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華炎苦笑一聲,就是跟着走出房間,沒等多久兩人就是隨着趙家部隊浩浩蕩蕩的朝着亂武鬥場走去。

這一路上華炎算是看到了趙家在虞水城的威望,那仗勢,比之當年在洪都鬼城風池氏還要風光,而且內城的百姓們似乎也是比較信服趙家,路上給趙家起勢的也有不少,不知是趙家有意安排還是其他原因。

走走停停,一番排場擺足了以後,趙家終於是來到了亂武鬥場,雖然有一些家族已經到了,但是黑水氏和孟家的人還沒到。

又是等了小半個時辰,黑水氏和孟家的人才大張旗鼓的趕來,看那排場,不比趙家弱。

按照慣例,孟家作爲現任城主,首先進行了一番義正嚴詞的演講,城主也是不忘打趣的爲自己家族拉票,畢竟除了這青武會以外,可還是有其他項目考覈的。

一番過場話持續了足足有一個時辰纔算結束。

“各位,今天第一場,是羣舞亂鬥!”主持青武會的孟氏老者高聲喝道,“請各家族選手入場!”

華炎和軒轅劍魔站在場邊,足足等了一個時辰,終於是可以開始了。

隨着趙家隊伍一起進入場地,華炎這才發現這次城主之位爭奪還真是吸引了不少家族,僅參加青武會的選手就足有上百人。

畢竟這城主選拔可是一萬年才一次,一萬年足夠興起覆滅好幾撥家族勢力了,如此盛會,自然少不了湊熱鬧的人,哪怕家族實力不行,也大可以藉助這次機會來挑戰一下,出點名氣。

等各家族勢力一一報名過後,羣舞亂鬥隨着一聲震天鑼響終於開始了。

一百多人站在近萬平方米的比武臺上顯得還是有些擁擠,畢竟達到他們這等境界的修者,這點範圍實在是太小了。

各家族七個選手都是聚在一起,偶爾有一兩個家族關係密切,或者是事先就商量好了,這才十幾個二十幾個聚在一起形成了小團伙。

華炎和軒轅劍魔以及趙明庭站在家族選手前面,冷冷的看着各大勢力,他們是趙家的先鋒軍,也是最主要的戰鬥力,所以必須戰鬥到最後。

而他們身後則是三個趙家族人還有另一個外援,這外援是距離虞水城不遠的婆羅城水家的千金,雖然是女流之輩,但是實力也是極高,擅長神念攻擊。

孟嘗虎高大的身軀站在孟家衆選手身前,只見他大步走到場中央,仰天笑道:“都畏畏縮縮的躲在角落裏幹嘛,有誰敢跟我一戰?”

衆選手看着他,誰都沒有上前,一來是孟嘗虎實力極高,沒人敢招惹他,二來誰願意剛開始就暴露實力,萬一兩敗俱傷,肯定會有人漁翁得利,到時候可就得不償失了。

“哈哈,你們不來,那我可就不客氣了!”孟嘗虎大笑着就是走向一旁的一個勢力。

那七人見孟嘗虎走來,當場就懵了,怎麼不去招惹別人,這黴運還會自己找上門來?不過就是跟孟家靠得近了嗎。

“轟!”孟嘗虎一拳轟上,那七人聯手抵抗,但是孟嘗虎這一拳勢大力沉,直接將爲首那兩人的胳膊震斷,這二人當場被轟飛出去,連他們身後的五人也是抵擋不住,七個選手一瞬間就是被孟嘗虎一拳給逼退到了臺下。

淘汰! 孟嘗虎的霸道一擊讓整個場地都是靜了下來,誰都沒有想到那個家族選拔出來的七名種子選手居然被他一拳就給擊到了臺下。

一般能夠來參加這場盛會的家族都是有點根基的,族內的天才子弟就算再不濟,也不可能七人聯手被人一拳就給擊敗。

可是事實擺在眼前,任誰都無法相信。

緊接着,觀衆席上就是爆發出驚天的歡呼聲和吶喊聲,顯然這種口味才適合他們。

“還要不要?!”孟嘗虎吼道,整個人都被這氣氛帶動了起來。

而此時,主觀望臺上各大家族的族長也正在看着這一幕,他們這羣人可以說是這虞水城的頂尖巨頭了,整個虞水城都在他們的管理之下。

“孟城主,你孟家這孟嘗虎,可不簡單啊!”一名家族族長忍不住笑道,他的家族也是來參加競選的,但實際上只是湊個份子而已,其實就是依附在孟家的小勢力而已。

孟家現任族長,也就是虞水城現任城主孟天楠忍不住的笑道:“阿虎這孩子,就是有天賦,這虞水城能跟他想必的年輕俊傑,可不多。”

其餘幾位家族族長倒是沒有刻意巴結奉承,因爲這虞水城可不是洪都鬼城,即便是城主又如何,等下了臺,沒了大權,就什麼都不是了。

趙新成坐在一旁,品着茶,笑眯眯的看着比武臺上的趙家子弟,時不時的還瞥一眼一旁的黑水氏族長,顯然是在等好戲上場。

與此同時,比武臺上真正的亂戰終於開始了,孟嘗虎正式挑起了這場戰鬥,一時間整個比武臺到處都是交戰的戰場,氣氛無比的火辣。

原先還聚在一起的各家族子弟,因爲戰局一亂,不由得就是分開來,而正是因爲這樣落單的情況,短短一會功夫就是有不少人被轟飛出了比武臺,甚至還有死傷,因爲人太多,無法控制,而這也是羣鬥這種形式很少被搬上城主之位競選的主要原因。

不過在這種紛亂的情況下,華炎倒是氣定神閒的站在一旁,身後還跟着一個小跟班,也就是那趙家請來的外援,婆羅城的水青青。

也不知道水青青是怎麼看中華炎的,無論情況再亂,她就是死死的拽住了華炎的衣角不肯離開,而華炎也沒有故意甩開她,就那麼靜靜的站着,任由水青青抓着他的衣服。

所謂拳腳無眼,更何況是漫天的法寶,不時就是有各類法器朝着華炎和水青青撲來。

而根本不等華炎動手,那一件件法寶就是在臨近二人的時候被一股奇異的力量牽引走了,赫然是水青青的神念之力將那些法寶都給牽引走了。

華炎笑吟吟的看着這一片混亂的比武臺,身後還有一個保鏢一樣的丫頭保護他,他自然樂的看熱鬧。

而軒轅劍魔則是徑直殺入到了黑水氏的族人範圍所在地,不過他根本沒有拔出自己的劍,就那麼大開大合,用一對鐵拳生生打開了一條通道,而後出現在一名黑水氏子弟面前。

那黑水氏族人正打得熱鬧,憑藉一點小聰明小靈活,偶爾用法器偷襲別人,不曾想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魁梧青年,頓時懵了。

“死!”

軒轅劍魔出手無情,一拳就是轟穿了這青年的胸膛,而後將他一腳給踹出了比武臺。

遠處觀望臺,黑水氏族長的眼睛都瞪了起來,只聽他喝問道:“那小雜種怎麼會在這裏,他是哪個家族請來的外援?”

趙新成抿一口茶,淡淡道:“黑水族長是在說我趙家請來的外援嗎?”

黑水氏族的族長轉過頭看向趙新明,忍不住喝道:“你知道他是誰嗎,你居然把他請來當外援?你難道不知道我們跟……”

“不就是軒轅氏的小輩嗎,又有什麼大不了,這青武會可沒規定過外援不能請什麼人。”趙新成冷漠的說道。

“你……”黑水氏族族長怒氣衝衝的指向趙新成,但卻說不出話來。

趙新成瞪了黑水氏族族長一眼,只聽他冷聲道:“黑水族長,請注意你的言行舉止,不要太放肆,我趙家可不怕你!”

黑水氏族族長一愣,而後又是憤憤的坐了下去。

趙家跟他黑水氏雖然不似和軒轅氏一樣勢同水火,但關係也不怎麼好,若是再因此得罪趙家,那可就得不償失了,更何況趙新成所言不虛,趙家還真不怕他黑水氏。

與此同時,軒轅劍魔又是找到一名失散的黑水氏族人,沒等那族人反應過來,軒轅劍魔就是一拳將其給打飛出去。

這是一個升龍境七重天的煉體修者,雖然近戰實力了得,但還是被軒轅劍魔給一拳擊敗了。

那黑水天怒此刻正在大殺特殺,宛如狼如羊羣一樣,見軒轅劍魔居然正在大肆追殺自己黑水氏的子弟,頓時反過身衝了過去。

不過就在這一刻,孟嘗虎卻是殺了出來,兩米多高的身軀死死的擋住了黑水天怒的去路。

“滾開!”黑水天怒呵斥道。

“嘿,你小子讓我滾我就滾,我如果真滾了,還不丟死人了?”孟嘗虎笑眯眯的扯皮道,一點不懼黑水天怒。

黑水天怒盯着孟嘗虎,冷聲道:“不滾,就死!”

說着就是一拳擊殺過來,孟嘗虎哈哈一笑,迎着就是對了一拳。兩人對撞一拳,而後同時後退三步,這才止住了退勢。

“好,再來!”孟嘗虎大笑,主動衝了過來,而黑水天怒也像是忘了軒轅劍魔,和孟嘗虎瘋狂的打在一起。

遠處角落,華炎依舊風輕雲淡的站在那裏,身後水青青嬌滴滴的躲在他身後,兩人怪異的組合頓時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隨後就是有一個手持羽扇的青年朝着二人衝了過來。

“找死?”華炎眉頭一皺,就在那青年即將衝到他身邊的瞬間,華炎猛地踹出一腳,直接就是將這青年給踹飛出去幾十丈,而後那青年飛出去的路上甚至還撞起一人,結果兩人都是倒飛出去,跌在了場外,盡皆淘汰。

春華秋時 由於華炎出腳速度太快,而且地理位置太偏,所以並沒有引起過多的關注,不一會又是有人衝殺過來,這一次華炎乾脆高高擡起了左腳,直接劈在了對方的肩頭,當場將其給打趴在地,半天都沒能再爬起來。

又過了片刻,兩名青年聯手而來,華炎雙手齊上,狠狠的砍在了二人的脖頸上,將他們擊昏在地,一時間華炎和水青青面前就是躺下了三人。

水青青笑眯眯的站在華炎身後,這個時候她甚至還從儲物手鐲中拿出了一種紅色的米糕遞給了華炎,而華炎也不客氣,當場就品嚐起來。

“嗯,不錯,不錯,這什麼做的?”華炎讚不絕口的說道。

遠處,軒轅劍魔已經是將六名黑水氏的族人都給轟飛到了臺下,只有在遇到第六個的時候才被迫揮出了巨劍,不過也只用了十招就是將那人給打飛出去。

隨後軒轅劍魔就是將目光放到了黑水天怒身上,此時黑水天怒正在跟孟嘗虎大戰,軒轅劍魔毫不猶豫的就是衝殺過去,目的只有一個,將黑水天怒擊倒。

不過孟嘗虎見到軒轅劍魔趕過來後,並沒有和軒轅劍魔聯手,而是同時朝軒轅劍魔和黑水天怒發動了進攻。

一時間三人亂戰在了一起,誰都沒能奈何的了誰,這個時候孟嘗虎才知道爲何孟一三說軒轅劍魔不簡單了,軒轅劍魔那把劍太詭異了,劍術之高是他見過的人之中最厲害的。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華炎卻是發現一直沒有動過的孟一三動了。

孟一三緩步走到場中央,那裏有兩人正在激戰,其中一人正是趙家族長的長子趙明庭! 孟一三被華炎和軒轅劍魔一致認爲是孟家最強一人是有原因的,這這場羣鬥之中,孟一三根本就沒有出過手。

不知是別人忌憚他的實力,還是將他忽略掉了,由始至終都沒有人向他進攻。

但是就這場比武進行到最後的時候,孟一三動了,而且還是朝着場中央的趙明庭走了過去。

孟一三的速度看起來並不快,似是緩步走向了場中央,但實際上他整個人卻是霎那間就是出現在趙明庭的對面,不過他並沒有立刻進攻趙明庭,而是一把抓住了那跟趙明庭對戰的那名青年的手臂。

那青年一怔,想要甩開孟一三的束縛,但手臂就像是被焊住了一樣,動彈不得。

“你要做什麼,放開我!”青年驚恐的喊道,因爲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都要融化了,這孟一三的手臂就像是一塊烙鐵,炙熱無比。

不知不覺間,那青年的手臂就是升騰起一道白煙,而後他的右臂就是徹底融化,整個人都是癱軟在了地上,徹底失去了戰鬥力。

看臺上,趙新成等幾個家族族長忍不住的站了起來,只聽齊家族長冷聲道:“孟族長,這小子不是你家族裏的人吧?”

孟天楠哈哈大笑:“怎麼不是,不過並非是我虞水城一脈,而是我專門從祖地請來的。”

“孟氏祖地?”其餘幾個家族族長頓時一驚,這孟天楠也只是鬼域孟氏的一個分支而已,僅僅一個分支就可以獨佔一城之主位置近百萬年,可想而知他背後的孟氏有多麼的龐大。

孟天楠滿意的看着孟一三,道:“此子是我從祖地叔父一脈中借調來的,僅此一人,此次青武會頭名,我孟氏要定了!”

一旁的趙新成忍不住的說道:“孟一三,孟一三,莫非他前面還有十二位兄長,一三隻是他的排號?”

“哈哈哈哈,還是趙族長聰明。”孟天楠大笑道,但並沒有再多透露,不過僅此一言也足以讓人震驚的了,這孟一三的排行想來不止那麼簡單,他前面的十二位兄長定然也非等閒之輩。這孟氏不愧爲鬼域的頂級勢力。

沒有注意到觀望臺上的一幕,此刻趙明庭的腦海裏完全是一片空,之前華炎和軒轅劍魔就跟他說過,不要小瞧了這孟一三,此刻他算是知道爲什麼了。

即便還沒有交手,他便是從這孟一三身上感覺到了一種無可匹敵的氣勢,根本提不起一點反抗的念頭,有種本能的臣服。

孟一三冷漠的擡頭,看了趙明庭一眼,而後就是伸出了右掌,直接拍向了趙明庭的胸膛。

此刻趙明庭能夠清楚的看到這孟一三的手掌微微呈現出紅色,還未臨近就是傳達出一股炙熱的感覺,像是這一掌能將他的胸口融化掉一樣。

“我要死了。”趙明庭腦海之中就涌現出了這一個念頭,而後就是感覺眼前一花,赫然是一道身影在那恐怖的一掌拍在他胸膛前衝了出來。

“嘭!”

那殺出來的一人和孟一三硬碰了一掌,孟一三當場倒退出去,而那救援之人也是不由得倒退幾步,這個時候趙明庭纔看清楚來人正是華炎。

華炎冷漠的看着孟一三,並沒有在意趙明庭的反應。

“還不走?”趙明庭只感覺有人在拉扯他的衣袖,回頭一看卻不是水青青是誰?

水青青拉着趙明庭的衣袖,而後就是將他拖拽走了,場中央頓時只剩下了華炎和那孟一三二人相對而立。

孟一三止住退勢,冷冷的看了華炎一眼:“你很強,我從未見過你,對於你的消息,我孟氏也掌握的很少。”

華炎笑了笑:“你是從孟氏祖地來的吧,不知道你這實力在孟氏祖地能排第幾,該不會是跟你這名字一樣吧?”

“哼,你不僅很強,還很聰明。”孟一三也是露出了一抹微笑,“不錯,正如你所料。”

“很好,看來有機會,我也得去孟氏祖地轉轉。”華炎笑道。

遠處,看着跟孟一三交談的華炎,幾個家族族長都懵了,剛剛一個軒轅劍魔就讓他們費解了,怎麼又冒出來一個?這趙家究竟都請了什麼人來助陣?

而最爲吃驚的莫過於孟天楠,只見孟天楠轉過頭看向趙新成,問道:“此人是誰?”

趙新成雖然知道華炎的來歷很驚人,但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華炎能擋得住孟一三,此刻只見趙新成故作鎮定道:“自然也是我趙家請來的客人。”

見趙新成沒有道破華炎身份的意思,孟天楠也不好多問,不過看孟一三那模樣,似乎對華炎也比較忌憚。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