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至於此時,灰原誠正在房間里陪著楓在玩耍,畢竟從前從沒有玩過這些新奇的玩具的楓又怎麼曉得這些玩意兒應該怎麼玩呢!

因此,在吃完晚餐之後,她本想直接扯住灰原誠的衣腳,但奈何那隻不過是灰原誠變化出來的幻像罷了,自然讓楓的手掌直接穿透了灰原誠的衣腳,如果一定要準確的說明的話,此時的灰原誠一直都是在出於裸奔的過程當中。

見沒有辦法拉倒灰原誠,小女孩楓賣起了萌來,欲有所求的甜甜喊道:

「大哥哥。大哥哥。」至於楓為什麼不去請教桔梗姐姐和師祖大人,原因自是很是簡單,她們很忙,而且她們也不會希望自己在這一直玩玩具。至於村子里的小孩們,沒有一個跟她玩,她也沒有能夠幫到自己的朋友。因此她所能夠請求的也只有灰原誠一人,雖然說此時的灰原誠在她眼裡依舊是個變態,但不得不說的是,他是個好人呢。

聽到楓的呼叫,灰原誠自是低下頭看了眼正在交換的楓,一雙有些透明的雙眼此時稍微咪了一下,似乎在詢問楓找他有什麼事情。

「大哥哥,你能不能教我我玩這個啊!我不知道該怎麼玩。」楓看到灰原誠終於底下了頭,拿出了懷裡的悠悠球,瞪著小女孩特有的充滿靈氣純真的大眼對著灰原誠問道。

「啊,這個啊,你看,我們所先要這樣……在這樣……最後這樣!知道了么?聽懂了么?」灰原誠從楓的手裡接過了悠悠球使出了登月彈射等悠悠球一些基本招式。讓楓看的眼花繚亂,更多的自然是欣喜之意,她這才知道,這個玩具是這麼的好玩。

而且還這麼簡單,楓自覺這玩意兒自己看了一遍,就已經學會了。

因此從灰原誠手中接過了悠悠球說道。

「謝謝大哥哥,我明白怎麼玩了!」

「啊,哦,那你先自己玩吧,我這還有一點東西還需要看一眼。」灰原誠看著楓一臉自信的樣子也沒有說什麼。

反正他知道待會兒,眼前的小小巫女很快就要手忙腳亂起來,而後再一次向自己求助。對於這種眼高手低的傢伙們,灰原誠可是見過不少了,總不能你巫女剛剛出了個陣法天才,就出了個悠悠球天才吧?

那不是搞笑么?

只不過現在對於桔梗所布置的作業,灰原誠也已經檢查到了尾聲,只要在過一下子,他就能夠檢查完這些陣紋。

到時候在耐點心教眼前的小丫頭玩那些玩具吧。

至於對於他害桔梗被懲罰的事情,他則是沒有一點心理負擔,講道理,他可沒有叫桔梗把作業刻到地板和牆壁上。

至於說,他知道桔梗那樣做之後一定會被巫女華罵,但是他並沒有選擇制止,因為就算會有懲罰也不敢懲罰到他身上,哪怕是訓斥也不會發生。畢竟好歹怎麼說,自己也算是她們的恩人啊。

更重要的是,灰原誠並不想打斷桔梗那時的狀態,那是極為難得的一種機遇,被修行們統稱為頓悟。

如痴如醉深深沉淪於學習而不可自拔。而每一秒這個狀態都能使頓悟者本人受益匪淺,進步卓絕。

不久之後灰原誠看完了桔梗所刻畫下的陣法,也已經大概明白桔梗的不足之處,哪裡需要改進,哪裡有所缺陷灰原誠都已經記了下來,並準備明天給桔梗上上課。

整理好思緒之後,灰原誠看了一眼,還在一邊拙笨玩耍的楓。果然就如同灰原誠所料的那一般,此時的楓,已經將悠悠球的線給搞成了一一團糟。並且一臉委屈難過的樣子,但是從楓有些粗暴的動作上看來,灰原誠明白對方此時心裡已經不爽暴躁到了極點。

看著對方都快哭了下來的樣子,灰原誠決定不弔著對方,主動出手,表示要幫助楓的忙。

他正了正身,對著楓說道:

「嗯哼!交給我,讓我來吧!我在認真的教你幾遍,這次要認真看哦!」

「啊嗯!好!」甜甜的蘿莉音從楓的口中說出。但是如果細緻的聽一下,你會發現,這一聲好字帶著一絲顫抖,顯然她剛剛都已經要哭了下來了,

因為對悠悠球的玩法,楓並不熟練不如說只不過是才剛剛接觸,對於不知其法來玩弄手中的球的她,自然只是回憶著腦海里剛剛灰原誠所示範的動作。

只是楓在一次次的嘗試之後,錯誤卻是越顯越多。以致於楓的腦海逐漸變的愈發空白。以致於楓越玩越煩躁。

她也有想著再次求助灰原誠,但是看到灰原誠一臉認真的樣子,懂事的她,自然知道不能給別人添加煩惱,因此她只能帶著一絲悶氣,在一次次的玩弄起自己手中的破球直到……

此時的灰原誠再一次和她搭話。

「來我們,先這樣,再這樣,然後這樣……嗯,你懂了吧?來先試試看。」灰原誠說完這才繼續把悠悠球交給楓的手上,並讓她試試看,他好指點一二。

而這一次的楓,顯然沒有剛剛的那麼笨拙,因為在剛才她就已經領略到了一丟丟經驗,現在再一次學習嘗試之後顯得就格外得心易手。

雖然說還是沒能徹底掌握,但終究還是能夠耍兩下了,至少她的登月彈射已經能彈個好幾下了。

當然,此時的灰原誠也無所事事,也就頗為好心的繼續教起眼前的小女孩玩起悠悠球起來。

結果這一玩,就是大半個小時。

楓也總算是玩膩了,灰原誠打算飄著離開,為這個房間的幾個陣法之中在添幾筆,使其能夠連接在一起,雖然說,威力不怎麼樣,但是如果把這個陣法交給楓額手上,讓她自保應該不是太大問題,當然如果敵方太強的話,自然也是擋不住的。但是對付一些蝦兵蟹將什麼的還是綽綽有餘。

但這一次楓卻繼續拉起了灰原誠的衣袖,這一次卻是能夠觸碰到了,原因是因為之前在教導楓的時候,灰原誠將自己的精神體實體化,此時尚未解除。

回過頭來的灰原誠有些疑惑的看著正在用一臉乞求的表情看著他的楓,不禁有些好奇,這又是咋了的?

「大哥哥,能去我的房間么?我還想陪你玩一些有意思的東西?」楓一臉誠意的對著灰原誠說道!

「這個不太好吧?你幾歲了?」自然灰原誠,並不是愚蠢的認為楓是在邀請他做一些緊張又刺激的事情,他不用想也知道,此時的楓肯定是叫他進她的房間,陪她玩昨天他送給她的玩具箱。

裡面有著很多這個時代未曾擁有的玩具,楓自然搞不清楚那些東西該怎麼玩。

但灰原誠對於此卻是有所顧慮,畢竟這個時代說到底,還是極為封建保守的,男子如果走進女子的閨房,不僅女子的貞潔被毀了,那個男人如果沒有錢沒有權的話,則是會被女方浸豬籠的。

而此時的楓看上去也有著九歲、十歲的樣子,雖然說還是個孩子,但說到底這個年代,不就算是幾百年後,十三歲就當媽的女孩子可也不只是個例而已啊!

雖然說,灰原誠對此並無所謂,畢竟他自認為自己在怎麼差也得算的上是個偽君子。是干不出這種低級齷蹉的事情,哪怕只是那低級想法,他也不會升起,但是奈何如果他真的這麼幹了,他個人而言的名聲如何怎樣都無所謂了,畢竟他並不是這個時代的人,只不過楓的日子卻是不怎麼好過了。

之所以為什麼會想到這些,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翠子當初對自己的瘋狂洗腦的勸諫讓十六夜和自己分房而睡。

那關於女子的名聲敗壞的後果,翠子可是給自己科普了一個一清二楚,因此灰原誠總是會自覺的保持和女性的距離,以免來自未來的那放誕不羈的行為,給對方造成什麼壞的影響。

考慮到了這種種緣由的原因,灰原誠最後還是讓楓從屋子中取出了玩具盒,在客廳里陪她一起玩鬧,

這一玩,自然也是玩到了桔梗被訓斥結束的時間,桔梗一打開門,走進來一看,就是二人無比歡快的樣子,不過她的心裡可沒有覺得什麼不公平,憑什麼你在這裡玩,我卻要被罵被懲罰看師傅吃飯的不公平的感情,更沒有升起什麼不爽厭煩的感覺。

恰恰相反,看到這一幕的桔梗感覺很是溫馨,尤其是看到楓無比幸福的笑顏這讓她更感安慰。在與楓相處了那麼多年下來,桔梗自是和她產生了強烈的羈絆之情。

雖然說,她是楓的師傅,但總的來說,對於桔梗而言楓更像是她的女兒一般,那個可惡的師傅,居然找借口說楓是她的徒弟,她徒弟的事情就該她管。因此,楓幾乎就是是她一把屎一把尿親手喂大的。

當然如果楓知道她的師傅把她當做女兒養,說不得,楓會相當無言。因為說到底,桔梗表現的一點也不像是母親啊!

三歲的時候就讓她自己吃飯飯,四歲的時候就要自己一個人睡覺,五歲的時候就讓她自己洗澡澡了!從那以後,她就已經完成了基本獨立,雖然說,飯還是吃師傅和師祖輪流一起煮的就是了。

因此,和楓年紀不過就差了個五、六歲的桔梗在楓的眼裡,就是一個姐姐一樣的存在,平時會像一個姐姐一樣照顧她,但如果說是像母親一般,那或者可差的有些遠了。

畢竟沒有哪家的母親會讓自己的女兒,放到鍋里煮,還讓自己的女兒小小年紀在屠宰一道哪怕是殺雞鴨數百隻的大媽們,也不禁開口稱讚她技藝精湛……

……

此時的楓和灰原誠自然是注意到了,正走進來的桔梗。

他們非常有默契的一同轉過頭來看著桔梗。

看到二人,一起看向了她,桔梗這才說道:

「天色已晚,是時間休息了,楓,你明天還有早課,不能遲到哦!」

「啊?哦、好吧。那,大哥哥拜拜,我要去睡覺了,您也早點休息吧!明天見。」此時的楓,對於灰原誠的好感度在次上升到了一個新的境界,已經全然不認為灰原誠是個變態了,並且深深的認定了灰原誠一定是個大好人。

如果要問為什麼的話,那自然是今天玩的好開心啊!絕對是她這輩子玩的最開心的一天!

「嗯,好,明天見哦!不過在走之前要把玩具收拾好來哦!」看到了楓眼中不舍的情感,灰原誠不由得好笑到。同時心中暗暗想著現在的小女孩真容易滿足啊。就這樣就能讓她們這麼開心了嗎?

看見楓撅起小嘴巴的可愛樣子,這讓灰原誠不由得想要繼續送些好吃的好玩的一些東西送給楓。

「嗯,好。師傅稍等,我東西收拾完東西就去睡覺。」聽到灰原誠的話語,此時的楓二話不說的就答應了下來,還真是一個乖巧的小女孩。

當楓去睡覺的時候,灰原誠喊住了桔梗告知了她房間門口的箱子是她送給她的禮物。那裡面放著的東西自然就是陣法秘籍。

如果桔梗能夠修行到極致,或者出手成陣這種事情對於桔梗而言並非是辦不到的奇迹。而且最重要的是裡面記載著幾個絕強的陣法,只要搭配好頂尖的天才地寶布陣,其籠罩範圍就算是整個星球也不在話下。

只不過,為難的是這種天材地寶最次也要到達仙材的水準,因此真的要到達那個地步的話,桔梗還需要大量的財富,才足以支撐她的修行。

……

在這之後幾天,灰原誠除了陪楓玩了幾天,更多的卻還是在教導桔梗陣法的修行之道。雖然進展很不錯,但是令灰原誠有些煩惱的是,弟子桔梗未免也太聰明了些,總是能夠舉一反三,有些問題灰原誠還是通過大寶鑒才得到了具體的解決方法。

而,年紀尚小的楓雖然很多時候都聽不太懂,但終究還是學到了一點東西,而且,因為灰原誠的偏愛,總是會給楓偷偷的開小灶或者吃些天材地寶,這讓楓的實力也在很快的精進著。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十幾天,灰原誠這才被巫女華告知,他的大侄子犬夜叉馬上就要回來楓之村了。 古休把傅軍頭頂上的凳子拿下來,推了他一把:「胖子,報仇的時候到了,當初這三眼崽子怎麼欺負的我們,現在都還回來吧。」

傅軍從發獃的狀態中清醒過來,立刻嗷的嚎了一嗓子,掄起一根鐵棍就沖了上去。

「艹,報仇雪恨!」楚四海也狼叫著,眼神狠歷的沖向刀疤眼。

刀疤眼直到這個時候,腦袋還有點發矇,不明白往日被他搓圓揉扁的一群小崽子怎麼就這麼厲害了,但古休的強大已經是事實,不想承認也不行。

臉上露出一絲猙獰,刀疤眼嗖的從懷中掏出一把手槍。

「能死在能量搶下,你們可以瞑目了!」

咔嚓!

古休猛的鼓動血氣,身影一閃,出現在刀疤眼身邊,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折,將手腕折斷,能量槍也被古休搶到手中。

咔嚓!

楚四海、傅軍兩人更不客氣,一人一棍子,將刀疤眼的膝蓋砸的粉碎,然後鐵棍蓬蓬的砸到刀疤眼身上,不幾下就將刀疤眼砸的斷手斷腳,頭破血流,滿身是血。

這是積攢了四五年的怨氣!

「住手!」班長飛速跑了過來,一手一個,將楚四海、傅軍扔開:「你們還是學生,下這麼重的手,想被抓進去嗎?」

「他都要動槍殺我們了,打他幾下有什麼了不起的。」胖子不服氣嘟囔道。

「他動槍,自有別人抓他,你們動手,就是不行!」班長狠狠瞪了胖子一眼,然後向古休一伸手:「槍給我!這些人我找人處理,你們就不用管了。」

古休知道班長的背景,把槍丟了過去。

「嗯?這不是能量槍,是高能激光槍!」班長一拿到槍,立刻皺起眉頭。

「卧槽!高能激光槍?那剛才我們下手還是輕了!」楚四海驚呼一聲。

宛明市允許普通人持槍,但只能是普通的能量槍,而且還是帶有強制晶元的能量槍,一旦持槍人犯法,政府是可以通過晶元停止能量槍的,甚至能通過晶元鎖定能量槍的位置,使用限制很大。

高能激光槍就不一樣了,它能將能量集束成激光,擁有很強的破罡能力,對罡氣境武師都有一定威脅,因此屬於被嚴禁的槍械,非法持有都是重罪。

也不用古休動心思了,只憑這一條,就夠這群人進去蹲幾年了。

班長揮揮手:「你們走吧,這裡不需要你們了。」

古休拍了拍楚四海和傅軍的肩膀:「仇也報完了,我們走吧。」

剛走過馬路,醒過神來的傅軍突然跳了起來,雙手掐著古休的脖子,惡狠狠道:「你小子什麼時候那麼厲害了!這幾天放了學都不出來,是不是在家裡修鍊什麼絕世秘籍!老實交代!」

楚四海也嘿嘿冷笑道:「對!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古休啞然失笑,胡扯道:「你們猜對了,前幾天我碰到一個老伯伯,他看我天資出眾,就教了我幾手,還給我吃了一顆藥劑,現在我連血氣都激發出來了。」

兩人目瞪口呆:「卧槽,這不是虛擬影視里的劇情嗎?你確定不是在拍電影?」

古休拍了拍他們的肩膀,笑道:「你們又說對了,哥哥我就是電影里的主角,往後跟著哥哥混,包你們吃香喝辣。」

三人正神吹海侃時,一輛警車呼嘯而來,四名身穿黑色警服的壯漢下車,向對面走去。

看到這四人,古休的眼睛一縮,他的能量之心,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這四人身上強烈的血氣波動。

這四人都是血氣境武者!

班長拿著高能激光槍,跑了上去,跟那四名警察不知說了些什麼,就見四人收了激光槍,走到刀疤眼幾人身邊,一人提溜一個,將幾人裝上警車,呼嘯而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