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艾貝爾.阿伯特也承認,亞瑟的才華,的確是有目共睹的,但是,但凡有才華的人,就勢必有著自己的一套思維,有著自己喜歡的東西,不能觸碰的底線,還有必須要保護的東西!

為了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有才華的人,一定會費盡心思,機關算盡的去爭取,在這個爭取的過程之中,自然會發生許多的政治碰撞,許多的火花,許多的不愉快!

故而,艾貝爾.阿伯特心裡其實並不願意扶持亞瑟!

即便是到了現下這一刻,他心裡,也仍舊是不願的!

他現下帶頭將凱瑟琳的事情說出來,首先是因為答應了自己的女兒,其次,也存著想要藉此,徹底將亞瑟打垮的念頭!

如果亞瑟因為那個凱瑟琳,而放棄自己的政治生涯,那麼,他一定會是推波助瀾的那一個,等到了那個時候,皇太子傑森一登九五,他再將大權握在手中,即便自己的女兒當真非要嫁給一個沒有實權的一等公爵,卻也並非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王上,臣有本奏!」

今日的國王陛下,似乎心情並不怎樣美麗,整個人都顯得略微有些嬾嬾的,端坐與主位之上,聞言也只是微微擺擺手,點點頭,示意艾貝

(本章未完,請翻頁)

爾.阿伯特,繼續說下去!

艾貝爾.阿伯特一本正經的拱拱手,然後稍稍往前邁出了半步,繼而道:「王上,據臣所知,亞瑟公爵的夫人凱瑟琳,來路不明,似乎與華夏帝國華星寧遠那位已經死去的妻子,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眼下,外界傳言,已是言之鑿鑿,若聽之任之,只怕對亞瑟公爵,甚至對整個帝國,都會帶來許多不必要的,不好的影響!」

艾貝爾.阿伯特並未直接了當的將話說明白,而是含糊其辭的說了一堆廢話!

自然了,他的這堆廢話,完全只是想要提起國王陛下的興趣而已。

果然,話音落下的瞬間,原本還有些慵懶,甚至病怏怏的國王陛下,整個回過神來,有些微怒道:「此話何意?」

這個時候,亞瑟的一顆心,幾乎已經跳到了嗓子眼!

接連數日以來,東窗事發之後的一系列事件,一系列的後果,他都全然想過,現紙包不住火,現如今,也終於到了避無可避的地步了!

現下的他,也只能做好最壞的打算,如果父王當真要拿秦夢舒怎樣,他便是拼了性命,也要護她周全!

不待艾貝爾.阿伯特,亞瑟已經微微拱手,含首復又抬眸道:「父王,現如今外界關於凱瑟琳的傳言不斷,但卻皆不可信,凱瑟琳的確自幼體弱,一直養在閨中,所以無甚名氣,她現下已經嫁給了兒子,無論到了什麼時候,兒子都一定要護她周全。謠言止於智者,真不知道,這樣的謠言,艾貝爾大人如何是如何能夠聽在耳朵里的!」

亞瑟這樣一席話,可謂信息量極大的了!

他首先表明了自己的態度,無論到了什麼時候,都一定要護妻子周全,這便是要告訴父王,他與凱瑟琳已經是一條心了,希望國王陛下在對這件事情的處理上,不要太激烈才好!

其次,便是再一次替秦夢舒闢謠,闢謠的手段,也無非還是那些千篇一律的話語,什麼自幼體弱,待字閨中等等!

最後,便是對艾貝爾.阿伯特做出了極大的威脅,無論怎樣說,一個小小女子的生死,對於蘇米雅帝國整個政壇的格局而言,壓根不會有太大的影響。亞瑟如此的提醒,也只是想要艾貝爾.阿伯特注意言辭,愛惜羽翼!

然而,亞瑟這樣一席話聽在艾貝爾.阿伯特的耳中,卻別有一番滋味!

也就是這樣一席話,讓艾貝爾.阿伯特徹底將亞瑟斷定為朽木不可雕的類型。如此看來,即便凱瑟琳死了,自己女兒,在亞瑟的心裡,也不會有什麼位置!

更何況,眼下,凱瑟琳或許根本就不會死,畢竟,凱瑟琳再怎樣,也是第一公主愛麗莎的生母,對於蘇米雅帝國,做出了極大的貢獻,即便她當真曾經嫁過人,也不至於淪落到丟了姓命的地步!

故此,艾貝爾.阿伯特也沒了絲毫的心理負擔,全心全意的,就是要將凱瑟琳置於最差的境地,甚至,甚至通過凱瑟琳,將亞瑟一併拉入水!

(本章完) 夏夜,滂沱大雨。

幽暗的祠堂里,燭火將熄,燭蠟將盡,微弱的燭光伴隨著凄風苦雨,閃爍著忽明忽暗的光華。

「轟!」一聲驚雷。

閃電劃過漆黑的夜幕,將祠堂中伏跪著的少女發白的面孔映的愈發慘白。

白老夫人已經離世七日了。

不遠處的爭執聲隱約可聞。

「母親剛剛過世,你就要將芮欣送走,你安的是什麼心?你這是讓母親泉下不得安寧。」

「老爺,我安的什麼心,您不清楚?她就是一個不能修鍊的廢物,結果每天上百顆靈力丹的供養著,就算我們家有礦,也經不起她這樣糟蹋啊。你看看萌兒和靈兒,她們可是您的親生女兒,結果呢,每天也不過十顆靈力丹罷了。如果送走了她,省下來的靈力丹足夠讓修文去玄宗門學藝了。」

「可她畢竟是大哥的女兒,又不能修鍊,將她送到礦上,我實在於心不忍。」

「若不是在母親面前立誓不得加害於她,倒不如讓她隨母親一起去了。」

「你又說什麼胡話?」

「老爺,大哥在時,曾與寧王府立過婚約,白家長女年滿十五就嫁作寧王妃了,若是她不在了,那萌兒……」

長長的沉默之後,是一聲沉重的嘆息:「此事就交給夫人了,一定要妥當處理。」

「老爺放心吧。」

白老夫人頭七剛過,白家就急不可耐的要將她扔到礦山上自生自滅,白芮欣自嘲的笑了笑,揉了揉因長跪而酸痛的膝蓋,緩緩站起身來。

祠堂的最後一點燭光,滅了。

她穿越到這兒已經兩年時間,這兩年裡,多得白老夫人照拂,她才能安然生活。誰想白老夫人剛剛離世,她這孤女的命運便立時天翻地覆。

兩年前,寧山城白家還是西禮國數一數二的名門望族,她父親白億安更是當朝炙手可熱的人物。誰曾想一場政變,白億安慘死監牢,其妻子殉情而去,只有十歲幼女白芮欣活了下來,也就是穿越而來的白芮欣。

那場大火,讓她失去了修鍊的能力,成了被人笑話的廢物。在這個崇尚靈力修為的池元大陸,無異於卑微到塵土中的螻蟻,誰會在乎她的生死?

而礦場是什麼地方?通常不通修鍊的人才會去礦場做苦力,挖礦煉造晶石,換得一口飯吃。那是被池元大陸拋棄的地方,是人心最黑暗的地方,去到那裡,哪兒還有活著的可能?

白芮欣回到住處,準備收拾細軟趁著夜色離開,卻不想,本來收拾整齊的房間凌亂不堪,櫃門抽屜大開,似乎剛被洗劫一空。

「原來大姐有這麼多好東西呢,妹妹喜歡的緊,送給妹妹如何?」白雨萌晃著手中的項鏈和首飾,一臉傲慢。

白芮欣略略看了一眼床鋪,沒有動過的痕迹,鬆了一口氣,卻裝作很著急的樣子道:「那是奶奶送給我的首飾,快點還給我。」說罷伸手就去搶,站在一側的白秋靈便伸手去推,白芮欣不能修鍊,沒有靈力傍身,哪兒是她的對手,直接摔在地上,將桌子上的杯子碰落一地。

「可笑,不過是個廢物罷了,憑什麼奶奶生前那麼疼你。」白雨萌手上稍一用力,珍珠串成的鏈子就斷了,一粒粒珍珠散落一地。

「二姐,何必跟她置氣,我聽說礦上大多是男人,她去了,自然有人替我們收拾她。」白秋靈彎下腰,指尖挑起白芮欣下巴,嘴角漾起一抹邪笑,「真真可惜了這花容月貌,妹妹看了也是想入非非呢。」

白芮欣冷冷一笑,攥住她的手,一字一頓:「那我倒要看看,誰能笑到最後。」說罷,站起身來,走到白雨萌面前,抬手就是一個耳光。

白雨萌一時不察,生生挨了一把掌,想到從小到大,第一次被打,竟是被這個廢物打,臉上一陣紅一陣青,一掌拍向白芮欣胸口。

不出意外的,白芮欣倒飛出去,胸口一陣氣血翻湧,一口血就吐了出來。

「今天我就殺了你!」 狂妃駕到,王爺悠著點 白雨萌抽出腰間軟劍,指著倒地不起的白芮欣,目眥俱裂。

白芮欣冷笑:「二妹妹膽子真不小,二叔二嬸都不敢殺我,莫非二妹妹能越過生身父母?」

「你……」白雨萌冷哼一聲,將手中飾品全部扔在地上,氣沖沖地走了。

白秋靈急急叫了一聲「二姐」,也跟了出去。

白芮欣看著一室凌亂,揉了揉氣血翻湧的胸口,扶著桌腳站了起來。故意激怒她們,她才有溜走的機會。

外面雨聲未歇,不大的院子里已經有積水,想是不會再有人來了。

她關好房門,掀開床板,拿出壓在床板底下的一身男裝換上,將幾件乾淨衣服以及之前儲備下來的幾方晶石和靈力丹裝進儲物袋中,再將儲物袋掛在腰上,將床恢復成之前的模樣,從窗戶翻了出去,越過後牆,溜出了白家。

儲物袋是白老夫人送給她的,只有荷包大小,卻自成一方空間,可以裝下一間房子大小的東西,所以但凡有值錢的東西,她都裝在儲物袋中。也因為這個儲物袋的存在,白家二房幾次想找尋白億安留下的修鍊典籍,都未找到。

白家有三個兒子,自從白億安死後,便分了家。白芮欣跟著白老夫人生活,白家二房掌管礦場,白家三房老實本分,不忿於二房分家產之舉,舉家遷出了寧山城,做起教習武技的師傅。

白芮欣此番離開家,想著先去湖城尋找三叔,再做打算。畢竟三叔厚道,她雖說只穿越兩年時間,卻對白家人秉性了解通透。本想在三叔一家前來祭拜之後,同他們一起離開,卻不想這一日來的比預料中要快得多,三叔人還未到,她就已經被發配了。

她不能修鍊,從寧山城去湖城的道路著實遙遠,還要繞道魔獸森林,是以白芮欣對這次遠行格外謹慎。除了換成男裝,她甚至特意在臉上抹了一層黑土,就像一個長途奔波的潦倒流浪人。

而路線,則是寧願繞道也絕不走人煙稀少的小路,畢竟,什麼都沒有性命重要。

那一夜,在白芮欣的記憶中,是這一輩子見過的最大的雨。淋濕了衣衫,也淋濕了那顆落魄的心。 寧山城很大,除了主城之外周邊還分佈著幾個村落。

這日,白芮欣剛剛走到李家村,就被一群打手攔住了去路。

「是白家人!」白芮欣一眼就認出了他們的衣著打扮,暗叫糟糕。按理說,她不明不白失蹤正合白家心意,白家是不會大費周章去抓她的。

「你,站住,幹什麼的?」為首那人問道。

白芮欣看了看他們,低聲道:「尋親。」

「尋親,正合適,帶走。」

不由分說,白芮欣便被一條繩子綁了,由一個人牽著走,這一細看,這一群人中,竟然還有三個跟他一樣被綁了手腳的人。

「弟兄們,咱們已經抓了四個人了,還差一個就能回去歇息了,都打起精神來。」為首的人吆喝一聲,扛著一把大刀大搖大擺的走在最前面。

「這是在幹什麼?」白芮欣小聲問旁邊同樣被綁住的人。

旁邊是一個模樣清俊的小生,一雙吊梢眼裡似有似無的抹過一絲嘲意:「聽說前兩日一場大雨,寧山城一個礦洞塌了,砸死了不少人,還有不少人偷偷逃走了。現在礦場人手不夠,他們現在四處搜羅人手。」

白芮欣頓時瞭然。

寧山城礦場歸白家管理,除了每年按照要求上繳的晶石,其他的都是白家的私產,人手永遠都是不夠的。

「那我們去了那兒,還能逃出來嗎?」

那小生年紀不大,卻用一種看白痴的眼神看她:「到了那兒,能活下去都是萬幸了。」

吃雞之無限升級系統 白芮欣撇撇嘴:「那你怎麼一點都不害怕?」

小生忽然就笑了,湊在她耳邊輕聲道:「因為我有靈力。」

白芮欣一雙眼睛上看下看,他周身上下沒有絲毫靈力波動,跟普通人一般無二,不禁搖頭:「我不信。」

「寧山城礦場中有一處是礦脈。小丫頭,遇到爺爺你是撞了大運了。」那小生撩了撩額間的碎發,壓低聲音,「想修鍊嗎?只要你這些日子好好聽話,我就幫你打通堵塞的經脈,讓你能夠重新修鍊。」

白芮欣乍聽見他喚小丫頭,已經驚詫不已,又聽他說打通經脈,不自覺就對他高看了一眼,卻擺出一副我才不信的姿態:「吹牛皮誰不會,我都不知看過多少藥師,個個都說無能為力,你連把脈都沒有,就說能幫我打通經脈?」

小生也不惱,悠悠說道:「臍上一寸,水分穴;臍下三寸,關元穴;臍下四寸,中極穴。」

白芮欣獃獃站在那兒,步子都邁不動了。

牽繩子的人用力一拉,白芮欣一個踉蹌,眸中的獃滯情緒才化解開來。

「你是誰?」

能將她的病症說的分毫不差,白芮欣再不信也信了。

「哈哈哈,好好當好你的小跟班,爺爺不會虧待你的。」小生很滿意白芮欣的反應,樂呵呵的說。

在這池元大陸,奇人高人層出不窮,若是這寧山城真的有礦脈,隱姓埋名為了礦脈而來,確實也能解釋的通。

白芮欣也不是彆扭的人,很快就狗腿子般的跟在他身側:「高人,你喝水嗎?高人,要不要擦擦汗?」

小生對白芮欣的自來熟格外滿意,破例道:「看在你如此殷勤的份上,我偷偷告訴你,到了礦脈之後,靈力你能吸收多少就用多少,但是晶石,不許拿。」

白芮欣拍著胸脯保證:「放心放心。」

被抓的第五個人是一個濃眉大眼的大漢,一身泥垢,亂蓬蓬的頭髮披在腦後,髮絲里還夾著草根泥土,人還未近前,一股臭味就撲面而來。白芮欣皺著眉頭沒說話,小生卻直接跳了起來,指著大漢的腦袋破口大罵:「你好好一個人怎的活得連豬都不如?我家養了幾百頭豬,也沒有你這般臭氣熏天,你這樣,誰敢理你?」

大漢就像沒有聽到一樣,跟在牽繩子的人的後面,埋頭向前走。小生的一通惡氣全打在棉花上,沒有回應,氣得一腳踹到大漢屁股上,這一踹,大漢沒有什麼反應,他整個人直接倒飛了出去,狼狽的跌在地上。同時,牽繩子的人也在牽力作用下,摔倒在地,直接壓到小生身上。

「哎喲,我的老腰,可疼死我了。」小生滾在地上不願起來,雙手揉著自己的腰哀嚎不已。

白芮欣連忙跑去扶他,他捏著白芮欣的手,一枚令牌便神不知鬼不覺的塞到白芮欣的袖子里。

「真他娘的晦氣。」為首那人啐了一口唾沫,罵罵咧咧的走到小生跟前,用腳尖踢了踢小生的腰腹部,小生就更用力乾嚎了幾聲,看樣子真的傷的不輕。

「抬走!你再嚎一聲,老子砍死你。」

受到如此恐嚇,小生便乖順的閉上嘴巴,再也沒有發出一點聲音。他躺在兩片木板搭成的簡易擔架上,嘴裡叼著一根草葉,悠哉悠哉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經此一事,白芮欣對這小生更是佩服,一雙眼睛就這樣一直盯著他看,生怕錯漏了什麼精彩事迹。

就這樣,被抓的五個不通修鍊的人在測試沒有靈力之後,很順利的進入礦場,被安置在一間擠滿了人的屋子裡。

小生依舊躺在地上,作受傷模樣,甚至喝水吃飯都是白芮欣一口一口喂著吃的。

「高人,你的腰該好了吧,下面有什麼打算?」一連兩日,白芮欣耐不住性子了。

「能有什麼打算,怎麼,是嫌棄爺爺我了,不想伺候了?」小生眉毛一挑,一雙吊稍眼裡威脅之意甚濃。

「哪能,您是世外高人,自是我等凡人不能比擬的,您說什麼,我就聽什麼。」白芮欣繼續拍馬屁。

「看你甚是乖覺,想來也不錯,以後出去了,我便將你送給我孫子當媳婦。」小生一邊點頭,一邊道,「這個想法真的不錯,丫頭,你的生辰八字是?」

白芮欣尷尬一笑:「高人,你都有孫子啦。」

「那是自然,我孫子可是天下第一英俊瀟洒的……不急不急,以後你自然會知道的。」

看小生不再追問,白芮欣笑的僵硬的面孔抖了抖,終於放下心來。 小生的腰在礦場管事分發身份牌,要求去礦里的那一刻好了起來。

白芮欣跟在他身後,拿著身份牌,一路摸進礦山最深處。越往礦山深處,靈氣越濃郁,白芮欣雖然經脈不通,不能修鍊,但是對靈力卻是懂得如何操控的。此時外界靈力充盈,正是藉助靈力打通經脈的好時候,然而小生一直告誡她,靈力濃度還不夠。

兩人就這樣一路向著礦山深處走去。

「挖!」小生終於停了下來,停在一處凹陷下去的地方,白芮欣便舉著榔頭,一下一下挖了起來。從清晨一直挖到日落西山,都沒有見到半塊晶石。

「高人,這地方真的是礦脈嗎?連晶石都看不見……」

小生坐在山腰下,一副不耐煩的樣子:「讓你挖你就挖,就你這小身板,就你這速度,三天都難見得到。」

白芮欣氣哼哼的舉著榔頭一挖再挖。

自己不幹活,還挑三揀四,這算什麼世外高人,分明就是個小人!

白芮欣就這樣不眠不休挖了兩天兩夜,堅硬的砂石下面開始出現鬆軟的黏土,就如同包裹著一層保護膜。

小生終於站起身來,走到黏土之前,雙手結印,炫目的藍色光華從他手中傾瀉而下,那鬆軟的黏土就如同遇見了天敵一般,紛紛退讓,藍光所到之處,就是一片容身一人通過的甬道。

白芮欣跟在他後面,手中舉著夜明珠,一直到夜明珠的光華被一片紅色掩蓋,小生才停止動作。

「哇,好美啊。」白芮欣忍不住讚歎。

那是一片被紅色晶體包裹的地方,閃爍著紅色的光華,甚至用眼睛,都能看到晶石上遊走的靈氣。在這兒,就如同置身於天然氧吧,一呼一吸都分外舒暢。

礦脈不同於平日里礦場採的礦石,平日里採的礦石是晶體和泥土岩石的混雜物,晶體含量很低,需要經過二次加工才能使用,而礦脈的礦石則是高濃度晶體,蘊含靈力純正,可以直接使用。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