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若不是玉儒龍本尊分身乃一體,其分身在密室之外還以為發生了什麼異常狀況。

第八日清晨,燕瀾緩緩收手,睜開雙目,只覺靈魂之力竟有虛耗之感,而周身更是汗如雨下,比與黑閣主五人拼戰還要疲憊。

「已經好了,儒龍兄感覺如何?」

燕瀾站了起來,輕輕一拂,除去了周身的汗水,平復了微微躁亂的靈力。

這時,密室之門打開,玉儒龍分身走了進來。

本尊分身一體,二者所思所想、所見所感皆是一致,並無你我之分,故分身知曉密室之中燕瀾已完成治療。

玉儒龍本尊亦是緩緩站起,靈識內窺,雙手掐訣,片刻之後,他瞪大雙目,難以置信地怔立當場,然後轉身,立即雙膝跪地,朝燕瀾恭敬磕拜。

燕瀾連忙將玉儒龍扶起,道:「萬萬不可,快快請起!」

玉儒龍渾身顫抖,即便他曾是個穩重入山的漢子,他面帶興奮之色,嘴唇動了無數下,卻不知該如何表達內心的感激。

過了小半炷香時間,玉儒龍方才恢復如常,手中訣印掐個不停,對著燕瀾笑道:「沒想到啊,真沒想到,我這次把你喊來,居然收穫最大的是我自己。燕瀾,我那弟子龍魂說得沒錯,你真乃神人降世,天縱奇才啊!」

「我這傷勢,自問經武州內無人可治,即便獅國頂尖強者出手,也難以恢復到現在這個地步。我現在,除了元神有些虛浮,其餘一切盡皆恢復。只要給我半個月,我就能恢復到巔峰狀態。」

「燕瀾,這是再造大恩,可謂再生父母,此恩此情,我玉儒龍無以為報。從今往後,我這條命便歸你所屬。你有任何要求,我都不會說一個不字。無論如何,請再受我一拜。」(未完待續。) 玉儒龍當即又跪地磕拜,燕瀾拗不過他,只好接受了這一拜。

隨即,玉儒龍鄭重對燕瀾道:「燕兄,外界紛亂,繁瑣小事,可吩咐於我。我會動用龍虎殿的力量,助你一臂之力。」

燕瀾一笑,心中一想,他所牽涉的事,皆是充斥諸般隱秘的大事,一切只能靠他自己探索,便道:「除了黑獄鬼蠱,暫時並無什麼大事,你可以派些人手,暗中觀察黑獄山脈的狀況,若有異動,及時告知我便可。」

玉儒龍點頭道:「小事一樁,這段時日我早已派人暗中觀察,至今未有異動。」

燕瀾點了點頭,道:「儒龍兄,我還有事,暫且離開了。」

玉儒龍道:「好,憑此牌鑒,自此以後,燕兄可隨意進出龍虎殿,也可以調遣龍虎殿任何成員,務必收下。」

燕瀾接過玉儒龍塞過來的一枚牌鑒,點頭一笑,當即離去。

燕瀾出了龍虎殿空間,沒有立即回紫峰城,而是尋了一個隱秘之處,潛入禪心空間恢復實力。

玉儒龍沒有看出燕瀾消耗甚多,故也未挽留。

燕瀾這才知道,救治一個人,比劇烈打鬥一場還要消耗精力。

龍虎殿密室內,玉儒龍本尊容顏正逐漸恢復如初,他喜笑顏開,前所未有地興奮,口中不斷喃喃道:「萬幸萬幸,當初沒有選擇與燕瀾為敵,沒想到與燕瀾結交,不吝贈他那片神秘鱗甲,竟能讓我重煥生機。如果這是一筆交易的話。那我玉儒龍真的是賺大了。」

過了許久,玉儒龍才恢復平靜。他肅然道:「燕瀾是個有情有義之人,我玉儒龍也不能做個小人。黑獄鬼蠱一事。我得親自留意,此物太過恐怖,恐怕就算是燕瀾,也難以徹底壓制,得尋出一個解決之法,不可讓燕兄一人拚命。」

……

這幾日,紫峰城內可謂風起雲湧。

經武州州府得知黑獄鬼蠱一事,便下令封城。

封城並未嚴禁城內城外來往,而是關閉了大多數進出的城門。留下幾個較大的城門,並加派了眾多修士防守。

同時,籠罩紫峰城的神奇陣法也有所加持,靈識敏銳的修士,便能夠清晰感應到陣法波動比以前強大許多。

大量的人開始向經武州外轉移,好似大劫真要隨時降臨一般。

最初,幾十幾百萬人的遷移,並未引起其他各州的在意。

但是,幾日過後。每日遷移的人數達到上億人之多,便引起了經武州附近各州的敵視與唾罵。

「他娘的,你們經武州還沒出事,就哭爹喊娘地往外跑。真他娘的一幫孬種。」

「就是,若人人都捨棄故土而逃,誰來守衛故土?」

「我們州只歡迎有骨氣的人來。對於逃難的孬種,一概將他們趕出去。」

「不就是一個黑獄鬼蠱嗎?經武州整整億萬之眾。每個人吐一口唾沫,都能將黑獄鬼蠱淹死。更何況經武州那麼多強者修士,何不聯合起來對抗?」

「要是黑獄鬼蠱侵犯到我們州,這幫膽小的經武州人依舊會選擇逃離,不會幫助我們半分。對於這種無用懦夫,必須要趕出去!」

「……」

因為經武州眾修紛紛逃離,致使經武州的名聲一落千丈,其他州的人早已將經武州眾修的祖宗十八代罵了個遍。

不過,比起性命,區區名聲算得了什麼。

更何況,經武州眾人的臉上,並沒刻著「經武州」三個字,自己不說,一般人也看不出那是經武州之人。

所以,罵得厲害的同時,經武州逃難的人數越來越多。

這也就導致了一個奇怪的現象,紫峰城內變賣房產與家產的人越來越多。

眾所周知,紫峰城內原先的獨門獨院,每丈方的價格至少也要十枚極品人靈石,最小的院落,也有一萬丈方大小。所以價值極高,一般人根本買不起。

可現在,一丈方的價格逐漸降到七枚極品人靈石。

到了第五日,一丈方的價格則降到了四枚極品人靈石。

然而到了今日,一丈方的價格只剩下一兩枚極品人靈石,暴降九成之多。

就算價格如此低廉,依舊無人購買。

因為,紫峰城由以往最安全的城,變成了最危險的城,這些房產,就算白送給別人,別人也不敢過來住。

故而,往日繁華的紫峰城,數天之間變得荒無人煙,除了一些故土難離之人,就剩下少數膽大或投機之人,以及一些家產實在龐大的勢力。

到了後來,經武州州府也不得不下令,不允許經武州修士離開經武州,必須守護好自己的故土,不讓他州之人恥笑。

如此,經武州內還留存了不少修士,可惜,他們各自為據,無人出頭集合眾修的力量。

……

燕瀾在禪心空間中靜待了一日,方才走出,疾速趕往紫峰城。

到了紫峰城,燕瀾便感到更為荒蕪的氣息,當即便知曉大多數人都已經逃離出城。

守城修士正在百無聊賴地打著瞌睡,忽見燕瀾到來,看樣子是要進城,當即來了興緻。

「小娃娃,你是要進城嗎?」

一名守衛大聲喊道,臉上有種興奮的情緒,彷彿是在沙漠中突然找到了一壺水。

燕瀾點了點頭道:「正是,難道封城不讓進了嗎?」

那名守衛搖頭道:「沒有沒有,只是別人都往外跑,你為啥要進城呀?」

燕瀾也沒什麼急事,便耐心回答道:「我有朋友在城內,不放心,想去看看。」

那名守衛點頭道:「嘖嘖,還是個有情有義的小娃娃,哎,我私下勸你一句,還是別進城了,趕緊逃難吧,這裡很快就會降臨災禍了,整個城都要毀滅。」

燕瀾問道:「何出此言?」

守衛道:「你還不知道吧,傳言神秘巨獸黑獄鬼蠱即將降臨經武州,要殺死數億人才肯罷休。我若不是職責在身,也想逃到其他州避難去了,你還要不要進城?」

燕瀾點頭道:「要!」

守衛輕聲一嘆,開啟城門,同時打開防護大陣一角,道:「進來吧,不過進了城,就很難出去了,州府命令所有修士必須死守故土。」 合租屋:寵你沒商量! (未完待續。) 燕瀾幽幽一嘆,黑獄鬼蠱現世與他脫不開關係,沒想到他的復仇之舉,卻給整個經武州的人帶來災難。

若真讓黑獄鬼蠱屠城滅州,致使億萬無辜之人遭難,必定影響他的道心。

燕瀾知曉,黑獄鬼蠱欲要變強,必須不斷吞殺修士,攝取人修之靈力精華,所以一旦黑獄鬼蠱實力恢復,並被擁有野邪之心的簫醉竹掌控,必定會大肆屠戮,造成浩劫。

燕瀾騰空而起,發現即便以前最繁華的街道,如今都了無人影。

片刻之後,燕瀾來到聚緣客棧。

進入客棧,燕瀾本能地轉過頭,發現客棧掌柜仍在,依舊在專註地雕刻著木雕,其身後的櫥櫃中,似乎又多了幾件新的木雕。

突然,燕瀾雙目圓睜,在櫥櫃最上端右邊角落裡,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東西。

「那是……那是黑獄鬼蠱,此人竟然將黑獄鬼蠱雕刻了下來,莫非他親眼見到過黑獄鬼蠱,還是他與黑獄鬼蠱有什麼關係?抑或是我多想了?」

燕瀾停滯腳步,怔怔望著黑獄鬼蠱的木雕,心神起伏不定。

遲疑少許,燕瀾來到掌柜前面,靜靜看了會兒其雕刻,問道:「前輩,據說浩劫即將降臨經武州,你為何不避到其他地方去?」

那人頭也不抬,竟是開口回答道:「別無去處!」

燕瀾笑了笑,他本以為此人脾性古怪,或許不會回答他任何問題。

燕瀾又道:「不知前輩可否告知名諱?」

那人道:「聚緣孤人!」

燕瀾輕吟:「聚緣孤人,為他人聚緣。自己卻是孤人,前輩可謂怪哉!」

聚緣孤人抬起眼皮看了燕瀾一眼。道:「緣有何好,不如孤人!」

燕瀾道:「緣既不好。前輩為何聚緣?」

聚緣孤人道:「世人愛緣,投其所好罷了!」

燕瀾道:「前輩投其所好,為的什麼?」

聚緣孤人道:「為看緣起緣滅,聚散離合!」

燕瀾笑道:「前輩好雅緻。」

聚緣孤人眉頭一動,又繼續雕刻著手中木雕。

燕瀾又靜看片刻,道:「前輩所雕之物,世上可存?」

聚緣孤人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未有說話。

燕瀾皺眉。心中不解,對方顯然不願回答,繼續詢問怕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便看向櫥柜上的黑獄鬼蠱木雕,道:「前輩,可否將那木雕賜我?」

聚緣孤人微微抬頭,沒有看燕瀾所指,似乎就知燕瀾想要何物,道:「你要那物作甚?」

燕瀾道:「那物為浩劫禍根。浩劫因我而起,我想細緻研究那物。」

聚緣孤人一嘆,黑獄鬼蠱木雕便飛到燕瀾手中。

燕瀾沒想到對方這般爽快,連忙道:「多謝前輩!」

聚緣孤人道:「你的客房已欠費。請把費用結清!」

燕瀾一怔,旋即笑道:「非常抱歉,這幾日在外有事。未及時趕回客棧。這是足夠半月房費的靈石。」

燕瀾將靈石丟盡木櫃之中,擰了擰眉。問道:「前輩,可否告知。你是從哪裡見過黑獄鬼蠱?」

聚緣孤人道:「夢中!」

燕瀾錯愕,這個答案還真是奇怪,直覺告訴他,這個回答很不靠譜。

燕瀾又道:「前輩可否如實相告?」

聚緣孤人道:「信不信由你!」

燕瀾兀自搖了搖頭,心道:「真是個怪人。」

言罷,燕瀾轉身離去,進了自己的客房之中。

燕瀾之所以選擇住客棧,一是不願欠任何人人情;二是來去自由,不受禮節約束,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三是客棧受州府保護,一般人不敢在客棧放肆,尤其是這聚緣客棧,還被一層防護大陣遮蓋;四來客棧舒適,雖然修士法力無邊,但畢竟是人,是人就想待在舒適的地方。

休憩片刻,燕瀾傳訊給花醉蝶,詢問最近外界有何異動。

自燕瀾殺死花醉愁后,花醉蝶害怕遷怒於她,故一直不敢主動聯繫燕瀾。

一會兒花醉蝶傳訊,說已加派人手關注黑獄鬼蠱的動靜,除此之外,不知誰傳播謠言,說黑獄鬼蠱是燕瀾驚醒,但眾修皆知燕瀾修為高深,故不敢找燕瀾質問……

燕瀾搖頭一嘆,他就知道會產生這等言論。

「黑獄鬼蠱既然因我而起,那我便儘力搞定這事。即便我不惹黑獄鬼蠱,它也會來殺我,簫醉竹恨我入骨,定不會善罷甘休。不行,我必須親自前去黑獄山脈。」

燕瀾此刻已恢復巔峰修為,當即騰空而起,祭出鳴雷紫雕,直朝黑獄山脈馳去。

臨近黑獄山脈,燕瀾便察覺數道修士的氣息,大概是龍虎殿與惜花宮派人潛伏於此。

燕瀾將黑獄山脈搜尋一番,竟是未找到黑獄鬼蠱的氣息,心道:「當初來時,也是找尋不到,大概要靠居氏山莊的窺陣瞳才行。照此看來,黑獄鬼蠱一時半刻不會現身。」

燕瀾想拿出那片神秘的鱗甲,遲疑片刻,生怕產生不可抗逆的異變,只好作罷。

緊接著,燕瀾駕馭鳴雷紫雕,歷經百萬里跋涉,來到落雲城。

留仙鎮內一片寧靜祥和,燕瀾悄無聲息地加固了防護法陣,便又朝罡天門疾馳。

新的罡天門又恢復仙氣裊裊的空靈模樣,眾弟子潛心修鍊,因有仙胎之力滋養,眾人修為提升速度比普通修士快了數倍。

燕瀾又加固了一下防護大陣,便悄然離去。他現在諸事纏身,不想去影響眾人的清修。

「接下來,該去桃林空間,紅袖憐香身份頗為奇異,也看不透其修為。她的身份以後再探,最主要的是,要去一下連通桃林空間的那個古墓,我必須知道其具體。位置,以便證實我此前的猜測。」

燕瀾到達落雲澗,當即遁入桃林空間,紅袖憐香見到燕瀾格外高興,二人相談三個時辰,方才罷休。

燕瀾自然極力奉陪,以免紅袖憐香以為燕瀾只有有事求她,才願意來到桃林空間。

又過半日,燕瀾在紅袖憐香幫助下,來到古墓之中。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