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范浪身形晃動,由上至下,猶如巨龍盤踞在深淵當中,帶著無窮力量,對著龍青碾壓下去,重重的轟擊其上。

龍青受到重創,連龍鱗都崩飛開來,片片龍鱗帶著血肉。

「不好意思,我很趕時間,下手重了點。」

范浪聲音歉然,可是接下來的攻勢卻沒有絲毫的收斂,將這門掌法發揮的淋漓盡致,盡顯龍王的神威。

三十六式龍臨掌·風雲式!

范浪周身風雲大起,將身軀龐大的龍青卷上半空,狠狠撕扯著他的身軀。

阿紫這時候湊了過來,追著范浪攻擊,扇動巨大的雙翼,左右龍翼運轉兩極之力,彷彿天地的南極跟北極,彼此形成強烈的排斥。

明明有著排斥,卻強行合攏到一起,足以引發一場大破壞。

元道帝尊 范浪感覺到左右兩邊各有一股相斥的力量擠壓而來,連鋼鐵都能輕易擠成薄片。

三十六式龍臨掌·御鳳式!

范浪身形一轉,破空出現在阿紫頭頂,用力騎了下去,將阿紫一路壓倒在地,令大地深陷。

阿紫又被騎了……

「你一頭坐騎還想翻身?別做夢了,老老實實受我的胯下之辱吧。」范浪微微一笑,像是騎木馬那樣,狠狠的晃悠了兩下,阿紫連同大地一起跟著顫了顫。

「我殺了你!」阿紫都要被氣炸了,強行彈飛重於泰山的范浪,張開大嘴噴吐帶有腐蝕效果的龍炎能量,一道暗紫色的光束當空橫掃。

這場龍與龍之間的大戰殺的昏天黑地,幾方各自為戰,戰局瞬息萬變,有聯合,有偷襲,有反撲。

刀鋒龍第一個落敗,被虯龍用巨大的龍角洞穿身體,險些喪命,負傷逃離了此地,退出了五龍戲珠。

剩下的四位繼續廝殺,全都殺紅了眼,一個個都受了傷,鮮血飈飛而出,揚撒在破碎的大地之上。

那個大地龍脈的龍頭一直在看著這一幕幕,口中銜著的龍珠璀璨發光。

范浪急於奪得龍珠,一直在全力戰鬥,只差沒有動用十二倍爆發而已。

三十六式龍臨掌·降龍式!

范浪的張開左右雙手,其上玄力凝聚,化作百丈之巨的巨大手掌,一手抓著龍青的頭,一手抓著虯龍的頭,來了個暴力對碰,將兩顆龍頭用力碰撞到了一起。

碰!

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虯龍的大角將龍青的腦袋刺破,只差一點就要了他的老命,嚇得他魂飛魄散。

「你敗了!」

范浪將手中的龍青甩飛出去,然後用雙手抓住虯龍的身體,虯龍劇烈掙扎,搖頭擺尾,卻被范浪強行拉得筆直。

虯龍的龍軀變成了一條直線,連一雙龍眼都被勒得凸了起來,眼中遍布血絲。

「斷!」

范浪大喝一聲,將虯龍生生扯斷為兩截,漫天龍血化作一場血雨,淋撒在了他的身上。

他將斷開的虯龍丟了出去,虯龍那兩半的身體劇烈抽搐扭曲,發出了痛苦的慘叫。

短時間內,連敗兩龍!

這種戰鬥的方式,實在霸道。

「阿紫,就剩你了!」范浪豁然轉身,望向了僅存的阿紫。

「吼!少在那猖狂,看我用這一招殺你!」阿紫張開一雙龍翼,龍翼的體積迅速變大,將天地都籠罩進去。

黑暗降臨,日月無光,這片天地變得伸手不見五指,形成了絕對的黑暗。

黑暗之中閃出了一團團的能量光輝,這些能量並非完全是阿紫的力量,她動用天賦能力,接引了來自域外的宇宙靈能,屬於借力打力,發揮出超越自我的威能。

「死吧!」

阿紫聲音轟隆,黑暗之中降下一道道光束,好似一場璀璨的流星雨,一道道光束都瞄準了范浪,攻擊強大而又精確。

這一擊足以擊殺絕大多數的玄神,神浩星上沒有幾人能接得住這招。

三十六式龍臨掌·斷雲式!

范浪仍是以這套掌法戰鬥,雙掌合攏到一起,當空怒斬而過,化作一道筆直的寒光。

這一招好似盤古開天,斬破了黑暗與混沌,令天地重現光明,先是一道光線,接著向左右兩邊分開,直至完全撥雲見日。

漫天的光束也隨之消散了,連一道都沒能落在范浪的身上,再看對面的阿紫,龐大的身軀已經被劈開,傷口非常的深,就好像一道紅色的深淵,幾乎要將她一分為二。

阿紫的龍眼之中流露恐懼之色,真怕范浪就這樣把她給殺了,剛才那斬天斷地的一擊,實在是太恐怖了。

她沒有在范浪的身上感覺到殺意,卻感覺到一種藐視生命的冷淡,比殺意更加可怕。

好比是一個儈子手,斬殺千人之後,殺人對他來說就是一件平常的事情。

范浪飛到了阿紫的身邊,嚇得阿紫向後退縮。

「你也敗了。」范浪抬起手,按在了阿紫的頭上,力量不輕不重,傳達著一種不容反抗的壓迫。

阿紫將頭低了下去,老老實實的貼服在了地上。

五龍戲珠,勝者為王。

四頭龍都已經落敗,范浪是唯一的勝者,唯一的王者!

「真龍,我的龍珠是你的了。」

大地龍脈張開嘴,將龍珠吐了出去。 五龍戲珠終於有了結果,那一枚龍珠猶如太陽一般冉冉升起。

石龍巨頭拔地而起,對準了范浪,張嘴將龍珠吐了出去。

范浪一把接在手中,龍珠到了他的手裡迅速縮小,變成了巴掌大。

「謝了!」范浪喜道。

「這是你應得的,我要去孕育下一枚龍珠了。」

石龍巨頭縮回了地底,大地轟隆不止,大地龍脈自然能夠操控大地,隨著它的沉淪,破碎的地面迅速修復癒合,一道道深淵合攏到了一起。

此地不宜久留,范浪當即收起了龍珠,將受傷的阿紫丟回了獨立空間,然後跟龍青告辭離去。

「剛才這一戰鬧出的動靜太大,梵剎可能會聞訊趕來,我先走一步,你們自便!」

范浪說罷,也不等龍青回話,就直接傳送離開,消失不見。

龍青化為人身,身上傷痕纍纍,苦笑了一下,隨後也離開了。

范浪的擔心不無道理。

他們離開之後不久。

轟!

天地震蕩,一道空間之門降臨,梵剎手提著卜字型白色大戟,赤足破空而出,怒睜二目,四下掃視,尋找范浪的蹤影,卻沒能找到。

「可惡!又晚了一步!聽人說這裡出現了龍珠,范浪肯定是把龍珠給拿走了,他身懷人龍血脈,得到龍珠之後,實力必然大漲!」梵剎怒沖沖道。

他得到消息,立即匆匆趕來,卻撲了個空,錯過了一次殺死范浪的機會。

「要不要違背三天之約,直接屠殺炎龍學院的人?」

梵剎殺心大起。

之前他定下三天之約,現在有些後悔了,壓根就不該給范浪三天時間,這三天對於范浪來說能做很多事情。

梵剎眼中寒意閃爍,豁然轉身離去,踏入空間之門,傳送離開。

……

至於先一步離開的范浪,他回到了盲人嶺,這是個藏身的好地方。

他來到盲人嶺深處棲身,取出剛剛得到手的龍珠,近距離的打量,眼中綻放異彩。

「龍珠!有了這個,我的人龍血脈以及龍鱗劍都能得到提升,然後就可以去衝擊玄神境界了。目尊者衝擊玄神失敗,落得身消道隕的下場,希望我不會步他的後塵。」

范浪張開嘴,將龍珠一口吞下,巴掌大的龍珠進一步縮小,透過層層血肉,注入到了丹田當中。

丹田納須彌於芥子,裡面空間龐大,到了這裡,龍珠重新放大,化為了一團大光球,就像是特大號的珍珠,其中蘊含著堪比日月的精純能量。

范浪動用焚天一代輔助煉化,以最快的速度煉化龍珠,丹田之中九龍騰飛,環繞著龍珠飛行。

在煉化的同時,范浪也在吸收龍珠的能量,藉此來淬鍊人龍血脈,兩者形成玄妙的循環。

傲嬌萌夫惹不起 他又一次張嘴,這次將龍鱗劍吞入口中,送進了丹田,一起吸收龍珠的能量。

龍鱗劍之前經歷大戰,受到了重創,上面傷痕纍纍,如今得到龍珠的滋補,傷痕開始癒合。

其中蘊含的劍靈,舒爽的叫了起來。

「哦哦哦,老子爽死啦!再來點!再來點!」

龍鱗劍歡呼雀躍。

幸虧這聲音不會傳出去讓別人聽到,否則非得誤會什麼不可。

遇到這麼一個奇葩的劍靈,范浪也很無奈啊。

隨著煉化的進行,人龍血脈以及龍鱗劍雙雙得到成長,各自都有了進步。

【龍鱗劍得到龍珠強化,星級提高1星,鋒利度+188336,耐久度+153426,青龍斬威力+57996。】

【龍鱗劍得到龍珠強化,星級提高1星,鋒利度+200341,耐久度+188842,青龍斬威力+100489,新增劍甲形態,可以化為一套帶劍的盔甲,穿戴在持有者身上。】

連升兩級!

龍鱗劍進化到了十三星級!

范浪一路成長,陪伴著他的龍鱗劍也在一路成長,如今達到了一個極限,再想進步,除非到了茫茫宇宙當中才能得到蛻變。

「老子要逆天啊啊啊啊!」龍鱗劍發出咆哮,它的劍靈甚至化為了實體,形成了人形的虛影。

這個滿嘴喊著老子的傢伙,外形竟然是個小屁孩,還他喵的梳著一個衝天辮。

范浪對這個劍靈更加無語了。

進步的不僅僅是龍鱗劍,范浪的人龍血脈也在增強。

【人龍血脈的熟練度達到滿值,星級提高1星,變身後效果增加,攻擊力+15%,防禦力+16%,速度+18%,生命值+20%,火焰抗性+20%,冰凍抗性+30%,龍類相關技能威力+20%。】

寵婚:愛妻至上 類似的系統提示陸續來了幾次,讓范浪的人龍血脈達到了十三星級,跟龍鱗劍持平。

還有他的龍之眼,也跟著升了幾級,變得更加強大。

這種增強簡直是飛躍性的,等於他升了兩三級所帶來的提升。

按照原本的計劃,他還要做各種準備才會挑戰天道,衝擊玄神,現在情況有變,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了,只能趕鴨子上架,提前挑戰天道。

人生不是每一次都能準備十足,有些事,就是要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去做,去拼。

此時已經到了夜晚,天一亮梵剎就會大開殺戒,這是范浪最後的時間。

他休息了一下,讓方方面面的狀態恢復到了九成左右,實在沒有時間繼續休息了。

「天道,我來了!」

范浪閃身傳送,突破了盲人嶺的濃鬱黑霧,一路沖向了夜空,飛的越高,就越能感受到天道的壓迫。

一旦突破蒼穹之壁,就是茫茫宇宙,那裡有著無限的空間,無限的機遇,以及無限的危險,連無數的玄神都為之嚮往。

「天道!你不是要殺我么!這次我給你這個機會!」范浪挑釁天道,挑釁蒼天。

轟隆隆!

夜空傳出一聲驚雷巨響,無數道印閃現,一名英俊男子從中走出,正是天道化身。

「范浪,你終於來送死了。梵剎將你逼得走投無路,我就知道你會來衝擊玄神,唯有如此你才有擊敗梵剎的希望。只可惜,你根本沒有機會成為玄神,也沒有機會再見到梵剎了,因為……」

天道化身雙目一凜,爆發天威,降下天劫,整個夜空都在暴動。

「你見不到明天的日出了!」

天道化身說出了後半句話,彷彿一道天諭,斷定了范浪的命運。 天要人死,人不得不死,這是大多數人的共識,但不代表所有人。

就算天地震怒,神佛咆哮,范浪還是要去爭,要去戰,直至拼盡最後一滴血。

假如他終有一死,那肯定是戰死的。

跟頭頂的蒼天相比,這只是一具很渺小的身軀,但是這渺小的身軀之內,有著無窮戰意。

人心,可比天高!

「天道,來戰!」

范浪昂揚腰肢,催動體內的力量,氣息轟然爆發,猶如火山怒嘯,玄力從他身上兩萬多的穴竅噴**薄而出,化作璀璨的光球,照徹八方,爭輝日月。

「你求死,那我就賜你一死!」

天道化身大喝一聲,英俊的面容浮現羅漢怒容,眉頭青筋虯結,對著范浪一指點出。

周圍浮現出七個血色的殺字,接著化作七道血色紅光,直奔范浪而去。

范浪化為人龍形態,當空連連揮拳,轟擊在這些飛來的紅光之上,掀起一次又一次的大爆炸。他當空轟殺,將來襲的紅光統統擊破,一邊戰鬥,一邊逼近天道化身。

天道化身皺眉更甚,范浪吸收了龍珠之後,實力又有提升。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