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舒繪然身爲軍機大臣,何時受過這樣的侮辱,一時間氣的指着林沐楓說不出話來。

林沐楓臉色一冷:“無理的是你吧,有弟弟這麼對哥哥說話的嗎?大侄子,你說是嗎?”

林沐楓說着最後還對舒子風眨了眨眼皮,舒子風聽後立刻說道:“好小子,你有種,我看等下你還能不能這麼嘴硬,爹,我們派府上高手來擒住他!我要把他千刀萬剮。”

看到舒子風居然還回答了林沐楓的話,這不等於承認他是林沐楓大侄子了嗎?看着這愚蠢的兒子,舒繪然怒喝道:“夠了,你給我住嘴!”

不明白爲什麼被自己父親罵,舒子風也不敢多說話,不過看着衆人眼裏的笑意,在想想剛纔的話,臉色立刻一陣通紅,心裏對林沐楓的恨意也更加的深了。

“你是什麼人,居然敢對軍機大臣無理?”

拍馬屁的人總是有很多,一個武將打扮的漢子腰間掛着佩刀走了過來,先是怒斥了一下林沐楓,然後又恭敬的衝舒繪然抱了抱拳:“末將王虎拜見舒大人。”

王虎?林沐楓聽到後頓時樂了,他記得客棧裏那兩個人渣好像說自己後臺就是王虎,是什麼虎爺吧。

“你就是王虎?那個什麼虎爺?”

面對林沐楓的疑問,王虎心裏一驚,然後疑惑的打量了下林沐楓,確定自己不認識他後才點頭道:“沒錯,怎麼,你也聽過我虎爺名頭?”

林沐楓看了眼舒繪然,然後認真的點點頭:“沒錯,至少我聽過的你名字,至於你旁邊那什麼軍機大臣我到反而沒聽過。”

林沐楓說的是事實,可是聽在王虎耳裏就覺得這傢伙是在挑撥離間,立刻怒喝道:“你少挑撥離間,我王虎那裏能配和舒大人對比。”

王虎這一馬屁拍得舒繪然極爲舒服,至少一直陰沉的臉色緩和了不少,然後對王虎說道:“王將軍,這小子在大街上無辜傷了犬子,希望你嚴查,給個公道!”

見舒繪然第一次這麼客客氣氣的和自己說話,王虎大喜,他只是上襄王府的一個食客,靠着拍馬屁的功夫纔得到了楚中原的欣賞,不過他也是聰明人,知道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裏,所以這幾年來他一直四處交好那些大臣,只可惜對方都嫌他官職太小,根本就沒有人去搭理他,沒想到今天到是讓他碰到了一個契機。

“舒大人放心,這裏是天子腳下,絕不容許一些宵小之徒目無法紀。”

王虎說的極爲嚴肅,不知道的人還真以爲他是個鐵面無私的好官,可惜在座的都不是瞎子。

“蛇鼠一窩,我看真目無法紀的人是我那大侄子吧,當衆調戲人家小姑娘,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大義滅親的。”

林沐楓說着還對周邊圍觀的人抱了抱拳,臉上還故意擠出一點悲痛之意,看的人一陣好笑。

被林沐楓一再二三的侮辱,饒是舒繪然城府極深也忍不住了,他冷笑道:“不知道你說的那爲姑娘在哪裏?可否引見一下?”

其實楚依雪就站在林沐楓身邊,他當然早看到了,只是他要林沐楓親口承認,因爲他心裏有了個注意,憑自己在京城的威望,對那普通人家的女子稍微恐嚇一下,對方就不敢怎麼樣了,到時候在倒打一耙,說林沐楓是淫賊,然後舒子風看不過去上去勸阻,最後被林沐楓毆打侮辱。

林沐楓當然不知道後者的心態,看了眼楚依雪,然後說道:“老弟啊,你眼睛瞎啦?我身邊這麼一個大美人站在着你還問我?還是說你性取向出現問題了?”

舒繪然臉上閃過怒意,不過很快就化爲平靜,而是冷冷的看着楚依雪:“小姑娘,不知道你家裏還有什麼人?”

楚依雪先是白了林沐楓一眼,沒想到這傢伙也挺會拍馬屁的,然後纔不溫不火的看了眼舒繪然:“家裏就我父親一人,我們父女相依爲命。”

舒繪然聽後笑着點點頭:“既然只有你父親一人,那我想你應該不希望他出現什麼意外吧?”

楚依雪也不笨,眼珠一轉,故作擔心道:“怎麼?你想害他?”

知道楚依雪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舒繪然笑道:“有些話不用說的太明白,姑娘心裏清楚就行了。”

楚依雪聽後冷冷一笑,一瞬間化成了一位冰山美人,一雙美目衝着舒繪然用力一瞪,然後喝道:“舒大人,你好大的狗膽啊,既然想行刺皇上,莫非你想叛亂不成?”

被楚依雪說的莫名其妙,舒繪然正準備反駁時,王虎知道拍馬屁的機會來了,搶先說道:“你個小娘皮胡說什麼?告訴你,在這裏,舒大人就是皇上。”

大家都聽得出,王虎這話真正的含義並不是直接說舒繪然是皇上,只是比喻他位高權重,在這裏沒人敢惹他,可是楚依雪卻笑了,輕輕的拍了拍手:“是嗎?那我倒要看看了。”

PS:【求鮮花,求票票啊~~~~~~~~~~~~~~還有手機網的兄弟們也投點推薦票啊,謝謝了!!!】 隨着楚依雪手掌輕輕擊打在一起,人羣裏很快竄出幾個便服大漢,這些漢子體型健壯,腿腳有力,雙目有神,每個人的腰間都掛着一把佩刀,此時,他們一臉恭敬的衝楚依雪拜見道:“參見公主。”

公主?所有人都愣住了,就連林沐楓也不例外,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和自己極爲有緣的女子居然是公主。

王虎也吃驚的望着一切,不過他很快猖狂的笑道:“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假冒公主!”

聽到王虎的話,舒繪然臉上的肌肉微微一抽,然後偷偷的和他拉遠了一點距離,心裏一陣暗罵,這個白癡,連那令牌都看不到,被他害死了。

果然,只見一個漢子一臉殺意的走上前去,然後對着王虎高舉起宮內纔有的令牌:“放肆!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

被人罵自己是狗眼,王虎正要發作時卻又忍住了,因爲那令牌確實是宮中才有的,在看看楚依雪的打扮和氣勢,這說明這一切都是真的,她真的是公主,當今皇上唯一的女兒!楚國公主。

“小人拜見公主陛下,小人有眼不識泰山,請公主恕罪!”

王虎一頭冷汗,一臉驚恐的跪在地上,剛纔的神氣也不知道跑到那裏去了,只是心裏一陣後悔,怎麼會是公主啊,都是那個什麼舒子風,貪婪好色,居然敢打主意打到公主頭上去了。

而一邊的舒繪然此時也好不到哪裏去,不過他畢竟是軍機大臣,多多少少都有些鎮定,不慌不亂的上前行了個禮:“老臣參見公主陛下。”

楚依雪冷汗一聲,一臉冰霜的說道:“剛纔似乎聽到有人說舒大人是皇上……”

舒繪然渾身一震,然後一臉怒視着跪在地上的王虎,罵道:“都是這個小人作怪,胡言亂語,來人,給我拿下,押進大牢!”

老狐狸!楚依雪看着滿臉正氣的舒繪然,心裏輕輕罵道,然後不露聲色的說道:“這個我們先不說了,我想到時候自會有人嚴懲他,不過舒大人到是有個好兒子,當街調戲本公主,呵呵,舒大人怎麼看?”

聽出楚依雪話裏的殺機,舒繪然微微低了低頭,然後乾笑道:“這是因爲小兒久仰公主美貌,今天第一次相見,所以一時亂了方寸,不過他做的也確實不對,我回去後一定會按照楚國律法給公主一個交待。”

真是一頭老狐狸!楚依雪臉上頓時有些憤憤不平了,在楚國,雖然調戲有罪,可是隻要罪孽並不深重也算不算什麼大罪,在加上舒繪然嘴裏的所謂的交待估計回去後也只是做做形式,過幾天舒子風就沒事了,而且舒繪然開頭把她一陣讚美,稱舒子風久仰自己而亂了方寸,這時候自己要是在苦苦相逼反倒說不過去了。

“你居然是公主?”

這時,林沐楓忍不住插嘴了,看着那麼多人在暗中保護她,感情是自己多管閒事了,想到客棧還有今天的事,林沐楓一陣糾結,這種感覺很不爽,就像其他人都是大人,而唯獨自己還像一個小孩子做了一點好事沾沾自喜一樣。

看到林沐楓居然也不知道楚依雪的身份,舒繪然眼珠一轉,立刻說道:“公主,此人原來也不知道你的身份啊,可他卻一直跟在你身邊,八成是貪圖你的美色,在下建議應該立刻把他抓起來交給刑部處理。”

你大爺的!賊喊抓賊啊。林沐楓心裏大聲罵道,不過嘴上說道:“老弟啊,你這就不對了,老哥我雖然不是什麼好人,可也不會像大侄子那樣急色啊,他小子膽大包天,居然敢當街調戲公主,幸好我及時阻止,不然這可是殺頭大罪啊。”

被林沐楓一再二三的口頭上佔便宜,舒繪然也是一陣糾結,氣哼道:“請你自重,我並不認識你,而且剛纔我也說了,犬子只是久仰……”

“久仰你妹啊!你個老不羞的,兒子無恥也就罷了,你這做老子的也這麼不要臉,果然是上樑不正下樑歪。”

不等舒繪然把話說完,林沐楓終於忍不住了,直接爆出粗口,他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如果在這麼下去,估計他可以當場把這老傢伙宰了,見過無恥的,卻沒見過這麼無恥的。

雖然不知道這你妹兩字是什麼意思,不過看林沐楓的口型和語氣,還有那態度,舒繪然也猜到了八成不是什麼好話,不過礙於他是朝廷大員,也不好直接罵人,只好說道:“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辱罵朝廷大員,來人啊,給我拿下!”

巡邏的士兵得到舒繪然的指令後立刻拔出刀刃將林沐楓圍在中間,準備上前抓人。

楚依雪柳眉一鄒,往前踏了一步,擋在林沐楓身前:“哼,我看誰敢!”

“敢在公主陛下面前拔刀,好大的膽子!”

保護楚依雪的幾個護衛此時也一起喝道,嚇得那些巡邏的兵士立刻收回兵刃,退了回去,動也不敢動,只是獨自埋怨做小兵就是辛苦啊,兩邊都是頭,也不知道該聽誰的。

“怎麼這麼熱鬧?不知道介不介意我老頭子也來湊個熱鬧啊?”

這時,人羣又是一陣騷動,接着,秦元一臉笑意的走了進來,跟在他旁邊則是上襄王楚中原,顯然,兩人都是剛剛下朝,聽到這邊動靜才趕來的。

看到林沐楓居然沒有死,楚中原眼皮一跳,微微掃視了眼林沐楓,一股殺意微微升起,只是很快就消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臉溫和的笑容,至於林沐楓,他早就感覺到楚中原身上傳來的殺氣,只是不動聲色的裝作不知道,同時還對後者微微一笑。

看着兩個虛僞的傢伙,秦元不滿的瞪了一眼,他一把年紀了,可受不了這兩人的模樣,整一個虛僞啊,明明都相互恨得要死,還裝作好像好朋友一樣。

看到秦元,楚依雪雙眼一亮,立刻走上前去,一把握緊了秦元的胳膊:“秦伯伯,您終於來了,你看,我都被人欺負了!”

秦元當然知道了,不過還是裝作驚訝的問道:“是嗎?你可是公主,你不欺負別人就是好事了,怎麼還有人敢欺負你啊?”

楚依雪聽後立刻說道:“公主又如何?可是有些人總是色膽包天,據說連父皇都不放在眼裏。”

“依雪,剛纔我和秦將軍都在旁邊看着,這事情是個誤會,你別耍小孩子脾氣了。”

楚中原和舒繪然私交不錯,兩人同殿爲臣,以前也是相互包庇,蛇鼠一窩,如今舒繪然有難,他自然也會站出來幫忙說話。

楚依雪當然知道楚中原打什麼注意,只是沒有表示出來,而是冷笑道:“叔伯,誤會?今天要是一個普通的女子話,我看就被這人渣給糟蹋了,難道我們楚國就沒有法紀了嗎?”

楚中原呵呵一笑:“當然不是了,我看就按照楚國的法律來辦吧,不如這事就交給我處理,我保證他下次在也不敢了。”

聽到楚中原的話,楚依雪急了,她可不想就這麼簡單的放過那人渣,立刻道:“你這是包庇……”

“好了,這事就這樣吧,公主,你也累了,回去早點休息吧。”

站在一邊的秦元突然拉住還要說話的楚依雪,打了個圓場,他看的出來,這事對舒家沒什麼影響,沒必要把事情弄的這麼僵。

看到秦元都說話了,楚依雪有些無奈,她對秦元還是很尊重的,畢竟從小到大她都聽宮裏人的講過,秦老將軍打戰怎麼怎麼樣的厲害,怎麼怎麼樣的保家衛國,殺了多少敵人,砍了多少敵將,弄的長大後的她整天沒事就往秦府跑。

“哈哈,那多謝老將軍了,我回去後一定會好好的教訓這逆子一頓。”

看到事情擺平了,舒繪然也鬆了口氣,他還真怕楚依雪咬着事不放,要是鬧到皇上那裏,他恐怕真的只能把舒子風交出去了,哪怕是他疼愛的小兒子他也沒有辦法。

看到沒有熱鬧可看了,圍觀的人也紛紛散去,不少人都渙然大悟,怪不得林沐楓先前有持無恐了,原來後面又是老將軍又是公主,人家是有後臺啊。

“家主,我找到秦府了,在那邊!”

福源從一邊奔跑過來,剛纔他打聽了一下,又找人引路,終於找到了秦府,所以立刻回來彙報。

看着站在一邊的秦元,林沐楓臉色一紅,然後偷偷的瞪了福源一眼:“人家主人都在這裏了,你纔來彙報……早知道就不讓你去了,我們在這等着也好……”

福源知道這時是沐楓在埋怨自己速度慢,也不敢多說什麼,只是老臉紅了幾下。

“哈哈,不說了,林小兄弟,走,到我府上好好喝一頓!”

自從上次天地之都一戰後,秦元是越來越欣賞林沐楓了,在沒有外人的時候,他基本是以兄弟相稱,弄得林沐楓都有些不好意思,只好不知羞恥的和一個老頭稱兄道弟了。

林沐楓第一次來京城,秦元自然也熱心的講解起來,比如歷史,名勝古蹟等等,不知不覺中,幾人很快就來到了秦府。 秦府不大,很樸素,和一般的大臣皇親國戚家裏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林沐楓知道老將軍高義,心裏一陣佩服,要是一般像秦元這樣的人估計早就富麗堂皇的住在豪宅了,天天飲酒享樂,過着醉生夢死的生活。

“茶雖然不是什麼好茶,可是也可以解解渴。”

大廳內,秦元笑着端起杯子對林沐楓說道。

林沐楓不喜歡喝茶,自然也喝不出什麼味道,他只是笑了笑,然後打量起秦府起來,府內也很簡單,不過看上去給人一種很舒服很寧靜的感覺,顯然,老將軍喜歡安靜,而廳中央的高處更是掛着一把沒有出鞘的刀刃,看着那擺放的位置,說明這把刀對秦元和重要。

秦元也看到了林沐楓的目光,解釋道:“這把刀雖然不是什麼神兵利器,可是卻是先皇所賜,上打昏君下打逆臣,就算我死了,我也要把它帶到土裏。”

秦元說着的時候還有些激動,看來這把刀對他真的很重要,比命都重要。

林沐楓也不好表示什麼,只是微笑着點點頭,他有些心急的問道:“老將軍,我們什麼時候去見皇上?我還要急着趕回去。”

秦元聽後笑道:“明晚是楚國一年一度的燈會,到時候陛下和衆位大臣都會去,在哪裏,我們會把事情說清楚。”

聽到明天晚上就可以把事情擺平,林沐楓心裏鬆了口氣,他巴不得越快越好,他現在是一刻也等不及了。

秦元看了眼林沐楓,雖然不知道後者急什麼,不過想應該也是什麼重要的事,然後猶豫了一下問道:“你覺得公主怎麼樣?”

林沐楓知道秦元是在說楚依雪,想到那個紫衣女子,時而調皮,時而端重,笑道:“還不錯啊,恐怕以後楚國不少男子都要搶着做駙馬了。”

秦元聽後微微一笑,脫口而出:“那不如你去做這個駙馬怎麼樣?”

林沐楓聽後愣住了,不過想也沒想就要拒絕。

秦元大手一擺,打斷林沐楓的拒絕,語重心長的說道:“你小子啊,我知道你對那蘇傾魚有心,可是你想過沒有?那幾種藥材你真的集的齊嗎?別的不說,就說那五帝的血,估計上次天地之都一戰,現在那三國的帝王都把你恨得要死,怎麼可能還會把血給你?我看你還是放棄吧,而且公主也不錯,是我看着長大的,你就考慮考慮吧。”

林沐楓知道秦元是爲自己好,不過他可能不知道自己已經可以救醒蘇傾魚了,笑道:“老將軍,讓傾魚甦醒是我唯一活下去的信念,我是不會去搶這駙馬的,還有,我已經找到一種藥讓傾魚醒過來了,很快就可以了。”

“什麼?這世上當真有這種神奇的藥?可以讓人起死回生?”

秦元聽後大驚,如果不是告訴他這件事的是林沐楓,他打死也不會信。

這還是第一次看到秦元這麼吃驚的樣子,林沐楓覺得有趣,笑道:“沒錯,確實有這種神奇的丹藥,以後你就知道了。”

“家主,飛信來了。”

福源一把衝進屋內,恭敬的遞過柳雲修傳來的字條,林沐楓迫不及待的打開一看。

信中柳雲修說了,林沐楓帶回來的丹藥很神奇,他從來沒有見過,不過可以肯定,絕對可以讓蘇傾魚甦醒過來,另外他還提醒到,讓林沐楓不要放棄去尋找那幾種藥材,因爲那些藥材可能可以打破蘇傾魚只能活三十年的詛咒。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