族出身,有一個在朝為官的姥爺,不但是「金貴魔武學院」的代表,更是十名參賽選手的隊長。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