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與此同時,紀羽也收到了一diǎn力量的反饋,嘴角微微一翹。

看來……周大仁果然是遭天譴了啊,雖然,這是人為的……不過也算是打開了這個世界的信仰之力。(未完待續。)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官府……

幾個捕快此時幾乎是哭著臉回去的,因為他們發現,他們的手真的……真的是已經什麼感覺都沒有了。

跑著的時候,有個捕快摔了一跤,發現自己的手就這樣扁下去了,手指的方向像是裝了什麼東西似的,非常的重。

「大人!大人!救救我們啊大人!」

「大人,你要給我們報仇啊!」

一回到衙門,他們就拚命的喊了。

站在門口的侍衛一見,有些奇怪的看著他們:「趙捕頭,你們不是奉大人之命去將那周小蝶抓回來的嗎,怎麼現在弄成這副模樣了,刀呢?」

那侍衛上前去想要扶這捕快頭子一把,但手剛剛碰到這捕快頭子的時候,卻有些傻眼了。

「你們、你們的手呢?趙捕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那侍衛一臉震驚的看著幾個捕快,問道。

不說還好,一說,這些捕快的臉上幾乎都是痛苦的啊。

「沒了,難道我的手真的沒了嗎?」

「真的,你看,這簡直就可以當成皮條繩了!」

侍衛甩了甩捕快頭子的拿只手,直接就在原地轉了兩圈。

他臉上也是一臉的怪異啊,這尼瑪是什麼事啊?

「趙捕頭,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該不會是……得罪了什麼神靈吧?」侍衛不由自主的問。

這實在是太過詭異了,手怎麼忽然就成這副模樣了,跟掛在上面的袋子一樣,這實在是讓他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趙捕頭此時哭喪著臉:「這、這、我們今天奉大人的命令去捉周小蝶,但沒想到碰到一個很邪乎的人,他就這麼揮了揮手,我就感覺自己的手消失了!」

侍衛一聽,臉色一變,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趙捕頭:「趙捕頭,你、你不是在開玩笑吧?我雖然沒有讀過什麼書,但是也知道這世界上哪有這個詭異的事情啊,你可不要騙我哦!」

「真的、我真沒有騙你,其他幾個兄弟都已經這樣了,他們可以作證啊!」趙捕頭連忙說道。

「是啊!趙捕頭說的是真的,你看,你看我們的手!」其他的幾個捕快也紛紛附和著。

總裁的小小妻 侍衛一聽,連忙也抓向了其他幾個捕快的手,這一抓,整個人臉色都變了。

「這、這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該不會是得罪什麼高人了吧?」

「還啰嗦這麼多幹什麼,趕緊去告訴大人啊!也許那個人還會來衙門!對了,順便幫我把孫神醫請來!趕緊去!」趙捕頭連忙說道。

「好!好!你們別急,我現在就去!」守門的連忙跑進府中。

沒多久之後,一個頭戴烏紗帽,最下留著一撮小鬍子,看上去有些矮小的中年男人就跑了出來,一邊跑,他口中一邊叫著:「怎麼回事!怎麼回事!趙捕頭,我命令給你的事你辦好了嗎!」

趙捕頭一見沈大人跑了出來,馬上就哭著臉說:「大人!大人啊,你要給我做主啊大人!」

「怎麼了怎麼了!哭哭啼啼的像個什麼樣子!不就是捉個小娘們嗎?有這麼費勁嗎!」沈大人一下子就避了開來,有些厭惡的朝著趙捕頭說道。

趙捕頭又將發生的事情給說了一遍,還說了說自己手的問題。

沈大人一臉好奇,睜大著眼睛,連忙走到趙捕頭的旁邊,拿起了他的手。

「好像是真的,你這手……怎麼回事?」

「沒、沒知覺了啊大人,你要給我們報仇啊!」趙捕頭連忙說。

「張三,去把孫神醫請來!讓他看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沈大人朝著一個侍衛說。

「是!」張三很快就朝著衙內跑去。

「你是說,除了周小蝶之外,還有兩個更漂亮的小娘子?」沈大人此時一臉笑意的朝著趙捕頭問。

周小蝶已經很漂亮了,其實很久之前他曾經見過一次,後來想要派人去捉的時候,卻找不到人了,後來才知道原來她是周小蝶。

周小蝶給他的感覺,就是驚艷!非常的驚艷!是他見過的最漂亮的女人了,現在趙捕頭竟然說還有比周小蝶更漂亮的?

沈大人想想都覺得自己的小心臟跳動得很快,很是期待啊!

「是、是啊大人!她們兩個簡直、簡直就是仙女下凡啊!那氣質,看一眼就能把人給迷暈!」趙捕頭也知道沈大人的喜好,直接把慕芊芊他們往天上誇,只要沈大人動心了,到時候一定會給他們報仇的。

「哈哈!好,這樣我倒是想要見見她們了,如果真的如你所說的這麼漂亮……嘿嘿。」沈大人摸了摸自己的小鬍子,一臉猥瑣的笑著。

趙捕頭趁機說道:「可是、可是她們身邊還有一個很詭異的少年啊,他一揮手,就起了一陣風吹了起來,然後……然後我們的手就成這樣了!」

沈大人一聽,臉色微微一變,原本還有些不屑的,但此時就不同了,他一臉小心的看著趙捕頭,問:「真的有這麼邪乎?」

「是、是啊!小的不敢撒謊!大人,也許他會找到衙門來,你一定要小心啊!」

「哼!只要他敢來,我就讓他有來無回,小小的障眼法,難道還能對付朝廷勢力不成!」沈大人冷哼一聲。

趙捕頭心中一喜,看來沈大人是鐵了心的要對付那小子了,自己的大仇終於有機會報了!

沒多久之後,孫神醫來了,是一個六七十歲的老頭子,看上去頗有一副高人的模樣。

「孫神醫,你快給他們看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沈大人對孫神醫說。

孫神醫撫了一把鬍鬚,看了看趙捕頭的手,然後說:「抬手。」

「我、我抬不起來啊!」

「嗯?我看看!」孫神醫驚疑一聲,然後伸手就去將趙捕頭的手給抓起來。

這一抓,他臉色就變了:「這真的是手嗎?」

沒有脈搏,摸不到骨骼,只感覺到好像有一團很重的東西壓在手掌的位置,太古怪了。

「拿我的刀來!」片刻之後,孫神醫說道。

很快,一把小刀就拿了過來,孫神醫接過小刀,皺著眉,慢慢的往趙捕頭的其中一個手割去。

「不痛?」

趙捕頭搖頭。

孫神醫眉頭越皺越深:「難道連經脈都斷了?」

他一割下去,隨後馬上就看到有白色粉末從手掌流出,像漏斗的沙子。

孫神醫臉色一變,又割了幾下,都是這樣的結果。

他一臉的震撼:「這、這怎麼可能,你到底遇到了什麼?」

「孫神醫,到底怎麼了?我這手……還有得治嗎?」趙捕頭連忙問。

「廢了!這隻手完全廢了,骨頭,經脈,全都成了粉末,甚至連血液都直接被蒸幹了,這就相當於是一個空皮囊了!你遇到了什麼東西?」孫神醫搖頭說。

「不、不會吧!」趙捕頭一臉震撼,心情更是苦澀到了極diǎn。

而沈大人此時也一臉的不可思議……

「這不是真的吧?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是不是真的,很快就會知道了。」孫神醫搖了搖頭,只見他朝著趙捕頭的手掌割去,沒多久,手掌割了下來,只見到一堆的飛灰灑了出來。

他微微彎腰,指著這些飛灰,說:「這些,就是明證,再看看你的手,你恐怕都能看到你的皮裡面長什麼樣子了。」

趙捕頭看不到,張三跑上去,將他的手給弄了起來,一看,裡面竟然是空空如也!就是一張皮還在的!

「這、怎麼會這樣!」趙捕頭要哭了,手完全廢了,要修也修不回來了!

「這、孫神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沈大人也有些害怕了,問道。

孫神醫嘆了口氣:「這種手段,也只有世外之人才能做到,我老師便是世外之人,如今也有將近兩百歲了,他修鍊內勁,可以揮手間將人五臟六腑捏碎而不留任何的痕迹,恐怕,趙捕頭也是遇到了這樣的世外之人了!」

一說到世外之人,趙捕頭跟沈大人他們臉色都是大變。

趙捕頭連忙又將下午的事情給說了一遍,結果孫神醫連連嘆氣。

「世外之人!的確是世外之人!那個少年恐怕是哪位世外之人的弟子吧,實力非凡,沈大人,你務必要小心了!」孫神醫苦笑著搖頭,說道。

沈大人的臉色也有些蒼白,不復之前的那種自大,世外之人,這四個字就足以讓他產生恐懼了。

什麼是世外之人?就是不受朝廷約束,逍遙自在的人。

他們神通廣大,殺人不過在眨眼之間,這樣的人很少會出現在人世間,他們所追求的都是無上的境界,他們的實力很強大,一個人就足以抵擋上千的兵馬,殺進皇宮甚至都非常的簡單。

當今天子見到了世外之人,也必須要非常的恭敬,當然,天子身邊據說也有世外之人守護,一般,世外之人是不會隨意干涉朝廷的事情的,否則的話,這個天下根本就輪不到天子稱尊。

總而言之,世外之人,都是非常不同尋常的,如今,那樣的人要來找他,這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噩夢啊!

「孫神醫,你、你有什麼辦法嗎?請你出手幫幫本官吧!」沈大人連忙對孫神醫說。

他為什麼對孫神醫這麼恭敬?因為孫神醫也是世外之人!而且他的師傅還非常的強,據說連天子都要恭敬一二。

孫神醫嘆了口氣,略作深思的說:「這樣吧,我看那少年的修為應該只是初入內勁,否則就不會只是將趙捕頭的手給粉碎了,這樣的話,老夫倒是有三分把握對付,不過他背後的師門,也許就有些麻煩了,冤家宜解不宜結,沈大人,如果可以的話,就盡量對那少年示好吧。」

沈大人一聽,連連diǎn頭:「孫神醫說的是!孫神醫說的是!只要他來了,我一定給他道歉!」

當然,他心中卻不以為意了,不就是一個少年嗎?孫神醫都答應出手了,那他就絕對安全了啊!他還想見識一下那兩個美人到底有多美呢!至於師門?那就不是他擔心的了,就算殺了那少年,也只是孫神醫的事情,那少年的師門來尋仇,自然有孫神醫在前dǐng著。

想到這裡,沈大人內心就冷笑不已。

當然,此時在衙門發生的一切,紀羽現在都還不知情。

他離開了周家村,帶著慕芊芊跟司婉兒朝著人口多的地方走去。

「老爹的世界到底做的有多大呢……」紀羽心中還是有些好奇的。

因為走在這片世界,他感覺跟在紫天大陸或者聖域沒有任何的不同,除了這裡的人都是普通人之外。

「紀大人說過,他想要做出一個沒有末日的世界。」司婉兒回憶著,說道。

沒有末日么……紀羽會心一笑,他也是這麼想的,紫天大陸,聖域,每一個紀元都會面臨一次殘酷的毀滅,他還經歷過兩次,生靈塗炭,簡直是人間地獄。

這對於普通人來說,是極其的不公平的,這些普通人,明明只想安安穩穩的過一輩子。

或許,普通人跟修士生活在一片世界,本身就是錯誤的。

老爹的做法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

紀羽心中想著。

這時,他看到前面有許多人進入了一個比較大的廟裡,一臉的虔誠。

「他們在做什麼?」紀羽不禁問道。

一個路人停了下來,奇怪的看了紀羽一眼:「你是外地來的吧?今年是一年一度的神誕日,是神的生日,我們都要去神廟祭拜神靈的!」

「祭拜神靈?你們相信有神靈的存在?」紀羽有些驚訝的問。

「噓!話可不能亂說,這個世界上是真的有神存在的!據說這個世界就是神創造的!哪怕是當今的天子,也要祭拜神靈!算了,我不跟你說了,你也去拜一拜吧,說不定有機會升官發財呢!」說完,路人就往神廟的方向跑去了。

嬌妻似火:腹黑老公晚上好 紀羽跟慕芊芊他們相視對望了一眼,然後也有些好奇的往神廟方向走去。

「神靈?我也想看看,這個世界上到底有什麼樣的神靈!」紀羽喃喃說道。

這個世界可是他老爹創造出來的,現在還有別的神靈?鳩佔鵲巢嗎?

就在他走到神廟的時候,一看,整個人卻愣在當場了……(未完待續。)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神廟之中有一座神像,放在神台之上,高約三米左右,眉宇之間有一種淡然,淡然之中卻又藏有幾分凌厲,手中握著一把長劍,看上去頗有一副俠士風範。

而這個神像,讓他有些意外的是,竟然還跟他有幾分相似,神像的周圍,有淡淡的紫氣升起,給人一種非常朦朧的感覺,但紀羽卻一眼就認得出,這是天地能量!最為精純的天地能量!

「紀大人!」這時,紀羽身邊的司婉兒忽然驚訝的叫道。

紀羽跟慕芊芊心中一驚,紛紛回頭看向司婉兒。

卻見司婉兒一隻手捂著嘴,瞪大著眼睛看著神像,口中還喃喃說道:「紀大人,真的是紀大人……他們怎麼會知道紀大人的模樣的!」

紀羽傻眼了,紀大人?他老爹?難怪看上去有些面熟。

他老爹跟他,長得自然很想呀!

更讓他有些驚訝的是,他老爹的一座神像,怎麼會出現天地能量?

「你們發現沒有?」紀羽看向司婉兒他們,問道。

「天地能量,那是最精純的天地能量!」

紀羽diǎn了diǎn頭,心中也有些不解。

天地能量,而且還是最精純的。

所謂的天地能量,就是自天地初開之後就存在於世界上的一種力量,一般來說。

在紫天大陸,天地能量自然也存在,不過卻不精純,並不是最原始的那種力量,天地能量已經開始化成戰氣,而在紫天大陸上一個時代的巨獸大陸,天地能量化成了一種血氣。

所以,就算是他的那個世界存在天地能量,也不是像現在這樣精純的。

天地能量誕生至今不知道多少年了,有許多的強者想要尋找到天地能量最為精純的本源,但卻從沒有人能夠找到,紀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在這個地方見到了,最精純的天地能量!

「老爹是從哪裡弄來的?婉兒,你知道嗎?」紀羽不禁看向身邊的司婉兒,問道。

司婉兒搖了搖頭:「不知道,當初紀大人創造這個世界的時候,並沒有用其他東西,他當初只是自成了一片空間,甚至連天地能量都沒有釋放進去,用的,全都是自己本身的力量。」

紀羽聽著,有些震驚的看著司婉兒。

他心中的疑問像是忽然被什麼東西推了一下,有些瞭然了。

自己的力量,製造出來的?

「我說,你們到底拜不拜呀!不拜的話就趕緊走開,別擋著我們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