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自己老姐的話,讓林嬌撅着個小嘴嘟嘟囔囔地往最裏面的牀鋪走,一邊走一邊嘴裏還嘮叨着:

“讓我睡最裏面!切,就算曉樂哥哥天賦驚人,可是經過老姐還有小蕾姐姐兩個人,早就變成強弩之末了,還能剩下多少勁啊?

哎,看起來我是沒戲了!”

面對這位人小鬼大的老司機妹妹,林蕊真的不知道該說她點什麼。

不過她轉過身一看到顧曉樂強壯的背身側影,心裏也是不由地一動。

心說:“我們在島上都已經帶了快一個月了,按說這個年輕氣盛血氣方剛的顧曉樂,怎麼可能一點守着她們三個大美女一點想法都沒有呢?

難道生理上真的有問題,還是說……”

一直黑背對着她們的顧曉樂,顯然不知道這些女生心裏的古怪想法。

他現在的腦子裏還完全是爲如何對付那些海盜而想對策,直到好一會兒才發現洞穴裏面已經安靜了下來。

顧曉樂稍稍轉回點頭,發現緊挨着自己躺着的居然是三個女孩子年紀最大的林蕊,心中也不是不由地一動!

這個小娘子一上島以來就一直對自己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只是因爲種種原因這層曖昧一直也沒有轉化成什麼實質型的進展。

這回好了,兩個人幾乎就是肉貼肉挨着地並排睡在一起,可以說晚上顧曉樂晚上一翻身,搞不好就會把手摟到林蕊的腰上,

但是畢竟她的後面還有兩個小妮子在那裏側身躺着呢……

雖然這兩個傢伙都故意半閉着眼睛呼吸均勻的假裝睡覺,可任誰都知道她們都是在假裝睡着了,如果自己這面一旦有什麼出格舉動,

小丫頭林嬌不好說,那個寧蕾不得跳起來拉響警報啊!

當然了就算裏面的兩個人都抱着看熱鬧的想法,

那個林蕊也不在意和自己來一次深入交流,但,但總不能自己可還是一個從來沒有嘗過禁果的正經小夥啊!

這種當着其他兩個女孩子來一次現場表演,對自己來說心裏壓力還是太大了一點……

“要是能把她們三個一次性都收了,來一次多人運動時間管理的話,嗯……那還差不多!”

顧曉樂半閉着眼睛在那裏美滋滋地想着,當然他也很清楚自己也就是想想而已,自己又不是那個劉失聰,

完全可以不介意旁人目光地帶着三四個女友坐着遊艇環遊世界。

“哎……等我也像那個劉失聰那麼有錢了,老子就帶着這三個小娘們,也包一個遊艇,帶着她們全世界到處玩一圈!”

不過一想到自己那一個月大幾千的收入,顧曉樂覺得還是先把貸款買房子的首付攢出來比較靠譜。

就這樣,三女一男就在這種有些詭異又有些曖昧的情況下漸漸地都進入了夢鄉,畢竟今天一白天的跋山涉水對於他們而言體力透支太大了。

迷迷糊糊中,顧曉樂就感到自己在睡夢中似乎聞到了什麼味道,這股味道似乎在哪裏聞到過,可是一時之間又想不起來了。

緊接着自己似乎是被這股味道給影響了,渾身開始變得燥熱了起來,手腳無措地開始控制不住自己……

就在這個時候,他感到一團軟綿綿香噴噴的身體突然擠入了他的懷裏,而且沒等他反應過來那具肉體的主人居然搶先地把他壓了下去……

“不對,我想起來了,這是,這是上一次在這個洞穴裏那個怪異蘑菇的味道!”

就在顧曉樂有些意亂神迷的時候,腦子裏突然被一個閃電般的念頭給激醒了!

他猛地張開眼睛發現趴在自己身上胡亂撕扯他衣服的不是別人,居然還是上一次中了蘑菇毒的寧大小姐寧蕾!

此刻的寧蕾早就沒了平時的矜持和高傲冷豔,秀髮披散在肩頭,兩隻杏核一樣的眼睛中充滿了迷離和魅惑的神情……

大概是因爲這位寧大小姐也確實沒什麼這方面的經驗,此刻的她只是胡亂地親着顧曉樂的臉龐,連上身的衣服釦子都沒解開幾個……

這一幕讓顧曉樂忽然想起經典電影大話西遊裏至尊寶和白晶晶在懸崖頂上的一幕搞笑場景,

拼着命解釦子卻解不開的至尊寶大喊着:“他媽的是誰系的?”

而騎在他身上的白晶晶也跟着大喊道:“我來解,我來解!”

現在他和寧蕾的狀況就和這一幕頗有點相似,顧曉樂正琢磨着自己是不是應該配合對方一下繼續裝暈甚至自己偷偷解開幾個關鍵的扣子的時候,

突然一陣古怪的聲音從荒島中心傳來,而且這一次和以前不同,他們現在距離那處怪聲實在是太近了!

以至於他們所在的山洞都開始了一陣陣隆隆的震動,這一下讓山洞裏的無限春光一下子發生了變化。

本來睡的正香林嬌一下子被震得清醒了過來,她一眼就發現在顧曉樂身上如同春天的野獸一般的寧蕾……

“小蕾姐你不打算找你的白駱駝導師啦?”

這個礙事的小丫頭一句話就讓意亂情迷的寧蕾一下子停了下來,她下意識地看了看自己下面正一臉憤怒盯着遠處林嬌的顧曉樂。

而自己的雙手似乎還在向外脫着那個顧曉樂的上衣……

“媽呀!羞死我了!”寧蕾又羞又氣,驚叫了一聲直接跑出了山洞……

“哎!小蕾,這三更半夜的你別亂跑啊!”林嬌在後面喊了一句。

此時本來隔在顧曉樂和寧蕾之間的林蕊發現了情況不對,疑惑地看向有些衣衫不整的顧曉樂。

雖然嘴上沒問,但是那表情分明是在說着你們兩個大半夜的在搞什麼啊?

顧曉樂心中也是奇怪,自己和寧蕾剛剛明顯是受到了上一次那種奇異蘑菇的影響,但是好像林家姐妹似乎都沒受什麼影響呢?

大家都是緊挨着在一起睡覺的,沒道理只有他和寧蕾受影響呢?

還有剛剛寧蕾進山洞的時候,不是已經檢查過了嗎?怎麼又出現這種蘑菇了呢?

新婚啞妻寵上癮 顧曉樂遲疑地站起身,擰亮了從海盜手裏繳獲的一個手電筒,仔細地又檢查了一遍山洞,依然沒有找到上次的那種蘑菇。

這時候林家姐妹擔心寧蕾出什麼意外,已經追出山洞去喊她了。

顧曉樂疑惑地又檢查了一圈,還是一無所獲,不過他突然把手電筒往頭頂照了上去…… “這……原來是這樣啊?”顧曉樂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

原來在手電筒的照射下,在他們頭頂上的山洞石壁上,居然長了好幾個上一次寧蕾踢到彩色蘑菇。

難怪自己和寧蕾會再次中招,原來在頭頂上長着呢啊?

不過這依然不能解釋爲什麼只有顧曉樂和寧蕾兩個受到了影響,而林嬌林蕊兩姐妹似乎卻沒什麼影響。

顧曉樂用手電筒照着那幾枚怪異的彩色蘑菇好半天,突然發現其中一枚蘑菇突然自然而然地向空氣中噴射出了一股淡粉色的煙霧……

隨着這股彩色煙霧彌散在空氣中,顧曉樂果然又聞到了剛剛那股古怪的問道……

“難道是因爲我和寧蕾上一次已經被這種蘑菇的奇怪煙霧粉塵影響過,這一次反而對這種小劑量的粉塵反而更加敏感了嗎?”

顧曉樂琢磨了半天,也就覺得這個推測還算是有些靠譜!

正在這個時候林嬌和林蕊兩姐妹正扶着有些不好意思的寧蕾向山洞的洞口走來。

原來剛剛又羞又臊的寧蕾跑出洞穴沒多久,望着滿山黑漆漆的叢林以及叢林深處不斷傳來的各種古怪的聲音,

最終還是覺得再丟人也比被野獸或是什麼行軍蟻吃掉來的強得多。

所以林家姐妹兩個剛一出洞口,就看到寧蕾正扶着一棵大樹不好意思地看着她們。

這兩個女孩子雖然不知道事情的前因後果,但是即便是大嘴巴的林嬌也知道不應該就這一件事情直接發問。

至少現在不應該問,於是乎兩姐妹各扶住寧蕾的一條胳膊開始勸導她。

無外乎也就是說一些大家都是女人,有些事情不說明白大家懂的都懂的意思,

林蕊還在那裏故意埋怨自己的老妹林嬌,早不醒晚不醒偏偏這個時候醒,

而且你醒就醒唄,怎麼胡說八道什麼,弄得你小蕾姐姐這麼尷尬……

這一次一向嘴上不服氣的林嬌,也突然轉了脾氣似的一句話也不頂,只是頻頻點頭……

直到她老姐說完了,才幽幽地說了一句:“小蕾姐,你和曉樂哥哥這是晚上第幾次偷偷瞞着我們偷歡啊?”

這下子直接把寧蕾羞得差點沒找個地縫鑽進去,不過富家千金的矜持和尊嚴還是讓她結結巴巴地解釋着自己剛剛跑到顧曉樂身上只是一場誤會……

當然林家姐妹兩個除了偷笑誰也沒說什麼,只是那眼神裏分明寫着根本不信的四個字……

於是等她們兩個好說歹說總算勸的寧蕾重新打算回到山洞的時候,

裏面的顧曉樂說話了:“別進來,這山洞上面的石壁上還有好幾株我和寧蕾上一次遇到的那種彩色蘑菇,

我正在試圖把它們採摘下來,不過一定小心一點,否則一旦上面的粉末大噴發以後,那我們大家就要做好來一次多人運動的準備了!”

顧曉樂的話,把三個女孩子都嚇了一跳。

雖然這裏面林蕊和林嬌都對顧曉樂有些那個意思,但是畢竟哪一個也不是小麗那種人儘可夫的公交汽車型,

當着衆人的面就來那個,顯然不符合她們的人設,於是一聽這話全都嚇得連連後退地撤出了好幾米遠!

整整過了半個小時,顧曉樂終於摸了摸頭上細密的汗珠,喘着粗氣地走出了山洞。

“搞定啦?曉樂哥哥?”林嬌搶先問道,其餘兩個女孩子也都瞪大了眼珠子盯着顧曉樂的一舉一動……

“不好了,剛剛摘蘑菇的時候,好像又吸進去了一口!我現在感覺好熱啊!好像五內俱焚啊!我,我要脫衣服了!”

顧曉樂裝模作樣地撕扯着自己的衣釦,看着對面的三個女孩喊道:

“你們,你們離我遠一點!我怕我,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也不知道是不是顧小樂的演技實在是太精湛了,這一幕把林嬌和林蕊都給看傻了……

心說要不要離他遠一點,不過要是不跟顧曉樂那個的話,他是不是會像那些爛俗武俠小說裏似的,會,會爆體而亡啊?

尤其是林嬌甚至一度在猶豫自己是不是應該主動獻身給她的曉樂哥哥。

“你們,你們兩個別被他騙了!他那模樣根本就沒中毒!”寧蕾又氣又怒地揭破顧曉樂的謊言說道。

“小蕾姐姐你怎麼知道他是在騙人啊?”林嬌眨了眨大眼睛疑惑地問道。

“哼!我知道那種感覺,他要是真處於那種狀態下的話,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那還能說什麼控制自己不控制自己啊!”

聽到寧蕾的這麼一聲冷哼,顧曉樂只得有些尷尬地聳了聳肩說道:

“哦,哎呀,我忘記了中了這種毒後會那樣了,不過還好啦,我還沒有撲到別人身上脫人家衣服!”

顧曉樂的話把寧蕾羞得差點沒背過氣去,還好林蕊替她解圍地說道:

“曉樂隊長別開玩笑了,剛剛你說的石壁上的蘑菇都弄下來了嗎?”

“嗯!”顧曉樂點了點頭,用手拍了怕自己手裏的布兜子。

“看,整整三株這種怪異的蘑菇已經都被我裝進兜子裏了!剛剛我可是一點點一點點地把它們從石壁上扣下來的!費老大勁了!”

聽到顧曉樂這麼說寧蕾纔算是鬆了一口氣,重新舉步進了山洞,後面的林家姐妹也戰戰兢兢地跟着走了進去。

“放心吧,剛剛是這三株蘑菇裏面有一株已經成熟了後,會不時地自己噴出一些彩色的粉末出來,才讓我們的寧大小姐情不自禁地對我那樣的……”

顧曉樂的解釋讓寧蕾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轉而馬上又奇怪地問道:

“不對啊顧曉樂,我們明明是四個人挨在一起睡的,爲什麼隻影響了我,而沒有影響小嬌妹妹和小蕊姐姐呢?”

她的問題又馬上引起林家姐妹的同樣好奇,林嬌還大大咧咧地說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