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若是喚作其餘之人布陣如此,沈暮沉多少是有些恐懼的!可是,此時那陣法一成,沈暮沉反倒是有些好笑。她看著那四人,問道:「你們這是什麼陣法?」

「四虎陣法!」誰料,那四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海老師,你千萬小心,這是有名的四虎陣法!」田靜站立在陣法之外,知道幫顧不上什麼忙,只能高聲的呼喊道。

「好的!我知道了!」那沈暮沉點點頭,開始正視起來。不得不說,所謂四虎陣法還是有些門道的。此陣法名為「四虎」,多半和四虎學院有些關係。

果真,沈暮沉還沒有細問,便見那四人各成虎爪,準備進攻。回想起來之前戰鬥過的二世祖,也是同樣的虎爪,沈暮沉不由的有了興趣。或者,眼前的四人也會與那二世祖一般,成功的獲得到猛虎真身。或許,此時的四人根本就不是什麼武法師,也根本就不能獲得到猛虎真身。

「吼!」不知道是不是在與沈暮沉抗衡,沈暮沉心中剛剛有了這種想法,那四人頓時有了反應。

只見四人的背後各自閃出了一道光影,正是四隻老虎的樣子。 太不划算了,功夫還沒學到皮毛,殺身之禍已經箭在弦上了……這師傅,真夠精明的啊。

「你要是真的不管,以後就找不到我這樣的好徒弟了。」落月說。看他心疼不心疼。

「寧缺毋濫,那我一身的本領就要失傳了,實在是可惜,我是不會幫你的,對師傅撒嬌這招是沒用的……」水神大笑,「那些被趕出師門的人,你可以隨便殺之,這也是對你的歷練,不是我沒有同情之心,而是你不殺他們,他們變回要了你的命,會拿著你的頭丟在我面前,笑話我收了一個廢柴,希望我不要看到那一天。」水神說。

這師傅嚴厲起來真是沒得說,和落月預想的一樣。

「好吧,好吧……」落月知道了,自己未來的路上,充滿了強敵啊,而且各個都想要自己的命!

「那你可要保重啊……」水神笑呵呵的說。

落月可笑不出來了。

「這是一本水之心法,你好好讀讀,領會一下……」水神說完以水底在落月手心寫下了很多密密麻麻的小字心法,還好落月過目不忘,全都記在心裡了,否則水過無痕,哪裡還能留下來呢,師傅果然夠狠!

……

眾神調教完紫年繼續在桌邊吃瓜果。

「可惜了,那王男不再了,以後吃不到這麼好吃的東西了,其實他準備的食物還是不錯的。」雷神說。

「呃,我也蠻喜歡……」火神吃著一個火龍果,皮都沒有剝開,這個很符合自己的胃口。

「我認為最好喝的是汁液……走前管他要配方好了……」土神說,「我飲過無數地下植物根莖的汁液,也調配過無數,卻沒有發現比這個好喝的……」

眾神開始懷念了……

「眾神不是飲甘露,食精華為生么?怎麼對這些人間俗物也有興趣?」紫年問,記得靈域的神仙們是這樣的。

「只有靈域那些傢伙才過著那種禁食慾的生活……」火神說。

「我們可各個都是美食家,無所不吃啊,只要是能吃的,不拉肚子的,尤其是沒有嘗過的,都樂意試試,那麼你,唉,算了,看你的樣子就不像個廚子,我們就不指望了,王男,王男,早知道收他當個使者也好啊……」土神頗為遺憾的念叨著。

「廚師也是能看出來的么?」紫年問。

「當然啦。」火神上下打量紫年,「你身上就沒散發著食物的香味,所以你不是個好吃之人,不是好吃之人,又怎麼會做出好吃的菜肴?」

紫年長吁一口。

「剛才挺感謝你們和我切磋的,我就獻醜一下,做點東西給你們嘗嘗吧,雖然不好,但不至於嘔吐。如何?」紫年問。

「好吧好吧,不過我們可是很挑剔的,你要做好一點哦,還有啊,不要做太多了,我們怕不喜歡不就浪費了么?」雷神說。

「好,我只做一點,一點……」紫年說完到空間里一陣忙碌,這時候所有靈獸都在這裡,等著看眾神的笑話呢!年兒的烹飪水平,從來沒有人可以超越!

落月走向水神:「師傅,能幫我一個忙么?很重要。」

落月神色凝重。

。 「徒兒你為何這般愁眉苦臉?追兵還沒有到呢,你暫無性命之憂啊。」水神說。

「師傅,您是玩水的行家裡手,年兒的靈獸,也是我的朋友,水龍,百龍之一,他為了救大家,如今靈力盡失,生命危息,咫尺之間也許就再也無法活過來了,我想問問你有沒有辦法救他?」落月說。

「哎呀,這個嘛……」水神嘆了口氣。

「難道他沒救了么?」落月很緊張的問。

「不是沒救,而是要看他的運氣和命數了,他在這個空間里遇到劫難,那必須在你們走出之前把他救活,否則到了空間的對立面的時候,他就再無生還的可能了。」水神說,「他水中衍生的龍,必須找到它衍生的那片水域,把它放進去,才能浴血重生,這是龍的涅槃。」

「他衍生的水域,那並不在這裡啊……」落月焦急的自言自語,而水神已經無法幫到她了,這是水龍自己的命數了。

「多謝師傅提點。」落月說。

這時候,紫年已經端著好多小盤子的採藥上來了,有糕點,有冷盤,有腌菜,還有熱菜還有生拼,還有果盤,還有美酒佳肴,杯子也是小小的,盤子是半個巴掌大……

「水神,水神,快來吃好吃的啦!」火神招呼著。

這些採藥包涵烹炸煎炒蒸煮紅燒……無所不有,都是紫年和靈獸們親自做的,好在咱們空間人手多,鍋也多,瓷器也多,這才這麼快的速度才弄好。

菜一離手,整個空間就飄來香味了,就連光明神也忍不住順著香味朝這邊看上一眼,奈何他不能大大方方的過來,人家是大神中的主神嘛,要保持高雅的格調,不像水神,一招呼就大大方方的過來了,光明神只能眼饞了,心裡暗想,想不到徒弟還有這招,自己的便宜撿大了!

火神最先吃了一口,鑒於以往經驗,香噗噗的不一定好吃,這次火神先試試,結果一試就沒停下來,一個盤子三五塊,他都快給消滅一半了!

「哎呀,真不好吃,太不好吃了,這輩子沒吃過這麼難吃的菜!你們千萬不要嘗試啊,會後悔的,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讓我來吧!」火神一邊說一邊吃,根本就停不下來。

雷神見狀,趕忙叫停。既然難吃,為何他喋喋不休呢!看似有貓膩!趕忙隨便吃了一樣,一聲尖叫擂人啊!

「天哪!天哪!」雷神再也說不出別的來了,趕忙往嘴裡噻……眾神算是明白了,這是好吃的信號啊!結果大家都搶了起來……一點也不像一群神大神,更沒有了一開始的威嚴和高高在上,簡直就是一幫小兒搶食啊……毫無章法,毫無優雅可言……

「咳咳,注意形象。」光明神走過來,咽了無數次口水了,又不好意思跟他們上去搶。

「其實細嚼慢咽更好啊……」紫年說。可誰也顧不上他的話了,細嚼慢咽的功夫早被別人搶沒了!

「年兒,作為光明神的弟子,我們可要批評你了,為什麼用這麼小的盤子,光明神可是打啊財團,有的是銀子,你的用超大號的盤子才對,要不就顯得小家子氣了。」火神教訓到。

。 「可是,明明是你們讓我用小……」紫年辯解。

「哪有的事,哪有的事啊,一定是你聽錯了,呀呀,這個徒兒耳朵不大靈光啊,光明神,你要不要試試?」雷神拿過一個殘渣放到光明神面前,其他的已經被大家一掃而光了……

「我……算了……謝謝……你們慢用。」光明神忍住內心的饞蟲,保持優雅的形象。其實也饞壞了!

但是形象第一,不能若其他神仙這般狼吞虎咽。

「年兒,年兒,剛才我們幾人調教你靈力,可是好生挨累呢,你應該多做些好吃的孝敬我們才對,還有沒有,快拿出來……」火神走過來,摟著年兒的肩膀,稱兄道弟,都是為了滿足食慾啊。

「可是,真的沒有了……」紫年聳聳肩膀,「可惜啊,如果王男在就好了,他做的更好吃啊,不如把他找回來吧。」

「別提什麼王男了,現在覺得他做的東西口感粗糙,要不是餓了才不會吃呢,簡直是勉強下咽哪,還是年兒你的功夫厲害,這可是咱們的緣分啊……」火神繼續說。

「哦,緣分哪……」年兒故意拿捏著。

這時候土神走過來:「光明神的好徒弟啊,我們可是十分看好你哦,你任何時候想和我們切磋,我們都很樂意,不過,不過做一頓好吃的來答謝。」

「年兒,年兒,我和他們不同,和我切磋,要先做好吃的填飽我的肚子,我才有力氣呀。」雷神轟隆隆的說。

不管他們怎麼招搖撞騙,年兒一口咬定沒有好吃的了,不能總是滿足他們,否則會不知足的,要讓他們狠狠的惦記著,這是年兒的小心術。

「哎呦,哎呦,我要暈倒了,餓的!」雷神說完又轟隆一聲倒在地上。其他神仙也跟著倒在地上了,還抱著紫年的大腿。這哪是暈倒啊,這是吃飽了撐的。

年兒是走不開身了。

「好吧,好吧,都去排隊等著……」年兒一發話,眾神沒了身影,一溜煙的去排隊了,眼睛瞪的大大的……

「不是都暈倒了么……」年兒念叨著。眾神可一點也沒有不好意思。

紫年三下五除二,做了不少美食,這都是第一次做的時候留下來的,就知道他們會愛上自己的食物,還沒有人對自己的廚藝產生過質疑呢。

很快,端上來,這一次,足夠諸神狼吞虎咽的了……

這次,看的光明神更饞了,只能暗自咽下口水了。

年兒過來。

「師傅,我能請教您一個問題么。」紫年說。

「能,不過一會你得給我做個小灶……」光明神低聲說道,又很不好意思,背過身去。

「啊,原來師傅也……」紫年不好意思的笑了,光明神也不好意思的笑了。

「神也是人進化而來的嘛,有些東西就保留下來了。」光明神說。

「你可是我親師傅……」紫年說完拿出一盤漂亮的拼盤,拼盤不大,卻五臟俱全,什麼好吃的都有了,而且是滿滿的一盤子……

「徒兒果然懂我……」光明神邊吃邊吃說,又很緊張,怕被終身發現影響自己的光輝形象,其實眾神哪有功夫看他,都忙著吃自己這份呢。

「對了你要問什麼?」光明神說。

。 「我該怎麼才能救活水龍?」紫年問。

「他不是幾次背叛你么?」光明神邊吃邊說。

「他已經改過自新了,而且這次是為了救我,我欠他的,何況也不想金龍那般傷心……」紫年說。

「徒兒,你這烹飪的手藝不錯,哪裡學來的?」光明神岔開話題。

「自學的……」紫年說。

「哦,那太可惜了,不然我也去拜師學藝了。在這一面翻轉到仙界之前,找到水龍的誕生之源,再以光的力量將它放入水中,溫潤它,便可。」光明神說。

紫年聽后差異的走到一邊,想著他的話,而落月正站在這裡,兩人終於又在一起了。

「我們又結一次婚了。」紫年看著落月。

「二婚的人。」落月也忍不住笑了。

「那麼,其實年兒很想知道,這一次和上一次你有什麼不同的感覺?」年兒問。

「嫁給了同一個人,哎呀,怎麼不是王男呢?」落月故意拉長腔調。

「哈哈,小姑姑你變壞了!那王男心思細密,估計沒少討好你,可惜他做不出年兒做的好飯菜,只有征服了小姑姑的胃,才能征服小姑姑的心,王男還差得遠呢。」紫年和落月追逐起來。

「年兒,你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兩人一邊嘻嬉戲一邊問,反正沒人注意他們,好吃的打發眾人呢。

「那日,狂風大乍之後,你便不見了蹤影,我無處尋覓,呼喚也無用,後來在金龍的勸說之下,坐下來,平心靜氣,開始用意念觀察周圍的一切,也許都是未知的線索……你知道,那時候最難的也就是這一步,你突然不見了,我的心,好難平靜,我用了好久好久才平靜下來,你是不是會覺得年兒很無用?」紫年說。

「若是不見了你,我必然也是如此。」落月心疼的撫摸著年兒的臉頰。年兒抓著落月的手,心中百感交集。

「後來,我在意念中感覺到了白水晶,它似乎在召喚我似的,在哪個位置,我很清楚,該怎麼過去,我也很清楚,雖然我不知道白水晶和我的關係,但卻能清晰的感覺到他的存在,而且,你熱愛水晶,我想說不定你也會在那裡,何況,那是那時候唯一的線索,所以我也就冒險來了,經過一些艱難險阻,我來到了這裡,後來遇到了光明神,他見我有純正的光明的力量,便收我為徒,我藉助他的權杖,隱藏在裡面,便進來了……」紫年繼續說道。

「我原本想進來就出來帶你走,可光明神卻在權杖之上設置了封印,只有你親口拒絕王男,說出愛我的瞬間,封印才會打開。」紫年又說。

說完,紫年將鳳凰,斑斕,冷焰龍,手手,水郎等從戒指里一一放出來,還給落月。

「我好想你……」鳳凰一下子抱住落月,雙淚漣漣。

「你好像重了。」落月抱了抱鳳凰。

「咦,被你發現了,真不好意思……都怪年兒了,他做好吃的太誘人了,放在那,我就忍不住吃了,反正也是沒事,就邊吃邊等,沒想到,就……看來以後得離年兒遠一點,不然容易胖的飛不了起來了。」鳳凰檢討著自己的大肚子。

。 「我覺得你多一點肉才好看。」骷髏手從來沒有胖瘦之憂,再怎麼吃,也是穿腸過,不長肉,但他當人喜歡有肉感的,撞一下不疼唄,骨感的撞上了就是兩骨頭相撞啊……

主僕相見,情深意長,鼻涕一把淚一把。

「我們一定能就救活水龍,我相信,他的命運不會再這片虛無之中消亡。」隨後,落月堅定的說。

就連金龍都悵惘的抬頭望著落月,這番話,讓他感動,無論水龍是生是死。

「百龍不可少水龍。」紫年說。

這時候,他忽然靈感湧上心頭,既然可以用意念搜索白水晶的存在,那為何不可以用意念搜索水龍的誕生之源呢?

水龍是自己的靈獸,當然能感覺到啊……

想到這裡,紫年把水龍捧在掌心,感受著水龍特有的氣息,再從這種氣息中感受水龍的誕生之源,那裡必然有著相同的氣息……

紫年覺得,既然光明神提點到了這一點,想必那水源一定陰差陽錯就在這裡,否則光明神不會這樣說的,而且水龍絕不會在這裡殞命的。

雖然紫年也捏著一把汗,但依然平靜的查找,感覺……

好一陣子,紫年忽然顫動起來,然後睜開眼睛……

「我看到了!」紫年驚喜的說。

「看到了什麼?」金龍焦急的問。

「看到黑藍的水,那裡涌動著靈力,和水龍的靈力是一樣的。還看到我們出去的方法,我們現在在仙界對立面的邊緣,走到正中央,那裡可以讓我們去往另一面,也就是真正的仙界,而那正中央就是一個湖泊,黑藍黑藍的,也是水龍氣息所在的地方,它其實誕生在仙界和黑暗界的交匯之處,這一點不會錯了……」紫年細細說來。

「年兒,謝謝。」 帝少追緝令,天才萌寶億萬妻 金龍很激動,上前擁抱紫年,還親吻了一口。

這可是金龍的初吻,初吻下去,註定跟隨這人了,且產生了濃烈的情感,才能引得龍之吻。

紫年不知道,龍們卻很知道,其實早就知道這輩子跟定紫年了,隨著他今日的封王和龍之吻,更加肯定了這一點,年兒,沒什麼不好……他將很強大!很強大!!前所未有,空前絕後,超越一切的存在!

龍們還無法預料到這一點,這也正是樂趣所在,大家一起奮鬥而來。

「你的覺察力更加的敏銳了,恭喜你。」落月說。

「但我對水並不擅長,接近誕生之源的時候還要靠小姑姑。」紫年實話實說。

「我們齊心協力,也不知道母親他們這個時候怎麼樣了,我是完全感覺不到。」落月有些惆悵的說。

「我剛才也試了一下,在這裡,我們只能感覺到身在此處的人或物的氣息,在其他地方的,似乎被隔絕了……」紫年很抱歉的回答。

「但我相信他們沒事……」紫年說。

他們說完,回頭一看,眾神已經打掃好了杯盤狼藉,整整齊齊就像沒發生過一樣,各個都很嚴肅的排成隊,看著他們呢。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