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苟舟看着吳華暴怒的樣子,知道吳華現在在氣頭上,說什麼也聽不進去的,但是此事非同一般,萬萬不能再耽誤下去任憑流言蜚語的肆意妄為了。

「兄弟,你的人品,品行我們都是有目共睹的,但是這件事不是我們說的算的,你想想江城大學多少人,你再想想如果大家都不了解你,憑藉着這些東西輕而易舉的就厭煩你,你想想到時候你的處境有多難堪。」

苟舟焦急的看着吳華,他現在也算是半個娛樂圈的人了,他知道處在風口浪尖是什麼滋味,群眾可以把你捧得多高,就可以把你摔得多慘。

吳華努力的剋制着自己不要衝動,聽了苟舟的話吳華明白了,這次這個幕後主使是想搞垮自己,吳華想了想他看着苟舟道:「此時此刻不能坐以待斃,既然事情發生了,我就要儘快的遏制它,不能讓謠言肆意的擴散。」

「對對對,你這麼想就對了,你現在就應該好好的想想接下來怎麼應對。」苟舟看着鬥志昂揚的吳華,心裏稍微踏實了一些。

吳華想着以後群眾隨隨便便的一句話就可以把人說死,雖然現在互聯網還不發達,但是他相信,現在的群眾力量也是不容忽視的。

「我先去找周敏,這件事情我要先穩定住她,萬萬不可讓她在這個時候受到欺負。」吳華想都沒想就要走,苟舟一把把他拉了回來道:「不能光光只想周敏,你還要想想明知之星的團隊,你這個領頭人出事了,可不光光是你一個人的問題。」

此時的吳華簡直就要抓狂了,他思來想去腦海里浮現了一個人,他看着苟舟惡狠狠的說:「這件事從頭到尾的受益人只有一個,這小子這次可以啊,在學校消停了這麼久,鬧了半天是在這卧薪嘗膽,等著給我這一擊呢。」

「你是說這件事是蘇哲乾的?」苟舟立刻就明白了吳華話里的人是誰。

「除了他沒別人了,沒想到這小子還真是一成不變,這陰招使得是溜溜的。在這方面,我吳華還真是應該多跟他討教討教。」吳華攥緊了拳頭,他恨不能一拳捶在蘇哲的臉上。

「先別管是誰搞得鬼了,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咱們就應該先想對策,等這件事過去的,我們在好好的收拾那孫子。」苟舟咬牙切齒的說着。

吳華看着苟舟吩咐道:「你趕緊去把明日之星的所有人找到奶茶店,我現在必須去找周敏,不能讓她跟我之間在發生什麼事情。」

「好,那我們分頭行動,一會奶茶店見。」苟舟匆匆的走了,吳華也趕緊跑向了奶茶店,他在心裏害怕著,萬一周敏也收到了這條短訊可怎麼辦。 易柔靜想到上次李錫佩拿着石頭企圖敲自己,她跟李錫軍是一塊兒來的,那時候卻沒有在一起,可自己追出去的時候,李錫軍在,還有不少混子一樣的人,所以那時候他們是去招待所找他們?是宋一洛透露出了自己在縣城的消息?

是有意還是無意,易柔靜沒有深想,沒有證據的事,想了也無忌其事,不過這位「溫哥」?

易柔靜深思起來,顧世釗發跡晚,宋一洛身邊有個得力幫手,是她開拓事業的幹將,就是姓溫,叫溫超長?溫什麼來着,易柔靜一下子想不起來了。

按著那日在國營飯店的氛圍看,那五個人是唯顧世釗馬首是瞻的,所以會不會這個姓溫的背叛了顧世釗,投入了宋一洛的懷抱?

李家姐弟能把夏星辰拐賣了,他們得有路子,夏星辰的后媽只是個出錢的,路子只可能是李家姐弟找的,所以走了誰的路子呢?這個「溫哥」嗎?

「溫哥?您來省城可是有什麼要事?」李錫軍很想攀上溫朝寬的關係,他在公社裏混,跟着的人就是溫朝寬手底下的,如果他能直接跟着溫朝寬,那又不一樣了。

「如果您有事儘管吩咐我辦,就算我不行,有我姐在就不成問題。」李錫軍自說自話道。

李錫佩轉頭看了自家親弟弟一眼,有些一言難盡,明明是從同一個肚子裏出來的,沒差多少時間,怎麼腦子就差這麼多。

「哦,不知這位李同志有什麼能耐?」溫朝寬看着李錫佩帶着審視,他當然瞧得出來李錫軍是聽李錫佩的,能讓這個混子聽話,應該不可能只是親姐的緣故。

「那不知這位溫哥又有什麼能耐呢?」李錫佩直直看着溫朝寬問道,眼底沒有一絲懼意。

溫朝寬笑了,比起李錫軍,他這個姐姐才算是個人物,伸出右手道,「李同志慢慢會知道的,想來我們以後有機會合作。」

李錫佩聞言也露出了一絲笑意,伸手握住了溫朝寬的,兩人似乎達成了什麼共識。

丁安國在拐角處看得一愣一愣的,「大嫂,他們……」

「噓。」易柔靜伸手阻止丁安國講話,丁安國很聽話的斷了聲。

「我覺得我們可以合作了。」李錫佩心裏有了主意,「我們找個地方談談。」

「正有此意。」溫朝寬悻然同意,四人往外走去,好在從始至終沒有注意到易柔靜和丁安國兩人。

「大嫂,他們怎麼湊一塊兒了,我們大隊的宋知青跟李錫軍他們怎麼還認識?」丁安國心裏不解,不過有些慶幸自家找到靈芝那會兒沒有賣給宋一洛,說來還是大嫂有先見之明。

「安國,以後你別讓安敏落單。」易柔靜提醒道。

「啊?」丁安國沒反應過來。

易柔靜雙眸認真看過來,丁安國不自覺打了個哆嗦,當即跟小雞啄米般使勁點頭。

「大嫂,二哥——」丁安敏解決了需求,恢復了活力,一進大廈就朝着兩人揮手。

「安敏,我們回去后讓星辰住家裏來吧。」易柔靜莫名其妙來了一句,丁安敏一下子沒有回過神。

「啊?知青點怎麼了?」丁安敏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個。

「沒怎麼吧,反正我們每天一起上工的,夏星辰身子骨還沒完全好,萬一她家裏人又要對她不利,我們也能保護她。」易柔靜說道。

想到夏星辰被套麻袋,丁安敏沒有猶豫的點頭,「嗯,回去我跟爸媽說一下,反正他們也都喜歡星辰,肯定樂意,知青也有糧食分,一起搭夥吃飯,以前也不是沒有。」

「到時跟我住一個屋,也住的開。」

「發生什麼事了?」丁安城走上前看着易柔靜低問。

「上次在國營飯店,跟顧世釗坐在一起的那個瞧著溫和,感覺腹黑的人是誰?」易柔靜問道。

「溫和?」丁安城眼底閃過一絲冷意,當然是對溫朝寬的。

「就是人模狗樣兒的意思。」易柔靜想了想再次解釋了一句,不知道丁安城能不能理解。

「呵——」丁安城的心情一下子變了,雨過天晴,好轉了。

「溫朝寬,聽顧世釗說他是本地人,就是懷溪縣人。」丁安城解釋道,「家裏有點背景吧,他爸是革委會裏做事的。」

「所以是知法犯法?」易柔靜怒了,不過也蹦跳不了幾年了。

「怎麼突然問起他?」丁安城好笑道。

「大哥,剛剛你說的那個人我們見到了,跟李家姐弟還有宋知青在一塊兒,就在大廈里,你們進來前剛出去。」丁安國解釋道,「感覺他們四個人達成了什麼共識。」

「什麼,李錫佩和李錫軍也在省城!」丁安敏一下子被激得高昂了聲音,周圍的人都看了過來。

「東西買的差不多了,我們去吃飯吧。」易柔靜轉移話題。

他們四人就近找了個國營飯店,不愧是省城,國營飯店裏的飯菜種類可比縣城的多多了。

吃完飯,國營飯店裏的人陸續多了起來,丁安城帶着三人去了江城公園,找了陰涼的地方坐,四周安靜又涼快。

「他們說什麼了?」坐定后,丁安城開口詢問,問的是丁安國。

丁安國一五一十把自己記得的說了,不過也有些疑惑,「李錫佩說上次我們在縣城的時候,他們去招待所找我們了,可明明沒來啊,奇怪,這個幹嘛說謊騙宋知青。」

易柔靜在一旁沒有說話,她遇到的事沒打算說出來,沒得嚇壞了丁安敏和丁安國。

「不過他們有什麼可以合作的?」丁安敏問出自己的疑慮。

「我去打個電話,你們在這裏等我。」丁安城叮囑了一句,起身離開了,易柔靜知道他該是打電話去問顧世釗了。

「喂,通咸公社,請問找誰?」顧世釗被下放到蒲灣生產大隊,靠着會修車的能力,被分配去通咸公社專門修拖拉機,所以這個電話顧世釗是打去通咸公社的。

通咸公社只有公社書記辦公室有電話,不過書記不會一直在辦公室,所以有專門的接電話員。 面對巨蟒,趙韻兒一時呆愣,但是也很快反應過來。轉身就跑向白玉宮殿,這個時候腳傷更是沒空管了,她才不會學電視劇裏面那些,非得站着哇哇大叫半天,等危險都來到面前還假裝摔倒的那種。作為炮灰路人,她很有自覺,小命要緊,看什麼熱鬧是吧。

講真,趙韻兒覺得她的潛能真的爆發出來了,沒用多大一會兒就奔到宮殿門口,一推門,傻眼了,竟然鎖上的。

趙韻兒趕緊往旁邊的小白石房子跑,途中還專門回頭看了一眼巨蟒。果不其然巨蟒也追到階梯下面,看着拐彎的趙韻兒,巨蟒也歪了一下身子,下一秒就要撲過來了。

趙韻兒幾乎是小跑着撞向房子的小門,好在小門終於沒鎖,趙韻兒一個撲空,撞進了門裏面。趕緊爬起來關上門,關門的瞬間蛇頭都貼在了門上,幾乎同時趙韻兒插上了插銷。

聽到蛇頭似乎撞到了門的聲音,但是後續沒有繼續撞,趙韻兒趕緊往後繼續跑。真真是連踹口氣的時間都沒有。好在看這小房子石頭牆的厚度,暫時還是比較安全的。

但是等趙韻兒踹勻氣之後開始研究小房子的構造,房間不是很大,裏面的陳設就一張白石案幾,一張床,然後啥也沒有,出路除了進門的小門,就是後面一個小窗戶,窗戶還挺高,看起來就像一個囚室。趙韻兒冷靜看了一下才發現自己跑進了個死路,果然路人不配擁有後路嗎?趙韻兒不甘的想,繼續轉動腦子。

門外並沒有猛烈的撞門聲,不知道巨蟒是在做什麼,趙韻兒大著膽子靠近小門,試圖從門縫觀察情況。

然而門縫看出去竟然黢黑黢黑的,她記得外面有五彩的光啊,不應該是黑的啊,這是洞裏面又沒有天黑一說。

正在趙韻兒疑惑的時候,就感覺整個房屋都在抖動,地震了嗎?

好像不是,因為房間裏面的床和案幾都沒有晃動,自己也沒感覺到震動的感覺,再看看逐漸收縮的石牆。趙韻兒一句「卧槽。」甩出來,這個巨蟒竟然纏住了小房子,要命了,她真是要掛掉了嗎?

自己現在打開門還出得去嗎?趙韻兒想着便拔開剛剛拚命插上的插銷,果然就看見巨蟒的身體纏在門上兩圈了,難怪剛剛看到黢黑黢黑的,可不就是看到這個花紋嗎。

仔細看着巨蟒雖然纏着小房子,但是並沒有全部纏死,還是有較大的縫隙,似乎可以鑽出去。

趙韻兒猶豫要不要趁現在鑽出去,但是很怕鑽到一半巨蟒察覺了調轉過來纏住自己,那真是小命休矣。但如果不鑽出去,照巨蟒的這個力量小房子遲早要被纏壞,到時候越來越收縮的空間,只怕自己也要被石頭擠死。

沒有更多思考時間了,趙韻兒說鑽就鑽,馬上就從小門地上和蛇身縫隙之間趴着過去,她知道自己現在動作肯定很狼狽,但是關鍵時候,狼狽什麼的不重要啊。好在她現在也是很靈活的,一點也沒有因為腳踝傷影響自己狗爬的進度,爬的途中也盡量不要碰到蛇的身體。

三兩下就爬出了小房子,回頭看一眼巨蟒頭不在房門方向正好沒看見趙韻兒已經爬出來了,趙韻兒趕緊站起身開跑。 說着,他一個箭步跑出房間,就朝外面跑去。

「王爺,你要去哪裏?」

阿真看到趙王急匆匆的往大街上跑,趕緊跟了上去。

趙王朝他擺手,道:「王妃要吃好吃的,我要去給她買,你快守着她,不准她離開,我買了馬上就回來。」

說着,他已經衝到了大街上。

阿真一愣,「王妃?

王爺是什麼意思,難道王妃已經回來了?」

他激動得趕緊走進王妃的房間,卻發現裏面空無一人,根本沒有王妃。

他心裏一怔,難道王爺弄錯了?

王爺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才會以為王妃還在家裏?

不一會兒,外面傳來趙王急切的腳步聲。

阿真抬眼一看,只見王爺手中捧著很多熱騰騰的零食,正激動又緊張的跑進來。

「薇兒,你愛吃的東西我全買回來了,一樣都不少。」

趙王說着,已經着急的跑進了房間。

可是他一跑進去,就看到裏面空無一人,他趕緊往古琴前看去,根本沒有看到薇兒。

他頓時一愣,一臉心慌的看向阿真,「阿真,王妃呢?

她怎麼不見了?

我不是叫你看着她嗎,你為什麼沒看住,她是不是嫌我回來得慢,生我的氣走了?」

「王爺,王妃她根本沒有來啊。

王妃現在住在璃王府,她怎麼會在這裏,王爺,你是不是看花眼了?」

阿真是一臉的疑惑。

趙王再次掃了眼房間,果然沒看到薇兒,他急得把那些東西放到桌上,一把扣住阿真的肩膀,「不會的,你騙我的對不對?

薇兒她明明回來了,她剛才還對我說,她要吃東西,還叫我去給她買。

是不是你把她放走了?」

說到這裏,他看了眼外面的天色,緊張道:「糟了,外面天快黑了,她一個女孩子家如果在外面亂走,會很危險的,我要出去找她。」

趙王說着,就跌跌撞撞的朝外面走去。

阿真見狀,趕緊跟了上去,「王爺,天都快黑了,你要去哪裏?」

正說着,只聽「轟隆」一聲,天上竟然打了個炸雷,緊接着,瓢潑大雨竟傾瀉了下來。

阿真見狀,趕緊折回屋裏拿油紙傘。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