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莫瑤咯咯笑道:「姐姐見他就只為了切磋劍道嗎,有沒有想要更進一步了?」

莫嫣然笑道:「能夠碰到一個境界完全在自己之上的劍道高手,這樣的機會千載難逢,姐姐自然需要好好珍惜機會了,萬一錯過了,將來必當抱憾終身。」

莫瑤笑嘻嘻道:「姐姐不是一直想要找一個配得上自己的男人嘛,這人修為雖然沒有達到至尊境,但是他的劍道境界卻遠遠超過了姐姐,再合適不過了。至於姐姐想要跟他切磋劍道,等將他收入了私房,一切還會是難題嘛。」

莫嫣然皺眉道:「男女之事是雙方的事情,可不是姐姐想怎樣,事情就會怎樣的。」

莫瑤不以為然道:「姐姐獨具劍之體,這可是無數修劍之人夢寐以求的體質,他肯定非常清楚只要做姐姐的男人,對於他修鍊劍道有著難以想象的好處,保證可以縮短他衝擊至尊境的時間。姐姐擁有這樣的先天優勢,只要在主動一些,害怕追不到手。」

莫嫣然眼眸神光湛湛,似乎已被莫瑤給說動心了。

莫瑤趁熱打鐵道:「既然姐姐有心,這件事情就**不離十了,如果姐姐面薄,就由小妹出面,將這事給挑明了。」

莫嫣然心動極了,不過她還是有些猶豫不決道:「萬一他拒絕了怎麼辦?」

「他敢!如果真的不識好歹,小妹就將他綁到姐姐的床上,等生米煮成熟飯,他這輩子就是姐姐的人了。」

莫嫣然失笑道:「小妹胡說些什麼,他又不是女人,不會因為被姐姐強暴了就以身相許的。」

「這事就這麼說定了,抱在小妹的身上即可,姐姐只需等著抱得美男歸就是了。」莫瑤咯咯嬌笑不止,那胸前的峰巒跳得很是劇烈,風景當真靚麗之極。 蕭戰雖然決定了要進入戰王府探聽消息,但他並未急著付諸行動,死域域主的分身到了,他現在過去實在是太過危險,沒必要讓自己置身險地。

既然暫時去不了戰王府,蕭戰決定研究一番劍道,這次跟莫嫣然大戰,讓他明白了劍道的強大之處。九大劍道,九九合一,這才是真正的劍道,蕭戰一直記得這個,只是以往他都將這個給忽略了,並未嘗試將九種劍道合一。

其實蕭戰清楚,為何自己會將這個忽略掉,主要的原因全都是以往對敵,敵人的修為都遠遠的超過了自己,就算他將劍道的威力發揮到極致,也不可能戰勝強大的敵人,自然就不會發太多的心思在這個上面。

不過眼前的情況完全不同了,蕭戰自身的實力已經無限接近於至尊境了,現在看來劍神境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在等級上不遜色於至尊境,就以劍域威力,竟然完全能夠跟至尊的域對抗,甚至於同等境界下還能壓制一籌。

如果劍神境跟至尊境等級上相當,那隻要蕭戰將自身力量提升上來,就表明他能夠同不藉助外力跟真正的至尊大戰。

蕭戰很是振奮,直覺告訴他這種可能性很大,只要能夠克服自身力量遠不及至尊這個問題,他就相當於一尊至尊級高手了。

惡魔,少來欺負我 從修為上來看,圓滿境聖武跟至尊有著不可逾越的差距,兩者對敵幾乎是一觸即潰,這種察覺並非僅僅是法則跟規則的才差距,力量在品質上還存在著絕對的差距,蕭戰清楚至尊的力量跟圓滿境聖武的力量差距遠遠超過了十倍。

一縷劍氣在蕭戰指間縈繞,「真實之眼」觀察了片刻,他將一尊美麗戰偶召喚了出來,在他的吩咐下戰偶激射出一道劍氣,「噗」的一聲兩道劍氣相撞於虛空,幾乎是一個照面他的劍氣取得了完勝。

蕭戰緊皺著眉頭,他的劍氣相比同階武者的確要強上很多,但是這種強遠遠遜色於同至尊間的差距,因而他僅憑目前狀態下的他根本不可能同真正的至尊對敵。

如果將神級劍意加持在劍氣上了,是否可以縮小這種差距?

蕭戰將蕭薇召喚了出來,兩人的劍氣對轟,在沒有加持神級劍意時,他的劍氣一觸即潰,而當加持了神級劍意時,可以僵持那麼一剎那的時間,雖然一剎那短的可以忽略,但足可表明劍意的加持提升劍氣品質很多倍,只是這種提升還遠遠無法抹平其跟至尊級的差距。

神級劍意可以對抗至尊境,那麼蕭戰要做的就是提升劍氣的品質,至於如何提升,只能通過慢慢的實驗了。

壓縮。

這是蕭戰想到的第一個辦法,要如何壓縮劍氣,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用自己龐大的神識彷彿壓縮體內的劍氣。

一縷劍氣縈繞指間,瞬間又一道劍氣出現,蕭戰的神識將兩道劍氣包裹,開始強行融合它們。

兩道劍氣碰到了一起,剎那間「噗」的一聲炸裂了,那撕裂的碎裂劍氣差點將蕭戰的手掌割出無數道傷痕來,強忍著劇痛,他再度嘗試了一次,結果還是失敗了。蕭戰眉頭緊蹙起來,剛剛的嘗試告訴他強行融合是行不通的,每一道劍氣就像似一個獨立的個體,擁有著自我意識,哪怕同根同源,也無法強行將它們融合,不然就會像先前一般徹底爆開。

劍氣這種特性就是神級劍意的妙處,是劍氣強於其他力量的根本所在,蕭戰沒有想到會成為阻礙劍氣融合的障礙。

蕭戰緊皺著眉頭,忽然他眼前一亮,想到了一個可能,瞬間兩道劍氣出現在他的掌間,這次他並未用原來的方法嘗試融合劍氣,而是腦中浮現出一個「融合」的念頭。

這個「融合」的念頭並非如先前一般是一種人為的意志,而是劍道的意志,這是一種劍道至高法則。當「融合」之念產生的剎那,兩道劍氣撞在了一起,爆炸並未發生,它們很是順利的融合在一起。

蕭戰很是振奮,融合的這縷劍氣比原先的單獨一道劍氣凝練很多,那種鋒芒變得更為迫人。

既然這種方法可行,蕭戰的熱情瞬間激發,一道道劍氣不斷融入原先那道劍氣,當第十道與之融合后,他才發現融合變得很是困難了,而第十一道劍氣融合時卻失敗了。

只能融合十道劍氣。

這是目前的極限,蕭戰不再強求,而是開始測試這道融合后劍氣的威力。

劍氣激射,蕭戰指間劍氣迸射而出,同蕭薇手中激發的劍氣撞在了一起,「嘭」的一聲,虛空中兩道劍氣明顯出現了僵持,不過最終還是蕭戰那道劍氣炸裂了。雖然還是無法真正對抗至尊級劍氣,但是蕭戰對於這種結果已經很滿意了,這表明他面對真正的至尊時,不再是毫無抵抗之力了。

蕭戰的興緻高漲,不斷融合一道道劍氣,不過很快他的熱情消退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擺在了他的面前。劍氣融合的確能夠提升劍氣品質,但是他修鍊了九種劍道,體內蘊藏的劍氣何其龐大,他要將所有劍氣融合,天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去,而且就算融合成功了,一次大戰體內融合的劍氣肯定揮霍一空,下次難道又要發費難以想象的時間來融合。

如此吃力不討好的事情,蕭戰自認不會傻傻的去做,這個方法立時被他否決了。

蕭戰的情緒一下子變得低落起來,同真正的至尊大戰,果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搖頭嘆息了一聲,忽然他整個人愣住,瞬間大笑起來。蕭戰暗道自己糊塗,他手下不是有一個天正嘛,這傢伙在為踏足至尊前,可是完全堪比一尊真正的至尊,他完全可以從這傢伙的身上取經。

想到就做,這自然是蕭戰的習慣,不過還未等他付諸行動,莫瑤出現了,他只得暫時壓下詢問的念頭。

莫瑤一身紫色,衣襟敞開,胸前那道深深溝壑惹人眼球之極,那種破衣而出的媚態不斷勾引著蕭戰的視線,似乎恨不得讓他深深陷入其中。

莫瑤一雙眼眸綻著火,帶著香風飄到了蕭戰的身前,火辣辣的目光凝視著他道:「主人,瑤兒有事稟告。」

蕭戰的目光從莫瑤胸前那道靚麗景色移開,挑眉道:「什麼事?」

莫瑤笑意盈盈道:「瑤兒已經說服姐姐,只要主人點頭,你們間的事情基本上就成了。」

蕭戰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點頭道:「這事看來你沒少出力了,如果事成少不了你的好處。」

「真的?」

莫瑤的臉上立時露出了喜色,她那盯著蕭戰的眼眸瞬間水汪汪的,兩瓣朱唇翕動,訴說著自己的期望道:「主人定要說話算數才是。」

蕭戰呼吸一窒,莫瑤雖未名言,但是對他的渴望卻是那般濃烈,她可是一尊強大的至尊,加上媚術精湛,那種渴望的念頭讓他很難招架得住。蕭戰有些口乾舌燥,雖然他的媚術境界更高,但就像他的劍道一樣,在至尊那絕對的優勢面前根本不夠看。

莫瑤何許人也,一眼就瞧出蕭戰抵擋不住自己的魅力,心頭立時大喜過望,最懂打蛇隨棍上的她拾起自己的翹臀大膽的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幾乎是莫瑤一屁股坐實的剎那,她那檀口中一道膩人心扉的嚶吟溢出,玉臂順勢挽脖,水霧蒙蒙的眸子痴痴凝望,她感覺自己的身體在發軟,驕傲的胸脯緊壓他的胸膛,饑渴難耐道:「主人。」

蕭戰暗自出了口氣,這女人簡直就是一個妖女,這屁股的殺傷力讓他想到了當初初遇殷素娥那段時光,自家兄弟哪怕被鎮壓著都老實不下來,只恨不得立馬一展自身那化虛的能力,無視一切的束縛。

對於抵抗不住誘惑,蕭戰倒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雙掌很是自然的揉捏著莫瑤的屁股,一臉凶獸的道:「那個域主的分身走了。」

「剛走不久,她將人帶走了。」

莫瑤的眼中閃過一絲得意的笑意,對於自己屁股的殺傷力她可是清楚得很,只要是男人被她這麼坐入懷中,想不亂來都不行。莫瑤從未發現,自己竟是如此迫切的想要將自己的身體交給一個男人,她知道這定是主人的身體勝過世間所有男人,哪怕是那些至尊也遠遠不行。

莫瑤在勾引蕭戰,不過她並未動用媚術,因為她知道這位主人佔有慾超強,隱約間感覺到要更進一步一切順其自然最好。莫瑤想來自負,自認身體就是最好的武器,她不認為有男人能夠扛得住。

對於莫瑤的心思,蕭戰並未關注,他皺眉道:「知道域主為何突然到訪的原因嗎?」

莫瑤蹙眉道:「域主的想法我們這些做屬下的可不清楚,不過奴婢隱約間猜到,域主是因為一個男人的緣故,而這個男人好像就被封印在魂殿中,這次將天後弄回去,極有可能就是去見這個男人。」

蕭戰心中一動,他聽天後說過,域主曾是外婆的情敵,難道這個女人真的將外公封印在魂殿中了?

蕭戰念頭電閃,他感覺自己必須馬上去魂殿,遲則生變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想到這裡,蕭戰有了決斷,拍了拍莫瑤的屁股,笑道:「咱們去戰王府,如果真能住本主人一臂之力,時候本主人不介意好生獎勵你。」

「主人盡可放心,奴婢定當從旁出力,讓主人將姐姐弄上手。」莫瑤大喜過望,**的吻在蕭戰的臉上印下,她雙眸精光湛湛,早已迫不及待了。

戰王府內,戰王盤膝而坐,似乎陷入了深沉入定中。

忽然,一個衣著靚麗的女人出現了。

戰王猛地睜開雙眼,沉聲道:「找到那些人了嗎?」

「找到了。」

女子恭聲道。

「在哪?」

戰王的目光陡然凌厲起來。

「他們都回來了。」

戰王冷笑道:「很好!本王對付不了天後這個女人,但對於這些傢伙還是不費吹灰之力的。」

女子遲疑道:「大人,那個死域大統領的身份非同小可,如果殺了她極有可能引起死域跟魂域的大戰,這事您可要三思啊。」

「不管是誰,統統要死,跟我一道去地牢,本王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女子臉色猛地一變,臉上露出了驚恐之色道:「大人,那東西損壞了,一旦放出來後果不堪設想啊!」

戰王雙目中儘是瘋狂之色,他堂堂死域最強的王,竟然淪為了笑柄,這口氣他無論如何都忍不下。

「嘿嘿嘿!那又如何,統統死光了才合本王心意了。」 蕭戰的心情很不錯,進入戰王府,順利的見到了莫嫣然,這個女人對他有意思,不過一見面兩人並未談情說愛,而是探討劍道。

有了一次短暫交手,莫嫣然對於蕭戰的劍道非常的崇拜,雖然她是至尊,修為高蕭戰太多,但是在劍道修為上,彼此位置完全顛倒了過來,因而她顯得非常虛心。

對於莫嫣然的虛心求教,蕭戰也不吝嗇,講解自己的修鍊所得,自然他提到了自己所修鍊的獨特劍道,談起劍道八境時只讓莫嫣然雙目熾亮,看他的眼神像似要將他徹底給化了似地。

當然了,涉及到具體的修鍊方法時,蕭戰就有所保留了,他並未講述細節,只是簡單的將描述,如此一番作為,只讓莫嫣然心癢難煞之極。

莫嫣然並未詢問蕭戰劍道八境的修鍊方法,而是提出要與他施展切磋一番。這一幕只讓一旁的莫瑤看得著急不已,她可是向著早點撮合這一對,這樣好讓自己好夢成真,哪想到兩人一見面就談論劍道,最後更是要大戰一回。這哪裡是來找對象的,要打你們也要到床上去大,那樣才快活。

莫瑤一把攔住兩人,沒好氣道:「我說兩位是不是該將正事給辦了,今後你們想怎樣打都可以,現在可不急於一時。」

「什麼正事,我們兩個不就是在談論正事嘛。」莫嫣然淡然一笑。

莫瑤嗔道:「姐姐讓小妹去將蕭公子請來,不會就是為了跟他探討劍道吧。哼!剛剛小妹也聽到了,蕭公子講解劍道境界時可是有所保留,畢竟你們的關係沒有確定下來,有些東西是無法深入的。」

蕭戰並未說話,只是含笑看著這對姐妹花。

莫嫣然瞥了一眼蕭戰,看著自己妹妹道:「那不知道瑤兒有何建議?」

「還能有什麼辦法,自然是你們兩個湊成一對,都郎有情妾有意了,幹嘛遮遮掩掩,一點兒也不痛快。」

莫嫣然莞爾一笑,扭頭看著想蕭戰道:「蕭公子是否願意跟嫣然更進一步了。」

蕭戰點頭道:「本公子自然願意跟嫣然更進一步了。」

莫嫣然點頭道:「既然公子願意,那嫣然也不矯情,從現在開始就是公子的女人了。」

看到兩人終於將是挑明,並接受了對方,莫瑤大喜過望,咯咯笑個不停道:「這就對嘛,男女間的事情就是這樣,要快刀斬亂麻,婆婆媽媽只會壞事。可惜姐姐的本體不再,要不讓你們兩個乾脆生米煮成熟飯,蕭公子,呃,不對應該叫姐夫,現在姐夫的修為已到了聖境圓滿的巔峰了,除了晉階至尊,不然修為基本上不會增長了。想必姐妹也瞧出來了,姐姐可是劍體,對於修劍者來說同其雙修好處能夠達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如果姐夫能夠姐姐雙修,有半成以上的幾率晉階到至尊境。」

莫嫣然沒好氣道:「你這丫頭,事情哪有那般快,一切都還是水到渠成的好。」

莫瑤不以為然道:「姐姐跟姐夫都是劍道高手,你們都達到了血肉化劍的層次,**的雙修對於彼此的好處最大,這樣可以讓血肉化劍的能力更進一步。小妹可是知道,血肉化劍只是開始,最後還要做到劍氣化為血肉才算是這本功夫達到了大成。」

蕭戰一臉驚訝的道:「看來你還懂得蠻多的嘛,竟然能夠知道劍氣化為血肉這個境界。」

莫瑤咯咯笑道:「這有什麼了不起的,姐姐就達到了這個境界。」

莫嫣然搖頭道:「小妹這就說錯了,姐姐離這一境界還差了很多,真正達到了這一境界的人應當是蕭公子才對。」

蕭戰還未來得及謙虛幾句,莫瑤沒好氣道:「都已確立了關係,姐姐還蕭公子這般叫,未免顯得太過生分,應該叫蕭郎才是。」

莫嫣然俏臉微紅道:「貧嘴!我跟他的事情,你這丫頭少來參合。」

莫瑤水汪汪的眸子立時瞅向蕭戰,剛想將自己的心聲講出來,驀地一股恐怖的殺意襲來,目標直指蕭戰。

這一幕發生得很是突然,速度也快的不可思議,那恐怖的殺意彷彿一口散發出血腥殺意的聖刀。

神念化刀,速度快得不可思議,事起突然,哪怕是強如莫氏姐妹,也出現了一剎那間的愣神,這一愣神非常的致命,對於她們這一等級的高手來說,簡直等於將性命交給了對手。

恐怖的殺意凝固了虛空,蕭戰首當其衝,他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僵硬了,面對這化刀的神念他連躲避的可能都沒有。

幾乎是閃念間,在蕭戰的眼中時間彷彿停止了,他看到了那快得不可思議的化刀神念,然而讓他無奈的是,面對這一擊,他什麼也做不了,因為這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超越了他身體的反應。

「轟!」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